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 飞沙起舞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的确已经无路可走了。蒋中证一死,国府凝聚的最后核心已经烟消云散。屡战屡败,丢城失地加之革命元老的叛变导致了整个国府人心思动。

    不得不说,汪兆明其人能够一跃成为“中华民国临时国民政府”的“代主席”这并非是个偶然。他的演说之才能、煽动性和组织能力都是极为突出的。

    胡汉民便曾对汪兆明的演说赞叹过,曰:“余前此未尝闻精卫演说,在星洲始知其有演说天才,出词气动容貌,听者任其擒纵。余二十年未见有工演说过于精卫者。”

    “试问以一个刚刚图谋强盛的中国,来与已经强盛的日本为敌,战的结果会怎么样?这不是以国家及民族为儿戏吗?”

    “甲午战败,是一件极不幸的事,然而当时的满洲政府,还算是有爱国心的,战败了,就承认战败,讲和的结果,虽然割地赔款,却还保住大部分未失的土地人民主权。如今呢,战败不承认战败,和一个赌鬼似的,越赌越输,越输越赌,宁可输个精光,断断乎不肯收手。这不是比起当时的满洲政府还没有爱国心吗?”

    这些似是而非,看起来似乎符合逻辑的话包含的却是**裸的卖国主义。而且很扯淡的将卖国和“爱国心”牵扯到了一起。

    不过说起来,这位汪兆明的徒子徒孙在后世却是不少,有的叫嚣应该让中国“再被殖民三百年”才能成为真正的“强国”。又或是拍摄纪录片宣称“中华文化是渣滓,必须全盘西化才能救中国”。

    而汪兆明为了拉拢国府的大员们可谓是煞费苦心,不仅仅是专注于演讲、接受采访。同时还将三民主义和日本的“共荣”联系起来。

    “十四年间,孙先生逝世,我继承遗志,主持国民政府,……兢兢业业,不敢少变。……日提出建立东亚新秩序便是先总理大亚洲主义之至理也!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三原则皆三民主义之根本精神……”

    这些可谓是给国府的大员们找到了背叛的依据,这可是遵循“先总理”的遗志啊!我们可不就是先总理的追随者么?!

    是以,国府大员们开始理直气壮的准备投靠汪兆明。反正这重庆国府不过是在苟延残喘。没人想随着这艘破船沉下去。

    他们还需要找一艘新船继续自己的美好生活呢,一边感叹世道不公愚民不可及,一边收刮着民脂民膏供自己吃喝嫖赌。

    这便是某些国府大员们的心理,奉着“先总理”遗志他们吃喝嫖赌皆有理。

    “叛将如云,汉奸多如牛毛。我们不这么做。却又能如何……”蒋大公子满脸落寞。他曾想过自己可以振兴父亲留下的这片烂摊子。

    可现在一看,保住这片烂摊子都做不到了。杀之了事?!那也要能杀才行。

    调查已经表现出来,选择背叛的军官、国府大员们数不胜数。这些人已经勾连成了一派,恐怕现在中央军想要动他们都不容易。

    若是打草惊蛇。一顿混乱就能够让刚刚战败的中央军自行分崩离裂。到时候,不用日本人打过来中央军和重庆国府会自行毁灭。

    胡宗南等人没有说话,但蒋大公子从戴笠那里知道在他们撤回来重庆的途中已经有超过十万人开小差当了逃兵。

    大家看不到希望,所有的战斗都是打败。除了绝望的抱着**包扑向日军的坦克之外,他们甚至找不出可以抵抗日军进攻的方法。

    从淞沪败退到南京。再从南京败退到武汉。现在武汉也败了,委员长都死了。这仗还怎么打?!有人想到了南京,他们听说有人一直在坚守。

    是以,一些还有着血性的汉子决定要去看看。而更多的人,则是心灰意冷的选择了逃避。他们脱下了中央军的军装,化身成了流民、流寇。流窜在武汉至重庆的山野中。

    “我们倒是想要接受整编……可是,人家愿意整编我们吗……”何应钦沉默了良久,最终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很不中听,但却道出了众人的担心。

    要是整编了。自己这些人会担任什么职务?!自己的利益会不会受到损失?!还能带兵打仗么?!这些都是他们最为关心的。

    可明显的是,国防军不会让他们继续像现在这样在军队里当个土皇帝。国府从来就没有放弃对国防军的防备,而戴笠收集的国防军信息更是非常之多。

    虽然没有涉及到核心,但一些国防军的军规、军纪和一般性军务处理等戴笠还是可以搞到的。那些资料蒋中证早就拿给自己的心腹们看过。

    众人看完得出的结论就是:国府这么搞,不用三天就会有人起兵做反。最多一周。至少半数的中央军会选择投靠地方军阀。

    接踵而来的,很可能是新一轮的地方对抗国府的战争。这是蒋中证他们皆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们即使知道了国防军的情况却不能对自身进行改革。

    国防军在做的,是**裸的阳谋!明明你知道他做什么。也知道他这么做最终会超越你、取代你。可你却无可奈何,因为自身的积重难返、因为自身的条件限制。也因为那些都是自身之所以能够存在的根本。

    “毕竟我们现在还有百万大军,国防军即使不看重我们总归是看重这些老兵的。”戴笠这时候开口了,对着众人道。

    “这些老兵很大一部分都是经历了淞沪、南京和武汉的战役,战斗经验丰富。只需要加强训练便可以重新上战场。而我们……应该也不会安排的太差,大约会给个闲职吧……”

    众人苦笑,闲职?!现在自己等人可都是担任要职啊!最低的,也是一部主管。或是直接掌控着整整十数万人的部队。

    去挂着闲职?!众人一下子从心里接受不了。但要他们去投靠汪兆明,众人更加的接受不了。算来算去,投向国防军只能是自己等人最好的选择。

    “我觉得……我们可以找林老商量一下,毕竟算起来林老可是国府的正式主席呢……”忽然间,宋霭龄对着众人轻声道。

    这句话虽然轻柔,但对于众人来说无异于惊雷!她所说的“林老”,便是辛亥革命的先驱、反袁护法的功臣、中华民国的缔造者之一的林森!

    论资格。林森的资格比之汪兆明、蒋中证等跟他的资格根本就没法相比。同盟会成立于1905年8月20日,而林森便是在1905年加入同盟会。

    论学历,林森1907年先后入美国密歇根大学、耶鲁习。

    甚至蒋中证和国府元老们因为下野再次上位妥协下的产物,便是林森担任了国民政府主席及国民政府立法院院长。

    不过虽然林森挂着国家元首的名号,但实际上权利极其之有限。当时蒋中证扣押了张学良。林森便曾激烈的表示反对。甚至为此颁布了特赦令。

    可惜的是。蒋中证的坚持让林森无可奈何。国府始终是牢牢地掌握在蒋中证的手里,虽然林森名义上是国家元首,实际上他的权利不过是在立法院内。

    “林老毕竟是国府的主席,而且他也是老一辈的革命派了。相信那位猛虎至少会给他些面子。”宋霭龄顿了顿。对着众人道:“而且,林老曾往美国筹款支持革命。和司徒老先生有所交往。那位猛虎和司徒老先生关系很不一般,说说情面应该还是可以的。”

    宋霭龄的话,引起了众人一阵的共鸣。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仅仅是当作傀儡、人形橡皮图章的林森,竟然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有着如此巨大的作用。

    “那么……我这便去找一下林老。试探一下他的口风吧。”说话的是何应钦,目前有资格去找林森的,也不过是何应钦。

    宋家和陈家没有人有这种“资历”可以前往试探口风,而现在资历最老的无疑便是何应钦。宋霭龄点了点头,对着他道:“修辞先生辛苦了……”

    他们在讨论着试探林森的口风,却不知道林森现在正在家里招待着一些来自于京津的客人。

    “哈哈哈……好!好啊!这些该死的日本鬼子,总算是吃到苦头了!”一个穿着马褂、带着眼镜头发稀疏而长须花白的消瘦老人拿着一份报纸在畅快的大笑。

    “你们干的可比我们好啊!这些死日本鬼子,真欺负我中华无人了!”老人说话间,自有一股昂扬顿挫的气势。

    而在他身边的几个穿着中山装的汉子垂首而立。在老人的面前则是几个笑眯眯的中年男子。听得老人的话,一个国字脸的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对着老人道。

    “林老,这仅仅是开始。我们总司令说了,下一步就应该打到山东去!再从河北、河南杀到上海!只有收复失地,夺回属于我们的土地我们这些军人才能算是不愧对祖宗。”

    林森捏着胡子眯着眼睛不住的点头。缓缓的将手中的报纸放下对着面前的两人道:“说说吧!你们总司令让你们来找我这老头子干什么?!”

    说着老人嘿嘿一笑,对着这两人道:“你们总司令倒是聪明,这便找上了我。还给我老头子一个这么好的消息,老头子很开心!说说看。只要你们的要求不过分我老头子全答应了!”

    “但我看不出来,你们国府还需要我这老头子做什么。”而老人说完。随即有些疑惑的道:“蒋中证在的时候,你们国防军就从来没看得起国府过。现在蒋中证都不在了,我不觉得你们还会对国府有什么兴趣。”

    “林老慧眼如炬,其实不是我们对国府有兴趣。是国府对我们有兴趣。”来人苦笑着道:“这些天,林老就没有听到城里的那些消息?!”

    林森听得这句话,目中闪过一丝冷光。狠声道:“我当然知道那些家伙在做什么,要不是担心人心思动老头子我早就亲自拿着枪收拾他们去了!”

    老头子这话倒不是虚言,1895年满清政府将台湾割让给了日本。当时刚刚从台湾中西学堂电科毕业在台北电信局工作的林森愤而加入了抗日军,第一批举起了抗日大旗。

    这老头儿可是真杀过人,见过血的。但这位老人也和蒋大公子客厅里的那群人一样,他知道要是这么做一旦有一个纰漏那么引起的则是败军的全线反弹。

    甚至可能导致的是国府的土崩瓦解。所以,哪怕是林森知道现在不少人在窜连试图投靠已经卖国的汪兆明,但他却只能是无可奈何的看着。

    “林老。我们司令的意思是:让他们动!”来人对着林森轻声道,这话引起了林森的疑惑和兴趣。

    “哦?!说说看!”林森稍有兴致的对着来人点了点头道。

    “我们总司令的原话是:那些人藏着,我们不好判断谁是卖国贼。等他们卖了,我们才会知道。牛鬼蛇神跳出来的越多越好,国家的强大靠不了这些废渣。”

    而这么说着。来人的眼中猛然闪过一丝狠厉的寒光。

    “垃圾。从来不会自己走进垃圾堆里。有时候,需要我们来清扫……”

    当来人的话说完,林森沉默了。他甚至有些不寒而栗。一个手握百万大军的人说出这句话,那么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无数的人头落地。

    “这次战争。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之战。这些人如果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出卖国家那么这些人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这种人,不仅仅要将他们送去地狱还要将他们的名字刻在奸佞录上,臭上万年!”

    似乎嫌刚才的话还不够重磅,来人又多加了一句:“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天堂地狱、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全在他们的一念之间。”

    林森沉默了,他要做出这个决定实在是太过艰难。这一个刺激,他甚至不知道会引起怎么样的震动。

    “你们总司令……这是要肢解国府啊……”良久之后,林森沙哑的对着来人说了这么一句:“你们找到我,是要我亲手来做这件事情……”

    “你们这是要我,亲送把这个我和先总理等人一起创立的国府送到地狱……”

    作为宦海打滚多年的老人,林森怎么会猜不出国防军这么做的用意?!他们这是要彻彻底底的将国府清洗一遍,这种清洗选择的是林森这位国府的缔造者之一来执行。

    所用的方式很简单:只要是投靠了日本人的,全都是敌人。若是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愿意继续抗日的。国防军才会选择接纳。

    “林老,我们国防军的信条是什么您知道吗?!”来人忽然对着林森问了一句,后者楞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们总司令在成军之初,便曾告诫过我们。而现在,这句话已经成为了整个东三省政府、整个国防军所有人的信条!”

    “中国国家利益、中华民族的民族利益高于一切政治、信仰与意识形态!”来人缓缓的站了起来。在这位老人面前站的是那样的笔直!

    “任何人,只要是为了中国国家利益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在奋斗。那么即使政见不同、信仰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我们依旧将他视为我们的朋友。”

    “任何人,只要是试图出卖我们中国国家利益、中华民族之利益。那么他便是我们的死敌!”说着来人的眼中闪耀着一份让林森也心头发热的光。

    “我们这已经是让他们做出选择,是要成为流芳千古的英雄还是卖国求荣遗臭万年的贼寇。他们可以选择。”

    林森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对着来人道:“这件事情,我会去做。便如你们总司令所说,这是为了中国国家利益,也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如果是为了这些,那么我牺牲一下又有什么呢……”

    老人站了起来,步履有些蹒跚。在身边的汉子的搀扶之下,缓缓的向着后堂走去。

    “你便在家里住下来,等消息吧……”来人点了点头,对着老人的背影缓缓的行了一个军礼。而跟着汉子一起来的其他人,也都如此。

    让一个老人去亲手将自己奋斗的半生的事业杀死,这是何等的为难?!这位老人犹豫了,也在情理之中。甚至他拒绝,来人觉得也能体谅。

    但这位老人还是做出了这个选择,他选择了亲手去做这件事情。如他所说:这是为了中国的国家利益,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

    那些该死的卖国贼们,应该跳出来被清理掉。他们留在队伍里,造成的只能是更大的危害。将他们彻底的清除了,国防军才愿意接受这些来自于中央军的部队。

    这一刻,重庆在暗流涌动。那些军官、政要在各自不断的窜连。宋家、陈家怀着别样的心思,而这位看似“橡皮图章”的老人,则是逐渐的露出他那狰狞的一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