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侦察连的愤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给师部发报,把这里的情况说一下请求指示。”指导员高崎看着下面那些行色匆匆的日军,沉着脸道:“这帮矬子还真下的去手……”

    高崎指的是公路下面那些自杀或被“自杀”的日军士兵,为了拖延日军的行军速度侦察连选择的是击伤日军而并非是射杀。

    高崎和盛勇开始认为这样会不断的增加日军的伤员,同时日军将不得不动用人手来照顾这些伤员会减缓行军速度。

    但两人没有想到的是,尾高龟藏会那么的决绝直接让这些日军士兵自杀。要么,就帮他们自杀。如此一来,高崎和盛勇的打算就落空了。

    他们不得不咬牙切齿的看着下面的日军就这么加快行军。现在的情况是第五师距离日军有着数十公里之远,而日军却在不断的加快行军速度。

    这么下去,第五师肯定是追不上这些日军的。最终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和华中方面军会师,一旦这两方会师了要想再找到机会歼灭他们就很困难了。

    “告诉他们,继续骚扰日军但不要和他们正面冲突。”在行军的战马上,已经强行军快要抵达肥乡的第五师师长尚英彦沉着脸色道:“告诉他们,我们现在已经抵达了肥乡。让他们继续骚扰,我们会追上日军的!”

    “师长……”第五师参谋长戚元魁脸色难看的道:“要不要让侦察连阻击一下?!不然以日军的速度,我们恐怕很难追上去……”

    “不能这么干。”尚英彦摇篮摇头,道:“侦察连的人太少了,就算是大阻击也很难挡住日本人,这亏本的生意咱不干!”

    “就算是追不到第十二军,我们以后也有歼灭他们的机会。我不能拿着下面弟兄们的命去冒这样大的风险。”戚元魁闻言叹了口气。

    他们是国防军第二代成长起来的军官。这一辈的国防军军官多数是在第二次朝鲜战役以后加入国防军的。

    他们中多数人原本是学生、教师或是其他身份,但为着一份爱国心他们报名参加了国防军。在经过了体检、训练后,他们参加后续国防军的一系列战役。

    在这些战斗中,第二代的国防军军官们也逐渐的成长起来。在经过了国防大学的学习之后,就任于现在国防军的各个岗位上。

    尚英彦、戚元魁便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我去让大家加快行军,总归是不能让这些矬子就这么跑了!”戚元魁咬牙切齿的狠声道:“德州战役,我们第五师的脸算是丢尽了!要不杀个狠的,我都觉着没脸见人。”

    尚英彦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搭档去办此事。

    在戚元魁离开后。尚英彦下了马让副官拿出地图铺在地上看。不得不说,日军选择的这条路线很是刁钻,直接就是对着安阳直线行军。

    这一片到安阳,几乎就是整片的平原地区。路上没有太多的山坳丘陵,也就是说日军行军的速度除去被阻击之外根本不可能被减缓。

    可就算是阻击了。日军也完全可以绕过阵地进行行军。或许花费的时间会长一些,但终归不会被国防军追上。

    “轰!轰……”又一窜的连环雷在小路上爆炸,二十余人的日军士兵惨叫着倒下。但这依然没能阻止日军的行军,整支部队保持的匀速向着前方走去。

    后面有日军军官沉着脸上来,或是这些日军士兵自行了断。或是被这些军官“帮忙”了断。

    “连长,师部回电了。师长不同意我们的阻击请求,要求我们继续对日军实施袭扰战。”高崎沉着脸拿过了一封电报递给了正在用望远镜观察作战的盛勇。

    盛勇接过电报看了看。脸色变得阴晴不定。

    “告诉各个分队,准备对日军实施包围阻击战。”盛勇捏着电报,好一会儿了才对着高崎道。而高崎闻言先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

    “老盛。不能这么干啊!这是违反军令!会被执行战场纪律的!”高崎的话让盛勇不由得叹气,轻声道:“咱们没得选了,要么就是挡住这些矬子要么就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跑掉。”

    “我想过了,我们不跟他们死打硬拼。我们就是集中部队打他们一下。然后撤到后面去分阶段阻击。”盛勇顿了顿,对着高崎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拖延他们的行军速度。不然等主力赶来了他们早跑了……”

    高崎看着下面沉默行军的日军,良久后才叹了口气下面传令去了。

    看着老搭档的身影,盛勇没多说什么举起望远镜继续观察起日军的动向。还好现在是晚上,夜色给了侦察连最好的掩护。

    日军虽然察觉了有部队在攻击自己,但始终没有正面和侦察连面对面的作战——要是这点都办不到,估计当时盛勇在国防大学进修时候的侦查作战导师张彦会不管不顾的扑过来把这小子掐死。

    在日军前方四里多地儿的地方,沿着小路隐蔽的临时工事被修建了起来。三个排的侦察连将士真分散在两侧不断的构筑工事。

    这是一处难得的丘陵,虽然并不高但胜在后方有树林可以遮蔽。侦察连装备的是虎式突击步枪,同时还有惩罚者35mm榴弹发射器。

    整个国防军中,也只有第一军团少数的几个师和第二军团的两三个师才装备了这种武器。平时的话,盛勇甚至都舍不得用这榴弹发射器。

    这次作战,哪怕是随军携带的地雷都用光了盛勇也没有想到要用这榴弹发射器。只有阻击的时候,盛勇才万分不舍的拿出了这批惩罚者。

    尾高龟藏沉着脸带着第十二军的残部不断的向着安阳行军,他知道现在的第十二军就像是一座巨大的火山,随时可能会喷发。

    一路上干挨打没办法还手,已经让本来就在奔逃的第十二军几乎要气炸了。要不是顾及到后面的国防军主力会追来,尾高龟藏自己都想干掉这些该死的老鼠。

    可惜的是,尾高龟藏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停留。否则。整个第十二军将面临国防军的重拳打击。

    “轰!轰!!轰……哒哒哒……”却在尾高龟藏恼怒不已的时候,前方传来了阵阵的爆炸声和枪声。

    尾高龟藏可以看到,无数的枪弹带起的拽光在夜色中喷洒有若烟火。但这烟火对于尾高龟藏来说并不漂亮。因为每一道火光的划过,便代表着很可能阵地上就有几个日军因此惨死。

    “司令官阁下,我们在前面遭遇了支那部队的偷袭!他们在丘陵两边设立了阵地,以强大的火力和迫击炮对我们实施进攻,请司令官阁下给予战术指导!”

    不等尾高龟藏发火,一个传令官便匆匆的跑到了他的马前大声道。

    “马路野郎!这些该死的支那豚……告诉他们,留下一个联队驱散这些部队。大部队继续行军!”

    “哈伊!”传令官大声应道。冲下来将命令传达。

    此时前方的日军早已经和阵地上的侦察连打的热火朝天了,无数的枪弹划破了空气在飞舞。无数草甸上的日军被子弹击中,惨叫着翻到在地上。

    这些侦察连的战士无疑都是第五师精锐中的精锐,而第五师本来就是第一军团中的精锐部队。这些将士的个人战斗素养可想而知。

    加之他们使用的武器清一色的全是虎式突击步枪,这在火力覆盖方面就足足强出了日军一大截。其次是惩罚者的运用。

    作为火力支援。惩罚者无疑是很不错的。攻击距离可以达到四百米,而射速则是可以达到每分钟15~20发。

    以致下面的日军还以为自己遭遇了国防军携带的轻型迫击炮的攻击。

    “埋雷!撤!”对日军的一阵狂扫之后,几个排长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嘿然道。下面的战士点了点头,随后手持惩罚者的战士率先撤出了阵地。

    随后便是其他的战士也撤了出去,而排长和几个战士则是手脚麻利的在阵地上用手榴弹埋设了几个诡雷后,便带着做火力支持的战士撤出了阵地。

    “突击!!”下面的日军就快要疯掉了,刚刚的一阵袭击导致的是近百人的损失。战死的不多。更多的是重伤或失去了手脚的。

    这意味着他们将不得不把这些人“清理”掉以防止拖慢行军速度。

    随着日军军官的一声嘶嚎,却见草甸下面的日军只能是硬着头皮向着阵地冲来。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竟然没有被攻击。

    “轰!!”很顺利的冲上了阵地,不等他们窃喜便有日军触动了用手榴弹做出的诡雷爆炸直接将阵地上的日军掀翻!

    可怕的是。侦察连埋下的是连环雷。一连串的爆炸在阵地上响起,冲上去的三十几个日军顿时趴下一半。

    “马鹿!!找到他们!把他们都杀了!都杀了!”后面冲上来的日军军官血红着眼睛叫嚣着,但回应他的则是“砰!”的一声枪响。

    这叫嚣的日军军官那脑袋直接炸开,飙出一团血污从丘陵的阵地上滚落下去。

    阵地上的日军当场被吓坏了。所有人都趴了下来对着枪响处不断的砰砰砰的射击。他们不知道,这是侦察连为了防止他们追击而特地留下的狙击手。

    这名狙击手凭借着瞄准镜在六百余米外一枪干掉了这日军的军官。随后便直接撤离。等这些日军起身追击的时候,侦察连的将士早就跑远了。

    日军除去阵地上的弹壳和镶嵌在伤兵、死尸身上的弹片弹头外,没有得到任何一点关于国防军的讯息。

    什么都没有得到,这支联队的指挥官只能是命令部队继续前进。但这次他没有命令下面的军官去补枪。

    从那些双目无神的日军士兵的脸上他可以看出来,如果再这么干的话或许不等国防军杀过来自己的部队就会崩溃了。

    “司令官阁下,我不得不告诉您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在进行了还击之后,没有得到任何一分关于袭击我们的支那部队的消息……”

    这名联队长骑着马赶到了前方,而此时前方的部队竟然也在作战。和他一样,前方的部队遭遇了路边的袭击。

    密集的弹雨和迫击炮的轰击之后。这支部队没有任何留恋的便撤出了阵地。没给日军留下一丝的讯息。

    “那些帝国的勇士,我们不能再这么处理了。否则,我们等不到国防军的主力自己就将崩溃了……”这名联队长咬了半天的牙,才决定对着尾高龟藏说实话。

    “我们的伤员已经快要有一百人了,如果全部处理那么或许司令官阁下和我都得上军事法庭。最严重的是,我们或许等不到国防军的主力就会被……”

    被打黑枪!这是这名联队长相要说出的话。而尾高龟藏无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如果仅仅是几个人,或十几个人他还好处理。

    但人数一旦庞大起来,且处理的次数过多了之后自己未必就不会被打黑枪。

    “留下一个联队专门负责殿后,并收拢伤兵。其余的人。随我继续前进!”尾高龟藏沉默了一会儿,对着身边的副官道:“通知各部,留下少部分药品自用。其他的全部给殿后的联队。”

    “哈伊!”副官应了一声,尾高龟藏这才对着这联队长道:“既然整件事情是你提出来的,那么便由你的联队来负责照顾这些伤兵吧。”

    “司令官阁下!”这名联队长顿时着急了。但尾高龟藏仅仅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的联队将在队伍的最后面负责收拢所有的伤员。”尾高龟藏转过身去,明显不想将谈话继续下去了。

    “哈伊……”这联队长满心苦涩,但也只能是点头应是。躬着身子退出了数步之后,转身离去。

    战斗依然在继续,但日军的情绪比之先前稳定了不少。至少他们知道自己哪怕是在受伤之后也不会“被自杀”,至少他们能够有人照顾的活下来。

    而侦察连显然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一路上只要是允许便是对他们进行包括惩罚者轰击、狙杀在内的各种阻击。

    日军的伤亡逐渐的在扩大,惨叫中不断的有日军的士兵被击杀或重伤。尽管日军依然在前进,但行军的速度不由得慢了下来。

    尾高龟藏很着急,但着急也没有办法。这支小股部队的作战方式无疑证明了他们绝对是属于国防军中的精锐。

    打到了现在。双方交手超过十次。但日军始终没有得到任何一点的讯息来证明伏击自己的部队是什么番号。甚至连对方有多少人都不知道。

    盛勇沉着脸看着那嘴角不断的冒着血沫子的汉子,脸阴沉的能滴下水来。

    高强度的攻击终究给侦察连带来了伤亡。他们毕竟还是人,不是神。子弹打中了也是要躺下的。

    “连长……连长……”这喷着血沫子的汉子,盛勇认识。他是连队最好的狙击手之一。是尖刀一排的宝贝疙瘩。

    可现在,这宝贝疙瘩就要没了。再也看不见他大声的欢笑,再也看不见他炫耀似的用枪一口气打掉八百米开外麻雀的脑袋。

    他叫裴鸿,是国防军第二军团第二军五师侦察连尖刀一排少尉。负责狙击,擅长狙击、格斗和日语。他来自山西,家传的形意让他很傲气。

    他没有流泪,只是捏着自己最钦佩的连长的手将一封带着血的信塞给了连长。这是他的家书,写完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作战。

    一直就没有机会寄出去,他希望连长能够帮他完成这个心愿。

    “撑住……”盛勇咬着牙,对着裴鸿狠声:“老子还准备跟师长报名额给你考军校呢……别躺在这儿了……”

    裴鸿无声的笑了笑,他看了一眼身边四个战友的尸体。他的意思很明白:弟兄们走了,我知道我撑不住……

    转过头,对着一直照顾自己的尖刀一排排长卢宏咧嘴笑了笑,这汉子的眼中渐渐的失去了神采……

    “卧槽……”卢宏流着泪骂了一句,他的腮帮子鼓起来眼珠子红的好似能滴下血来。

    “先把弟兄们安顿好,等我们胜利了再带他们回家……”盛勇红着眼珠子,将那封带血的信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这些弟兄都躺下了,要咱们再挡不住这些杂碎就算咱们是白活了!”盛勇感觉自己浑身的血都在烧,烧的自己心口很是难受。

    “给老子拦住这些杂碎!告诉师长,他们能打过来就能看到我们。要打不过来……”盛勇顿了顿:“那就带我们回陵园吧!”

    高崎不吱声,本来这个时候应该是他这位指导员来给大家降火的。可高崎知道,现在什么降火都是没有用。

    侦察连从开战到现在,今天无疑是损失最惨重的一次。从来就只有侦察连把别人干挺了,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

    这笔血债不讨回来,整个连的精气神就没有了!

    “跟上老子,干死这帮杂碎!!”

    “国防军!杀!!”

    ps:老娘身体不舒服,检查了一下医生说没啥事儿。就是谷丙转氨酶过高,让她注意饮食。唉……吓死我了,还以为有啥事儿。这有啥都别有病。在我强迫和威逼之下,老娘要开始喝普洱了。同时饮食习惯也要改变,不能老大吃大喝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