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 飘萍之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哟西!李桑,你不愧是影佐桑推荐来的人!这份工作效率很不错!很好。”在第十混成旅团的指挥部里,天谷直次郎少将对着李萃满意的道。

    “我希望这件事情可以一次被解决,至少要保证在一年之内这些该死的臭虫没有办法骚扰到我们。明白吗?!”

    “哈伊!将军阁下请放心,李萃必然全力以赴!”李萃比之其他投靠者更聪明的是,他很早便开始学习日语。

    从一开始的磕磕巴巴,到现在说的流利这是一个极为难得的进步。而日本人逐渐接受他,也是因为他那一口东京腔调的地道日语。

    “唔……李桑,仅仅是一个大队的兵力足够吗?!是否需要更多的兵力?!”天谷直次郎夸奖了李萃之后,对着他沉声道:“仅仅是一个大队,我担心这些该死的臭虫会逃走。要是他们逃走了,那么下次要抓到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将军阁下,我们这次进攻的是游击队的指挥部。”李萃对着天谷直次郎一个鞠躬轻声道:“进攻这种部队,我们需要的兵力不多。因为他们本身的兵力也不多。”

    “其次,如果是大面积的部队调动很容易引起对方的注意。不得不承认,现在在辖区之内还是有着这些游击队的暗线。在没有将他们的主要部分清除之前,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极大的威胁。”

    “所以,最好的方式便是调动足以歼灭他们的部队。剩下的。便是对整个山区进行包围。”李萃对着天谷直次郎侃侃而谈。

    现在整个江苏地区几乎没有人能够抵御这些游击队,日军已经损失了超过半个联队的部队在护送任务上了。

    南京方面的华中方面军司令不断的致电天谷直次郎。告诫他如果物资运不上来导致南京战役的失败的话,那么他需要为此而负全责。

    天谷直次郎也着急了,但他总不能派出大部分部队去护送物资吧?!那样占领区的城镇就会陷入防御空虚。

    到时候那些该死的游击队说不定会再次选择攻城。要是再丢了城,天谷直次郎难辞其咎。最终他只能是剖腹谢罪。

    不想走到那一步,天谷直次郎只能是依靠李萃来对游击队进行剿灭。而天谷直次郎自己忙碌了半天抓不到头脑的事情,李萃竟然刚刚抵达不足半个月就已经让人打入了这些游击队的内部,取得了天谷直次郎日思夜想的信息。

    李萃的工作既然取得了成绩,天谷直次郎自然不啬嘉奖。当然。这不过是口头上的。要想拿到之际上的奖励,李萃就必须要把游击队歼灭!

    “嗯……这件事情你是执行人,那么便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吧!”天谷直次郎对着李萃便道:“我只看结果,我只需要结果!明白吗?!”

    “哈伊!在下定然不负将军所托!”李萃站起来,大声应道。

    天谷直次郎点了点头,拿起电话摇了一下沉声对着电话道:“我是天谷直次郎,帮我接第12联队。”

    李萃心中一喜。他知道天谷这是在亲自帮他安排部队支持呢。这件事情本来天谷完全可以下达一纸手令,但他还是选择了亲自打电话。

    为的就是担心与李萃合作的部队会因为他中国人的身份而不配合,天谷必须给执行的部队施加压力,让他们不敢阳奉阴违。

    “我是步兵第12联队联队长安达三十二,请问哪位?!”没一会儿,那边的电话传来了一个男音。天谷听得出来这是自己麾下步兵第12联队的联队长的声音。

    “我是天谷!”

    “哈伊!将军阁下您好!我是安达,请问有什么吩咐?!”对面那边的声音更加的恭敬,对着天谷便道。

    “李桑已经查到了那些游击队臭虫的位置,明天他将带着部队进山围剿。”天谷直次郎倒是很直接的跟安达三十二道:“他们的兵力并不足,我需要一个大队前往作为主要战斗力。”

    “哈伊!旅团长阁下请放心。属下会亲自带队前往!”安达三十二也知道李萃的到来,但由于李萃的任务的原因他从来没有和李萃打过照面。

    但既然天谷直次郎吩咐了下来。那么肯定这件事情是靠谱的。安达三十二不由得兴奋了起来,护送物资哪怕是护送一万次却哪里有真正的上阵杀敌升官快?!

    “唔……安达,你对帝国的忠心我很是高兴!如果是你亲自去的话,我也放心些。”天谷直次郎倒是很高兴安达三十二能够亲自带队。

    “不过,这次的任务你需要以李桑为主。不能檀越了他的权力,战斗的指挥可以由你来决定。但除去战斗之外,一切你必须和李桑商量明白吗?!”

    “哈伊!请旅团长阁下放心,属下知道应该怎么做。”那边的安达三十二回答的倒是很干脆,但天谷直次郎还是有些不放心。沉声道。

    “安达,这次任务关系到的是我们旅团一年内在江苏地区的安全。所以,这次作战你必须要尊重李桑的意见,是他找到了那些游击队的藏身之处。也只有他是最了解那里的情况,你绝对不能擅自做主!明白吗?!”

    “哈伊!”安达三十二听得天天谷直次郎的语气,知道自己的长官不是在说笑赶紧大声道:“请旅团长放心,属下绝对会和李桑精诚合作!为了帝国而奋战!”

    天谷直次郎显然很满意,只要安达知道事情的重要性那么他会做出选择。和李萃定下了一个他们会面的时间后,天谷直次郎便挂断了电话。

    但天谷直次郎不知道,在他挂断电话的时候一条从电话线上接下来的电话也被挂断。

    “看来这个李萃还是有些本事的……”江雨摸着自己的下巴嘿然道:“没有想到天谷对他还那么重视。不错!不错!这次能把个联队长钓上来,也算发了一次利是了。嘿!”

    说着,江雨转过身去对着边上的汉子道:“给总指挥发报,告诉他们这次去的可是个联队长。能弄死的话,那把军刀给我吧!算是我不能参战的一个纪念。”

    “是!”在江雨身边的汉子沉声应道,随后转身离开。

    便在江雨和霍庆云布置战局的时候,重庆的枪炮声也渐渐的平息。数量高达八十余万的中央军在一夜之间分裂成了三股势力。

    亲日派有着二十余万的兵力,聚集在城外构筑起了自己的阵地。他们已经联系上了武汉的日军,不过现在武汉的日军缺乏给养暂时无法提供有效支援。

    他们给予这些亲日派的答复是。先行自己守住。等给养抵达之后,他们便会前来支援。

    中立派也有十余万的兵力,他们构建的阵地也在城外。不过相较亲日派,他们选择的是默然旁观。在没有明确的消息之前,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动作。

    部队实力最为庞大的,则是黄埔系的中央军。他们在第一时间便聚集了四十余万的兵力,对着亲日派虎视眈眈。

    如果不是担心会遭到中间派的夹攻。他们或许早就选择直接进攻亲日派部队了。而现在枪炮声平息了之后,双方只能是互相监视而并没有任何一方再次发动进攻。

    亲日派虽然很早就开始准备,甚至从重庆城内抢来了一些物资但毕竟行事匆忙并没有太多的物资弹药供应他们的消耗。

    和他们情况一样的还有中立派。而黄埔系中央军虽然占据了重庆,有着还算充足的弹药给养但他们也担心自己会遭到中立派及亲日派的夹攻。

    所以,他们也不敢妄动。而最重要的是,胡宗南现在已经代表军队的势力前往林森的府上谈些什么。在没有得到消息之前。他们也不愿意轻易的发动进攻。

    简单说,几方面都投鼠忌器。任何一方都不愿意轻易的挑起战端。

    “诸位先生、女士好,我叫方弘阔。是东三省政府的代表。诸位有任何的要求和条件,可以和我商量。”在林森的会客室里,一个笑眯眯的胖子出现在了宋霭龄等人的面前。

    这个胖子看起来极其普通。若是走在街上或许任何人都不会看他一眼。但如今,他坐在林森的会客室内却没有人敢于小看他。

    无他。这胖子身后站着的是高达两百万、击败过日军、苏军的东三省国防军部队。仅仅凭着他可以代表东三省的这点,哪怕这胖子去到了美国领事馆,总领事也要客客气气的招待一番。

    “方先生,却不知道你的权限在哪里。”先开口的是胡宗南,他对着方弘阔便哼道:“如果关于军队的问题还需要请示的话,那么我们大约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胡宗南的话很是直接,但方弘阔依然是笑眯眯的。他等胡宗南说完以后才笑着轻声道:“将军请放心,我既然说了我能够代表东三省那么便是能够代表的。”

    “不过您说到的军队……我们一向是不赞成军队有派系的。”方弘阔这句话是笑眯眯的说的,但语气里却充满着斩钉截铁。

    “任何人要想在国防军内担任军官,那么必须要接受国防大学的军事教育。”说到了这点,方弘阔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对着胡宗南认认真真的道。

    “这是我们坚持的底线。这一点不容跨越,我希望诸位能够明白。”

    方弘阔的话让胡宗南、何应钦等人脸色大变!他们知道方弘阔话里的意思是什么,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会被剥夺兵权。

    同时,不得不前往国防大学进行进修。

    “荒唐!我在日本上过军校,也曾在辛亥的时候历任营长、团长、旅长、军参谋长等职,担任过云南讲武堂教务长,也曾是黄埔军校少将总教官!难道我还要去你们的所谓国防大学里进修吗?!”

    何应钦首先拍案而起,对着方弘阔大声道。而方弘阔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但说出来的话足以气死人。

    “何总参谋长的经历我们自然是知道的。东京振武学校么!然后在滇军里担任各级职务,说起来您经历很丰富。”

    何应钦被方弘阔气的脸色铁青。东京振武学校。讲白了就是个军校预科实在不能算是军校。方弘阔这大大咧咧的说出来,事实上是狠抽了何应钦的脸面。

    “日本陆大的败在我们国防军手上的不少,甚至陆大的教官我们也收拾了好几个。”方弘阔依然是笑眯眯的,但何应钦却被堵的哑口无言。

    “我们能把他们都收拾掉,我觉着诸位是应该去学学了。至少下次不会出现一个武汉。”

    “哗~”方弘阔的话可谓是引起公愤了,这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啊!方弘阔这一番话先把何应钦打脸再揭了其他黄埔系的短。

    他要是说淞沪还好些,至少中央军当时输的不算那么难看。可说到武汉,那可是中央军上下集体丢脸之地。

    委员长死在那里。自己被困数月之久最终还是靠着国防军的部队打开缺口跑出来。这脸丢大发了,你方弘阔这是来谈判还是来找茬的呢?!

    “要是我们能有你们的那些枪炮飞机,谁会打的比你们差?!还不是靠着枪炮之利!”胡宗南坐不住了,跳起来对着方弘阔便骂道。

    “哦~这话您也能和日本人说说。告诉他们,别仗着枪炮之利真刀真枪的和你们打一场呗!”方弘阔依然笑眯眯,但笑得让胡宗南直想要掐死这胖子。

    “好了!我们是来谈判的,不是来吵架的。”蒋大公子这时候发话了。也只有他够资格发话:“方先生,你直接说吧!你们有什么条件。”

    方弘阔再次笑了,这次他倒是笑的很真诚。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觉得的,但旁边的中央军军官和陈果夫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子笑的阴险。

    “说实在的,我们看不上您和诸位的这些部队。如果可以,您自个儿留着吧!我们东三省需要的。是林主席这样大公无私的人物。我们需要的是宋夫人这样的爱国人士。您和您的部队,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绝对不干涉。”

    “猖狂!方弘阔!你太猖狂了!”何应钦被气得再次挑起来,指着方弘阔便怒吼道:“告诉你!这里不是东三省,这里是重庆!说话小心些,不然……”

    “不然宰了我?!您可以试试。”方弘阔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笑眯眯的看着何应钦。猛然间方弘阔“呼啦~”一下拉开自己的上衣,众人一愣。

    但随即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看到方弘阔衣裳下面那一道道的疤痕。都是战场上下来的,水看不出那全是惨烈的战事留下的痕迹?!

    “老子身上枪伤、刺刀、弹片伤共计二十八道!有老毛子的,也有日本矬子的!有胡子的,也有那些棒子的!战场厮杀,生死数十回!我若怕死,便不来这重庆了!!”

    说着,方弘阔缓缓的掖回了自己的衣服。看着这些中央军的军官们,冷声道:“说实话,我根本就不想中央军加入我们国防军。我觉着丢人!”

    这话说出来,何应钦等人顿时涨红了脸!但方弘阔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接着道:“把南京的老百姓抛下自己跑掉!这谁干的?!淞沪战役,你们明明有着数十万部队,海陆空皆占优势偏偏就打不下不过万余人的日本海军陆战队!你们这是干什么吃的?!”

    方弘阔就差指着何应钦等人的鼻子痛骂了,但这话说出来胡宗南等人还真是无言以对。

    “济南战役,老子带着一个排守阵地。日军一个大队轮番进攻,老子撑住了三天!中东路上,老子和老毛子拼刺刀!一个连的弟兄打掉了老毛子三处阵地!九一八,老子带着麾下的将士们杀鬼子不手软!野战我一个团跟他一个大队打,没缩卵子的!”

    军人比的是什么?!是资历,是战绩!论资历,的确方弘阔不如何应钦等人。甚至和何应钦的学生胡宗南都比不上。

    但论到战绩,这位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汉子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老子的背上没有疤!枪伤、弹片、刺刀……你们可以看看。可有一个是在背后的?!”这话更是打脸了,方弘阔意思很明白:我就没有逃过。上阵全是前冲!你们可以做到么?!

    “中央军必须改组!所有军官必须到国防大学接受完整的军事训练、军事教育。军内的体系必须改革,所有士兵识字必须提上日程。训练项目也必须更新,招兵的事宜以后不麻烦你们去抓壮丁……”

    方弘阔一口气将国防军内商量好的条件全数说了出来,每说出一条何应钦等人的脸便抽搐一次。但他们也知道,自己不过是案板上的鲶鱼哪儿有反抗的份?!

    “最后,番号我们会重新整理后交代给你们。”方弘阔顿了顿,对着何应钦等人道:“差不多就这么多了,等诸位从国防大学顺利毕业之后你们将会被分配到部队里服役。军衔恢复。但我要告诫你们的是:如果任何一场仗还出现问题。自己兜着吧!”

    “国防军任何一支部队,都是凭着战绩说话。想要装备,成!战绩来换。想要优先给养?!成!战绩来换!想要优先挑选兵员?!成!还是战绩来换!”

    方弘阔望向了众人,顿了顿继续道:“至于其他人,我们不可能完全留任。和中央军的诸位军官一样,你们首先要前往东三省政法大学进行进修。随后我们会给你们分派职务。不过,还请诸位注意!我们对贪腐的抓捕是极为严格的。”

    “过去的事情我们既往不咎。但再被抓住了我们会按照东三省的法律来处理。”方弘阔对着那些脸色难看的国府大员们道。

    “我们东三省的廉政公署、纪律检查会,我想你们都应该知道。处理的最严厉的,有被枪毙并家属押解出境的。这点还请诸位体谅。如果觉得不能接受,可以选择不做。”

    这些事情国府的大员们是知道的,当时屠猛虎处理水灾贪腐事件的时候那股狠绝让身在南京的他们都不寒而栗。

    一口气数百人头落地,超过三千人被驱逐。但最严重的是:这些人的所有罪行被刊登出来。甚至还被记录在了东三省档案及他们所犯罪的市县档案内。

    真真可谓是遗臭万年了。这份狠绝,足以让多数人打退堂鼓。

    “还有一点要提醒诸位,我们东三省官员升职的要求是必须要取得政绩。”方弘阔顿了顿,继续道:“每年都会有考核,包括了当地升学率、居民收入、税收情况……等等。如果非天灾而导致各方面低于前一年。第一次是警告第二是按渎职处理。第三次直接调离。要是被调走之后的工作还是没有完成,不好意思!您会被清退。”

    陈果夫苦笑。这些可玩儿不得猫腻。那些大话、空话和套话是用不上了。陈果夫他们所控制的中统虽然没有军统那么的著名,但其分布和本事并差太多。

    东三省的政体情报,事实上中统也有收集。陈果夫自然是看到过的,那些几乎就没有什么废话。完完全全的数据报告。

    曾有一份这样的乡年终总结报告被摆在了蒋中证的案头,看得蒋中证彻夜难眠。而陈果夫也曾因为那份仅仅是乡长的年终总结报告而久久不能平静。

    那份图表是中统潜伏在东三省内的人员,从公示的乡务栏里摘抄下来的。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整个乡镇的一切工作情况。

    从开垦的田亩到收成,从出生人口到税务收取,从就学率到来年乡政府工作规划……等无一不包。那些数据化的图标和解释让人看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当时蒋中证就长叹,若是国府也如此只需三年便可强国。但从蒋中证到陈果夫都知道,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国府已经积重难返了。东三省所使用的方式,和国府完全是南辕北辙。关外各种豪强少也注定了屠千军比之蒋中证执行起来要容易。

    但最为重要的是:这些办法在蒋中证所统治的区域内是根本没有办法实行的。他的将领、他的官员和他所依靠的阶层全部都是这些含糊不清的报告的受益者。

    若是任何人试图打破这个格局,那么蒋中证还非得亲自出头奖此人办理。

    除非蒋中证能够有一批像是国防军那样的部队。来强行支持自己的改革。否则,这种改革就等于是死路。而且是自寻的死路。

    “我们的要求就这么多。诸位可以考虑。我并不着急。”将这些说完后,方弘阔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仿佛刚才拉开衣裳露出伤疤的不是他,仿佛刚才那恶声恶气的也不是他一般。

    “宋子文先生曾经担任过国府的财政部长,我想知道他在你们东三省政府会是什么位置?!”这时候,孔祥熙出声了。

    “还有立夫先生,他在国府内的职务是教育部部长。同时管理党务工作,我想知道他的位置又在哪里?!”孔祥熙他关注的是宋家的利益,当然!同时也兼顾陈家的利益。

    现在两家已经是一体。彼此之间合则两利分则两害。

    “你们现在担任的职务是什么我们不管,你们曾经担任过什么职务我们也不管。”方弘阔耸了耸肩,嘿然笑道。

    “在东三省政法大学培训完了,你们取得的成绩和导师的批语才是最重要的。分配工作的时候,我们的依据是那个。”

    孔祥熙叹了口气,他知道这完全是凭着本事去竞争了。好在子文对于金融还是有一手的,陈立夫在国府内主持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竞争对于他们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好了,诸位还有什么疑问吗?!”方弘阔环视了一圈,众人皆摇头。方弘阔这才道:“那么,我会留下三天等待诸位的消息。我们东三省、国防军向来的态度是:来者欢迎,去者欢送!只要不是出卖中国国家民族利益,只要不触犯东三省的法律我们都会视作朋友。”

    说完。方弘阔笑着给他们作了一个揖转身离开了这所会客室。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林森和宋夫人。

    待得方弘阔他们走后,整个会客室便“嗡嗡嗡……”的讨论开了。对于方弘阔的提议反对者有,他们认为国防军现在就那么嚣张了要是自己等人投过去难道还能落下好?!

    有人则感叹,这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要不是国府落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自己等人还用去看方弘阔的脸色么?!

    更多的人,则是在讨论自己是否能够在东三省的政局中担任某个角色。

    只有蒋大公子默默的看着众人一眼不发。眼中全是悲愤。这些人,找到了自己的路子就把他这位大公子给丢了。

    现在竟然没有一个人来问他的意见,反而是扎堆在一起讨论自己的待遇和未来的发展方向。蒋大公子忽然感觉自己很无力,面对着这些人他很无力。

    “这是我们东三省政务局所拟定的一份名单及我们的改革规划,还请二位过目。”在林森的书房里,方弘阔没有了刚才在会客室里那种张狂,他对着老人恭敬无比一丝一毫没有任何越界。

    在老人身边的椅子上,坐着的是宋夫人。她手上也拿着这份由方弘阔递过来的文件,正在仔细的看着。

    “弘阔啊……我来担任主席,这是不是不合适啊……”林森放下了眼镜,对着方弘阔便道:“首先我年纪大了,精力不够。其次,我对东三省的政务并不熟悉,所以处理起来怕是会有偏颇。”

    “现在东三省内的官员,比我有强的不少吧?!让他们来担任这个职务,我觉得跟合适一些。”林森的话发自肺腑,他认为自己的精力以及有些不济了。

    毕竟都是七十岁的老人了,他担心的是自己处理不好导致政府出现问题。

    “呵呵呵……林老过虑了,这份名单是我们东三省总督办颜知常先生提出来的。在他看来,您才是最适合做主席的人选。其实若不是战事,我们总司令都想让您来担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位置。”

    方弘阔说的倒不是假话,屠猛虎还真跟颜正清讨论过这件事情。让林森挂着军委委员长的名义,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或许会更加的得心应手。

    反正国防军是屠猛虎一手创立的。也不担心会被林森这个外来户给诳过去。而且,屠猛虎想的是从他这里开始。元首将集中军政权利可以顺利的完成很多事情。

    他可不想搞什么三权分立,这样说不准会像泰国那样极为轻易的就被人撬动国内政局。不过自己去担任个军委副委员长的位置还是可以的。

    “最重要的是:颜总督办和我们总司令打算在关内也推行改革。”方弘阔顿了顿,对着老人道:“您知道的,现在国内的局势如何。对这些进行改革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我们的改革方案是在东三省实行过的,每一条都有着自己的操作依据和实际例子。但在关内推行改革,恐怕有人会捣乱。我们总司令现在主要关注的是战局的变化和抗战。颜总督办也要兼顾到东三省内的情况,且在关内总督办觉得自己根基和威望皆不足。是以推荐了您……”

    林森皱了皱眉头,低下头去看着文件一言不发。而宋夫人这时候也开口了。

    “我做副主席?!这是不是有些过了?!我对政务的管理并不是很熟悉。虽然早年间跟着先生接触过一些,但没有亲自去做过啊……”

    “选择您的问题,同样是颜总督办和整个东三省商量的决定。大家都认为由您和林森先生也推行改革,那么受到的反弹是最少的。”

    方弘阔对着宋夫人轻轻的一个鞠躬,道:“关内的情况错综复杂,您肯定是清楚的。我们担心的是,有人造谣中伤改革。借由先总理的名义煽动民心。”

    “他们敢!!”宋夫人冷哼一声,收起文件对着方弘阔道:“你们的这份改革,我看可行!现在国府需要的就是大换血。这些人已经过惯了舒适的日子,先总理的遗训都丢到脑后去了。反而是你们东三省考虑的全面,这份改革我坚定的支持你们!”

    “多谢宋夫人!”方弘阔略有些激动的对着宋夫人道:“我相信,您一定能够做好这份工作。”

    而此时的林森已经将大部分的材料看完。捧着文件在太师椅上若有所思。好一会儿了才回过神来对着方弘阔叹气道。

    “大手笔!大手笔啊!我有些明白,为什么你们的那位猛虎总司令能够在短短的数年间崛起。这份计划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如果做成了,那么这件事情无疑会让整个国家在短时间内有一跃而起!其作用,甚至超过了日本的明治维新啊……”

    说着。老人略有些激动的站起来对着方弘阔大声道:“这件事情,即使你们要抛下我老头子我也会厚着脸皮挤进去!这样的盛事。如何能少的了我?!亲手将我们国家建设起来,这本就是我的心愿!既然你们总司令有这个心思,我这把老骨头还怕什么?!”

    “老先生……真乃国之栋梁啊!!”方弘阔极为恭敬的对着老人行了一个礼,这个礼他行的发自内心。

    他也看过文件上的改革方案,而方弘阔本身就是情报系统工作的。他如何能不知道在关内各处的那些地主、资本及买办的势力?!

    这些势力不好对付,总是不能把他们全宰了吧?!如果是那么做,导致的很可能是十万乃至数十万人的人头落地。

    如果这么做很多人可能会选择走到国防军的对立面去,甚至很多人极有可能会投靠日本人去。这不是颜正清和屠猛虎想要看到的结果。

    他们需要的,是尽量的不见血循序渐进的改革。一步步的向着他们希望的地方走去。当然,总是会有人铤而走险的。但这样的人如果被林森这位老人清理掉,他们自己本身也无话可说。

    而宋夫人担任副主席,更是一招棋。为的是压服那些辛亥的老人。关内不少地方大豪,皆有着从辛亥的经历。

    这些人,要压服他们、让他们乖乖的接受改革那么宋夫人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则是必不可少的。

    林森及宋夫人,都是责任心很强的人。同时两人皆在政坛打滚多年,又是国府元老所以他们一旦是全心支持改革,一些小丑跳不出什么框架来。

    “好!那事情就这么定了!”林森哈哈一笑,对着方弘阔便道:“等他们把事情商量完了,不管他们同意不同意,我都跟着你会帝都去!”

    林森他们倒是好决定了,可蒋大公子他们那里依然吵成一团。众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盘算,你一言我一语的不断争论。

    蒋大公子抱着手臂,在沙发上面无表情。而在他身边的孔祥熙、宋霭龄等人也不吭声。任由着黄埔系和国府内的陈立夫在吵。

    众人叽里呱啦的说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看到宋霭龄等人。

    “夫人,您觉着这事儿应该怎么办?!”终于有个明白人了,何应钦自己跟陈立夫吵的头疼。他这才想到宋霭龄可是在呢!

    为什么不问问她的意见?!

    “能怎么办?!我们现在还有讲价钱的余地么?!日军近三十万在武汉虎视眈眈,那些汉奸叛徒带着二十多万的部队就在重庆家门口!你们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众人面视睽睽,呐呐的说不出话来。他们在为自己的利益吵,却一下子忘掉了重庆城门口的那些亲日派军队。

    那可是足足二十余万人哪!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武汉杀到重庆的日军,众人这时候才心凉的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多少讨价还价的余地了。

    想到此,众人脸上臊的慌!白白考虑那么多,自己都傻了。

    “唉……让方先生进来吧!”宋霭龄长叹一声,轻声道:“告诉他,我们都同意了……”

    重庆国府和黄埔系的心理防线被攻破了,当然!要到具体的双方完全合流还需要一些时间。但至少在合流,或者说东三省将他们吞下这件事情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异议。

    黄埔系的人心理防线破了,李萃也以为自己已经突破了游击队的哨卡防御线。今天游击队执行巡逻和明暗哨的,有三个是他的人。

    凭借着地图上标注的路线,李萃带着安达三十二和整整一个大队的兵力悄然的潜入了胡家庄边上的那座小山。

    这座山并不高,林子也不密。但却胜在四通八达。从这里进入镇江,不过是数公里。而从这里到南京,也不过是数十公里。

    山下有着小村,采购些日用品等级为方便。若是有人来袭,周边相连的几座大山也是撤离的好掩护。

    “哟西!李桑,如果不是你的人提供精准的情报我们绝对不会想到他们竟然会将指挥部藏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安达三十二对着李萃轻声道:“这些该死的臭虫真是太大胆了!”

    “安达大佐过奖了!所谓术业有专攻,若是您让我指挥打仗我也仅仅是一败涂地的料而已。”李萃赶紧谦虚道:“这个情报工作,便是我的本职工作。取得一些成绩,是理所当然的。”

    “哈哈哈……李桑不用谦虚。只要你好好的为帝国服务,我会和旅团长一起联名向指挥部为你请功的!”

    “哈伊!多谢安达大佐的抬爱!”李萃倒是很兴奋,要是有了一个少将和一个大佐的保举自己想不当大都难。

    李萃其实已经察觉到了影佐对他深深的戒心,所以他也想多认识一些日本军方的人好为自己做打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