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一章 他们可曾赢过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马鹿野郎!!让炮兵部队立即进行还击!还击!!”华方面军总司令松井石根在自己的指挥部内跳脚大叫。

    不怪的他失态,这些新式的一式中战车可是帝国新配给他的装备。要不是战车联队长信誓旦旦的要在战场上表现一下,松井也不会让这支战车部队就这么踏上战场。

    可这拿到的新战车还没捂热呢,就给国防军一顿炮。这叫松井怎么能够冷静的下来?!

    “嗵嗵嗵······啾······轰!轰!!轰……”终于,在半个多小时之后日军的重炮开始了轰鸣。可惜的是,松井石根不知道那些虎咆早就被拉回了城里修建的防炮洞去了。

    松井的炮火虽然搅的整个南京城瓦砾乱飞,但实际上并未伤到人。南京城的民众们早早的便已经撤到了防空洞里去,

    一部分有关系的更是随着唐生智早就跑掉了。

    从开战到现在,除去双方对峙的那段时间大伙儿可以出来放风之外,其余时间所有人几乎都呆在地下防空洞里。

    唐生智跑的匆忙,留下了大量的物资。其中就包括了水泥等建工事的物资,这些国防军都没有浪费,将这些物资在双方对峙期间修成了大量的永备工事。

    工程由国防军的老兵们把关,执行则是那些愿意加入第二集团军的原中央军士兵及南京城的老百姓。

    都知道,要是城破了自己肯定活不成。没有人在这上面玩忽职守。

    是以,日军的一顿重炮打下来出除去一部分的原南京城建筑之外没有伤到任何人。虎咆的好处就是轻便,一顿打完了马上就被拉回了防炮洞去。

    日军的重炮算是白瞎了。

    “突击给给!!”硝烟中传来了日军的冲锋呼号,随即可见那硝烟中无数的日军士兵在向着国防军的阵地扑杀而来。

    那些日军的一式中战车,在损毁了一部分后便慌忙撤下去了。他们总算知道,自己这一式中战车在重炮面前讨不了什么好。

    的确,如果仅仅是37MM的战防炮还真奈何不了这些一式中战车。可惜的是,他们遇到的是10M的虎咆火箭弹。

    一家伙第二集团军轰下来的,便是数百枚。虽然有些仅仅是在边上爆炸·但也有部分是直接命中了这些一式中战车。

    被直接命中的那些战车的结局可想而知。一式中战车虽然加厚了装甲,但其正面装甲也不过是50MM侧面的更薄,才不过20MM

    可即使这样,日本方面也是搓着牙花才造了两百辆。没办法·日本的资源实在有限。要供应海军和陆军,实在是差了点儿。

    加之现在还要准备大量的新式战斗机,还得准备新招募的一百五十万人的武器装备。于是这些陆军的战车自然是能省便省。

    不过比这个更严重的问题是:日本极度缺乏稀有金属。这逼得他们不得不用硬化钢来制造自己的坦克。这样制造出来的坦克,防御力可想而知。

    被107虎咆这么一砸,大部分被击中的坦克当场就爆掉了。昂贵的战车,在阵地上变成了一团团冒着黑烟的废铁。

    坦克撤退了,但松井石根还是觉得有些不甘心。他命令步兵再次冲击·看看是否能够试探出对面第二集团军的火力点。

    “突突突······哒哒哒····…”松井石根的目的达到了,有超过十个以上的暗点、制高点喷出了火舌。试探的一个大队不过三两下就损失过半。

    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战场,125MM口径的重机枪和6BMM的轻机枪将阵地上的日军扫的鬼哭狼嚎。

    占据了制高点和配合这交叉火力的机枪阵地,三两下便将那些日军清扫殆尽。即使活下来的日军也只能是趴着不敢轻举妄动。

    “命令观测员计算那些火力点的诸元,然后让炮兵给我进行炮火覆盖!”松井石根放下望远镜恶狠狠的道:“这些该死的支那豚!我打进了南京城,一定要将他们的皮都剥下来!砍下他们的头颅示众十日!”

    “哈伊!!”副官大声应着,冲下去摇动电话传递起了命令。

    可惜松井石根不知道,对面的那些阵地上的轻重机枪在扫射完毕之后便被抬回了自己的坑道阵地内。

    国防军的老兵们早已经熟悉的日军的作战方式·无非就是炮击、冲锋,打不下来再炮击、再冲锋。来来去去都是这三板斧。

    要是可看的,日军的散兵线战术和冲锋时候互相之间的火力配合倒是很有看头。至于大方略战术……他们除去不断的炮击配合冲锋之外·最多加一个坦克掩护冲锋。

    这三板斧早就被国防军的老兵们摸透了。这些日军的步兵一开始冲锋,熟悉日军战术的国防军老兵们便判断出了这些日军不过是试探兵力。

    是以把轻重机枪抬出来,对他们扫了一阵打跑便是。然后赶紧将这些轻重机枪全都抬回坑道里,避免被日军的重炮轰掉。

    “啾啾啾······轰轰轰···…”果然,这些第二集团军的将士们才把枪抬回来日军的炮火便已经袭来了。

    炮火将第二集团军的阵地轰的地动山摇,那些阵地上的泥土被不断的掀起砸下。坑道里的将士们全都熟练的张大了嘴巴减缓炮击冲击波产生的伤害。

    轰了半个多小时了,日军的炮击才结束。

    “排长,您真神了!你咋知道这些矬子会用大炮的?!”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兵辣子对着自己的排长崇敬的问道。

    这排长不屑的撇撇嘴巴,哼道:“这帮子矬子也就会这三板斧,你家排长我都跟他们打了好几回了。别说是人了·就是头猪都知道了。”

    说着,整个坑道里传出了阵阵的笑声。随后这些将士们在自家排长的带领下冲出了坑道,开始修补那些破损的位置并观察对面日军是否有向这里进攻。

    “只能打两次了?!不是吧?!我是记得咱还有不少虎咆的弹药吗?!”颜成翰抓着电话呐呐的道:‘要是没了虎咆,这矬子打上来咱可以没多少重火力可以支撑啊……”

    “我不知道这个情况么?!你还有脸说呢!就你个王八犊子老叫炮兵给你打,这一回不够还打三回!你他娘的当时咋就没想到这个问题?!”

    电话那头的冯文耀叫骂声比颜成翰还高,对着电话这头的颜成翰便破口大骂:“你狗日的就知道打!咱这儿可炮弹不多了·我告诉你!省着点儿!下次要打,全换成火炮!不许再用虎咆!”

    “知道了!知道了~”颜成翰也知道自己的老搭档这是真心上火了,虎咆的确覆盖力很强,也轻便。但这打一次耗费的弹药那可是极为吓人的。

    “行了!你这鼓舞士气的借口用的差不多了吧?!该会司令部就赶紧回来·这里一堆的事儿等你来呢!”

    冯文耀极为不耐烦的道:“你说你堂堂一个集团军司令,跑阵地上鼓舞一下士气就得了。还非得抢人家的机枪打一把过瘾,你狗日的这可过分了?!”

    “他娘的!谁他娘的告老子的黑状了?!”颜成翰这下可是真火了,老子不就是看着机枪手痒打了一阵子么?!至于告到冯文耀那唠叨货那里么?!

    “甭跟我废话,你丫赶紧给老子回来!不然你看我不打电报去总司令那里参你一本!”冯文耀知道自己老搭档的死穴,冷哼道:“别给我打马虎眼!马上回来!”

    说完也不等颜成翰回话,“咔!”的一下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留下了一脸晦气的颜成翰黑着脸不吭气儿。

    而在南京战役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帝都的国防军总指挥部内屠猛虎对着那张大大的地图向着在座众人解释道。

    “目前,朝鲜战区还算平静。日军依仗的永备工事,我军暂时无法攻破。但他们也没有办法进攻我军所防御的三八线朝鲜战区内。”

    “山东地区,我第二军团齐木登部正在试图突破日华北方面军重点防御的德州一地。但这次华北方面军采用的是永备工事,同时日军出动了自己的新式战机及新式坦克。这导致了我军与华北方面军陷入了僵持。”

    “保定一线,我军已经攻破了日军的防御圈。日军被迫撤离,根据我空军侦查报告日军正在向着德州放下靠拢。估计他们会在德州汇合,并继续抵御我第二军团对山东地区的进攻。”

    看着地图上的几条红色的箭头·林森很是感慨!自己总算是熬到头了,这才叫打的爽利!日军节节败退,己方加强进攻。

    “第四十四集团军#阝锡侯部已经出川·正在向着重庆赶去。准备接防阵地。同时,根据重庆方面回报,原中立部队宣布接受整编。而亲日方面的二十余万已经向着武汉撤去。”

    林森闻言,不由得冷哼一声:“孟贲,这些卖了祖宗的东西我们一定要记录在案!这些人,要让他们遗臭万年!不能给他们翻身的机会!”

    林森是恨透了那些卖国求荣的混蛋,要不是年纪大了这位辛亥出身的老人恨不得亲自拿着枪杀上战场,把这些把祖宗都卖了的杂碎全突突了!

    “请主席放心,这些人我们已经全都记录下来了。”屠猛虎呵呵一笑,对着林森道:“一笔笔的账·我们都给他们记着呢!等到将来矬子战败了,我们一个个的把他们全收拾了!”

    林森点了点头,示意屠千军继续。屠猛虎举起了指挥棒,对着地图继续解释道。

    “除去第四十四集团军之外,新建第七十九军王甲本也在赶往重庆的途中。这两支部队将会接替改编部队在重庆的防务。同时,空军第四军沈崇海部将转场至重庆进行对西南地区的空中防御、进攻任务。”

    屠猛虎在地图上点了点·对着众人沉声道:“这样的安排一方面是为了防止日军对我西南地区的进攻,另一方面也是威慑武汉。逼迫日军将自己的一部分航空队及兵力摆在武汉一线。同时,也是在为我军反攻做出准备。”

    众人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屠猛虎见众人理解,随即将指挥棒点到了西安。那里一个巨大的红色箭头,直接插向了南京。

    “第十七集团军孙蔚如部已经誓师出发,目前正在向着南京方向贽和火力支持。”说到这里,屠千军神色黯淡了下来。

    这数千精锐可是他亲手送到南京去的。的确,这些汉子都是自愿的。可这何尝不是因为他屠猛虎的命令?!

    数个月以来,这些汉子带着那些愿意加入他们的前中央军部队不断的在抵御超过十万日军的疯狂进攻。

    然而·作为总司令屠千军却不能够给他们提供有效的支援。这让屠千军觉得很是内疚。

    “孟贲,不要想那么多。这便是战争。”林森似乎猜到了屠千军在想些什么,微微一笑道:“这些都是我中华的大好男儿!他们是为国赴死,莫要让他们的牺牲白费了便是。”

    屠猛虎点了点头,他从来都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是以,黯淡了一阵他便恢复了原状。对着林森笑了笑继续道。

    “我江苏方面的游击队总指挥发来消息,他们多次袭击了日第十混成旅团的县城和给养部队。事实上·现在南京城的日军虽然攻的猛烈却有些青黄不接。而第二集团军司令颜成翰来电,城内的弹药、药品相对缺乏。但粮食、士气还是很高昂。”

    “而第二集团军运用唐孟潇所留下的各种物资,建设了大批量的永备工事。这些也保证了至少在半个月内南京城还不会出现问题。若是超过半个月那么颜成翰便不敢保证了。”

    顿了顿,屠千军指向地图沉声道:“是以,我命令第十七集团军紧急对南京进行增援。同时,令保定地区部队不要停留直接攻入石家庄,然后集合部队向着南京赶去。”

    “当然,为了有效的支援南京的第二集团军我命令第十七集团军先行占领郑州。随后紧急修建临时机场·随后空第六军雷国来部将会转场至郑州并对直线距离五百公里之外的南京进行包括空中火力支援及物资运送。”

    说到了空中火力,和空投物资运送这在场的众人基本就抓瞎了。这些他们可一点儿也不清楚,只能是依靠屠猛虎给出的信息做判断。

    “至于广西方面的第十一集团军、第十二集团军·我暂时并不想将他们派往战场。”屠千军顿了顿,对着众人道:“首先他们现在并不适应和日军作战。对于日军的作战方式、战术手法等均不清楚。”

    “其次,他们的武器装备也差了原国防军一大截。但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训练并没有跟上。所以,我给他们的命令是就地等待。先将那些军官通过飞机转道云南,进入国防大学云南军官培训学院进行进修。”

    “一部分成绩优异的,需要到高级指挥系进行全面的培养。同时,抽调国防大学军官生前往第十一、第十二集团军进行全面的整编与训练。”

    “武器方面,我们将转道云南向广西输送。在广西的第十一、第十二集团军没有训练完成之前,我不希望他们就这么牺牲在战场上。”

    屠千军的话让众人点头·不经历训练就送上战场那是叫人是送死。虽然将士们不怕死,但这并不代表可以去白死。

    可以多准备一些,为什么不做准备一些。

    “我已经给德邻公去电,告知德邻公他现在最要紧的任务便是与健生公将广西守住。日华南方面军在广东、江西虎视眈眈。他们肩膀上的任务并不轻啊!”

    都知道这是给李宗仁的安慰。没办法,就现在而言的确老式军阀的桂系在战斗力、武器和对日军的了解程度上差了国防军不止一筹。个军的虎式乙型坦克部队!

    要知道·国防军现在也不过是有四个装甲军啊!这为了德州,屠猛虎竟然一口气砸下去了两个。林森只能是在心里道:活该你小日本倒霉!等着吃炮弹吧!

    “炮火方面,我军第二炮兵部队正在利用刚刚修复的铁路向德州方面进发。二炮总司令李延年已经给我保证,他们将对德州的战事提供最大的炮火支持。”

    好家伙!这可不是一个军团的事儿,屠猛虎为了吃掉华北方面军这是砸下去了自己所有的宝贝啊!

    “空军空军第七军苏英祥部将全面负责清理日军的空中力量,同时负责侦查及地面部队的清扫。”屠千军接着微微一笑,对着众人道:“我的目标只有一个:干掉华北方面军!拿下寺内寿一的那把军刀!!”

    会议开到了半夜,众人虽然脸色疲惫却显得极为兴奋。他们终于知道了这位一直像是闷葫芦似的的总司令规划下的大手笔。

    这可真是大手笔啊!华北方面军·现在加上补充上来的部队还有着二十余万人之多。要知道,中央军在上海不过是在日军二十余万人的进攻之下七十余万的部队却不得不溃败。

    可现在,这位猛虎总司令是要运用手上的二十余万部队外加装甲、战机和火炮部队对日军的整整二十万的方面军进行进攻。

    这份胆气和魄力·根本非一般人所能有。林森觉得自己这次选择是正确的。要是换了国府谁能有这份魄力和底气?!

    从蒋中证到何应钦,这些内战各种办法的将领们对日作战却畏之如虎。就连个宣言还说什么“牺牲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牺牲”。这叫什么话?!人家都打到你家里要瓜分你家财产了,你还“牺牲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牺牲”?!

    “屠总司令······哦!不,我应该叫您屠委员长才对吧?!”埃德加.斯诺已经对屠猛虎很是熟悉了,笑呵呵的对着这位手握数百万重兵的将军开着玩笑。

    “哈哈哈······斯诺,我可不是什么委员长。我现在还是国防军的总司令。你可以叫我军子,或者叫我孟贲。”屠千军哈哈一笑,对着斯诺摆手道。

    “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斯诺笑着点了点头,作为接触过中国很多政要、将军的斯诺敏锐的发现,现在的屠千军似乎和过去的他有着很大的不同。

    从前的屠猛虎·是霸气、是煞气。举手投足之间,充满着的是天下舍我其谁的那种气势。

    但现在,除去那依然明亮若星辰般的眼眸和雄壮的身躯之外再也看不出他身上曾有的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稳。哪怕是那依然爽朗的笑声,带出来的却是一种稳若泰山的感觉。但斯诺并没有感觉到压力,这位总司令似乎一如既往的平易近人。

    他没有刻意的摆架子·也没有穿上什么华丽的元帅或将军服来装扮自己。他穿着的,依然是那身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军装。

    “孟贲,我这次是接受了《纽约时报》的任务来对你做一个专访。主要的采访议题便是,你现在正在进行的对日战争。”斯诺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对着屠千军道:“我知道,这次战争令你非常的愤怒。你也是下定决心要将他们驱逐出去的。”

    “那么,美国的读者想要知道的是:他们的朋友,屠将军对于新组的联合政府有着怎么样的评价?!而对于这次战事,你又有着怎么样的决心?!”

    说着,斯诺摊开手对着屠千军道:“孟贲,你得知道。在美国的普通民众看来,你们要赢得战争是很难的。日本有着完备的工业体系,虽然东三省发展了数年赶上了一些但相较起日本数十年的累积,你们的工业化水平还是太低……”

    “这点,我当然清楚。”屠千军微微一笑,给斯诺递去了一根烟道:“我首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对于联合政府是保持支持态度。”

    “首先,我个人是个军人。也仅仅是个军人。我擅长的是战争,所以我给自己的定位是为国家作战。自我从军以来,我一直是这么做的。而政务方面我交给的是包括了颜正清、杨宇霆、常荫槐····…等等这些擅长处理政务的人来做。本身我并不插手,虽然我挂的职务有东北三省主席这个名号。”

    屠千军说着,自己笑了对着斯诺道:“但这仅仅是挂着而已。事实上,政务方面我仅仅是给予一些看法和意见。具体是否通过和执行,这是东三省政府自行决定。”

    “包括了这次的联合执政,林森老先生是我国的革命前辈。在1895年他便参加了反抗侵略的活动。他的威望之高,甚至连汪兆明那位叛徒都不得不借用。”

    “而他的品行和执政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我相信颜正清他们做出的决定。”

    顿了顿,屠千军接着道:“说到对日的战争······我只想问一句:他们可曾打赢过我国防军么?!哈哈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