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五十一章 书院算天(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荒原深处的秋天更冷些,站在山峦间的那个男子却像是不觉得冷,皮衣到处漏着风,露出精壮的身体。

    他的身躯里似乎蕴藏着无数力量,随意挥手投足,便能摧山破城,但他此时如石像般不敢动弹,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因为他的背上有座很小的坐辇,辇上坐着位娇小的少女,他怕她被颠的不舒服。

    他是魔宗行走唐,坐辇里的少女看着只有十二三岁,撑着下巴很是无聊,是他多年不见的老师,当代魔宗宗主二十三年蝉。

    当然她同时也是书院后山的三师姐,叫做余帘。

    长安城与观主一战,余帘跳上青天然后落入雪街,纵使一身魔功已臻化境,亦是受了极重的伤,坚若金刚的脚踝尽数碎成齑粉,如今能够复原离开轮椅已是极为不易,只是行走依然不便,所以来到荒原后,她便坐在小辇里让唐背着四处行走。

    她看着雄壮天弃山前的宽阔荒原,看着那道若隐若现的峡口,说道:“如此简单的事情,你都做不好,真是令我有些失望。“

    寒风吹拂,她身后的双马尾轻轻摆荡,显得很可爱,她的眉眼清稚,显得很可爱,但她没有表情,自有宗师气度,显得很可怕。

    唐说道:“冬深时金帐王庭要打贺兰城,这消息已经传遍荒原,部落就算想去支援,但东荒上还有数万左帐精骑,很难过去。”

    余帘说道:“把那些蛮子的骑兵杀光,自然便能过去。”

    唐很不理解,问道:“怎么杀得光?”

    余帘用很寻常的语气说道:“你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以你现在的境界修为,一天杀两百名蛮骑,算不算难事?”

    唐想了想,说道:“应该不算难事。”

    余帘说道:“一天杀两百骑,那么只需要一百天,你便能杀两万骑。就算左帐王庭现在还有四万精骑,也就被你杀废了。”

    唐默然无语,心想对方怎么可能就停在那里让你杀?而且怎么会每天安排两百骑给你杀,如果万骑齐出怎么办?战斗终究不是简单的算术题,老师多年不见,现如今的思维方式。真的很难令人理解。

    “没有什么难理解的。”

    余帘说道:“隆庆那个废物不在东荒。左帐王庭便没有了主心骨,你依我的意思随意杀上数天,便知道那些蛮骑连废物都不如。”

    唐觉得没必要继续和老师讨论这个问题,说道:“我想去桃山。”

    余帘说道:“你这时候去也来不及了。”

    唐沉默片刻后问道:“那老师为何来荒原,而不去桃山?”

    余帘似有些畏寒,在辇上抱起双膝,说道:“我伤还没好,去桃山又有什么意义?其实在现在这种局面下,谁去桃山都没有意义。”

    “不知现在的桃山到底是什么情况。”

    “肯定会很热闹便是。”

    “会有谁去呢?”

    “观主是何等样的人物?只要他没有死。便会有想法,他的想法便是道门的不甘,想来南海一脉应该已经到了。”

    “南海大神官的传人?”

    “不错,而我想柳白也应该已经到了。”

    “他为什么要去参加光明祭?”

    “因为她要在光明祭上离开,他舍不得她离开?”

    “柳白有如此勇气?”

    “举世无敌,谁不寂寞。寂寞的厉害了,难免会想些不该想的事情。”

    “为何柳白能举世无敌?”

    “因为他借了道剑给朝小树,而师兄在朝小树的识海里留了些信息,那些信息来自长安城,来自书院对人间的看法。”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柳白为什么同意借剑。”

    在荒原上,唐是何等样威猛的人物。此时背着余帘,却异常沉默安静老实,禀持着弟子的本分,做着提问的角色。

    余帘说道:“因为他欣赏朝小树。上次他没有杀,这次也不会杀。”

    继续问道:“也许不是因为欣赏。”

    余帘说道:“不要忘记,他修的是剑。”

    唐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剑者直也,如果因为唐国势盛或书院之名,柳白便不敢杀朝小树,那他如何能够成为世间最强的剑圣?

    唐说道:“柳白能胜过酒徒吗?”

    余帘说道:“柳的眼里已经没有酒徒,当然酒徒一定会死,即便这一次不死,但他终究会死在书院的手中。”

    唐沉默片刻后问道:“这就是您希望看到的变化吗?”

    余帘挥着嫩嫩的手,打着秋风,随意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化。”

    像山般沉稳的唐,听着这句话忽然微微颤了颤。

    余帘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说道:“虽然我让大家等着我说的变化,但我真的没有做任何安排,因为人算怎么可能比得过天算?”

    唐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他最疼爱的妹妹,此时应该正在桃山为了那个该死的胖子而战斗,如果一切尽在天算中,那她如何能够成功,然后离开?

    “您的意思是柳白可能不会出手?”

    “我和君陌都认为他会出剑,却不知道他何时出剑,当然只要他出剑,光明神殿里的那位便会有麻烦,也可以说这就是变化。”

    “夫子都不能胜过她,何况柳白?”

    “柳白自己也应该很清楚胜不了她,但他的剑依然去了,说明他觉得书院的想法很有趣,他想参与到这样有趣的事情中来。”

    “何处有趣?”

    余帘说道:“我们告诉他,只要他出剑,她便会有麻烦。能让昊天觉得麻烦,对柳白这样的人来说,大概是不多的趣味了。””

    唐皱眉问道:“什么样的麻烦?”

    余帘说道:“即便她是昊天,想要镇压人间的最强者,依然要付出些代价,这意味着她应该会虚弱,可能会多愁,然后善感。”

    唐不解,说道:“弟子不明白。”

    “只要她开始多愁,开始善感,宁缺便有可能胜过她。”

    余帘微笑说道:“先前我说,今日谁去桃山都没有意义,这句话里并不包括小师弟,他是有意义的,而且他现在正在桃山之上。”

    唐依然想不明白,夫子都胜不了她,宁缺凭什么?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