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阎百川的抉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次陇兄此次前来,却不知道百川公有何想法?!”林森微微一笑,不等赵戴文寒暄便直接问道。

    赵戴文倒是被林森的直接给吓了一跳,从前他也是接触过林森的。那时候林森可没有那么直接,而且大家的习惯向来是寒暄个三五句再慢慢的试探接近正题。

    “哈哈哈……次陇兄莫要惊讶,我联合政府提倡的便是少说废话、多干正事儿。我这个主席呀!要带头做好才成。”

    林森哈哈一笑,向着赵戴文解释道。算是化解了赵戴文的尴尬。

    “应该的!应该的!”既然话都说开了,赵戴文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直接对着林森道:“百川公让我来,是想要和长仁主席商量一下这山西的军政事务分辖问题。这方面,百川公想要知道长仁主席是何看法。”

    “其次便是武备,我们的第六集团军、第七集团军正在前往郑州准备抵御日军的进攻。但在武器装备方面甚是欠缺,却不知道长仁主席能否支援一些?!”

    这话说的漂亮,但实际上就是阎百川在问:我该交什么权?!又该拿什么好处?!

    “没什么复杂的,我们联合政府对山西的要求也和新疆、蒙古、云南……等几个省份一样。”林森微微一笑,对着赵戴文便道:“军政两面,百川公定然是忙不过来的。择其一面负责便好。”

    “我联合政府内做法向来是军政分离。比如现在,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联合政府副主席屠孟贲。他仅仅是负责军事方面的工作。而政务、外交等事宜则是由我、知常、宋夫人等几个正副主席和各级官员处理。”

    “而我们也不会影响到国防军的指挥,如果出现双方需要协调的比如:征兵、后勤,有外事要求与副主席会面之类的事宜。将由我们双方协调处理。”

    这时候颜正清接过话头笑着道:“有一点倒是和南京国府不太一样,联合政府所有的公务员……哦!也就是官员,必须要经过联合政府所办的政法大学的培训。同时还要前往各地进行实习考核,合格了方能上岗恢复职务。这是现在联合政府的政法考核规条,你可以先看看。”

    说着,颜正清笑着拿出一叠文件交给了赵戴文。赵戴文连声道多谢,而后拿过来仔细看了起来。

    这时候颜正清又说话了。却见他笑着对赵戴文道:“军官也是如此,国防军内各级军官都必须要进入国防大学内进行进修。而后才能回到部队指挥作战。”

    赵戴文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一下!他算是听明白了。联合政府这是要军政一把抓啊!

    经历他们的培训和考核,那么这些官员还不是得听他们的话才能升官?!这是死死的把政权抓住了,你的帽子都在人手上谁敢忤逆?!

    “次陇先生还请不要误解,事实上我们联合政府是很开明的。”颜正清看便知道赵戴文在想些什么。笑着继续道。

    “我们从不看出身、不看派系、不看信仰也不看意识形态。很简单。我们只看政绩考核。”说着,颜正清拿出一份名录对着赵戴文道。

    “次陇先生可以看看,这是现在东三省内地级市正厅级公务员及副省级市副部级公务员的名单。”

    赵戴文勉强的笑了笑,拿过来看了起来。等他正眼看这份名录的时候,那眼珠子差点儿就掉下来了!

    莫日根,这是蒙古名字吧?!莫勒特图.那达木德,这也不像是汉人的名字。麦麦提.吐尔地这赵戴文认识,这是维吾尔族的名字。

    而且名单上不少是大名鼎鼎的“赤匪”。比如那位马大胡子。南京国府曾高价悬赏他的人头,而现在他竟然成了一名副部级市长。

    这份名单里也有些老面孔。比如宁涵。赵戴文知道他曾经是南京国府的一个秘书处秘书,国府中少有不愿意走门路、不收钱的官员。赵戴文早期还想挖他来山西做事。

    但宁涵拒绝了,却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成了辽宁的一个市长。这大概才不到四十岁吧?!

    “呵呵呵……次陇先生应该看出来了,我们这里从来不在意你曾经是谁、做过什么。只要你是坚持抗战的、愿意为国奉献的便便来。通过了考核,不会有任何人压制你的职务。”

    颜正清笑了笑,继续对着赵戴文道:“任何人皆是如此,考核有专门的部门进行明、暗两面考核。最终审核,需要联合政府的委员会来做。”

    顿了顿,颜正清继续道:“军官也是如此,所有从国防大学培训出来的军官都必须要到一线阵地进行实战锻炼。只有经过战场锻炼后,凭军功确定是否升职。”

    “日军和我们从前交战的部队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我们国防军装备的武器也是新式武器。这其中牵涉到新的作战方式、新的战争模式。这些都需要不断的学习。”

    赵戴文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他确实明白了。颜正清的意思是:我们联合政府和国防军不养废物!

    东西可以给你,但首先你要抗日。其次你不能拿着我的武器去资敌啊!你要是拿上了那些武备,三两下就被日本人搞定了那还玩儿个屁?!

    赵戴文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国防军和从前的中央军比起来差了那么多,实在是人家在战略规划上、执行上就直接高出了国府不止一筹。

    双方的这种差距,在开始的时候还不明显。但在逐渐的发展中这种差距会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不可逾越的鸿沟。

    东三省刚刚成立之初,国府虽然将其看在眼里但未曾将他当作实力相当的对手。可不过数年之间。国防军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

    如果仅仅是以其战绩、实力而论,称其为日本之下的亚洲最强地区亦不为过。

    而即便是这样,那位猛虎总司令却依然保持着清明。他没有干涉政务。将政务一手交给了包括颜正清、杨宇霆、章士钊……等等这些人来处理。

    他没有像他的前辈张作霖那般,为抢夺地盘出关而战。更没有像他那位义兄那般,四处游玩彰显自己。

    他只是静静的、默默的发展自己,除去那次救灾之外他不曾有任何对关内事务的干涉。在国府丢掉天津之前,他不曾有一兵一卒对中央军或其他地方军系开战。

    无论关内是蒋中证上位,还是汪兆明主政似乎他从来不关心也不在意。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冷然的看着关内风云变幻。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赵戴文心里在默念着这句话,他忽然发现这句话用在那位总司令身上极为合适。他不显示自己,不自以为是,不夸耀自己。更不自以为贤能。

    他不曾和蒋中证、汪兆明、冯玉祥……等等这些人争夺任何一份地盘和名位。但现在谁又敢说他不是这片大地上最有权势之人?!

    国防军,是他一手创立。数百万的军人皆以他为首领。这支军队纵横在中华大地上,南面死死的钉住了南京,逼得日军不得不将其围住。西南的龙云和川军在重庆和日军对峙。

    北面朝鲜杀的日军无奈的在工事后面被动挨打,天津的日军在损兵折将之后不得不选择后撤到了山东。而这支军队的领袖便是他屠孟贲。

    联合政府,看似他完全不掌权。但其中的重要职务哪个不是和他关系甚深?!主席林森,是他亲自找来的。

    宋夫人多次在公开场合称赞这位猛虎是“民族脊梁、抗战英豪”,赤色很早便与他有合作。联合政府内包括了杨增新、龙云等地方实力派。高层的颜正清、袁金铠、沈钧儒……等等哪个不是东三省出身的官员?!

    只要是可能触犯这位猛虎的利益,无需他发声这些人自会将异样的声音驱散。他们已经走到了政坛的高端。再难得有像那位猛虎似的几乎不干涉政事的军事领袖出现了。

    他不争,然而现在天下皆可影响。

    “呵呵呵……知常先生,我想知道的是百川公有什么位置?!”赵戴文心情激荡之下,干脆就明说了。

    “百川公有两个选择:第一,保持山西省主席的位置。”颜正清笑着竖起了两根手指:“第二,他担任晋绥军总司令。按照我们的决议,晋绥军将会被改编成为第七军团。下辖依然是三个集团军。”

    说着,颜正清顿了顿继续道:“当然,无论百川公如何选择。那些公务员及军官们,还是必须要到政法大学和国防大学内接受培训的。”

    “我们将会派遣一批军官前往山西帮助训练,同时按照国防军的军规对部队进行改编。其后,我们会换装新式武器给第七军团,最终开赴抗日战场检验。”

    说着,颜正清笑了笑:“现在德邻公的桂系也正在改编中,我们的军官已经前往广西进行军事训练。而德邻公原本的军官,正在国防大学内接受训练。”

    顿了顿,颜正清道:“原广西的公务员们也在政法大学接受培训,现在第一批公务员已经前往东三省进行实习。第二批被预订前往新疆,协助新疆省省长鼎臣公进行政务处理。”

    赵戴文不住的点头,将颜正清的话全都抄录了下来。并请颜正清多多讲一些其他省份合并过来的做法,和他们现在官员、军官的去向。

    颜正清倒也不矫情,直接列举了一些例子。比如现在第二军团内,就有着不少的新军官是原中央军或桂系、滇军的军官。

    他们现在在第二军团内实习,学习如何与日军作战。在同时,这两边的士兵也在接受国防大学军官生们的训练,包括了射击、负重行军、作战、坑道……等等训练。

    不知不觉。双方这一谈就到了晚上。随即颜正清邀请了赵戴文一起去吃个公务餐,赵戴文也欣然同意。

    这顿饭再次出乎了赵戴文的意料,他们并没有在什么大饭店、大酒店里开宴席。而是仅仅在联合政府的食堂里随意的吃了一点。

    而看林森和颜正清的表情。这似乎是很正常的事情。

    赵戴文压下了疑惑,随着颜正清他们一起晚餐。吃饭期间,三人再次谈起了联合政府的政体问题。同时咨询了包括执政、军队、公务员考核在内的一系列问题。

    晚饭完毕后,三人回到会议室内再聊了三个小时赵戴文才告辞而去。

    将这一天的谈话在一个晚上内整理成了一封长长的电报,而后转发给了在太原着急等待的阎锡山赵戴文便安静的在自己的饭店内等待消息。

    “百川公大鉴:

    次陇至京,已见长仁主席及知常副主席。长仁主席及知常副主席与次陇长谈至夜,从联合政府之政体法令。再至国防军架构组织皆向次陇详细解释。

    然,联合政府之要求两人虽未答而次陇自觉难以更改。

    依联合政府之条例,任何地区军政需分开处理。既:若百川公为晋绥军之总司令。则不得兼任我晋区任何政务职位。若为晋之政务长官,则不得担任晋绥军之任何职务。

    此其一。其二,联合政府要求所有晋区官员需至联合政府之政法大学内进行新官员培训。同时需至其他地区进行政务处理考核,唯有考核通过者方能任职。同时享受公务员即官员待遇。

    军队亦是如此。所有军官皆必须经国防大学之学习毕业后需至国防军内服役方可回原部队。若有不合格者。将即被淘汰。

    次陇思量,此等做法乃是为杜绝各派系之间势力。为取得中央之权利而为之。而根据联合政府之文报,现新疆、云南、四川及广西已接受条件。

    新疆之杨鼎臣、云南之龙志舟等皆已如此执行。而广西之李德邻则正在训练,其军官第一期已至朝鲜一线服役,其桂系部队正接受国防军之训练……”

    赵戴文在电报中事无巨细,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和想到的全部都跟阎锡山说了一遍。最终对着阎锡山下了结论。

    “次陇以为,此联合之态势已不可逆转。我晋绥军唯有随此大势,方可发展之。依次陇建议。百川公需守山西政务非军务。可保无虞。

    军务者,可托傅宜生、杨星如等操办。切不可军政皆抓。否则定惹大祸……

    次陇于帝都顿首……”

    将赵戴文的电报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阎锡山一声不吭。家里没有人敢于打搅他,甚至到了晚饭时间管家也不敢来叫他。

    “咚咚咚……”这时候,敲门声响起。阎锡山即使不抬头也知道是谁,他轻叹一口气道:“五鲜子,进来吧……”

    进来的是相貌极为普通,而且上牙外凸的中年女子。女子进来后轻轻的将一个盘子放在了桌子上,就这么看着阎锡山也不说话。

    阎锡山看着盘里的饭食,对着这女子苦笑着道:“五鲜子啊……你哥哥我的日子就要到头了。这晋绥,以后可不是我能管的喽……”

    阎锡山从心底里知道,如果不按联合政府说的去做那么西安和保定两地的国防军肯定直接扑下来,将自己剿杀殆尽。

    若是按照国防军说的去做,那么稍加时日这太原就不再是他阎锡山的天下了。

    “老汉,我虽不懂军国大事但我知道这事不可为便适可而止。需再等待机会,老汉数次起落不是都因为懂得如此吗?!无需担心,事情总是有起色的……”

    女子对着阎锡山宽声细语的道:“保住身子要紧哪!要是身子跨了,就是给中央主席的位置您也坐不了呀?!”

    这句俏皮话倒是让阎老西勉强的笑了笑,他将桌子上的饭食拿起叹气道:“也就五鲜子懂得心疼我,知道给我做些饭食。唉……”

    “人家管家都来找了几回了,没敢说话。大嫂也是,都来了几回了。”这阎五妹笑着道:“是你太凶了,他们不敢进来。就我胆子大罢了。”

    饭食并没有多奢华,仅仅是这位五妹亲自动手做些豆面抿尖,高粱面擦擦子,莜面窝窝等家乡饭。阎锡山将饭食慢慢的吃完,放下了东西笑着道。

    “也罢了,该是我退场的时候便退场吧!我也好好看看,这能把我逼到这份上的屠猛虎究竟能把国家带到哪里去!”

    阎锡山的话,让这位五鲜子大吃一惊!她如何能不知道自己的这位哥哥是什么人,那是号称能在“三个鸡蛋上跳舞”的陕西九尾狐啊!

    可如今,自己的这位哥哥竟然甘愿认输了?!五鲜子狐疑的望向了哥哥,怀疑他是不是烧糊涂了。

    “五鲜子啊……你哥哥我是九尾狐,不过现在碰到了年轻的东北虎。所以啊……我只能是退避三舍,让他路喽~”放下了心结,阎锡山倒是豁达。哈哈一笑开起了自己的玩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