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 十毒公子(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一夜,日第十军在准备着明天的战事。而对面的晋绥军也没有闲着。昨天的一战彻底的让晋绥军上下全都服气了。

    因此他们做出了最为明智的选择:听从这些国防军的指导,重新加固自己的阵地。

    昨日一战,阵地上损毁严重。是以,大批的第十七军的将士们被调上阵地,在乌鸦们的指导之下开始重新进行加固。

    将一些无用的工事拆掉,然后利用拆下来的物资来重新加固本身阵地。

    双方都知道,明日将是互相之间最为残酷的一场较量。柳川平助认为,能够对第114师团造成如此重大伤亡的,必然是国防军的精锐部队。其兵力应该在一个师左右。

    而林山河这边也从四处的渠道知道,对面的日军第114师团的师团长末松茂治因为损失重大而剖腹自杀谢罪。

    按照日本人的性格,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除非你彻底的将他们完全击溃,否则他们会像牛皮糖一样的不断的粘着你。

    林山河将这个情况告诉了高桂滋,这引起了第十七军的重视。在这种情况之下,作为预备役的第21师在师长李仙洲的带领之下进入了阵地。

    说起来,李仙洲也是黄埔蒋中证的嫡系部队。曾经在北伐时期担任过蒋中证的警卫工作,后来更是成为了蒋中证打入山西的一颗钉子。

    在蒋中证没了之后,他曾很犹豫是否要率部前往重庆。但首先山西和重庆相距甚远,其次阎锡山可不是好糊弄的。

    要是自己率部走了,未必就不会给他肢解第21师的机会。

    于是李仙洲一咬牙,还是选择了停留在山西地界。并和阎锡山之间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以保障部队不会被挖走。

    林森和东三省组织联合政府的消息传来。李仙洲既是激动又是担心。激动的是总算是有消息了,能够换成国防军这颗大树至少中央军不会吃亏太大。

    担心的是,一方面自己会不会被下放另一方面则是担心阎锡山有什么想法。

    事实上阎锡山对第21师还真是有些想法,要不是碍于第21师装备比之晋绥军大部分部队都要好,打下来估计损失不小阎老西早就动手了。

    且第21师原本就是北伐起来的部队,李仙洲加入后调入的多数军官皆是黄埔系的人。挖人不容易,阎老西权衡了一下利弊,最终选择了放弃。

    毕竟把若即若离逼成敌人,最终兵戎相见造成损失这可不是他阎老西的行事作风。

    西北军出生的高桂滋也不甚相信李仙洲。不然也不会让自己的嫡系84师去许昌城外守阵地。而哪怕是251旅前往阵地的时候,依然保留了一部分的部队在许昌城里驻守。防的就是李仙洲。

    李仙洲本身也知道这种情况,但他却无可奈何。无论是晋绥军还是西北军出身的将领,根本就不可能接纳他这位中央军黄埔系的人。

    从前大家摩擦太多,且中央军对杂牌的态度和行事作风也是造成这种隔阂的巨大原因。若不是第21师还算团结。或许阎老西早就想办法肢解这个中央军嫡系部队了。

    “仙洲,你我之间曾经有不少隔阂。我也知道,其实你对我本人、对第十七军和84师有着不少的看法……”在高桂滋的指挥部里,只有他和李仙洲两人在。

    所有的警卫、副官都被赶了出去,高桂滋亲自给李仙洲倒上一杯茶。李仙洲赶紧起身连道不敢,而高桂滋不管他的动作径自倒茶。将茶杯注满水之后,才放下茶壶对着李仙洲道。

    “但仙洲。你可以回过头去看看。我高培五主掌第十七军以来,可曾亏待过你21师否?!我知道,你们是黄埔系中央军出身。傲气的很,看不上我们这些地方军。”

    高桂滋的话如此挑明。却让李仙洲有些尴尬。若是从前,他未必就怕这么说。但现在情况可不一样了,中央军全数在成都接受改编。

    而自己也失去了蒋中证这座巨大的靠山,何应钦在国防大学内任职教官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这是“面子”上的说法。实际上何应钦就是因为亲日而被闲置了。

    黄埔系现在的情况说是土崩瓦解也不为过,没了屏障李仙洲自然对这个话题很是尴尬。

    “军长此言过重了。我虽是出生黄埔然却从未有过自恃甚高之举……”李仙洲苦笑着解释道:“下面的弟兄们的确有些胡闹,但这是小摩擦。不算什么大事儿吧……”

    “哈哈哈……过去往昔,我们不提罢了。”高桂滋哈哈一笑,揭过来这茬。顿了顿之后对着李仙洲便道。

    “仙洲,现在的战况你是看到的了。我麾下的84师两个旅,一个损失过半,一个也好不到哪里去。”

    “若非这位从天而降的国防军加强排帮我守住阵地,或许昨日一战我一个旅都要填进去。”李仙洲点了点头,开会的时候他也在。

    对于国防军的战斗力他是看在眼里,如果说第二次的日军进攻他们是依靠空军的力量来打退那么第一次呢?!

    日军的第一次进攻,可是出动了整整一个联队三千余人哪!可他们就仅仅是不足百人的加强排,就这么楞是打退了日军的进攻。

    甚至造成了日军逾千人的伤亡,逼得第二次日军进攻的时候不得不派出战机、坦克作为掩护。这国防军啊……的确有着自己的门道。

    “这次我让21师上阵,希望仙洲不要有什么想法。首先我们现在兵力不足,而日军方面一个师团长因上次进攻不力而自杀,想必对面的日军不会善罢甘休。”

    “凭着我一个半旅不到的兵力,恐怕是凶多吉少。这才让第21师上阵支援……”高桂滋对李仙洲推心置腹的道:“且这次有着国防军指导,想必麾下将士们会收获更多。伤亡也不会大……”

    高桂滋一边解释着,李仙洲在心里一边叹气。中央军和地方军队隔阂在这里便能够看出来。高桂滋的西北军几乎已经烟消云散。没有根基的他一方面是不放心中央军。

    另一方面也是担心李仙洲会以为他用21师去做炮灰。其实,李仙洲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李仙洲也理解高桂滋,毕竟他在晋绥军里也没有任何根基。

    加之现在他的嫡系部队都已经打成那样了,若是李仙洲有什么动作或者出工不出力他高桂滋也无可奈何。

    一任军长,却要对自己麾下的师长宽声解释。这的确是一件很让人神伤的事。

    “军长,仙洲也是革命军人。当兵吃粮为的就是杀敌报国,军长不必担心仙洲会畏战不出。”李仙洲安静的听完了高桂滋的话,而后坚定的回答道。

    “还请军长放心!阵地在,我李仙洲便在!日军要想踏过阵地。先过我李仙洲的尸体!”

    “好!!素闻你李仙洲乃黄埔猛将之一,那你就好好打!打下来了,我向军团指挥部给你请功!”高桂滋哈哈一笑,拍着李仙洲的肩膀大声道。

    李仙洲,抗战山东三李之一。毕业于黄埔第1期。其人既不抽也不赌,甚至连跳舞都不会,这在国府将领中实属难能可贵的。

    一番交代之后,李仙洲便离开了高桂滋的指挥部。带着麾下的警卫和副官直接前往的前沿阵地指挥部,在那里林山河会和他一起参详这次战事。

    李仙洲手上捏着的是高桂滋亲自签发的手令,这份手令上说的清楚:任命李仙洲为敌前总指挥,第250、第251两个旅暂归李仙洲节制。

    李仙洲知道。这是高桂滋在安他的心的一种方式。但这也不说明了双方之间隔阂甚深么?!李仙洲捏着手令苦笑着想到,若是校长还在自己不必如此苦恼。

    可现在蒋中证不在了,自己在一个和自己有隔阂的军长手下做事。前景堪忧啊……

    第十七军的阵地上工事挖掘在继续,而日军那边也在各级军官的指挥之下整个第十军所有的日军士兵全数进入阵地等待攻击命令。

    “嗵嗵嗵……啾……轰!轰!!轰……”凌晨五点。日军的炮兵阵地上首先发声!无数的炮弹划破了拂晓的天空,带着流火直接砸向了晋绥军的阵地!

    阵地上一片的尘土飞扬,那些早已经被日军的炮火犁过无数遍的土地再次被掀翻了起来。炮弹的破片在空气中飞舞,整个许昌城跟着一起地动山摇。

    隆隆的炮声有若惊雷。那些在防炮洞里的第十七军将士们感觉自己就像是大海上的一叶轻舟不断的被巨浪抛起再跌落。

    整个防炮洞里,出去乌鸦们之外其余的将士们皆紧张的要命。那些250、251旅的战士们还好。他们没少经历日军的高强度炮击。

    而新晋的21师的战士们大部分紧张的拼命出汗,一方面是防炮洞的闷热。另一方面则是紧张,这洞要是塌了怎么办?!要是炮弹炸进来怎么办……

    在各种情绪的陪伴中,炮击于一个半小时后停止了。随后天边传来“嗡嗡嗡……”的飞机轰鸣声,却见那些战机不断的在天空盘旋。

    这是松井石根给陆航队下的命令,如果没有战机的出现或许会引起对面晋绥军的注意。是以,尽管不情愿陆航队还是在松井石根的强令之下出击了。

    “啾啾啾……轰轰轰……”炸弹被从空中抛下,随后机载的机枪对着阵地上一阵突突突的疯狂扫射。

    这些陆航队的也不是傻子,知道对方有空军支援之后他们在扫射一阵便直接退去。气得第十军司令官柳川平助破口大骂。

    但还是无可奈何的命令各部立即对晋绥军的阵地发动进攻。

    “快!!冲出去!快……”在日军的飞机声音渐远之后,阵地上传来了阵阵的怒吼:“不要去主阵地,向阵地两侧转移!第一轮射击之后再往主阵地去!快!”

    第十七军的将士们显然还没有在炮击的轰鸣中恢复过来,在各级长官和乌鸦的推搡之下匆匆忙忙的跑出了防炮洞,向着阵地两侧赶去。

    此时日军已经借着飞机的扫射的机会,前突到了阵地前三百米左右。正在沿着散兵线快速的向着阵地逼近。

    “突突突……哒哒哒……”首先发声的是日军的轻重机枪。这些火力全部被架设起来对着第十七军的阵地便是一阵狂扫。

    由于他们兵分三路,是以各部之间完全的压制住了三处的火力。主阵地、两翼阵地皆遭到了日军的火力封锁。

    第十七军的将士们刚刚架起机枪试图要进行火力反制,但随即便遭到了疯狂的打击。日军每个班里都配备了一挺轻机枪作为火力支持,而这点哪怕是作为中央军的21师都没有的强力配置。

    在强大的火力的压制之下,第十七军一时之间竟然被打的抬不起头来。任由着进攻的日军不断的向着自己的阵地渗透。

    “嗵……轰!轰……”日军的掷弹筒编队此时再次将火力加强,在他们突入了阵地一百余米之后他们随即将手榴弹用掷弹筒发射出去。

    坑道内顿时传来阵阵的惨叫声,无数的第十七军将士在抛射进坑道的手榴弹爆炸下躺到在了血泊里。

    “娘的!小鬼子这是疯了吧?!这里至少有三个师团的部队啊……”林山河脸色数变,他没少跟日军打交道,凭着火力和兵力他就能够大致判断出对面日军到底是多大的编制。

    “他们疯不疯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要这么打下去最多半个小时他们就能冲上阵地。”李仙洲铁青着脸色对着林山河道:“你看,主阵地上的日军距离我们不过是百余米。如果此时他们发动冲锋……”

    “突击!!”李仙洲的话还没有说完,主阵地上的日军人群猛然传来一声嘶吼。随后便见的那些原本匍匐前进的日军一下子站了起来,向着第十七军的主阵地便杀来!

    “呵呵呵……我本还想用那些来对付他们的坦克的,没想到现在就用上了……”林山河一阵冷笑。对着身边的一个汉子沉声道:“通知下去,乙计划提前执行!!”

    “是!!”这汉子高声应了一下,随后冲出指挥所传令去了。

    李仙洲疑惑的看着林山河,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东西。不过没一会儿,他就知道了。却见不过十数分钟之后日军冲到了阵地前不过三四十米处,那阵地内便抛出了一个个的瓶子、坛子。

    这些瓶子和坛子都冒着火苗,而它们被抛出来的时候日军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下意识的将其击碎。

    “砰……呼~~”却见被击碎的瓶子、坛子一下子燃烧了起来!不仅击碎这些的日军直接浑身被烧。甚至他们身边的其他日军也陷入了火海。

    不过是数分钟的时间,阵地前数十米处俨然变成了整片的火海。无数的日军士兵在烈火中惨叫着,后面的日军机枪手们一瞬间竟然停滞了。

    这情形太惨烈了,刚才被抛出的瓶子、坛子不知道有多少。这引起的大火是恐怖的。甚至那些抛出了瓶子的第十七军将士们看到了这种情形都不由得心悸!

    火势并没有蔓延开来,数日来的战斗早已经将能够燃烧的一切击毁。而这些烈火不过是附着在日军士兵的身体、衣物上不断的进行燃烧。

    一阵阵烤肉的香味传来,但数日没怎么吃过好饭的第十七军将士们却感觉到阵阵的恶心。烧着没一会儿,这烤肉的香味变成了烧焦的臭味在主阵地和左右两翼蔓延。

    “哇~~呕……”一部分第十七军的士兵们听着火海里的惨叫。看着那一个个试图奔跑最终却翻到在火海里不住翻滚的日军呕吐着。

    “突突突……哒哒哒……”这些普通的士兵们反映不过来,并不代表乌鸦们反映不过来。在火海冒出来之后。主阵地和两翼阵地上的轻重机枪全都被架设了起来。

    首先便对着火海后方的日军轻重机枪一阵狂扫,日军的一个停滞给了他们重新占领优势的机会。

    “嗵……轰!轰!!轰……”不仅如此,乌鸦们分配第十七军及他们自己缴获的掷弹筒此时也开始发威,对着日军便是一阵乱轰。

    虽然准头还不成,但胜在数量极大。一阵疯狂的抛射之后,在火海后方的日军只能是被迫选择退下去寻找掩体躲避攻击。

    火海里的日军没有几个能够逃出来的,多数的日军想要就地打滚灭火。但地面上的油却让火烧的更旺。无助的他们只能是在凄厉的惨叫声中,被烧成一堆的焦炭。

    一些命大的在火海的边缘,仅仅是烧伤了一部分便脱离了火海。但那些烧伤的面积注定了他们将只能是躺在医院里,接下来的战斗他们无法参与。甚至,他们以后都将失去作战的能力。

    “本来这些我是打算用来对付鬼子的坦克的,可没想到用来烧鬼子效果也不错。”林山河裂开嘴笑了笑:“唔……以后说不准还有处类似火烧藤甲兵的戏,说咱这场战斗呢……”

    李仙洲看着林山河那谈笑风生的模样,浑身不住的颤栗。能用这种作战方式的,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恶魔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