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五章 十毒公子(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啾啾啾……轰轰轰……”日军退去了,第十七军的将士们在乌鸦们的指挥之下全数撤入了防炮洞中。而日军果然在退兵之后立即对阵地采取了炮击。

    但经历了第一次炮击之后,这些第十七军的将士们已经开始逐渐的习惯了日军的重炮。他们没有了第一次时候的紧张,取而代之的是冷静。

    他们冷静的等待着日军的炮击结束,冷静的等待着自己的上级军官们发出的指令。

    炮击之后他们会暂时的耳鸣,听不到任何声音。但他们可以看到军官们的口型和手势,大地颤抖的停止也会让他们知道炮击的结束。

    “你大概觉得我很残忍。你或许在想:这些人杀便杀了,但我的表现是否过于冷血而不像个聚能是吗?!”在前沿指挥部里,林山河百无聊赖的看着李仙洲轻声道。

    后者保持沉默,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李师长,你知道吗?!不过是在1931年之前,我不过是个浪荡公子。”林山河转过头去看着观察窗外被日军炮火掀起的尘土,声音若有若无。

    “我爹,是东三省数得着的豪商。而我是家中二子。大哥经营生意很有成就,且也很心疼我。加之我是家中幼子,几个姐姐也将我疼的不成样子。”

    “而且我们家和当时的东北军内的一些高官们相较匪浅,这都让我有了胡闹的本钱。”林山河转过身来,像是对着李仙洲说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我不想跟我大哥争什么。兄弟睨于墙,这本是人生悲事。我不想经历这些。”林山河顿了顿,继续道:“我很聪明,这点我从小便知道。我学东西很快,学什么都快。”

    “你或许不知道。我会英德日俄四国语言。这些都是我二十岁之前学会的。我粗通中医和西医,做点简单的手术整骨出料一个活人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我会武,能打八级、会形意。太极也略有涉及。我可以使枪,国防军现在最好的狙击手里我大概在前五之内。”

    林山河说着,而李仙洲却依然保持着沉默。

    “我有我自己的产业,我不会和我大哥去争什么。在家里人眼里,我永远是那个浪荡子。那个可以拿着家传字画去换花酒的浪荡子。”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爹百年之后我会让我哥继承所有的产业。而我,则继续做我的浪荡子。”

    “可惜……日本人打破了这一切……”林山河说着。脸色逐渐狰狞了起来。

    “我的姐姐……我的哥哥、还有我的老父亲,在九一八的时候没有一个活下来。”看着那些在炮火中被撕碎的日军烧焦而破烂的尸首,林山河笑的是那样的狰狞。

    “我找到我姐姐的时候,她被人砍去了四肢和头。胸也被割掉了,肚子被剖开肠子留了一地。在她身边的。是我的外甥。不满三岁,他是被枪托砸碎了头死的。那脑浆流了一地……”

    李仙洲脸色终于变了,他有些理解为什么这位国防军的军官会如此的憎恶日本人。将屠杀视为乐趣。

    “其实,我杀这些日本人从来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从前在朝鲜战场的时候,杀一些日本人我还觉得痛快。但现在我已经麻木了。”林山河笑了笑,这次他笑的很轻柔。

    但那笑脸在李仙洲看来比他狰狞的时候还可怕。

    “我不在乎日本人死多少人,我所在意的是我弟兄的生死。如果能用毒气把这些日本人干掉。我不介意去用一下。”林山河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转过身去看着日军逐渐停止的炮击。

    “作为军人,我的‘仁’仅仅是对我麾下的弟兄。而日本人……死光了却又如何?!让我麾下的那些愿意为国牺牲的汉子们能够多几个回家见到自己的爹妈媳妇,这对于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此时。日军的炮击已经停止。却见阵地上再次涌来了无数的日军,而开路的则是十余辆坦克。日军的步兵密密麻麻的沿着散兵线向着阵地袭杀而来,血战将再次爆发!

    “突击!!”日军的人群中传来一声嘶吼,却见那坦克停了一下对着阵地“嗵!”的便是一炮。随后那第十七军的阵地轰然炸开。

    “突突突……”日军坦克上的口径重机枪开始扫射,后面的日军士兵则是借着坦克作为掩护不断的向着阵地杀去。

    这时候第十七军的将士们也在乌鸦的指挥下进入了各自防御的阵地。他们架起了轻重机枪。对着日军的坦克和后面的步兵便是一阵的狂扫。

    “叮叮当当……”子弹打在日军的坦克上,不过是擦起了一些火花。对于坦克本身却没有丝毫影响。这些钢铁怪物依然横冲直撞。

    后面的日军步兵略有损失,他们或是被流弹击中又或是被两侧的机枪扫倒。

    “嗵嗵嗵……轰轰轰……”日军的坦克骤然停止了前进,对着阵地上的火力点便是一阵的猛轰。数个机枪点被拔起,第十七军的将士们躺到在血泊中而机枪被被击毁。

    “突突突……”日军的坦克在一轮轰击后,开始利用车载的机枪对着阵地开始清扫。他们试图压制阵地上的火力点,以支持步兵前进。

    而日军的机枪和掷弹筒则是借着坦克的掩护,不断的对第十七军的阵地进行火力压制。在这种双重的压制之下,阵地上的第十七军开始出现了损失。

    而日军则是借着坦克为掩护,不断的向着阵地逼近而来。

    “刚刚我们已经把最后一批的汽油瓶丢出去了,现在日军的坦克打上来我想知道你怎么对付他们。”李仙洲首先沉不住气了,对着正在观战的林山河便道:“我们手上可没有能击毁这些坦克的武器!难道要用弟兄们的命去填么?!”

    林山河闻言,转过头来再次可恶的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指了一下天,对着李仙洲轻声道:“我们是没有……”

    “但他们有……”

    “嗡嗡嗡……”随着林山河的话,天空中传来了阵阵的轰鸣。李仙洲这才想起来,人家国防军可不是他们晋绥军或中央军这样空军极弱,甚至没有的部队。

    国防军可是拥有了国内最强的陆、海、空三军!每一个军种,都在他们各自的领域中取得了国内最好的战绩。

    “我真忘记了,你们有空军啊……”李仙洲沉默了好一会儿,对着林山河叹气道。

    “不是‘你们’,而是我们!”林山河笑了笑,对着李仙洲轻声道:“这是我们的空军!”

    “啾啾啾……轰轰轰……”便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那些国防军的战鹰已经抵达了作战领域的上空。对着下面惊慌失措的日军便是一阵疯狂的轰炸和扫射。

    虎鲨无论是甲型还是乙型,上面都装备有70mm的火箭弹。这些火箭弹用来做对地覆盖火力是极为不错的选择。

    至少,下面的日军体会到了这种打击之下的恐怖。超过五十架的虎鲨战机覆盖在整片天空,对着下面的日军兜头便是一顿火箭弹。

    在70mm的火箭弹之下,那些日军的坦克就火柴盒子——打了便着!然后轰然在阵地上炸开来,不复之前的嚣张模样。

    “嗵嗵嗵……”打完了火箭弹之后,机炮的轰鸣声便接连响起口径的机炮扫过之处,无数的日军直接变成了块块破碎的尸首。

    在将机炮扫完之后,这些战鹰们还嫌不过瘾。用着的机枪,继续追杀这些已经后撤的日军。就像是一群凶猛的秃鹫在追杀一群无助的小羚羊。

    “他们来的还是晚了一些,按说‘虎鲨’的航速是每小时四百公里以上。也就是说他们最迟在一个半小时内赶来。”林山河有些不满意的看了看手表道:“这群家伙,竟然给我拖了一个多小时。”

    看着林山河不满的模样,李仙洲苦笑着说不出话来。这是在有些颠覆了他的固有观念。从前中央军中也是有着空军的。

    但那是隶属委员长的宝贝疙瘩,除去一部分做侦查之外几乎很少出动攻击。而且,除去委员长,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直接命令空军行事。

    那百来架战机,基本上就是中央军所有的空中力量。每次使用都慎之又慎。

    如果是在中央军中,遇到这种类似的战役绝对不可能看到有空军出现支援。更不用说能够击退日军了。

    但从这位林山河的表现看来,这在国防军中似乎司空见惯。甚至这位还能对空军的晚来抱怨。而李仙洲的观念,因此被推翻了。

    “我们会推翻你们90%以上的固有观念,相信我。等你们到了国防大学,被推翻的理念只会更多。”林山河似乎看出了李仙洲在想些什么,笑了笑道:“第十七军、21师都是很不错的部队。你的资料我看过,的确是个杰出的军人。”

    “我欢迎任何杰出的军人成为我的战友,和我并肩杀敌!所以,我欢迎加入国防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