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 螳螂背后的黄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但李萃也知道,这个过程要循序渐进。至少自己要取得影佐之外的其他日军将领的重视,是以这一次和第十混成旅团接触的几乎他也很珍惜。

    一方面不惜调动自己手上仅有的力量予以协助,更是亲自不断的到处奔波打探。要知道,现在李萃因为拔除了军统在上海的大部分势力,已经成了国府的眼中钉。

    而他同时也以协助日军成功的进行蛙跳战术而引起了国防军的注意,可以说现在想要除掉他的人不计其数。

    但李萃这次少有的亲自出动,向影佐请缨前来解决游击队未尝不是抱着拉上天谷直次郎这层关系的心思。

    “沙沙沙……”树林里,日军尽量的减少自己引起的响动。向着游击队叛徒所指出的位置缓缓的实施包围。

    树林中隐约可见数处帐篷状的黑影,在稀薄的月光之下若隐若现。安达三十二见到这些帐篷不由得心中狂喜!

    总算是找到地点了,他对着后方的日军士兵做了一个手势。随即整个日军大队为之一顿,而后以更加轻盈的步伐小心翼翼的对着这处营地实施包围。

    李萃看见了营地心头也不由得狂跳,虽然知道自己肯定会找到这处游击队的位置但这怎么和亲眼看到相比。

    这一顶顶的帐篷,就是自己一份份的功劳啊!这些游击队攻打了县城,让天谷直次郎极为丢脸。甚至为此华华中方面军总司令亲自致电训斥了天谷直次郎。

    天谷直次郎自然恨这些游击队入骨,要是能将这些游击队歼灭或是重创自己肯定能够获得天谷直次郎的信任。

    到时候经营一下,自己就会多一个日军里的靠山。且还能多一个江苏省的收入来源,天谷直次郎虽然仅仅是一个少将旅团长,但在淞沪战役中表现出色是以他的发言华中方面军还是会给予重视的。

    只要是他保举,自己不难拿下一个江苏省主席的位置。到时候自己虽然不能和汪兆明说平起平坐,但至少可以取得更大的话语权。

    多一些靠山,自己也能在广州国府的控制区内多取得一些话语权。想到这些,李萃的心都热了!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距离一省之首的位置如此之近。

    李萃的心在火热,那驳壳枪不由自主的便掏了出来。弄死他们!弄死他们!只要他们都死了,自己便有功绩了!到时候要什么没有?!我李萃,这辈子能混上个省主席值了!

    安达三十二隐蔽的看了一眼李萃嘴角边不由得勾起一丝微笑。他有些明白为什么影佐他们要启用李萃这样的人了。

    毫无疑问的,李萃这样的人比他们更熟悉这片土地。便犹如满清收买吴三桂一样,没有那样的人带路如何能将这片土地上的反抗势力剿杀殆尽?!

    虽然不喜欢李萃这样的人,但不得不承认帝国现在需要这样的人。或者说,任何一个想要进入这片土地人势力都需要这样的人。

    只要帝国能够顺利的拿下这里,那么放下一些肉骨头给这样的人又何妨?!

    便在李萃和安达不断的向着营地靠近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在距离这里三里多地的树林子里另一批人正在试图将他们包围。

    这些人没有统一的服装他们多数人穿着的是一身花花绿绿的布条。脸上抹着浓厚的油彩,但明显的他们比之李萃等人更加的熟悉这片树林子。

    李萃他们还不时弄出些声响,但这些人翻山越岭中却一丝声响也没有发出。在月光之下的树林里,他们有若山傀不断的漂浮前进。

    在十数分钟之后,安达三十二感觉到自己的大队已经将这处营地包围了随即猛的对着阵地“砰!”的一声打开了第一枪!

    “突突突······嗵嗵嗵···…轰轰轰……”顿时,枪炮声、爆炸声响成一片!营地上的那些简陋的帐篷被一顶顶的掀翻,整个林子顿时陷入了一片火光中。

    “突击!!”安达三十二声竭力嘶的怒吼一声,那些日军的士兵们怪叫的向着营地杀去。没一会儿便见的数百日军已经一口气突入了营地的范围内。这时候,异变突生!

    “轰轰轰······突突突···…”阵地上忽然想起了一阵惊雷,那些冲入阵地的日军顿时人仰马翻。而此时营地里也喷出了阵阵的火舌。

    轻重机枪的子弹将那些冲入了阵地的日军打的支离破碎,不过这些日军也不是笨蛋。当爆炸声响起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卧倒下来躲避爆炸飞溅的弹片和那些子弹。

    而且,日军是沿着散兵线在进攻。是以,虽然这阵爆炸和扫射极为突然却没有对冲阵地日军造成大面积的杀伤。

    多数日军在轰击中幸存了下来,他们匍匐在阵地上用着手上的步枪开始对营地里暴露出来的火力点进行精准射击。

    “嗵嗵嗵······轰!轰!!轰……”而此时,日军的掷弹筒部队和迫击炮部队也已经开始了行动。他们运用手里的重火力,对着营地内暴露出来的火力点进行轰击。

    “突突突……哒哒哒······”日军的轻重机枪同时也对这些火力点实施火力压制这一切都衔接配合都极为默契。

    第十混成旅团不愧是日军的王牌旅团之一,他们的确有值得骄傲的资本。各部之间的战术配合极为默契火力支援也很是协调。

    而那些冲阵的士兵更是战术动作很是熟练,看便知道这些都是经历过实战的老兵。

    果然,在日军的轮番打击之下营地内的火力点多数哑火。一部分虽然在坚持,但已经力不从心。这些可以从那断断续续的扫射中看出来,营地上的火力点在这一次的迫击炮、掷弹筒、轻重机枪和步兵精准射击中伤亡甚重。

    “刘哥,我知道为什么中央军会在淞沪打不过日本人了······”黄八妹在高处看着日军的的进攻叹气道:“这些鬼子打仗真是有一手,火力强、配合也好。难怪中央军打不过他们······”

    黄八妹也是接触过中央军的。在诸军部队中,中央军的军纪相对是较好的。战斗力也算比较强。但和日军这种精锐相比,中央军一下子就落下去了。

    第十混成旅团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战术配合和火力支援无疑是强出了中央军一大截。黄八妹不由得感叹,难怪中央军带着各系部队七十多万竟然被日军二十余万击败。

    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指挥思想黄八妹虽然不懂但她可以看懂的是日本人很擅长运用手中的武器,特别是各种轻重武器之间的火力支援。

    “他们能打?!我们国防军可歼灭了不少这样能打的。”刘云焦不屑的笑道:“他们也就能欺负一下中央军,碰上我们国防军试试?!甭说是东三省出来的主力了,就是云南的第六十军在同等兵力下都不输他们!”

    刘云焦的话无疑让黄八妹感觉极为提气她想到了滇军第六十军……不!现在应该叫“国防军直属第六十集团军”,这支部队不过是一个军的时候就疯狂的冲破了日军在武汉的包围圈。

    楞是击退了日军的一个师团,冲到了武汉城下解开了武汉之围。随后,为了保障伤兵及武汉居民的撤退,他们又顶住了日军的进攻数日。

    最后才在国防军空军的掩护下,撤出了阵地。一路奔袭、冲阵,长达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这支部队根本就没有修整过却硬生生的在这些“精锐日军”的阵地上撕开了一条口子,救出了现在在重庆的那些中央军。

    想到自己现在也是这支部队中的一员,黄八妹便感觉到无比的自豪!

    “刘哥,我们现在开打没有?!”黄八妹定了定神,对着刘云焦问道。后者摇了摇头,轻声道:“再等一下,日军现在还有预备队。等他们用大部分兵力进行冲阵的时候,我们再进攻!争取一刀就捅死这些日军不要给他们反抗的机会。”

    黄八妹看着营地内火光冲天,不由得有些忧心忡忡。

    “霍总指挥他们会不会撑不住啊?!日军的冲阵太厉害了····…”

    “放心!别说是一个大队了,就是一个联队过来霍总指挥也能杀出血路来。”刘云焦对于霍庆云信心满满呵呵的笑着道:“你还清楚霍总指挥的本事,无论是个人还是战场指挥他胜我可不止一筹!”

    刘云焦绝对相信,霍庆云的本事在自己之上。首先霍庆云也曾担任过屠千军的警卫,期间肯定没少被自家的猛虎总司令言传身教。

    且,霍庆云也有着长期的敌后作战经验。更是指挥着大小不等的乌鸦部队、赤色的游击队和包括了日军、中央军在内的部队作战。

    战斗经验无比的丰富,这样的人如果轻易的就被日军的一个大队打穿阵地了只能说他这些年都是靠着运气活下来的。

    “呵呵呵······这第十混成旅能从一个步兵旅团改编成混成旅团,果然有自己的门道。”霍庆云在自己的指挥部里呵呵的笑道。

    这片营地,早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改造成了坑道阵地。

    地面上的那些帐篷不过是作为掩饰之用的。真正用于作战的,是在帐篷之下的那些坑道。

    这些坑道都是其他支队在不断的运动中,不知不觉在霍庆云的指挥下留下的。那几位已经被判定为叛徒的人物自然是不可能知道这些坑道阵地。

    而早在他们被霍庆云安排的暗哨发现了行踪之后,帐篷里的将士们便已经被喊醒同时那些隐藏在帐篷之下的坑道阵地,也被派上了用场。

    几处火力点,的确是有。但那些火力点都是通过机械操作,实施上阵地除去几个少数的观察哨之外根本就没有留人。

    阵地上哑火的情况,不过是那些操作扳机的把手被轰断了。日军打到现在霍庆云这方伤亡的却仅仅是少数的几个观察哨。

    “更换火力点,等日本人的部队冲上来了再打。”黑灯瞎火的,霍庆云也感觉有些头疼。夜色虽然给了自己掩护,可同时也增加了反击的难度。

    “放近了打。让掷弹筒部队准备好。重点打掉日军的火力支持。”霍庆云对簿身边的副官吩咐道:“日军一退下去,就立即隐蔽。明白吗”

    “是!!”副官记录下了命令,大声应道。

    此时,营地外的日军也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却见阵地上的那些日军士兵在“突击!”的命令中·弓起了腰不断的小跑向着营地内杀来。

    而后方日军的部队也在集结,几个中队正在试图从另外的几个方向向着阵地杀来。看来安达三十二是认为这支游击队的火力点已经被拔除了,自己到了全面进攻的时候。

    果然,当日军冲到了百余米处的时候他们猛然站直了身子向着阵地嘶吼着扑杀了上来。而其余的几个中队见状·也开始了对营地的冲锋。

    “打!!”一声怒吼有若惊雷,在阵地上炸响。随后猛然见到阵地上喷出了阵阵火舌,而此时日军全都站直了身子,无疑成为了这些火舌最好的靶子。

    “突突突······哒哒哒···…”在轻重机枪的嘶吼之后,无数冲到了营地前的日军被扫成了满地的碎肉,惨叫声顿时在日军的人群中响起。

    “马鹿野郎!这些该死的支那豚!他们的火力点不是被我们拔除了吗?!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火力?!”在日军阵地上的安达三十二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了。

    不管不顾的便叫骂了起来,李萃也是脸色铁青。他无暇顾及安达三十二骂的“支那豚”中也有着他的一份·而是恶狠狠的盯着那处营

    该死的!你们怎么就不能好好的送死?!撑什么撑啊?!赶紧去死才是正理。

    几个方面冲击的日军措不及防之下,被这火力扫了个正着。但好在虽然是冲锋,这些日军还是严格的按照战术指导实施的是散兵线进攻方式。

    是以,一开始损失并不大。更多的日军,在火舌喷出来后便立即选择了卧倒躲避。

    “嗵嗵嗵······轰轰轰···…”这时候,阵地上再次传来了爆炸声。却见营地内抛射出了一堆堆的榴弹,将那些卧倒在营地前的日军炸的人仰马翻。

    而几处试图要压制营地火力点的日军轻重机枪,受到了重点的照顾。几个机枪手和副射手直接翻到了血泊中生死不知。

    安达三十二愤怒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而外围阵地的黄八妹是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刘云焦道。

    “这······这霍总指挥是怎么让部队在鬼子的轰击下保存下来的?!刚才鬼子明明动用了机枪和炮,那阵地都要被炸翻了。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嘿!这可是咱们国防军的不传之密—坑道!”却将刘云焦嘿嘿的笑着道:“当年我们总司令第一次在济南和日军交手·用的就是坑道来防御日军的机枪和炮火。这点霍总指挥肯定是学到家了。”

    “再说了,这次日军连重炮都没有动用。不过是点迫击炮和掷弹筒,要能伤到霍总指挥的战斗力,那才奇怪呢。”

    刘云焦微微一笑,对着身边的黄八妹道:“发信号!让大伙儿动手吧!”

    黄八妹这才缓过神来,狠狠的点了点头随后拿着一簇烟花地地上点着。

    “兹~~砰!······轰!”没一会儿,天空中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烟花花朵。那灿烂的烟火甚至在十数里外都能够看到。

    随着这簇烟花的炸开,树林子里猛然像是沸腾的火山爆发出了阵阵的浓烟和火光。

    而看到了那一簇烟花,李萃便心知不妙。可没有等他示警反应,无数的炮弹便轰了过来。

    “嗵嗵嗵······轰!轰!!轰……”安达三十二现在的心情可以便犹如做过山车·刺激到快要爆炸了。

    如果说现在还没有察觉到自己被埋伏了,安达三十二这位日本陆大的毕业生可以去跳东京湾了。可是,知道了又能如何?!

    几个中队的兵力被压制在了营地前方的阵地,进退不得。而埋伏部队的这一阵炮火,直接把自己暴露出来的迫击炮、轻重机枪火力一顿横扫。

    “冲啊!杀啊······”树林子里传来了阵阵的怒吼,无数人影在月光下闪动向着日军的位置扑杀过来。

    “突突突······哒哒哒····…”埋伏部队的轻重机枪在为己方的人员做火力掩护·日军的轻重火力一时之间还调整不过来,那些留在阵地上的预备队只能是勉强的用着步枪在做微弱的抵抗。

    而双方相距的并不远,不过是炮火结束后数分钟双方便剿杀在了一起。日军被迫转为白刃战,这些精锐的日军士兵按照《战术操典》卸掉了子弹装上了刺刀。

    “噗哧······”一个日军惊愕的被鬼头刀剁下了人头,那腔中的腥血一喷三尺高!飞开的人头眼中还带着惊愕的莫名。

    这支部队······好像和之前交战的中央军不一样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