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 八面来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轰轰轰……突突突……”不管重庆方面怎么想,国防军依旧在做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比如现在,第二军团便在疯狂的向着沧州城的日军进攻。

    日军辛辛苦苦挖下的反坦克壕,仅仅是阻止了国防军三个多小时。随后在飞机的轰炸和二炮部队的轰击中,这条反坦克壕变成了一片废墟。

    坍塌的反坦克壕,不过三两下便被装甲部队冲过去。日军被迫再次后退,并构筑起新的防御阵地。

    战局进行到现在,寺内寿一甚至逼迫着已经半残废状态的装甲师团前往阵地帮助防御。没有办法,除非日军选择撤退否则只能是调动所有的兵力进行防御。

    整个日华北方面军打到现在,剩下的不过是十三万多的兵力。而对面的国防军第二军团却有着高达二十万的部队!

    这还不包括重炮集团、一个装甲师和二炮部队,这样的对比战况的进展可想而知。可以说,寺内寿一能够守到现在可称得上是日军中的一流将领了。

    “等待!等待!军部的那些老爷们就知道叫我们等待!再等下去,我的华北方面军就全打光了!!”寺内寿一在自己的指挥部里咆哮着。

    桌面上放着的,是东京发来的电报。电报的内容很简单,仅仅是要求寺内继续做防御。以图顶住国防军的进攻。

    可现在整个部队没有了空中优势、没有了装甲部队甚至连重炮都没有了,怎么顶住?!再者,现在整个华北方面军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如何能顶住国防军的进攻?!

    “司令官阁下,军部也是没有办法……”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叹气道:“现在国内正在不断的集结兵力,可最大的问题依然是资源……”

    “海军那些马粪们拿着钢铁去造他们的军舰去了,导致的是我们陆军的供应不足。新招募的士兵还需要训练,才能够真正的成为帝**人。这些都需要时间……”

    “但我们现在更需要时间!”寺内寿一沉声道:“现在的战况你看到了,国防军来势汹汹!他们的装甲部队不断的突破我们的防御阵地。再这样下去,最多三天我们就要被迫放弃沧州城!”

    “我也希望能够抵御住国防军的进攻,但我们已经失去了最为重要的航空队和重炮集团。在这种劣势之下,我们根本就难以顶住国防军的进攻!”

    此时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国防军的枪炮声终究是停止了。双方暂时进入了僵持状态,但寺内寿一知道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变。

    国防军有着强大的突击能力,他们的装甲部队保证了他们能够在这片平原上纵横驰骋!日军现在的小口径火炮打在这些坦克上,就和挠痒痒没有什么区别。

    可以说,除去反坦克壕之外日军目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制装甲部队的手段。只能是这么死撑着,或者选择撤退。

    “哈哈哈……重庆的那些人竟然会发报来问我?!问我做什么?!”屠千军拿着重庆发来的电报哈哈大笑,无论他是胡子的时候还是现在成为了国防军的总司令,一直以来他就没有看得起国府的那些老爷们。

    说他们尸位素餐那都是侮辱了尸位素餐这四个字,这帮人就是一群妥妥的搅屎棍。吃喝嫖赌、争权夺利,说点风花雪月这帮人无比拿手。但要是叫他们做实事,个顶个的抓瞎。

    比如后世被吹上了天的孙立人将军,他驻兵广州的时候被时任广州市警察局督察长、黄沙分局局长、代理警察局副局长练秉彝说军纪差、抢掠百姓。

    然后孙大将军是如此回应的:广东人分外刻薄,我军过去驻暹缅时,当地华侨对我们非常客气,解衣推食,我们士兵要什么,就拿什么,随便取用,来到广州要些东西,就说我们军纪不好,岂有此理。

    孙大人毫无疑问的将拿取百姓的东西视作理所当然,不给那才是刻薄小气。颇有张嘎里那位翻译之: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用钱,吃你几个烂西瓜又怎样的精髓。

    精锐之师皆如此,其他的部队是什么情况可想而知。

    “呵呵呵……重庆这也是逼急了,他们现在的情况并不好。”苏宗辙无奈的笑着接口道:“日本的华中方面军三十余万步步紧逼,武汉战役失败士气低落。他们现在考虑找上我们,也是无奈啊……”

    屠千军将电报摆在了桌子上,笑着道:“重庆那些老爷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现在了才找上龙云和我联系。这联系个什么?!”

    说着,屠千军站起来对着苏宗辙道:“看他们通过龙云来转告就知道,这些人还抱着自己是正统的想法呢!让他们抱着去吧!我不在乎这些人想什么。”

    说着,屠千军耸了耸肩:“武器给他们,还不抵给龙云呢!好歹第六十集团军突破了日军的阵地。可中央军楞是在外围打了半天就是没打进去,这叫个什么事儿!”

    苏宗辙苦笑无语,他知道自家总司令眼光之高。根本就看不上中央军那些战斗力奇差无比的部队。

    苏宗辙在中央军里呆过,他知道中央军的情况。早年间以黄埔师生为骨干的中央军事实上战斗力极强,蒋中证的起家这支部队功不可没。

    可数经周折,中央军早已经不复从前的强大了。蒋中证不断的收编那些军阀部队,同时将老兵补充到了中央军内。还购置了大量的武器装备。

    的确,这短期来看这样的确能够极大的提升中央军的战斗力。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整个部队的弱化。

    偏偏最严重的是,蒋中证自己立身便有倾斜。上行自然是下效,留在蒋中证身边的黄埔系对蒋中证忠心不假,一部分指挥能力也不错。

    但这些人铲地皮也是一把好手,从汤恩伯再到名将薛岳。铲起地皮没有一个手软的。

    譬如名将薛大将军,一边打仗一边也没忘记联合湖南贸易局局长、薛大将军的内叔方人矩一起倒卖粮食到广东,当然这里面也有子文先生的一手。

    总之,薛大将军凭着手段很是赚了一笔。但湖南粮食丰收了,粮食却运往广东。导致的是当时湖南饿死者无数。

    但,屁民的生死还真就不放在薛大将军的心上。反正死光了总有人补上来,那些屁民可不就是应该为他薛大将军贡献的不是?!

    “司令,这件事情我们应该怎么回应?!”苏宗辙在这件事情上真不好做太多的发言,毕竟他也是出身中央军的。

    说什么也不是,不如沉默的等待总司令的命令。

    “步枪、机枪和迫击炮给他们送去一批。”屠千军想了想,对着苏宗辙道:“想要重武器,用他们的战功来换。国府的那点东西我看不上眼,让他们自行处理就好。”

    屠千军是觉得什么都不给也不好,毕竟下面的士兵们还是需要武器的。但给他们好武器,没两下说不准就全送给日本人了。

    运输大队长的那些亲信们,战斗力实在是堪忧的很。豫湘桂会战日军五万余兵力就打的老汤四十多万人满山遍野的逃命。

    美国人从驼峰航线拼死运过来的装备,悉数送给大日本帝国皇军。

    不过,比这个更搞笑的是后世不断的有人给四大家族翻案。说人家陈家兄弟混到最后养鸡为生,日子过的紧巴。

    可惜的是,翻案者们不知道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档案馆所藏张嘉档案中一份1939年10月17日日本特务机关对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在上海外国银行存款情况所作之秘密调查报告,。

    这份报告名为《登集团特报丙第一号――政府要人上海外国银行预金调查表》。上面这样记录着:

    蒋中证6639万元,

    宋美龄3094万元

    宋子文5230万元

    孔祥熙5214万元,

    宋霭龄1200万元,

    陈立夫2400万元,

    宋子良550万元,

    张群2750万元

    何应钦2600万元

    这些存款均存在当时在上海开业的外国银行,如花旗、麦加利、大通、友邦、运通、汇丰、荷兰银行等。是以,后来杜鲁门破口大骂国府全都是贼此言并非空穴来风。

    “我不想和这帮子人扯上什么关系。”屠千军说的很直接明白:“这些人争权就做先锋,做事就磨洋工。要等他们去死拼,不如我自己亲自来。”

    苏宗辙苦笑,对于屠千军的话没了言语。他何尝不知道国府的情况?!但他自己也没有办法,那些人都是老油条了。

    玩儿心眼、玩儿政斗那是个顶个的厉害,可要是真格的去拼杀。淞沪、南京和武汉的会战便可看出端倪来。

    这些人根本就还没有想好如何打仗,甚至还有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和日军打仗。扩且,从他们联系国府的姿态可以看出,这些人还是端着“正统”的架子试图讨价还价。

    是以,屠千军才选择了让他们自己去处理。枪炮给一些,但最好的不给。至于他们能打成什么样子,那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

    “企六叔,现在朝鲜的情况怎么样?!”屠千军不欲在重庆方面浪费自己太多的时间,将话题转移到了朝鲜方面。

    “金九的部队大致训练成型,现在已经接防了我们多处阵地。”苏宗辙也知道屠千军的意思,仔细的回答道:“按照朝鲜战区的评估,这些部队虽然没有达到我们本部的战斗力但防御还是可以的。”

    “唔……那在朝鲜保留一定的部队,剩下的全数回国。”屠千军沉思了一会儿,对着苏宗辙道:“告诉李汉魂,保定必须尽快拿下!南京那边颜成翰顶的太久了,我怕他们撑不下去了。最不济,我们也要加快脚步让飞机能够覆盖第二集团军的位置。给他们些许帮助……”

    “好的……”苏宗辙将命令记录了下来,而屠千军走向地图看着那被标注的满满的地图皱着眉沉声道:“上次让参谋部规划的全局战役现在出结果了吗?!”

    “还是差了一些,我们正在加快进度……”苏宗辙放下了笔记本,对着屠千军道:“司令,苏联方面现在情况不明。我们是不是要观望一下?!”

    屠千军闻言转过身来,笑了笑。

    “没什么不明的,不过是两边打累了打算和解。”却见屠千军笑着道:“斯大林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个人啊……会是我们崛起的劲敌。”

    苏宗辙闻言皱了皱眉,对着自家总司令道:“那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清除掉他?!”

    “因为……他也是其他人的劲敌。”屠千军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对着苏宗辙道:“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成为劲敌,有时候劲敌给你的好处比盟友的多。”

    这话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苏宗辙并不想深究。对着屠千军道:“司令,还有什么吩咐么?!没有的话,我现在就去传令去了。”

    “没了,出去的时候帮我叫王亚礁进来一下。”屠千军点了点头,苏宗辙应了一声随即离开了办公室。

    王亚礁进到了办公室后,屠千军给他的只有一句话“让我们苏北的钉子们动起来,给南京缓解点压力。”

    这封电报,随着电波传到了遥远的苏北。而在那里,曾经屠千军的贴身警卫刘云焦拿着电报裂开嘴笑得很是开心。

    “呵呵呵……我还以为司令把我忘了呢!”在刘云焦的身边站着一个女子,好奇的望着他。一直以来,这位女子都认为刘云焦是个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男子汉。

    但没有想到,一封电报就让这位沉稳无比的汉子笑的像个孩子。

    “八妹,你不知道。自从我出来以后,这可是我们司令第一次给我们发报呢!”刘云焦笑呵呵的将电报递给了身边的这个女子,这是他在苏北收编的第一支队伍。

    而这位女子,名叫黄百器。

    黄百器这个名字很多人或许不认识,但在此时的苏北“双枪黄八妹”的名号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甚至,日军专门为她定制了一个黑名单。悬赏缉拿。

    “我们司令?!就是你说的那个在朝鲜打的日本人落花流水的猛虎总司令?!”黄八妹眨巴着眼睛,很是好奇的对着刘云焦问道。

    就历史而言,黄八妹是个极其之复杂的人物。而从她身上,也能够看出那个时代的一些缩影。

    黄八妹又名百器,闺名翠云,祖籍浙江平湖,1906年出生于江苏金山扶王埭。她并不漂亮,有些矮胖但身体健壮,因在家里的十余个子女中排行第八,所以乳名“八妹”。

    由于家境贫寒,她曾在金山钱家圩八字桥吴家做童养媳,但不久便解约随父亲贩运私盐。其父为了防备凶悍盗匪半途抢劫,于是让年仅12岁的黄八妹开始练习枪法。

    17岁时她便在护盐的过程中一举击杀九名试图劫船的悍匪,其余水匪则是闻风逃窜。这也成就了她“双枪黄八妹”的威名。

    随后她嫁给了当地盐警袁三麻子,但无奈的是她本身个性太强。袁三麻子根本镇不住她,两人之间经常吵闹甚至闹到要拔枪相向的地步。

    黄百器也硬气,居然选择了直接跟袁三麻子离婚。要知道,在这个时代的乡下离婚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但黄百器终究是这么做了。

    后来黄百器曾拜盐霸李大汉子为“老头子”,并开始独自武装贩运私盐。她曾随着出没于沪浙一带的“太保阿书”试图“做一番大事”。

    也曾卷入发生于淀山湖等处的大劫案,最终走投无路她只得是去寻找老头子李天明想办法。李天明人也算不错,将黄百器安置在了当地绅户姚忠修家为妾。算是给她找了一条退路。

    可惜的是,黄百器注定就不是安分守己的人。当日军打入苏北之后,黄百器终究是选择了放弃自己舒适的生活,再次转身变成了那个“双枪黄八妹”。

    她用自己的全部家产去买枪,并将十年结交的金兰姐妹聚起来结成“死党”。展开游击战,打击进入了苏北的日军。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落入了四处的眼线里。当刘云焦被派到了苏北之后,黄八妹和她麾下的三百余人便成为了刘云焦争取的对象。

    “哈哈哈……当然是他!”刘云焦笑的很是开心,对着黄八妹便道:“咱们立功的机会来了!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只要立功了,我到时候想办法保举你去东三省国防大学进修。出来了就能是正式军官了!”

    黄百器听得刘云焦的话,脸“噌~”的就红了。扭扭捏捏的对着刘云焦道:“我……我才认识几个字啊……怎么去上学?!”

    “我不是在教你识字么?!没什么学不会的,我们下面的弟兄姐妹们都要开始识字!”刘云焦大手一挥,看起来颇有屠猛虎的风范。

    “我们总司令说了,没有知识的军队那是愚蠢的军队。我们国防军从来就不信什么‘兵贵愚’,要的就是培养我们的将士们全面发展的能力!”

    黄百器看着刘云焦那慷慨激昂的模样不由得有些痴了,她长这么大何曾见过刘云焦这等人物?!

    她接触的要么就是水匪,满口骂娘粗鲁无比。要么就是所谓的“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还拿着眼白看人一副看你不起的样子。

    而刘云焦那是能文能武,一手毛笔字用东北话说那拿出去能“打人”。手上的功夫更是不用说了,作为李书文的徒弟收拾十个八个汉子不是问题。

    枪法?!能被入选到屠千军身边做贴身保卫,刘云焦的枪法是毋庸置疑的。

    “来来来……八妹,司令现在给的命令是支援南京城里的第二集团军。”刘云焦叹了口气道:“老颜这打的辛苦啊!在那么就在外围给他减轻一下压力。”

    黄百器闻言狠狠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南京城里的队伍,那些真是好汉子!比起重庆那些撇了老百姓跑掉的中央军强多了!”

    说着,黄百器眼里含着秋波对着刘云焦便道:“刘大哥,你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要去打鬼子的包围圈么?!”

    刘云焦听了黄百器的话不由得目瞪口呆,这手上才三百多人哪!竟然想要去打日军的包围圈,胆子太肥了吧?!

    “不是~不是~”楞了一下后,刘云焦哭笑不得的对着黄百器道:“八妹,咱现在手上才三百多人呢。要跟日本人硬拼肯定是拼不过来的,司令的意思是让我们骚扰日军的补给线,给南京城减小压力。”

    “这南京城外包围的日军可是有十万之众哪!咱们这三百多人上去,可不好打。”刘云焦耐心的对着黄百器道:“所以,我们打他们的补给队伍就好。”

    “嗯……”一向彪悍的双枪黄八妹竟然有些脸红了,低着头对着刘云焦应了一声。

    “唔……好在队伍都有实战经验,差的就是磨合了。我先做一个伏击方案,一会儿我们带到指挥部会议讨论讨论。”刘云焦似乎没有注意到黄百器的异常,转过身去看着墙上的地图道。

    此时的苏北,大大小小超过一百支类似于刘云焦这样的部队开始缓缓的动作了起来。这些部队,一部分是四处下辖的。而另一部分,则是乌鸦所创立。

    比如霍庆云,现在就是苏北区的游击总指挥。在接到了来自于北京的指令之后,原本小打小闹的游击队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部停止了动作。

    这些小股部队的指挥官们通过各自的途径,来到了句容。聚集在了一处小院子里。

    “大家都收到了总部的来电了吧?!”会议室内,霍庆云看着众人沉声道。见的大伙儿点头,他才顿了顿继续讲到:“那么,都把各自的方案拿出来。我们讨论一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