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云潮起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要我说就一个字:难!”傅作义皱着眉头看向地图,这不是晋绥军那些粗略的地图而是来自于国防军的精确地图。

    早在国防军救灾的时候,测绘人员便随同一起前往。当时测绘人员将一路上做经过的地区全然绘制,是以联合政府内便有了山东、河北、河南等地的精确地图。

    “按照国防军提供的报告,日军拥有着多门口径以上的火炮。最低的,也是75mm。这种重炮对于阵地的构建威胁很大。而且他们还有坦克和飞机助战。”

    “国防军给我们的那份《淞沪战役作战评估分析》里面提到,日军的重炮很多时候威胁最大。当时中央军和川军、粤军他们多数都是死在日军的炮火之下。”

    “而在《武汉战役作战评估分析》里面提到,日军的新型坦克比之前的更难缠。一般的战防炮根本就没有办法击毁……”

    傅作义皱着眉头,将一份份联合政府国防军总参谋部提供过来的战例、战役分析中的节选告知杨爱源。

    国防军缴获过日军的坦克、战机和武器,是以这些报告上甚至包括了日军的各式武器的具体参数、作战效能等更细致的分析。

    而这份报告一如国防军的风格,没有一丝的废话完全是冰冷的数字分析。淞沪战役中曾有什么战例、因为日军的炮火而导致的损失有多大。

    炸掉日军的坦克损失了多少人,日军的坦克集群冲锋是什么形态、他们的飞机轰炸一般使用什么样的炸弹……

    等等事情,在这些评估分析里皆有着明确而详细的记载。甚至连武器攻击效果上面都有着详细的记载,曾经中央军那支部队什么连用什么武器攻击过坦克、攻击效果、最终采取的解决方式……等等。可以说,这份报告详细到不能再详细了。

    无论其他人怎么看,就傅作义而言看完这些分析报告之后从心底里对国防军油然而生了一种深深的敬畏。

    虽然他也是科班出身。甚至他也取得过几次胜仗。算起来在宇内也是赫赫有名的战将,但类似国防军这样做出具体而精细的报告,他还是从来没有看过的。

    仅仅是这份报告,傅作义就认为国防军取得的胜利是可以理解的。对敌人分析的无比透彻,了解他们甚至了解到了枪支火炮的口径、坦克装甲厚度、战斗机武器装备、作战思维模式和战术手段……等等。

    都到了这种地步,如果说还在战事上吃亏那只能说是指挥者是个白痴。

    而傅作义在看完这些报告后,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国防军的总参谋部里,是不是也有着一份对晋绥军的评估报告?!

    但这个念头也仅仅是一闪而过,晋绥军可没有什么坦克战斗机。火炮的口径更是小的可怜。根本用不着对晋绥军做一份专门的分析报告。

    可他不知道的是,虽然国防军里对晋绥军的报告很是简单但对于他傅宜生的报告可不简单。且着重分析了他在涿州一役中的得失、战术特点和守备手段等。

    “重炮还好处理,根据国防军的实战检验效果来看。我们可以采取挖掘防炮洞、建设二线与一线的联通壕来解决。飞机也可以这么应付。”傅作义顿了顿,对着杨爱源苦笑着道:“最难对付的是日军的坦克。”

    “淞沪和武汉的战斗也是如此,几乎每次日军的坦克出现与之作战的部队都不得不采用人命去填的战术。但这种战术在新型坦克上收效甚微。这些日军的新型坦克比老式的装甲更厚。仅仅使用炸药根本无法击穿……”

    傅作义头疼的将指挥棒放下,苦笑着道:“毫无疑问,我们这次最难应付的敌人就是日军的坦克。如果不把它们解决掉,不仅会造成很大的损失还很可能丢失阵地。”

    杨爱源拿着国防军提供的报告,看的愁眉苦脸。特别是淞沪战役中曾经川军用了百多条人命才最终击毁两辆日军坦克,这更是让他搓牙。

    就用人命去填?!那得多少弟兄才能填完啊?!杨爱源转眼看向了傅作义,后者无奈的摇了摇头。

    “咱们总不能让弟兄们用命去填吧?!”杨爱源着急了。这些将士可都是晋绥军的命根子啊!不少人是随着晋绥军一路南征北战的老兵,也是晋绥军所有人都依靠。

    要是没了这些人,自己等人甚至不知道在国防军中如何自处。

    “走一步一看一步吧……”傅作义最后苦笑着道:“国防军给我们提供的建议是,用汽油制作燃烧瓶。然后把这些燃烧瓶砸在坦克上。不过要把燃烧瓶砸在坦克上。中间总是会有将士损失的……”

    杨爱源也是老将了,知道战争不可能会没有不付出代价的进攻。听了傅作义的话,也只能是叹气道:“实在不成……咱也只能是让弟兄们把日本人的坦克给填满了!”

    “嗯……”傅作义顿了顿,对着杨爱源道:“按照我的想法。我们的主力部队会停留在郑州城内,以三个军的兵力分别防守开封、许昌至平顶山一代。”

    傅作义在地图上画出了一个包围。对着杨爱源道:“这三方最远的,是平顶山。有着一百多公里。但平顶山也是相对较好防御的。”

    河南平顶山位于河南中西部。其地理位置优越:可北接郑州,洛阳,许昌,东毗漯河,南望南阳,属秦岭余脉伏牛山地带。

    “开封、许昌皆有着防御基础。且距离郑州也不到一百公里,路况通畅便于支援。不过现在最困难的是,我们不好判断日军的主攻方向。”

    傅作义站起来叹气道:“先把三个军的兵力布置过去,其余的作为机动部队随时准备支援吧!”

    杨爱源点了点头,傅作义的战术布置在他看来也算合理。这三个地区正好掐住了来郑州的路,日军想要杀入郑州就必须要从这三个点中的一个点进行突破。

    便如傅作义所说,现在并不好判断出日军的主攻作战方向。只能是每个地区派出一个军的部队进行防御。剩下的则是作为预备队使用。

    好在这次过来的晋绥军足足有着两个集团军之多,派出三个军的兵力还是可以承受的。

    “我们防御的重点便在于加强坑道、防炮洞和壕沟的挖掘建设。至于日军的坦克……”傅作义点了点地图沉思了一会儿,苦笑着道:“挖点反坦克壕和准备些燃烧瓶吧!了胜于无……”

    傅作义不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批和他们同时从帝都出发的人已经赶到了河南。这些人一路搭乘火车,随后转成快马。

    百余人分成了三队,连夜赶路不过是数日之功已经抵达了郑州。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河南郑州,在一处郊外的小院子里一个面留短须粗眉厚唇的汉子对着面前一个看似富态笑眯眯的中年男子道。

    “都准备好了。”那看似富家翁的男子苦着脸道:“这位爷啊~上面可真是为难我们了。四处在河南的准备本来就不多,你们这一忙乎我们的经费可多数都耗光了。回去你们得记得帮我们打报告说明这次的费用。不然我这儿可运作不下去了。”

    “哈哈哈……我会给你做报告说明的,知道你们辛苦。但这都是为了国家……”那粗眉的汉子哈哈一笑。站起来肃容对着这看似富家翁似的中年男子敬了一个军礼道:“你们四处的辛苦,我们知道。总司令知道,国家也知道!”

    “嘿……”中年男子那满脸的苦相不见了,眼眶忽然红了几分。数年前他放弃了天伦之乐,四处处长王亚礁的一句话让他毅然带着自己的十余位下属来到这郑州。一路上经历了无数次危险和险阻。

    最终,他还是把这整个河南的联络点建立了起来。从安阳到信阳,任何一点点的风摧草动皆瞒不住这位看似富态的男子。

    一份份的情报,随着电报回到了帝都随后被送往了总参谋部。

    国防军守住了南京,他心情激动但却只能是强自忍耐回到家里喝一口老酒暗地里唱两句京腔泪流满面。

    国防军击破天津,直杀山东逼得日本华北方面军节节败退他无比高兴。但只能是在修建的地窖里狂笑而不敢露出丝毫的声色。

    “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这是在他宣誓加入四处的时候。总司令亲自对他们说的。

    “国家和民族,需要有人在这些不确定的地方留守。你们所面临的困难,甚至比在战场上更大!因为你们所回报的每一份情报,都有可能会让正面战场上的将士们减少伤亡。所以。你们是无比重要的!”

    “为了那些将士们,我必须要感谢你们。为了国家和民族,我必须感谢你们!因为你们放弃了自己的一切,放弃了享受胜利的荣耀而隐身在黑暗中为了我们指引方向。”

    “你们。便是我们的英雄!”

    尚良平几乎要忘记了自己前来的初衷。他来到河南的这几年,精神无时无刻不在紧绷。刚开始的中央军。后来中央军撤走之后土匪横行的乱象。

    河南并不像江浙,有着王亚礁原本的根据地。河南完全就是四处新开发的一片地域,这里最多的是曾经国防军救灾时候留下的一些不是很成熟的机构。

    完整的情报收集分析链条,需要的是尚良平一点点的筹建。

    数年来,尚良平未曾给家里去过一封信。也不曾收到家里的任何一封信。他想念自己出来时候那才三岁大的儿子,想念那位温柔贤淑的妻子。

    想念着自己在担任老师的一脸严肃的父亲,也想念那位喜欢笑着宠爱自己的母亲。他想知道在国防军内服役的那位弟弟的情况,也想知道嫁人的妹妹现在过的好不好。

    他也是人,一个有着血肉之躯的正常人。他也有着喜怒哀乐,他也有着兄弟姐妹。但在这里很多时候他只能是压抑着自己,让自己不去想这些。

    “嘿……有这句话,我和我的那些弟兄们……值了!”尚良平抬起头。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留下来。

    尚良平不知道来者是谁,但他知道这位肯定是国防军内的高层军官。从被运来后一直被禁止使用的107虎咆、火箭筒和虎式突击步枪被命令交到他们手上开始,尚良平便知道这些来人并不简单。

    尚良平甚至可以看出,这几个来人脸上的分明挂着一张面具。尚良平所看到的并非他们的真容。但尚良平更知道,自己不可以去问。更不要管。

    “东西全都准备好了,你们可以在郊外试一下。但动静别太大。”尚良平定了定神,对着来人道:“根据我们的情报,日军的华中方面军正在急行军。目标便是郑州。而晋绥军也在加快行军脚步,估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够抵达这里了……”

    “我知道了……”来人嘿然一笑。道:“我就等着他们来呢!那些铁王八晋绥军可应付不了。我们来,就是为了搞掉那些铁王八。只要他晋绥军真心抗战,我们当然不会随意让他们遭受损失。”

    这话也算是点醒了尚良平,却见他点了点头低声重复了那段从前是国防军现在是联合政府内的名言。

    “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国家利益、民族利益高于一切政治、信仰和意识形态!”

    1938年8月30日。晋绥军代表赵戴文悄然搭乘飞机来到了帝都。在国防军内卫的护送之下,进入了联合政府办公楼。

    接待他的是联合政府主席林森、副主席颜正清两人。其余人几乎都在忙于政务,没办法联合政府的事物不可谓不多。

    首先是将东三省现行的执行方案引入现在联合政府控制的区域,也就是说土地的再分配、法律的界定和公务员机构……等等的全面调整。

    这些事情毫无疑问的触动了关内大部分既得利益团体的利益,自然会引起一部分人的抱团反抗。林森并不想像东三省似的杀的血流成河。

    毕竟东三省当时是处在稳定时期,且这类人相对较少。可关内那是清末以来累计下数十年乃至百多年的顽疾。

    而且现在的情况是全民族的抗战,如果使用太过激烈的手段难保不会引起大的躁动。这里杨子任倒是提出了一个在林森看来十分可行的方案。即:拉一批、打一批、杀一批!

    罪大恶极,引起公愤的肯定不能容忍!直接要把他们清理掉。

    而一些小罪、小恶的只要承认错误,配合联合政府行动便惩处、敲打一下就好。剩下的一批信誉良好,未曾有欺压良善的则主要是以说服、沟通为主。

    林森对于这个方案大加赞赏。同时委任杨子任为执行委员专门来处理此事。

    宋夫人现在颇有些外交部长的派头,她现在正在组织人手准备前往美国访问。她这次去,第一个是巩固中美之间的关系,其次便是向美国宣传现在的抗战。

    对于宋夫人的这次出访。屠猛虎不可能不做准备工作。首先是给司徒美堂、柯尔特家族去电,请他们帮忙。然后再给洛克菲勒家族去电。最后是给白宫里的罗斯福拍去电报。

    还好屠猛虎记得罗斯福当年一时兴起取的中文名字——罗睿慈。这叫罗斯福高兴了很久,回电说他会安排和宋夫人的见面并一起召开记者会。

    而柯尔特家族和洛克菲勒都表示会尽力帮忙。司徒美堂更不用说了,几乎就是拍着胸脯说自己绝对保证宋夫人道美国一切顺利,谁要是让宋夫人此行不顺利老头子就打算让谁一辈子不顺利。

    为了宋夫人的安全问题,屠猛虎的爹先是让霍殿阁抽调了一批守山犬的高手组成访问团的护卫。其次各种武器装备配备齐全,还准备了防弹车。

    宋夫人可不是屠猛虎这等杀伐出身的狠货,人家一直就是做文秘工作的。是以,安保工作必须要到位。为了她的访美安全,霍殿阁甚至不惜亲自出动带着一批高手随行访美。

    而闲着没事儿干的屠猛虎的爹,那位国防军内的大老虎竟然挂着上将军衔准备一起访美。谁要是有异议,这老虎牛眼一瞪直接要求出去训练场上过两招。逼得没人敢不同意。

    由于中日正在开战,屠猛虎也担心路上遭到日军的袭击。是以让飞机先行前往苏联,而后再行转道阿拉斯加。最后才是进入美国各州。

    当然,行程的第一站便是苏联。

    “哈哈哈……次陇,欢迎来到联合政府。来来来……坐!”林森笑着将赵戴文迎进了联合政府的会客室内,这让赵戴文受宠若惊!

    “长仁主席客气!客气!学生如何敢当此大礼……”赵戴文哪里敢拿大?!论资历、论身份地位林森可是高出了他赵戴文不止一截!简直就爆出十条街都不止。

    “哎~次陇年长我两岁,何以如此乎?!来来来……做!做……”林森哈哈一笑,牵着赵戴文的手便坐了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