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兽畜之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即使在诸君之前,在战阵中倒下,诸君战斗到今日的丰功伟绩也不会被人们忘记,即使这次整个方面军在这场战争中失败,日本国民为诸君的忠君爱国的jīngshén所感动激昂,歌颂各位的功勋!”

    “我坚信,我大日本帝国取得最终胜利、帝国民众们对着各位的灵位流泪默默祷告的日子,也一定会到来的!诸君,还请与我一同为帝国奋战吧!”

    日华北方面军第十二军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少将红着眼珠子,看着下面不到两千人带着伤亡的日军士兵们,高声嘶吼。

    他zhīdào,这或许是zìjǐ最后一次在做战斗动员了。而他,则是被日第十二军司令尾高龟藏中将留下来的断后总指挥。

    “大日本帝国板载!天皇陛下板载!!”下面的日军士兵们也zhīdào,zìjǐnénggòu逃出生天的机会极为渺茫。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气氛在队伍里蔓延开来。

    从武城方面突围而出的日第十二军司令官尾高龟藏中将带着zìjǐ剩下的一个师团和一个联队,正没命的向着河南地区赶去。

    凭着便携电台,他们yǐjīng收到了来自于东京帝国大本营的指示。只要他们nénggòu逃到开封前面的那些市县,第十二军也就算是保住了。

    “命令部队,不得泄露任何行踪!所经过之地必须清理,那些该死的支那豚必须要全部处理掉。”尾高龟藏对着身边的副官沉声道:“只要我们nénggòu进入河南境内,找到华中方面军nàme我们便安全了……”

    “哈伊!”副官大声应道。随后转身下去将这个命令传到了后面的各个部队中去。

    shíme叫做“必须清理”,这位副官乃至整个第十二军都很qīngchǔ。这道命令无疑意味着这一路上整个第十二军将会带着去腥风血雨。

    武城县外,翻过几个山头便到了一个叫做“大庙镇”的dìfāng。这个小镇在地图上你难以找到,但在武城而言这也算是几个极大的小镇。

    小镇自东而西,有一条石板路横街贯穿全镇。路两边是两排店面,约有大小店铺三百余家,平日里热闹非凡。此时全镇人口约有三千余人,镇上居民千余人。

    “哇哈哈哈……”小镇里传来了阵阵犹如夜枭一般的笑声,一个日军老兵抓住了一个穿着碎花衣服二十上下的妇女。疯狂的大笑着。

    在他身边,则是无数的日军士兵不断的破门而入。整个小镇里全是哭嚎,店铺的门被砸开里面传来了惨叫、挣扎与哭嚎。

    而那个被日军老兵抓住的妇女jīliè的反抗了起来。她又打又骂又哭,激怒了这个老兵。

    “马鹿野郎!!该死的支那豚,竟然敢反抗?!”老兵一边骂着那名妇女,一边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拖到了外面。

    在镇子里有井。有好几口井,这个妇女就被拽到了其中一口井,老兵把这个妇女一边往井里按,对着身边的一个士兵吼道:“金子,你抬她的脚!把这头该死的支那豚丢进去!”

    “哈伊!”这士兵狞笑着,跑上前去一起把这名妇女的脚抬起,却听得一声惨叫而后“噗通”的水响,这妇女就这么被扔到了井里!

    “哈哈哈……”井边传来的。是日军狰狞的狂笑。他们稍有兴趣的看着那井里不断挣扎的妇女,发出阵阵的狞笑。

    “妈妈~妈妈……”这个妇女还有个孩子。看见妈妈被扔到了井里,就一直围着井台哭着喊,他看起来才4岁zuǒyòu,个子还不够高,够不到井台。

    却见这个孩子一边哭着一边回到家中,搬了一个凳子,爬到凳子上喊着“妈妈……”竟然噗通医生跳到了井里。

    那个叫做金子的日军士兵见这孩子掉下去了,狞笑着从身上拿出一个手榴弹拉开直接丢到了井里,听得“轰”的一声那井水带着血花飞溅了出来……

    一个浑身**满眼呆滞的女子被几个日本兵抬着,小镇的街上yǐjīng燃起了大火。这女子被捆住了手脚,直接就丢到了火里。

    顿时,那火堆里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而在火堆旁的日军则是一脚将这想要爬出来的女子踢进去,不停的狂笑着。仿若在看shíme有趣的喜剧。

    “咣当~”一声,赵三里家的门被踹开,他正在床上睡觉。还没等他起身,三个表情狰狞的日军士兵便扑进来直接用刺刀“噗哧!”一声刺进了被子里!

    被刺中的赵三里猛然坐起来,惊恐的望着这几个日本兵。而一个领头的日军士兵则是狞笑着拔出刺刀再猛然对着赵三里的喉咙刺去!

    “不要!!我的儿啊~~”赵三里那老母亲这shíhòu才扑出来,见到此景猛然便抱住了这日军士兵的大腿。

    “去死!!”这个日军士兵狞笑着拔出刺刀,一把划拉过了这老人喉咙。却见老人睁大着眼睛,手还死死的抱着这日本兵的腿却不放松。

    “畜生!!”赵三里的爹怒吼着冲出来,但回击他的却是一刺刀!

    “哗啦~”的一下,赵三里的爹被刺刀直接将腹腔划开。顿时,那肠子、内脏跌落一地。一个日军士兵还拿出刀来切下赵三里的爹的头颅,一脚踹到了门外哈哈大笑着。

    “这支那豚的肠子原来这么长啊~”一个日本狞笑着将赵三里和他爹娘的尸首剖开,将那肠子全部扯出来。

    “来来来……让我们看看这些肠子到底能有多长~哈哈哈……”

    小镇内的大街上,大锅头里咕嘟咕嘟地炖着shíme。日军一阵逃命,所有的给养几乎全部丢失。这不过是个千余人的小镇。存下的东西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的消耗。

    于是……“喀嚓~”一个浑身**的女子被一个日军军官狰狞的抡刀砍下了脑袋,这军官狞笑着将这女子的尸首切割开来丢到了那不断咕嘟咕嘟煮着的大锅里。

    “告诉大家!在这里的所有东西包括了支那女人我们都可以随意享用,享用完了之后不要浪费!把头给砍下来了,肉带回来煮。”这日军军官对着身边的副官笑的如同夜枭。

    “我们现在méiyǒu给养了,吃这个肉让大家高兴高兴也不错!yǐjīng半个月以上我们méiyǒu吃过肉了。告诉大家,支那女人的肉比猪肉好吃!哈哈哈……”

    “哈伊!”这个命令,随着副官的传递没一会儿便知会到了各个小队。

    尾高龟藏正在zìjǐ的临时指挥部里,听到副官报告zìjǐ下面部队的情况他不过是挥了挥手示意zìjǐzhīdào了。

    “是应该让他们放松一下。我们的战斗太紧张了,下面的勇士们是到了接受欢乐的shíhòu。”尾高龟藏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解释着shíme:“至于这些支那豚……他们生来,不就是为了让帝国征服的吗?!”

    说完这段话,尾高龟藏低下头去继续研究起了地图。而那副官似乎也认为这理所当然,对着尾高龟藏鞠了一个躬,转身离开。

    不怪得这shíhòu的日军会这样想,这是因为他们在明治维新之后的教育所造成的结果。

    “当时我上小学的shíhòu,在学校里设有神坛,那里供着天皇的像,每次经过那里的shíhòu,不能正视,必须弯着腰鞠躬,腰要弯到不能再弯的地步,rúguǒ不这样的话,老师就会生气训斥。这样的教育持续了6年。”这是后世的一个日本人对当时他所接受教育的描述。

    “日本和日本国民都非常优秀,而中国人是劣等民族,杀了劣等民族的人,你的灵魂就会得到拯救,所以一定要杀,也因此我们就很坦然地去杀人了。”

    “当时学校就教育我们,日本是一个神的国家,做shíme都一定能赢,打仗也是如此。在古代,蒙古曾经侵略日本,但是他们在海上遇到了台风,风非常大,于是船翻了,士兵们最后都葬身海底。”

    “这是我们在历史课上学到的,正因为日本是神的国家,所以神才刮起了大风,造成了这样的结果。”这是一位在14岁的shíhòu,应征参加了毒气的制造的日本人所描述的当时教育。

    屠杀在继续,无数的人被赶出家中。那些房子因为晚上他们zìjǐ要住宿,所以暂时没焚毁。却见小镇的街口上老人、孩子被绑成一串串的。孩子在哇哇大哭,老人们目光呆滞。

    “杀!”随着这一声声野蛮的命令,血涌如潮,临终前的呻吟和地狱般的悲吼相互交织在一起。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被带了出来。在狞笑的日军士兵的一阵凶猛的刺杀之下,老人和孩子倒下了。

    数十具尸体惨不忍睹地叠在一起,鲜血铺满了大地。

    “哟西!这些支那豚还算有些用处,给帝国的勇士们练习一下刺杀也是不错的。”一个小队长嬉笑着对身边的士兵道。

    “哈伊!属下也觉得,我们应该用这样的方式鼓舞士气。”这士兵应道:“这些支那豚,清理掉比留着更有用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