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九章 河南一锅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欧洲巨变发生之后,美国立即发表声明称:坚决反德国的这种侵略行为,同时希望几方能够保持冷静克制,寻求和平解决方式。

    显然,美国还没有做好介入欧洲战事的准备。至少他们现在认为自己还不是介入的好时候。每个国家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做打算。

    美国的考虑,自然是要出于本国的利益。一个破烂的、无力的欧洲,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坏消息。或许这更利于美国的发展。

    “成章叔他们启程了么?!”放下了电报,屠猛虎对着身边的苏宗辙等人沉声问道。后者点了点头。

    “沈司令已经带着海军的精锐前往美国了,预计会在一个月之内抵达。”顿了顿,苏宗辙笑着道:“司令,您这招倒是不错。先在美国熟悉军舰,再开回来作战。日本人估计也预料不到。”

    屠猛虎闻言无奈的苦笑,将手里的电报放下叹气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海军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出门,上次咱们仗着空军的优势伤了他们一把。但说到底人家的海军实力比我们强出了不少。硬拼,只能是葬送海军……”

    说着,屠猛虎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下面在操练的警卫师将士们沉声道:“企六叔啊……您以为美国真是愿意给我们军舰?!”

    “那艘军舰从说要出售到现在,已经拖了多久了?!说到底,他们还是不想让我们掌握这些技术。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们不希望我们能够拥有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力量。”

    说着,屠猛虎转过身来对着苏宗辙微微一笑轻声道:“但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有变化。到时候,他们将巴不得我尽快拥有这些力量。甚至逼着我们拥有这些力量。”

    “那时候,才是我们真正崛起的时候……”

    欧洲在巨变。河南在酣战。而山东地区也没有闲着。

    德州的华北方面军终于回合,但他们面临的却是更大的困境。保定的国防军部队虽然没有追杀他们,但已经前往石家庄准备堵住他们的前路。

    而德州的国防军进攻日渐猛烈,后方的战机在和国防军对攻了数次之后终于机库和飞行员告竭。从此整个天空属于了国防军的战鹰们。

    这导致的是华北方面军面临着国防军不断的重炮轰击、飞机轰炸和扫射,这些国防军简直把日军的阵地当成是练兵场了。

    步坦协调、空坦步协调、空中打击呼叫、重炮支援协助……等等战术手段在日军的阵地上全用了一遍。

    这导致的是华北方面军伤亡惨重,二十四万余人的部队打到现在即使加上补充的兵员,整体兵力已经下降到了不足十五万。

    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华北方面军总司令的寺内寿一感到无比的头疼。他敏锐的察觉到,对方这是在拿整个华北方面军在练兵!

    国防军的扩张。带来的问题便是新兵太多而老兵不足导致了整个国防军的战斗力下降。为了弥补这个劣势,第二军团司令齐木登选择了让各部在阵地上练兵。

    而步坦协调、空中支援等也被打仗打老了的齐木登敏锐的察觉到了这种战术未来的作用,他不介意自己的第二军团率先熟悉这些战术。

    但作为“陪练”的华北方面军就苦了,他们首先要面对着第二军团每天换着花样的进攻。其次要面临着巨大的物资消耗而难以补充。

    原本用于驻守在山东地区的华北方面军部队,几乎都被抽调上来用于阻挡第二军团的进攻了。现在整个山东的防务无比空虚。

    “老爷子~您看咱接下来怎么打?!”齐木登现在在一位老爷子的面前谄媚的笑着道。而整个国防军中能让他如此低声下气的不过是寥寥数人。

    “唔……等梁大山那小子传来消息先,济南要占住了才能堵住矬子的退路。”却见椅子上坐着一位高大的汉子,头皮和下巴被刮的青青的。

    那眼神如同鹰隼,身上的那套国防军军装被他穿的如同紧身衣。一块块雄壮的肌肉在军装下隐约可见。

    这汉子,毫无疑问的便是那位猛虎的亲爹——屠三炮炮爷。

    “封住了他们的退路,这群傻货就只能往别处撤。最后只能是被逼拼死突围。”炮爷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冷笑着哼道:“突围?!倒是想得挺美!”

    其实炮爷知道,要彻底的将前后近二十万的日军彻底歼灭那是极为困难的事情。毕竟华北方面军那也不是吃素的。

    自家儿子给这些汉子们定下的目标。要求其实高了些。但炮爷知道自家儿子的心思,无非就是敲打一下这些心高气傲的快要把眼皮子抬上天了的国防军将领们。

    这群混蛋仗打老了,还没输过是以弄的个个都习惯性的用下眼皮看人。这让屠老虎很是恼火,这帮混蛋现在除去他和国防军的老将们之外几乎谁都不看在眼里。

    特别是第二军团司令齐木登、第一军团司令梁大山和第三军团司令田吉祥等这一批的国防军老人。最混蛋的就是他们。

    一个二个恨不能在脑门上刻着:“屠猛虎嫡系,打仗未曾败”几个字。这样带动了他们麾下的军团弥漫着一股谁都看不起的心态。

    现在倒还好,若是将来和其他部队合流的时候这种心态无疑会引起巨大的冲突。是以,屠猛虎决定敲打一下这帮子骄兵悍将。

    济南战役要求的出笼。就是为了敲打一下这些家伙。凭着第二、第四两军将从外围的故城、陵县对德州实施的包围,如果华北方面军还冲不出去那只能说是他们自己该死。

    若是冲出去了。整个山东地区将不再有日军的势力。就连青岛等地的日海军陆战队,也不得不选择撤离。

    连陆军都打不过国防军,海军还死撑那只能是送死。

    而此后,国防军将可以从容的收复整个山东地区进而威胁到江浙一带。同时大部分可由济南直下空虚的徐州。而对南京做出支援。

    炮爷觉察到了自家儿子的想法,但炮爷想的是尽量的多杀伤这些矬子。就算让他们跑了,也得被撕下三斤肉来。

    带着这种目的,炮爷来到了阵前做起了总指挥。

    “大山带着第三军朱宕部已经过了宁津,正在向临邑行进。最迟明天下午他们可以抵达济南境内。”齐木登顿了顿,对着炮爷肃然道:“老爷子,那第二、第四两军什么时候实施全面包围?!”

    “等大山进入济南范围内,就让第二、第四两个军立即实施全面包围。”炮爷挥了挥手,呵呵的笑着道:“告诉弟兄们。这仗必须给我打的漂亮!回去了,我给他们请功!”

    “是!!”

    南京城内,霍庆云和颜成翰两人笑呵呵的在一处小院子里聊着。而这处小院内忙忙碌碌的在运送着什么,在小院之外驻扎着大量的第二集团军的精锐们。

    他们警惕的看着四周,不允许任何靠近这处小院。

    “我说老霍。你觉着这洞是不是传说中建文帝留下的?!”颜成翰疑惑的对着霍庆云道:“不然这规模,我估计一般人也开不出啊……”

    霍庆云耸了耸肩,对着颜成翰便道:“谁知道,我们原本打算远远的挖出一条通道进来南京城好给你们送物资。可没想到挖着挖着就挖到了石砖。”

    “我队伍里有摸金校尉出身的,他们一看就知道这地儿应该是有玩意儿。开起来后,就看到了这个通道。结果一顿探走,就到了你这里。”

    顿了顿。霍庆云笑着道:“不过据他们判断,这洞还真就是明朝中期左右弄下的。那些石料和建筑方式,还保持着当时的样式。”

    颜成翰点了点头,感慨的道:“还好有这个洞。不然我们恐怕都撑不下去了。这弹药消耗太快了,没补充根本没法儿打。我估计日本人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前段时间一直猛烈进攻。要不是你们提供了物资,我们可能还真打不下去了……”

    霍庆云摆了摆手。道:“甭说这话,都是咱国防军的弟兄。说这话就没意思了。我现在的任务就是一遍延缓日军对你们的进攻。一边给你们提供支援……”

    便在两人说话间,一箱箱的子弹、107虎咆的火箭弹被从院子里的一间房内抬出来。而在南京城外的多子山上,一个隐蔽的山坳内一群穿着老百姓衣装但却神情警惕的人在不断的来回往山坳里运东西。

    外围的几个村子因为战乱人全都跑了,而现在这里再次住满了人。人群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如果你仅仅认为这些村子是普通的村子,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大口钩子、三帮起、巴鹰……嘿!咱们这几个小小的村子里,可是整个苏北最能打的部队了吧?!”黄八妹看着附近的几个村子里那些一个个从前只是闻名不得见面,或是最多见过一次的猛人悍匪们兴奋的道。

    而在他身边的刘云焦则是只有苦笑,这黄八妹学文化倒是很用心,也学了不少东西,可骨子里那种土匪性子还是改不了。

    “他们现在都是我们的抗日战友了,叫他们外号可不好。八妹呀~以后别这么叫他们了,不然他们得生气呢。”

    “嗯嗯嗯~我听刘大哥的,以后肯定不叫他们的名号。”黄八妹倒是从善如流,对着刘云焦小鸡啄米似的一顿点头却不知道她听进去了多少。

    一边点头,黄八妹那水汪汪的眼睛还不住的看向了刘云焦。颇有点出嫁从夫的味道在里面,直把刘云焦看的无可奈何。

    刘云焦也不是傻子,这么久了如何能完全没有觉察到黄八妹的心思?!但这位来自于屠猛虎身边的大将有着自己的傲气。

    在没有体现自己的价值、取得功绩之前,他是不愿意提及成婚的事情的。尽管为此事家中已经不止一次的致电询问了,可刘云焦依然沉住了气坚持自己的想法。

    “八妹,这次南京的战役结束了。如我还没死,那就遂了你的心愿吧……”这句话,刘云焦没有说出口。他仅仅是在心里这么想着。

    战场上,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他看好黄八妹,认为在自己的教导之下这位原本目不识丁的女土匪已经达到了可以前往国防大学进修的水平了。

    只需她继续努力,那么她未必不会成为国防军中第一个带兵的女将军。而刘云焦不想耽误黄八妹。

    他看的出来,如果自己真的娶了她而将来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位烈性女子未必不会万念俱灰。他不想这样。

    “八妹,把我今天给你的习题再做一遍。一会儿我给你改分。”刘云焦的嘴角微微的翘起,对着身边那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附近山村的黄八妹道。

    “做不好,今天不准吃肉。”听得刘云焦的话,一向豪爽过人、脾性刚烈的黄八妹眼眶便红了。嘟着嘴小女人一般的一言不发。

    “快去!我已经给总指挥打申请报告了。下个月你就带着阿通他们一起去国防大学进修。”刘云焦溺爱的揉了揉黄八妹的头发,笑着道:“学好习题,不要过去了给我丢脸。”

    黄八妹听得此言,狠狠的点了点头。转身回房老老实实的做习题去了。这些都是刘云焦给她安排的课业,算是开了小灶补习。

    而黄八妹回去之后。刘云焦带着几个从暗处闪出来的汉子开始在山外巡视。这是每天必须做的功课,几个村子互相之间不隶属。

    协调全靠霍庆云一个人,而霍庆云则是刻意安排他们互相之间夹杂着巡逻。他们也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安排的巡视。

    在山外远远的地方,可以看见日军包围南京城的阵地。坑道、壕沟密密麻麻的将整个南京城包围了起来,隐隐约约的可见无数的人影在窜动……

    许昌城外,在苦苦挨了日军第十军超过二十次以上的强攻之后第十七军终于在9月26日凌晨等来了孙蔚如的第十七集团军的支援。

    此时整个许昌城还能够继续作战的将士,前后加起来不超过三千人。超过八千的轻重伤员或是在阵地上坚守。或是在许昌城里治疗。

    第三十三军最后的残部在军长周原键的带领之下,终于是赶到了许昌。但所剩下的人,不过是四百余。

    一行人最终被第十七集团军找到,并将其并入了自己的部队。而日军的两个追击师团。在见到了第十七集团军后,选择了停止追击等候命令。

    第十七军和日军便在陈曹附近对峙了起来,,第十七集团军远道而来。一路急行军也需要修整。除非日军发动进攻,否则他们并不愿意直接开战。

    而日军追击了第三十三军残部良久。也需要修整。同时面对着兵力不明的大部队,他们并没有一战既胜的把握。

    最为重要的是:这些军人全部穿着国防军的军装,这让两个日军师团有些心惊胆战。赶紧致电松井石根,请求战术指导。

    “命令第9师团从阵地上后撤,保持队形不要被郑州的晋绥军追击。命令第101、第3两个师团坚守阵地,挖掘工事同时注意防范国防军的轰炸和重炮。”

    松井石根在接到了第101、第3两个师团的电报之后,长叹了一口气。这位陆大第一名毕业的高材生自然看的出来,现在自己扩大战果的最好时机已经失去。

    “命令第13师团立即对平顶山方向发动进攻,第十军出一个师团协助进攻。务必要将平顶山地区的晋绥军拿下,同时保持阵地。”

    “第十军停止对许昌的进攻,挖掘工事等待新的命令。”

    副官沙沙沙的将命令记录下来,见松井石根不再说话这才顿首离去。没一会儿,整条战线的日军全部都改变了作战方式。

    在第十七集团军前面的第101、第3两个师团不辞辛苦的在不断挖掘阵地,而许昌城外的第十军也停止了疯狂的进攻,反而开始构筑阵地。

    而同时,郑州方面收到平顶山急电:日军突然加大攻势,利用重炮对平顶山阵地实施强行突破。平顶山方面的杨澄源第三十四军紧急向郑州方面请求支援。

    而距离平顶山最近的许昌自身伤亡惨重,根本就无力派出支援。第十七集团军现在距离平顶山的直线距离有着八十余公里之多,且经过急行军又和大量日军对阵根本无法抽调兵力支援。

    最终,作为郑州战役临时总指挥的傅作义只能是命令第三十四军向许昌方向撤退。以避免受到像三十三军那样被歼灭的命运。

    1938年9月29日,郑州战役告于段落。双方陷入了暂时的平静中。

    此时,除去郑州、许昌还在晋绥军的掌控中外河南其余部分大部被日军占领。威胁至郑州的开封城陷落,距离许昌直线距离六十余公里的平顶山阵地陷落。

    而日军的一个军在许昌城前虎视眈眈,两个师团在支援过来的第十七集团军的阵地前构筑工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