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乌鸦来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屠猛虎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位老人的心愿。这位老人的一生仅仅是两个愿望:国家富强,和海军崛起。

    在历史上,在老人九十一岁高龄时得知志愿军攻入汉城之时热泪盈眶。挥毫做诗曰:五十七载犹如梦,举国沦亡缘汉城,龙游浅水勿自弃,终有扬眉吐气天。

    “还请鼎铭公放心!孟贲在此起誓:必让鼎铭公在有生之年,得见我中华崛起!可看我海军扬威海外!”

    “哈哈哈……好!我便争气,多活些年岁!看着我中华民族再次站起来,看着我海军扬威海外!!”

    便在屠猛虎和萨镇冰谈兴正浓的时候,许昌城的战争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在得知晋绥军已经完全的归入国防军体系之后,日军的进攻显得更加的疯狂。第114师团在这一天内发起了三次进攻。

    第十七军八十四师250旅旅长李少棠被迫亲自带兵上阵,而第251旅则是在旅长高建白的带领下紧急进入阵地支援作战。

    “轰!轰!!轰……”阵地上的坑道被不断的轰起,那些修建坑道的房梁被轰成了木渣,四处飞舞。

    战场上不断的爆炸,而后面的防炮洞里则是传来了声声的惨叫。

    “挺住!挺住啊兄弟……”无数的汉子们拿着绷带、伤药给那些断了手脚,浑身浴血的将士们包扎。

    “给我个痛快吧……给我个痛快吧……”一位失去了一只手,和一只脚的汉子不断的惨叫着:“我受不了了……行行好给我个痛快吧……”

    “撑住!你能撑住!家里老婆孩子还在等你回去呢……”帮他包扎的汉子流着泪嘶吼道:“老子在你身上抹了这么多药。你可别死啊!你要是死了,这些药可就浪费了!给老子醒着!醒着!!”

    战斗还在继续,无数的日军前赴后继不断的向着阵地汹涌上来。一批又一批的晋绥军将士们呐喊着和日军厮杀做了一团。

    “快!上阵地!!”李少棠现在丝毫看不出他是一个旅长。却见阵地上的他衣裳上全部是血。也看不出到底是他的血还是别人的血,手脚还算完整。

    但胸前那隐隐透着血腥的绷带,无声的诉说着他曾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事。

    支援上来的第251旅旅长高建白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脸上被刮破了好几道口子。脑门上缠着一圈的绷带,但这位旅长依然红着眼珠子盯着阵地对面的日军的一举一动。

    “突突突……轰……”重机枪的轰鸣声在阵地上响起,随即被日军的炮火击中。数不清的日军沿着散兵线不断的向着阵地突袭而来。

    “跟老子杀!!”在日军冲入了一百余米之后,第251旅旅长高建白怒吼了一声带着人便向着那些冲锋的日军扑去。

    双方开始进行这不知道是第几次的白刃战。

    “马鹿!!都是白痴!已经打了差不多一天了!怎么还没有拿下这处阵地?!你们究竟是干什么吃的?!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身为帝**人的尊严吗?!”

    “哈伊!!”第114师团师团长末松茂治中将在阵前指挥部里破口大骂。但几个联队长只能是大声应是。

    “秋山、千叶、山田!你们三个人我已经给了你们不止一次机会了,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们既没有拿下阵地也没有战死在战场上,反而站在我的面前!”

    “奥保夫、长矢、长山!我想知道。我让炮兵给予了你们最大的火力支援,甚至拔除了对面晋绥军大部分的火力点,你们为何还没有拿下这处阵地?!”

    “哈伊!!”几个旅团长、联队长连声都不敢多回一句。只能是顶着末松茂治的唾沫星子大声应道。

    破口大骂了好一会儿之后,末松茂治才深深的吸了口气狠声道:“我和司令官阁下说过。今天我绝对会拿下这处阵地。那么为了我作为军人的荣誉。下一次冲锋我将亲自领队!”

    “纳尼?!不!师团长阁下……”参谋长矶田三郎大佐这时候终于出声了,听到师团长末松茂治竟然试图亲自冲锋他不得不出声阻止。

    “不要说了!矶田,如果我们不拿下这处阵地对于我们114师团的荣誉,将是极大的损害!且,大本营对于我们的评价将会降低。到时候,我们114师团很可能会沦落为二线师团,这难道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可是,师团长阁下……”矶田三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末松茂治粗暴的打断了。

    “不要说了!如果拿不下这片阵地,那么我114师团将来的命运可想而知!”末松茂治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放心,我不会一下子就冲上去。我会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们没有冲上去,我就去冲!”

    “哈伊!!”

    日军再次退去,阵地上的李少棠和高健白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躺在了阵地上。日军要调整炮击还需要些时间,趁着这个时间所有受伤、阵亡的将士们被抬下了阵地。

    “旅长!旅长!军长来电了,您看看……”传令兵在副官的带领下呼哧呼哧的跑到了高健白的身边,大声道。

    高健白被任命为这片阵地上的临时指挥官。李少棠则暂时是他的副手,对于这一点李少棠有些不满但只能是叹气。

    “少棠,你来看看。军长让咱们现在就撤下去……”就高健白皱着眉头将命令看完,对着李少棠叹气道。

    “什么?!不行!老子不走!老子几千弟兄都死在阵地上了,要是老子撤下去了拿什么脸见弟兄们?!老子不走!!”

    李少棠听得高健白的话当场就火了。第250旅两个团七八千人打到现在还能站着的不过是三千来人。

    拿着麾下将士血肉换来的阵地忽然被命令撤下去,你叫他如何甘心?!

    “不走也得走!执行命令!!”高健白铁青着脸颤抖着嘴唇转身对身后的副官道:“命令各部!马上撤出阵地,将换下来的破衣烂裤全部挂起来!”

    “是!!”副官一个激灵。大声应道。而李少棠猛然暴喝:“不准走!!我告诉你高健白,要么你把老子毙在这里,要么你跟老子在阵地上死拼!”

    “你要执行命令你就执行去!老子不信这一套!我几千弟兄都躺这儿了,要老子就这么撤下去老子办不到!我就是死,也死在这阵地上!!”

    “李少棠!我才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你必须执行命令!”高健白也火了,对着李少棠便破口大骂:“你以为老子就贪生怕死?!我们251旅也躺了三千多弟兄在这里!”

    “老子也不甘心!老子也火大!可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日本人火力就是比咱们强!”高健白深深的吸了口气,道:“你以为我想撤?!我就愿意撤?!可这是命令!”

    “作为军人。我们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是我们的天职,就应该去做……”

    说着高健白低下了头,声音颤抖的道:“这才多久?!我们两个旅就填进去了超过七千多弟兄。咱们还能填多少?!这么打下去,难道要等咱们两个旅全填进去了你才甘心么?!”

    李少棠不吭气了,看着阵地上那硝烟和残缺的尸首。还有那些不断的抬下去的晋绥军将士们,他一下子眼泪就掉出来了。

    “撤!!……”李少棠从喉咙里迸发出了这么一句。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许昌城里。高桂滋面无表情的看着桌子对面的那个男子。好一会儿了才道:“你让我们撤下来,我们撤下来了。可这许昌城怎么守住,你给个章法出来。”

    “阵地上丢了我七千多将士,你一句话要撤我便撤下来了。如果守不住这许昌城……”

    “守不住,那是我已经死在了阵地上了。不必您来枪毙。”在高桂滋面前的那男子轻声笑着道:“守南京不会比守许昌轻松多少,我们都守住了。您觉得这里我们会守不住吗?!”

    高桂滋不吭气儿了,作为军人他实在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第十七军不如人家。但实际上,从战例再到战果。第十七军差人家的真不止一筹。

    “我会把我的人分配到您的部队里,他们都是最好的战士。是我们整个国防军内最强大精锐。”说话间。这男子脸色变得肃然对着高桂滋便道:“原本按照规定,我们是不能直接出现在你们的部队里的。但这是我给司令的请求。”

    “你们打的惨,我看见了。我并不想我的战友们就这么白白的牺牲在了战场上。”这汉子对着高桂滋肃然的道:“事实上,我认为让你们来参加这场战斗本来就是极为不合理的。”

    “你们没有经历过训练,你们不知道日军的火力到底会有多强!你们甚至不知道白刃战中日军会采取的队形。就这么上阵了,事实上你们是在谋杀那些将士!”

    “砰!”高桂滋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对着这汉子怒吼道:“你可以侮辱我高桂滋个人,但你不能侮辱那些战死在沙场上的将士!他们都是汉子!血性的汉子!他们没人后退一步!”

    “我不是想要侮辱谁,我是就事论事!”这汉子一点儿也不怵高桂滋,站起来沉声道:“这一点,我会让你看到!只要你麾下的将士配合,我会让你看到如何用最小的伤亡来守住阵地!”

    “我等着!”高桂滋盯着这汉子看了半响,沉声道:“如果你真能做到,我高桂滋以第十七军军长的身份,拜谢你!”

    这汉子洒然一笑,转身走出了指挥部。

    这汉子,便是来自于乌鸦的林山河。他之所以这样的针对高桂滋,是接到了来自于国防军总参谋部的命令。

    苏宗辙认为,要让这些心高气傲的将军们老老实实的来帝都进修军事那么便要有拿得出手的战绩给他们看。

    无疑。这次的郑州会战就是最好的机会。乌鸦们以不透露身份的方式,直接进入晋绥军内任职然后直接用战术方略折服他们。

    没有比这更好的说服方式了,而同时这也是融合双方的一种最好的方式。晋绥军和南京的守军不同。南京的守军是被抛下的一群士兵。

    是以他们很容易就融入了国防军的部队里,这些晋绥军也和桂系的部队不同。桂系的两位大佬已经明确的表示了自己将绝对支持国防军总参谋部的任何决定。

    甚至联合政府所推行的改革,在桂系控制的范围内的试行得到了两位桂系大佬的全面支持。他们可没有阎锡山这种什么都捞一把的心思,虽然也想着自己的利益但相对的功利心比之阎老西要小。

    “我已经跟高培五讲过了,我们现在就进入阵地准备。”出来后,林山河找到了自己的队员们,跟他们直接道。

    “总参谋长的意思很明白。让咱们给晋绥军表演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坑道战!都是军里的老人了,废话我不多说!别在战场上丢了总司令的脸就是!”

    “是!!”这些汉子们极度兴奋的高声应道,他们一直以来都想着能够亲身上战场痛快的厮杀一回。但他们乌鸦的身份很多时候限制了他们的行动。

    这让他们只能是隐蔽的去做很多事情。难得有这次机会。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将自己所有的阵地本事发挥,他们自然是兴奋不已。

    在命令宣布完毕后,林山河便开始向众人说起了自己和几个参谋讨论的作战方案。四处的工兵铲、武器被发放到了这些乌鸦们的手上。

    虽然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未曾经历过这样的战阵了,但没任何一个人手生。在命令宣布之后。这些汉子们分割成几个分队迅速而隐蔽的进入了二线阵地。

    一赶到了阵地上。这些汉子们无需任何吩咐便默契的配合着开始了坑道的改造晋绥军已经在这里修筑过了工事。

    只不过这些工事在炮击之下有些损伤,是以乌鸦们还需要将这里修复。

    一队队从前沿阵地上撤下来的晋绥军士兵们看着他们在忙忙碌碌,虽然看出这些人并非自己晋绥军的士兵但不少眼毒的可以看出来这些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

    即使前方的日军在不断的用着炮火轰记着阵地,但这些汉子们却保持着默然而稳定的速度挖掘着改造着工事。

    一个个的交通壕被加固,防炮洞也被改造。阵地上的地堡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拆除,并将这些物资修筑在其他在乌鸦们看来更有用处的地方。

    “你们隶属谁?!怎么会到这里?!”看了好一会儿,高健白终于沙哑着嗓子对这些汉子们问道。

    一个年约三十穿着一身看不出是什么部队标示的男子站出来,对着高健白咧嘴一笑道:“高旅长。我们是隶属国防军的部队。前来接替你们暂时守备阵地,让你们可以下去修整。但我们能够顶住的时间不长。希望你们修整之后可以尽快的接阵……”

    高健白点了点头,行了个军礼道:“辛苦!”

    随后带着受伤的士兵们撤出了阵地,望着高健白的背影一个乌鸦抱怨道:“头儿,干嘛说什么让他们尽快接阵啊?!就咱们这些人,我还不信小鬼子能打进来?!要这阵地都守不住,我们干脆全抹脖子算了。省得给乌鸦丢人现眼……”

    “你小子懂个屁!”那队长笑骂道:“这高健白是条汉子!带着他的251旅楞是挡住了小鬼子六次的进攻,他们可没咱们这技术啊!”

    “就冲着这份血性,老子服气他高健白。给他说这些话,那是尊重那些战死在战场上数千的晋绥军弟兄。这些都是血性的汉子,咱国防军从来就对这些汉子打心眼儿里尊重!明白吗?!”

    “是!队长,我知道错了!”这汉子不含糊,对着自家的队长沉声道:“队长放心,我一会儿肯定多杀鬼子给晋绥军的弟兄们报仇!”

    乌鸦在准备着,而末松茂治却踌躇满志。他登上了原250、251两个旅所把守的阵地满意的看着上面的一片狼藉。

    “哟西!诸君不愧是帝**人的典范,终究是将这些该死的支那豚击退了!”末松茂治对着伤痕累累的两个旅团长沉声道:“为此,我将亲自向大本营为你们请功!还请诸君多多努力,为了帝国的支那战略!为了帝国的百年国运!”

    “哈伊!!帝国板载!!”

    阵地山传出了阵阵的欢呼,那些攻伐下了阵地的日军们不住的高声嚎叫。而这边的乌鸦们依旧是沉默着不断的加固自己所在的工事。

    “让对面的那些支那豚们多活一晚,明天!我们在打过去将他们都送到地狱去。”末松茂治轻蔑的看着那些不断的在加固的阵地冷哼道:“仅仅是如此,便以为能够顶住帝国的铁蹄了吗?!真是可笑的可怜虫啊……”

    “看来这些鬼子今天是不会来送死了,让弟兄们加紧收拾。别明天给我掉链子!知道么?!”

    “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