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 水拍岸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们去把蒋大公子和陈立夫他们找来。”枪炮声依然还继续,端坐在椅子上的林森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对着面前的一个戎装汉子道。

    “是!”这汉子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眼瘫坐在客椅上的何应钦转身离开了书房。

    “林主席······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藏的那么深,甚至深到连戴雨农和陈果夫他们都没有察觉到·……”终于缓过神来的何应钦咬牙切齿的对着林森狠声道:“我就想问一句:您这么做,对得起先总理么?!对得起委员长么?!”

    “那你说我为什么要对得起蒋中证?!”林森冷然的看着何应钦:“他是我的衣食父母,还是我的革命导师?!”

    何应钦不由得一滞,但正想说什么林森随即打断。

    “先总理······呵呵呵···…何修辞!你还有脸提起先总理么?!”却见一个女性不知道怎么时候缓步走入了书房,看着何应钦冷笑着道。

    看到这个女子,何应钦顿时从头凉到了脚。这位女子便是现下宋家最大的依仗,她的存在才得以使蒋中证荣登高位。

    也是她的存在,国府内无论是谁都必须给宋家留下些路数。宋子文敢于在汪兆明抢夺了蒋中证的位置的时候撂挑子,甚至卷走国库的款项而不被追究也是因着这位几乎很少抛头露面的她。

    “夫······夫人,您怎么来了……”何应钦慌忙站起来,对着来人道:“子文和霭龄女士现在正在临时总统府……”

    “我知道。”来人脸色有些冷,对着何应钦便道:“这些年你和中证做的事情本来我就不满意,但我更没想到的是兆明竟然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甚至走到了国家、民族的对立面去!”

    “夫人,委座这也是为了国家民族之未来。赤色居心不良,本来就……”

    “你一口一个先总理,可先总理的遗训是什么?!你给我背背看!”来人不听何应钦的话,直接打断道:“你说说!先总理遗训中,可有让你们行那屠杀之举?!”

    何应钦闻言不由得一滞·呐呐着说不出话来。

    国父留下的遗训中,还有致苏联的信。里面说的很明白了,只不过何应钦绝对不会提起。

    “你们是zìyóu的共和国大联合之首领,此zìyóu的共和国大联合·是不朽的列宁遗产与被压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遗产。帝国主义下的难民,将藉此以保卫其zìyóu,从以古代奴役战争偏私为基础之国际制度中谋解放。”

    何应钦不说,但并不代表来人不说。来人一字一句的将国父写给苏联的信的内容读了出来,越是读多一分何应钦的脸色越是难看一分。

    “我遗下的是国民党,我希望国民党在完成其由帝国主义制度解放中国及其他被侵略国之历史的工作中,与你们合力共作。命运使我必须放下我未竟之业·移交于彼谨守国民党主义与教训而组织我真正同志之人。”

    “你和中证,还有汪兆明!你们一口一个先总理,一口一个先总理。可你们谁真心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你们谁又真的完成了他的遗志?!斗!抢!!为了权力、为了抢地盘你们到处作战!这叫做的什么事!”

    来人毫不客气的对着何应钦训斥道:“先总理说‘废除不平等条约,,你们可曾做到?!先总理说‘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你们可曾做到?!”

    何应钦哑口无言,只能是保持沉默。要是他在东三省政府的话,倒是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废除过不平等条约、自己联合“平等待我之民族”的国家共同奋斗。

    可惜的是·何应钦所在的是国府。争权利、抢地盘······等等这些事情还忙不过来呢,谁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做那些事情?!

    “这些事情我都不想多讲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国府的改组势在必行!”来人斩钉截铁的道:“现在·国府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了。先总理的遗训,也应该遵从!”

    她有资格说这句话,因为她是国父的遗孀——宋二女士!

    何应钦闻言不由得冷笑,好一会儿了才对着她道:“夫人,我承认你说的有理。但有理又如何?!即使你今晚上把所有的人都分裂了、撕毁了你又能让多少人服从你的改革?!”

    “寿山、恩伯他们掌握的部队至少有四十万,您觉得您能说的动他们同意您进行改革?!”何应钦冷笑着道:“夫人,不要天真了……”

    宋夫人微微一笑,显得是那样的雍容华贵。却见她对着何应钦摇着头轻声道:“我对于你们从来就没有抱有希望。我并不指望你们能够接受改革,放心!你们会接受的。”

    说着,宋夫人对着林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那位猛虎……他会让你们同意改组的。”

    这句话·并不重。但在何应钦听来却有若惊雷!那位猛虎?!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间凉凉的。他有些明白了,那位猛虎不愿意接受现在的国府。

    他要进行清洗,还是让国府自行清洗。那位猛虎只需冷眼看着,可国府谁敢捻他虎须?!蒋中证在的时候都不敢找他麻烦,何况现在蒋中证死了国府自行分裂?!

    chóngqìng的外围,刘湘的川军在虎视眈眈。西安也有着大量的国防军部队·而分裂的国府如果试图做什么,那么后果······

    “修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端坐在太师椅上的林森开口了,却见老人对着何应钦道:“你们还是放不下自己手上的那些权利。人啊……有的时候该收手就要收手了。有些位置,不好坐!”

    何应钦没有吭声,沉默了良久之后余下的只有一声长叹。

    不过半个多小时后,何应钦被请到了一处会客室内。在这里,他见到了宋霭龄、陈立夫兄弟,戴笠和胡宗南。

    而端坐在正中央的,便是林森。

    在林森身边的,则是宋夫人。

    “二妹······你这么做太不应该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宋霭龄脸色铁青,对着自己的妹妹咬牙切齿的道。

    而宋夫人对于姐姐的横眉冷对却不过是淡淡的一笑·轻声道:“大姐,你其实应该早就想到了不是吗?!美美嫁给中证的时候,其实你早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幕了。”

    宋霭龄脸色铁青,嘴唇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人评价·宋家三位姐妹一位爱财,一位爱权。还有一位,爱国。

    这句话很好的总结了三姐妹的整个生涯,但实际上宋霭龄比之财富还要爱的是自己的家族。宋子文及她的丈夫能够久居高位,她的力量功不可没。

    宋家在民国时代能够和坐天下的蒋中证平起平坐,不得不说是这位女士的手腕功劳。

    而宋霭龄也知道自己的妹妹心里在想着什么,是以她几乎不把国府内发生的事情跟这位妹妹说。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妹妹竟然会那么果决的联系上了那位猛虎对着整个国府展开清洗!

    “二妹······你这么做,就不怕逸仙留下的基业毁于一旦吗?!”宋霭龄知道自己妹妹的弱点,再次开口便打在了宋夫人的七寸上。

    果然,宋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沉痛之色。要毁掉国府她何尝甘心?!但现在的情况,国府不毁掉那么东三省绝对会冷眼旁观。

    整个东三省没有人愿意接手国府这个庞大的烂摊子,除非国府自己瘦身再接受改革。不然的话,到最后只能是整个灰飞烟灭。

    “呵呵呵······逸仙的心血,早就被你们毁于一旦了。”宋夫人苦笑着道:“他留下的思想·你们可有执行?!他说要扶助工农,你们可有扶助否?!”

    “父亲是革命志士,但没有想到他女儿却在断革命的根基。”宋夫人毫不客气的对着自己的姐姐漠然道:“子文和你们在国府做的那些事情·我就不想说了。我只希望百年之后,你能够对父亲解释清楚。”

    宋霭龄闻言脸色苍白,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宋霭龄父亲宋嘉澍,这位为了国父的革命甚至一度差点倾家荡产的人,他的爱国之心作为大女儿宋霭龄是知道的。

    若是百年之后,自己见到了他那该如何自处?!宋霭龄自己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可被二妹这一把点出来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终究是没有办法逃避。

    “你们已经做成了这样了,我总归要拨乱反正。”宋夫人看着自己的姐姐,有些无奈的笑着道:“国府……或者已经尽到了它的历史责任了·该退场的时候便退场吧!由我们亲手送走它,总好过看着别人摧毁它。”

    从宋夫人的话语里,何应钦等人读到了一个事实:如果国府不自行清理,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国防军的清理。

    这一点,他们早已经想到。但他们从来不愿意接受。可这句话从宋夫人嘴里说出来,他们知道这应该是事实的全部了。

    “说吧·那位猛虎想要我们怎么做。”宋霭龄终究是镇定下来了,对着自己的妹妹便道:“现在中央军已经分裂了,我想他也顺意了。可我们现在还在日军的威胁中,如果那些人联系了武汉的日军,我们怎么能防守的住?!”

    “这点你不必担心,国防军已经替我们考虑好了。”却见宋夫人淡淡一笑,轻声道:“大家要做的选择只有两项:第一、加入国防军。第二、不加入国防军。”

    “我们还能有其他选择吗……”宋霭龄苦笑着道:“你告诉那位猛虎吧!他愿意怎么做便怎么做,我只希望他能够尽量的顾及我们的利益……”

    宋夫人冷笑,到了这个时候自己的这位姐姐还是不愿意放弃一丝一毫的利益。但,她能如何?!只能是暗叹一口气,点了点头。

    “我尽量争取吧……”

    江苏镇江,一个圆脸带着礼帽的汉子笑嘻嘻的和身边的人打着招呼。他是这附近街道杂货店的老板,叫江雨。长的很是富态。

    这位江老板穿着一身的马褂,笑着和身身的邻居们和善的打着招呼。回到自己的杂货铺里,吩咐了下伙计看店自己回到了后院里。

    但他在厢房里关上窗门之后,脸上那和蔼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狰狞。

    他将自己床头的一个杆子扭动了几下,然后缓缓的拉开了床后面的墙壁。那墙壁竟然裂开一个洞口·这江雨略有些发胖的身子竟然极为灵活的窜了进去。

    随后,这床缓缓的归入原位那墙上的大洞也不见了。

    在地洞中,江雨踏着台阶走了一段来到了几个几处洞口连接的地下室内。这里坐着几个消瘦脸,长相平凡无比的男子。

    “部长!”

    “部长……”

    见到江雨过来·几个汉子全都站了起来恭敬的对着他道。江雨点了点头,摆摆手让众人都坐下。随后看着他们沉声道:“怎么样?!鱼儿咬钩没有?!”

    “鱼儿已经上钩了,不过他还是很谨慎。我们现在还不确定李萃是不是会亲自过去。”一个汉子站起来,沉声道:“我们虽然摸清了他的大致路线和住处,但不确定他是不是一直住在哪里。李萃至少有着五个住处,轮换的时间谁也不知道。全凭着他的心意。”

    “唔······李萃也是做这行的出身,谨慎一些也在情理之中。”江雨脸色沉静·看不出喜怒。对着自己面前那个站着的汉子道:“其他的情况怎么样?!摸清楚有多少人是潜伏者没有?!”

    “有六个,他们中有三个是原军统的人。有两个是原支队内部的人。”另一个汉子站起来,沉声道:“还有一个······是李萃自己带来的人。”

    “确定了吗?!”江雨顿了顿,接着问道。

    “确定了!李萃收买他们的证据我们都找到了,而且他们的行动计划我们都有。”这汉子裂开嘴笑了笑,显然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

    “嗯······记得保护好打入进去的战友。”江雨沉声道:“他们才是我们最重要的财富。宁可任务出现问题,也不能让他们出问题!知道吗?!”

    “主任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直在盯着。一旦有问题·我会让他们先撤出来。”那汉子点了点头道:“我会尽量保障我们弟兄的安全。”

    “霍总指挥哪里怎么说?!”江雨转过身向着另一个人发问。那男子站起来,轻声道:“霍总指挥的意思是,在没有扫清李萃的人之前我们不要暴露。这一来有危险·其次要是走脱了李萃那么下次想要除掉他就难了。这次,必须要让李萃死!”

    江雨点了点头,沉声道:“李萃的威胁实在太大,是该清理掉。总指挥有没有说让我们协助什么?!”

    “这倒没有······总指挥让我告诉您的是,他不希望我们暴露。”那汉子对着江雨道:“他认为,只有我们继续潜伏才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江雨闻言咧嘴一笑,轻声道:“他们能搞定就好。我也不想大家去冒险,而且这里是我们的支部。要是转移了,很多事情反而不好办……”

    “但这件事情你们还是盯紧一点儿,要是总指挥他们有出现任何问题你们该出手的时候不要犹豫·明白吗?!”

    “是!!”

    “明天李萃就会有所行动,我们的人已经收到了消息。他会趁着夜色带着日军的一个大队来进攻我们。”在山中的某处营地里,霍庆云召集了身边的刘云焦、黄八妹等人一起开会。

    这些人,是他确定了绝对没任何问题的内部人员。却见霍庆云的手划过地图,沉声道:“我们的位置已经暴露,他们会从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进攻我们。”

    “内部的几个投靠过去的·我们已经有了名单。这件事情只允许会场的我们知道,暂时不要透露出去。”

    霍庆云站直了身子,对着刘云焦等人道:“这次,我希望是诱敌包围之战。当然,我就是那个诱饵。你们要做的就是趁着他们没把我吞下去之前,把他们清理掉!”

    霍庆云把笔一把丢在了地图上,嘿然道:“却不知道是他们的牙口好,还是我的骨头硬!”

    “总指挥,这是不是太冒险了?!”刘云焦有些犹豫的道:“你这样以身犯险,我怕……”

    “没什么好怕的,这点险都不敢冒那我们也别谈什么杀敌报国了。”霍庆云淡淡一笑,看着刘云焦道:“你们回去准备吧!这次,我们必须要让李萃交代在这里。也算是给军统那些牺牲的同行们报仇了。”

    刘云焦点了点头,他知道霍庆云出身就不一般。乌鸦的名号他也是知道的,能从乌鸦里脱颖而出本就说明了霍庆云的优秀。

    “总指挥,请千万保重!”刘云焦只能是卓这么一句,转过身带着黄八妹便离开了这所隐秘的指挥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