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 郑州战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1938年9月8日,经过十余日的行军晋绥军第六、第七集团军终于赶到了河南郑州。在稍作休整之后,第六集团军周原键所部第三十三军、杨澄源第三十四军及第七集团军高桂滋的第十七军分别再次行军前往许昌、开封及平顶山。

    两日后,各部分别抵达。同时各部皆按照国防军给予的战术指导开始拆毁铁路修筑工事,同时将所在城内的百姓迁出,将大部分的物资用于修筑工事。

    在晋绥军抵达三日之后,日华中方面军主力部队已经抵达了临颍县。正在准备向许昌发动进攻。

    日军来的这么迟却是有原因的,一路上他们不时需要收编由上海晴气庆胤联络上的地方土匪或土豪。安抚一下,给予一些物资还是要做的。

    同时,他们还需要给予一定的授权并安排后续接防工作。这才能够继续行军。

    这样一来极大的拖慢了日军的行军速度,但相对得到的好处是他们得以充分的休息。并将武器、给养准备的极好。

    “哟西!这个傅作义果然是一位劲敌,他做的防御工事很是完备!我们的重炮或许取得的战果会很有限。”松井石根在抵达了临颍县之后并没有休息,而是直接上了阵地。

    日军的先头部队在抵达后随即对许昌展开了侦查,在被击毙了几人之后将许昌防御严密的情报送了回去。

    随后,先头部队开始在许昌城外第十七军前面构筑阵地。双方遥遥相望却谁也没有发动第一波进攻。

    “哈伊,司令官阁下!对面所构筑的环形工事、连环地堡群和机枪暗堡群很有特色,我仅仅能够看出一部分的端倪。但还是无法判知他们到底隐藏了多少。”

    陪着松井石根一起视察阵地的柳川平助对着松井石根沉声道:“这说明,傅作义的确是对防御作战很有心得。是以才会构筑出这样完备的工事。”

    “唔……让第101师团、第13师团两个师团立即进入阵地,休息一天之后我们再对晋绥军的阵地发动进攻。”

    “哈伊!”边上的副官记录下命令之后,转身让传令兵送去电讯部发报去了。

    “柳川君,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不需要看到任何解释、任何伤亡数字。我只想看到你拿下许昌城东报告!”松井石根转过身来,拍了拍柳川平助的肩膀沉声道:“武汉,我们已经吃了大亏了!南京现在还在僵持中。帝国现在需要我们这些军人来提升信心。我们不能再有任何失败的消息!明白吗?!”

    “哈伊!!”柳川平助大声应道,松井石根在说完之后带着自己的警卫和副官便直接离开了这处阵地。

    在松井石根走了之后,柳川平助苦笑着对晋绥军的阵地举起了望远镜。这能尽快打下来吗?!看起来。这似乎又是一个修罗屠场。

    如果这里驻守的是中央军,柳川平助倒还有些信心。如果晋绥军真是传闻中的面条军,柳川平助也有把握。但现在看这工事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肯定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构筑的。说他们是面条军?!说的人恐怕才是吧?!

    夜色渐渐降临,双方的阵地也陷入了一阵的寂静。但无论是谁都知道。只要天一亮那么爆发的战事将是无比激烈的!

    “许昌第十七军高桂滋部来电。今日下午两时日军先头部队抵近我阵地。对我部前沿阵地进行试探性攻击,属下命前沿部队以部分易暴露火力还击。日军退,随后于我阵地前构筑阵地进行防御,未再进攻……”

    “下午四时,日军阵地陆续有部队开来。人数未知,据观察分析日军或于明早发动对我部之进攻……”

    “开封第三十三军周原键部来电,下午四时有日军开赴我阵地前。但未实施进攻仅在我部阵地前构筑阵地,并实施观察探测。情况不明……”

    “平顶山第三十四军杨澄源部来电。下午四时有日军开赴我阵地……敌我未曾交战,日构筑阵地后未对我实施进攻……”

    一份份的电报被送到了傅作义和杨爱源的手上。两人捏着电报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毫无疑问的,日华北方面军现在已经进入了阵地。

    也就是说,双方随时可能开打。重火力处于劣势的晋绥军肯定不可能率先对日军发动进攻。而且,一开始晋绥军的任务就是阻击日军不让他们进入华北地区威胁到国防军。

    “是龙是虫……咱就看这战了!”傅作义深深的叹了口气,将指挥棒放在了地图上笑着道:“让火头班把饭食准备好!给弟兄们吃饱、吃好!”

    “是!!”副官大声应道,随后见傅作义没有什么命令了便下去传令去了。

    “宜生……你说咱能顶住吗……”一路上没少翻看国防军提供的作战记录的杨爱源叹气道:“说实话,我没什么把握啊……”

    “嘿……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谁比谁厉害多少?!”傅作义也发狠了,咬着牙道:“怕个屁!大不了,老子战死在这郑州城里!”

    “哈哈哈……宜生如此豪气,我杨爱源自然舍命陪君子!”杨爱源也被傅作义的情绪所感染,哈哈一笑大声道:“咱就打他一回又如何?!大不了,也战死在沙场上!”

    傅作义和杨爱源不知道,在日军抵达阵地的时候一队队的小股部队有若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了战场上。

    他们没有惊动任何一方,在那看似藏不住人的杂草堆里潜伏了下来。一个个看似农具的铁管子被组装了起来,变成了一台台杀人机器!在那惨白的月光之下显得是那么多狰狞。

    日军更不知道。他们的炮兵阵地外已经埋伏了一队三十余人的小股部队。这支小股部队在不断的勾勒着几处日军炮兵阵地的位置。

    而那些被用雨布层层覆盖的坦克,也被某些不知名的人观察着。

    夜色渐渐淡去,在露珠闪烁的光芒中红日渐渐升起。显然这次作战日军抱有极大的信心。他们并没有趁着天亮时分这个最好的时候对阵地发动进攻。

    而是等天亮了他们的士兵养好精神了,才开始准备对阵地的进攻。

    “呜呜呜……”一门门的火炮被推上了日军的炮兵阵地,那狰狞无比的炮口瞄准了对面的阵地!

    而在许昌城外的阵地处,无数的人影在不断的行动着。他们在各自长官的指挥之下,快速的进入了阵地,随即躲入了防炮洞中长大嘴巴等待着日军的炮击。

    阵地上少数的几个观察哨尽量的将自己隐蔽,而后瞪着大眼睛等待着日军的进攻。

    “啾……啪!!”上午8点。随着一枚红色的信号弹升空日军的进攻正式展开!却听得无数的火炮整齐划一的开始了轰鸣,似乎这晴朗的天气里猛然爆出惊雷一般!

    “啾啾啾……轰!轰!!轰……”在惊雷过后,便是疯狂的尖啸!随后整个大地开始颤抖。无数的暗堡、战壕和泥土被掀翻上了半空!

    许昌城内少数装着玻璃人家的窗户应声而碎,那破碎的玻璃碎片噼里啪啦的掉落一地。一些没有听从第十七军的劝告而撤出许昌城的人家开始后悔了。

    他们中有人是经历过战事的,认为不过是打仗而已。但他们哪里经过这种无数重炮轰鸣的战事?!第一时间,他们便判断出这场战事将是无比惨烈的。

    留下来。无疑是个最错误的选择。

    “坐标……角度……风力……”借着重炮的轰鸣声。草丛里的一个汉子在不断的报数。而在这汉子身后,则是一门门狰狞的107虎咆!

    “六处日军炮兵阵地已经确认,可以准备发射!”在炮击开始了半个小时之后,这汉子才缓缓的放下了望远镜和耳朵上挂着的电报机沉声道。

    “好!命令所有虎咆,开始准备!日军炮击结束后发射!观察小队,注意评估损失!”

    “是!!”

    日军的重炮部队现在轰的很愉快。炮弹像流水一样的被送到了阵地前。坐标在前沿观察哨的指挥下偶尔进行微调。

    而对方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任何的炮火还击,这说明他们或许没有什么重火力。或者是在坐标评估上出现了问题。

    无论是哪一种,对于日军的炮兵来说都是好事。

    “突击!!”炮击声渐渐的平息下去了。这时候日军的阵地上传来了阵阵冲锋的嚎叫。在几辆九七式改的引领下,日军的步兵开始向着第十七军的阵地杀来!

    喀拉拉的坦克履带声。带着碾碎一切的气势向着阵地扑杀而来。而后面的日军步兵则是借着坦克的掩护不断的向着第十七军的阵地行进。

    “他奶奶的!这一开战就拿坦克?!太看的起我高桂滋来吧?!”在许昌城内,高桂滋咬牙切齿的对着日军的坦克骂道:“狗日的……告诉下面的弟兄,好好打!别丢了咱们晋绥军的脸!”

    “是!!”副官大声应道,随后冲下去致电前沿阵地。

    “快!上阵地、进暗堡!日军打过来了!”阵地上指挥作战的军官们红着眼珠子嘶吼着,被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晋绥军多数人头昏脑胀。

    但他们还是在各自长官的指挥之下冲出了阵地,带着武器不断的涌入了各处的战壕和暗堡。轻重机枪都被架了起来,日军的坦克和步兵也渐渐的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内。

    “狮象搏兔,皆用全力尔。”柳川平助笑着用望远镜看着那正在冲锋的日军部队,对着身边的部下道:“不要小看任何敌人,任何的轻视很可能导致的将是失败!这是致命的问题,明白吗?!”

    “哈伊!!”几个师团长大声应道,虽然他们心里觉得对这个阵地使用如此大的火力实在有些浪费。但自己只是师团长。忤逆顶撞军司令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突突突……哒哒哒……”当日军的坦克和步兵接近了晋绥军的阵地的时候,无数的轻重机枪声响起。一些日军的步兵被流弹击倒,而那些打在坦克上的子弹则是被叮叮当当的弹开了去。

    后续的日军赶紧卧倒。而后坦克上的机枪和火炮也开始对各个火力点实施炮击!有战车真好啊!日军的士兵在心里感叹着。

    “预备……放!!”就在日军愉快的时候,某些小队更加的愉快。日军的重炮轰鸣显然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他们现在还来不及转移。只需一顿的虎咆发射他们就会尝到被轰的滋味。

    这就足够了。虎咆不能够暴露,直到现在虎咆也未曾装备到太多的部队手里。而一般的战役多是使用第二炮兵部队的“暴风75型40管自行火箭炮”这样的大杀器。

    而第二炮兵部队这个名号无疑是一个极为掩人耳目的名号,很多人仅仅认为这不过是个炮兵部队。至多是个自行火炮部队。

    没有任何一个外人想到,这其实是装备了“暴风75型40管自行火箭炮”这种武器的部队!

    “嗖嗖嗖……轰!轰!!轰……”日军终于遭到了报复,不过报复他们的不是晋绥军的炮火而是来自于国防军的火箭弹。

    不过现在他们显然认为这些炮火是来自于晋绥军。却见无数的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焰疯狂的向着日军的炮兵阵地涌去。

    那些正在收拾火炮,准备要转移阵地的日军来不及嚎叫便惨被这些火箭弹轰中。

    虽然107的准头的确有些问题,不过好处是胜在覆盖性强。只需两门107虎咆的18枚火箭弹便可以将炮兵阵地覆盖住。

    “轰!轰!!轰……”日军的炮兵在阵地传来一阵阵的惨叫。无数的日军重炮在爆炸中被轰成废铁。

    被炸飞的零件四处飞舞,甚至那些在营地外驻守的日军守备中队都被波及。靠近那阵地的日军,几乎都被飞溅的零件砸成一堆废肉。

    血浆就像是不要钱似的漫天喷洒,无数的残肢在空中飞舞。

    “记录……日炮兵阵地损失过半。炮兵伤亡约三分之二……守备部队略有伤亡……日军反应很快。已经有人前来接防及救治……”

    在日军炮兵阵地外围的小队不断的用望远镜观察着日军的炮兵阵地的情况,通过电波向着后方的指挥部汇报而去。

    “喀拉拉……”日军的坦克已经开入了晋绥军百余米处,而日军的步兵则是借着坦克的掩护向着第十七军的阵地发动冲锋。

    掷弹筒、轻重机枪在不断的轰鸣,晋绥军的火力点一个个的被轰的哑火。一部分的暗堡,在日军的炮击之下被轰塌。

    “突击!!”第一次冲锋,日军便调用了一个联队的兵力试图直接破开晋绥军的防御。

    “厮跟上!杀敌啊!!”一声声的怒吼从阵地上传来,无数的晋绥军士兵们怒吼着冲出了阵地向着日军杀去!

    在阵地前二三十米处,双方顿时剿杀在了一起!

    “突突突……”日军的坦克癫狂的杀了上来。无数的晋绥军将士们被车载的重机枪扫倒。先前挖掘的反坦克壕已经在炮火中损毁,根本挡不住日军的坦克。

    “喀拉拉……”日军的坦克极为嚣张。不断的向着阵地碾压过来。

    “卧槽尼玛!!”一个汉子血红着眼珠子,抓着一个点着的燃烧瓶便要向着日军的坦克扑去,但他没走两步,便被坦克的机枪扫倒。

    那燃烧瓶也被打碎,汽油喷洒在了他的身上燃烧了起来。惨叫声响彻了阵地,但后续依然有着无数的晋绥军将士怒吼的向着日军的坦克扑过去!

    “头儿,你说科学院那些老爷子们说这玩意儿能在四百米内打穿50毫米的装甲?!我有点不信……”一个举着一把怪异大枪的汉子在草丛里眼中不断的爆着寒光,嘴角上嘿嘿的傻笑着。

    虽然在傻笑着,但这汉子手上可以没停止干活儿。他迅速的将手上的枪放下来,将上面的光学瞄准镜一点点的调校好紧紧的套住了日军那耀武扬威的坦克。

    “没事儿,咱砸一下这矬子的铁王八就知道那些大爷们说的是真是假了。”一个汉子也在冷笑,他手上也拿着一把这样怪异的大枪。

    “瞄准……放!!”

    “嗵……轰!!”随着一声怒吼,那几辆耀武扬威的日军坦克被击中!顿了一顿,猛然爆炸开来!

    在这几个汉子的这一面,仅仅是看到他们那把大枪的子弹在坦克上打了一个洞进去。但在坦克的另一面,那日军坦克的装甲上直接爆开来一个巨大的口子!

    那口子就像是婴儿的嘴巴,但流出来的不是口水而是成片的血肉!喷出的,是一块块的碎肉和残肢,还有那破碎的坦克内部零件。

    “轰!!”一辆坦克应该是被击中了弹药箱,整个坦克直接爆炸开来!那炮塔被炸飞了数米高,跌落下来直接将后面的日军步兵砸的鬼哭狼嚎。

    而那几个扛着大枪的汉子在打完之后甚至连看都不看,便直接向着后面撤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