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拿他的军刀治便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斯诺一愣,但随即也哈哈大笑了起来。屠猛虎的这话听着狂妄,但实际上在这狂妄的话语背后却是一系列的战绩在支撑。

    “的确,我们先前的战事都是仅仅在和日本的一个或数个师团在作战。最多的,也不过是日本的一个方面军。”屠猛虎这时候笑了,对着斯诺便道。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办法击败日本。自我从军以来,大大小小我和日本交手了不下十次。部队从一个师团、一个方面军再到整个地区部队。日本可曾赢过我一回?!”

    “至于说到我们交战的不过是一个地区的兵力,那么我所出动的兵力又何尝是我的所有部队?!”屠猛虎哈哈一笑,对着斯诺道:“我还是那句话:说了不算,打了算!他日本人有本事,就吞了我国防军!没本事,那就赶紧回他的破岛洗洗睡吧!”

    斯诺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沙沙沙……”的记录着屠猛虎的每一句话。两人相识已经数年了,彼此之间的关系无比亲近。

    斯诺可谓是看着屠千军一步步的从一个地方军成长到了现在一个国家的军队总长,这期间他们一起经历了两次朝鲜的战事、经历了那次洪水的泛滥。

    他们一起经历了国防军在关内的救灾,他们也一起经历了国防军在东三省的政体、土地、经济·……等等的改革。

    斯诺比之任何人都知道,虽然这位猛虎总司令轻易的不会对政事发表观点。但东三省现在的组织架构多是他在最初的时候定下来的。

    包括现在美国都在关注的廉政公署和纪律委员会这两个监察机构,还有军队士兵在退役后经过培训转而从事地方管理、教育工作。

    政府牵头扶持的科研事业的投入,关于学生在假期实践、体验底层生活的安排······等等,这一切对于美国来说都极为新鲜。

    而且以东三省实践的结果来看,这些办法和规定显然是极为有效的。自从学生被安排在假期前往东三省各个乡镇村内实践、学习政务处理后,这些学生显然没有了关内那些学子的躁动。

    他们比之关内的学子来说,更懂得协调、更懂得事物的处理。考虑的问题不再是那么多简单,他们比之关内的那些学子更知道战争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而同时·看到了东三省的官员们在政务上的处理之后他们同时学会的还有思考。那些下面的乡镇官员们本来就有着处理不完的事情,没有办法逐个的给他们说明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们需要自己去思考、自己去理解。有不懂的,他们可以对这些官员发问。同时,他们还需要去执行一些官员布置下来的任务。

    这些实践的经历都让他们比之关内那些并不了解政府运行方式的学子们更多的了解了执政方式·锻炼了他们的政治方面的执行、思考能

    为了加强他们的行动力、执行力和互相之间的配合,这位猛虎总司令甚至特地安排了他们每年必须接受为期一个月的军队训练。这期间,他们会知道军队是如何运作同时也可以聆听那些战斗英雄们的亲口所说的故事。

    而现在,一批批这样的大学毕业生走出了校园。他们或成为了东三省的公务员,在新疆、云南、四川等地奔波,又或是进入了国防军中服役成为了一个杀敌报国的军人。

    “孟贲,谢谢你的回答。”将屠猛虎的话全都记录下来后·斯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笑着道:“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继续进攻日军吗?!还有,日本方面至今对于你的宣战没有任何的回应。

    那么这件事情你是如何看的?!”

    屠千军笑了笑,给斯诺递去了一根烟。他知道,斯诺也习惯在记稿子的时候吸烟。而屠猛虎本来自己就是个老烟枪。

    斯诺笑着将烟接过去,说了声谢谢。

    “首先我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们绝对会继续进攻日军的部队。”屠千军点上了烟,对着斯诺笑了笑道。

    “之前重庆方面一直没有宣战,这或许有着他们自己的考虑。但现在我们的联合政府已经宣布将全面对日宣战。包括了川军、滇军、桂系……等等部队皆已相应。这场战争对于我们来说·是全国、全民族的一场大战!”

    “是以,我们会打下去!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屠千军顿了顿,伸出了两根手指。

    “第二个问题·日本方面是否回应,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们既然做了侵略者,自然是要有侵略者的自觉。侵略者想些什么,对于我们来说有意义么?!让他们滚蛋,让他们付出代价。这对于我们来说,才是有意义的。其余的,都是扯淡。”

    斯诺无奈的笑了笑,这位猛虎都已经身为整个中**队的总司令了。但说还是那么多直接、铿锵有力。一点儿也没有国府官员、将领的那种文绉绉。

    “好吧!孟贲,我还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对于汪镧'明先生在广州组建的‘国府,你们是持什么态度?!对此又有什么看法?!第二个是,你有什么话是想要对美国的民众和读者们说的吗?!”

    屠猛虎笑了笑·那笑容看起来是那样的淡然。但随即,他收敛了自己的笑容对着斯诺一字一句诚恳的道。

    “我个人一向认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都是自主的。所以,任何人有着自己的追求、有着自己的行为方式都是可以理解的。或许你并不喜欢甚至讨厌他的思想、行为。但你需要尊重他。”

    “但是!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没有伤害到其他人。而汪兆明的做法,不仅仅是对个人的伤害,这是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伤害!这种行为·用罪大恶极、罪无可恕来形容并不为过。”

    “中国历史上并不缺汉奸,但做了汉奸那么子孙后代将会背上无数的骂名。人,可以做出任何符合自己心意的选择。但你需要知道的是,你将会为你的选择付出代价。”

    说到这里,屠猛虎似乎想到了后世那些还在为汪兆明翻案的“公蜘”们不由得冷笑着道。

    “我听说有人声称汪兆明先生不算卖国,他们说汪兆明先生是在沦陷区组织了国府。既然沦陷·便是无国可卖不算卖国。”屠猛虎将烟架在烟灰缸上裂开嘴笑笑,道。

    “这种说法甚是可笑。就好比强盗杀进你家里了,抢了东西不说还要占你家的地,顺带把你老娘拉上床上爽一把。你或许会奋起反抗·也可能会恐惧逃窜。这都不算什么。前者是热血,后者是本能反应。但你却对这强盗倒头就拜,口称强盗为‘爹,这就离谱了。如果汪兆明先生觉得这样的行为也是合理的,那我无话可说。”

    看着屠千军耸肩摊手的样子,斯诺瞬间变得哭笑不得。不得不说,屠猛虎的这个形容是在是太……有杀伤力了。

    “第二个问题,我对于美国的民众说些什么呢?!似乎我没有太多的话要说·因为我现在很更多的事情要做。我向来信奉的便是多做少说,说多了就成了废话。把事情做好了再说也不迟。”

    屠千军拿起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眼睛微微眯起。

    “如果说非有什么要说的……那就是:请美国的朋友们拭目以待!我会让那些试图在这片土地上横行霸道、以为自己是主人的东西明白:狮子……醒了!”

    这句话说出来,斯诺手上的笔不由得一抖!他想到拿破仑所说的那句话:中国是一只睡狮,一旦他醒来,整个世界都会为之颤抖。它在沉睡着,谢谢上帝,让它睡下去吧。

    屠猛虎的这句:狮子醒了·无疑是在告诉包括了美国、英国、法国在内的国家。他将会拿回那些属于中国的利益!

    这无疑是个巨大的消息和信号,各国在中国的殖民地并不少。这些包括了上海、天津等地,甚至葡萄牙还占有了马考、英国占有了香江!

    这位猛虎的意思很明白:这些·他都会拿回来。

    “孟贲······你知道这句话的后果吗?!”斯诺有些担忧的道:“现在的你并不宜树敌过多,你这句话无疑会引起······”

    “哈哈哈······我既然说了,你便照实写上去!”屠千军哈哈一笑,站起身来那蛰伏在他身体里的霸道再次显现。

    “我所治理的地区,从来就没有租界这个概念。从东三省开始,我就一直没有接受过‘租界,。从前不接受,现在不接受以后也不会接受。天津的事情原本我就要处理,不过前段一直都在处理联合政府及山东的战事。现在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天津的问题也该处理了……”

    斯诺不由得哀叹,看来这位猛虎是决心已定了!想想也知道·他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容忍天津竟然还有租界存在的。

    他这是给英美等国一个信号,要么你们体面的撤出去。要么,我动手把你们赶出去!

    斯诺沉默了一阵,将屠猛虎的话如实的记载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最终,他对着屠猛虎说了这么一句。

    “军子,无论如何你对这个国家的努力和付出都是值得人们纪念的……”

    “我没有什么值得纪念的·人死了便是死了。纪念作甚?!死了烧成一堆灰,撒到江里、海里、湖里多好?!纪念什么?!过好自己的生活,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孝敬父母、给老婆孩子吃饱穿暖,能有余力便多帮助那些需要人。这才是值得去做的事情。做这些事情,远比纪念我的意义来的要大。”

    斯诺忽然发现,他有些看不清眼前的这位他曾无比熟悉的猛虎了。这位猛虎,从来便是霸气十足。

    他嬉笑怒骂中无不彰显着他的学识与智慧。

    他在乎很多东西,比如他的国家、他的民族,和他所深爱的这片土地。他可以扛着沙包去救灾,也能扛着枪上阵杀敌。

    他会温柔的对待那位万里迢迢前来找′的公主,并不顾可能得罪整个欧洲王室的后果而迎娶她。

    他总是向着强于他的力量挑战,却不断的投入资金、扶持项目来改善治下百姓的生活状况。他狡猾的结交了美国的总统和现在在德国呼风唤雨的那位小胡子,却又不顾政治风险的选择强行收回那些天津的租界。

    这些种种复杂的混合,形成了今天这位手握数百万重兵、压的日军损失惨重不得不退到济南的总司令。

    采访终于结束了,屠猛虎笑着将斯诺送到了门口。这是很高的礼遇·要知道现在猛虎可是一个国家军队的总指挥,按说他完全可以让副官来做这件事情。

    但屠猛虎似乎认识不到自己的身份变化,他依然是那个一年四季穿着军装、睡着硬板床、剃着短发笑容满面的屠猛虎。

    唯一不同的是,他只要有空就会尽量的赶回自己在帝都的“家里”和自己的妻子一起住上一晚。而他没有时间的时候·费德莉卡就会到这里来找他。在他休息的时候,聊聊天。

    “唔······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当走到了门口的时候,斯诺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屠猛虎道。

    “哦?!还有问题,好吧!你可以继续问。”屠猛虎笑了笑,对着斯诺道:“可以说的,我会都告诉你。”

    “唔······这可以算是个私人的问题。”斯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今天确实占用了这位总司令太多的时间。

    “你击败了很多日本军队·那么应该是缴获了很多的日军将军的军刀。可奇怪的是,我似乎没有在你的办公室里看到这些军刀。那么,这些军刀去了哪里?!”

    “哦,原来是这件事情啊。”屠猛虎笑了笑,轻描淡写的挥了挥

    “我从来没有将这些军刀摆在我的办公室里。

    事实上,这些军刀一直就摆在我的厕所里。”看着斯诺讶异的眼神,屠猛虎耸了耸肩道。

    “在我个人看来,这些日本军刀最大的好处便是通便。我因为饮食不太规律·偶尔会有便秘的毛病。可每当我看到这些军刀,任何的便秘都会不药而愈。很是通畅。”

    “而且,越是大的军官的军刀越是对便秘有效果。比如我现在厕所里摆着的本庄繁的军刀·每次看着它我都会心情很好并且排泄通畅!”

    说着,屠猛虎裂开嘴笑了笑拍着斯诺的肩膀道:“我的老朋友,你要不要试试?!”

    “好吧······这种享受也只有你能做到。”斯诺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苦笑着道:“如果我这么干,不用三天日本人就会杀到我家里用炸弹把我家平掉。……顺便问一句,这件事情可以写进我的报道里吗?!”

    “我说了,只要是我说的你一切都能写。”屠猛虎耸了耸肩,对着斯诺无所谓的道:“那些矬子,他们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他们。现在我只有一把大将的军刀,这显然是不够的。而且我还欠缺了元帅的军刀。我一直都想弄一把回来·好解决便秘问题。”

    斯诺无奈的笑了笑,这位猛虎尽管看似稳若泰山但骨子里那股嬉笑怒骂起死人不偿命的作风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总司令最近生病了····…”齐木登召集了自己麾下的几个军长在开会,拿着电报他脸色有些古怪。而下面的军长们听到自家总司令竟然生病了,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别紧张,司令的问题不过是小毛病。便秘而已。”齐木登放下了电报裂开嘴笑了笑,众人顿时有些莫名其妙。

    总司令来电·从来不说自己私人的事情。这次怎么提到了便秘?!按说,总司令从来就不会在军电上说什么无聊的事情。

    “唔······经过总司令的研究,他认为那是因为自己的厕所里只有一把日本大将的军刀。这让他的心情很是不爽。”齐木登顿了顿,对着众人道。

    “所以,总司令给了我们一个任务:干掉寺内寿一!拿到他的军刀!”齐木登“砰!”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狠声道:“第一军团第三军朱宕已经带着人抄济南去了,梁大山那狗日的带着剩下了两个军从故城、陵县向德州城实施包围!”

    “简单说,司令要咱们吃下这华北方面军。留下寺内寿一那矬子的脑袋和军刀。”齐木登呼啦一下站起身来,对着众人道:“这段时间,各部轮战。不要给寺内寿一休息的时间。等到第一军团来了,咱们一口气吃掉这支部队!”

    “记住!我们的任务就是干掉寺内寿一,拿下他的军刀给总司令治便秘!明白么?!”

    “是!!干掉寺内寿一!拿下他的军刀给总司令治便秘!!”如此荒唐的话,却让整个第二军团喊的气势十足。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