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 临漳厮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狗曰的盛勇!谁给他的权力让他带着人去打阻击?!”第五师师长尚英彦在战马上捏着电报咆哮着,这情景看得身边的战士纷纷侧目。

    “老尚,别喊了。都已经这样了我们只能是加快行军赶上去,不然盛勇那瘪犊子玩意儿绝对会一根筋儿走到底。”

    参谋长戚元魁叹气道:“盛勇这也是没辙了,根据四处给我们的消息安阳已经被曰军占领。而同时,曰华中方面军还从安阳派出了一个联队专门来接第十二军。”

    “要是他们兵和一处,我们第五师还真是不够看。”顿了顿,戚元魁无奈的道:“盛勇这么干,也是逼出来的啊……”

    “他狗曰的还有理了?!他狗曰的拿着整个侦察连的兄弟去冒险还有理了?!”尚英彦咆哮道:“老子让他搔扰作战,没让他打阵地战!”

    “就他手上那点人,怎么跟人家两万人打?!人家每人一口口水都能把他淹死,要想送死自己去别拖着麾下的弟兄们陪着你死!”

    呼哧呼哧的骂了半天,尚英彦才下令加速行军。盛勇那狗崽子是什么德行他能不知道?!这混球一旦决定了,肯定将电台给关闭了。

    直接就带着人去打,从前他做营长的时候就这么干过。气得尚英彦直接把他撤职。但后来又觉得这小子虽然脾姓不好,总归是个人才。

    所以才让他去进修,回来以后放到了侦察连去历练。原以为这狗崽子的脾姓会好些了,结果没想到现在又旧病复发。

    “小王八犊子,看老子逮住你了不扒了你的皮!”尚英彦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催动战马随着部队加快了行军的脚步。

    而此时,曰军也遭遇到了侦察连的围杀。盛勇虽然脾姓暴躁且冲动。但他不是傻子。毕竟经受过国防大学的培训,他知道如何用最小的损失来打阻击战。

    “轰轰轰……”曰军的人群中爆开了阵阵的火光,却见无数的残肢碎肉在火光中飞溅。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山谷。

    阵地上的侦察连的战士早已经悄然的撤出了阵地,盛勇实现的阻击并非一蹴而就打死不退的那种。要是那么干别说尚英彦了,就是他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他所使用的方法是不断的分段阻击,简单说就是侦察连不再等着曰军进入适合的阵地才会发动袭击。而是在任何地区,都发动强袭。

    首先动作的,是侦察连的惩罚者。其次则是狙击手。盛勇则是带着其他人在前方的丘陵地带挖掘工事阵地。

    而且这个工事阵地不是仅仅有着一线,而是有着五线。一旦曰军出现在阵地前方,盛勇就会带着人撤到后面的阵地去。

    分阶段的、一步步阻击曰军。这样既不会让曰军选择转身撤走向其他方向突破,又不会对自己造成太大的伤亡。

    “快!撤下去!别给咬住尾巴了!”负责指挥的尖刀一排排长卢宏红着眼珠子怒吼着,不断用手上的虎式突击步枪“哒哒哒……”的开火。

    而在后面草丛里的国侦察连狙击手们也在射杀那些追上了的曰军指挥官,这给曰军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人对于看不见的对手都有着天然的恐惧,这会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

    他们放慢了脚步,侦察连可不会等他们。三两下便窜出了曰军的攻击范围,撤到了后面的阵地上。

    一夜的战斗,让整个侦察连十分疲惫。同时也造成了巨大的伤亡。两百人的侦察连,一路袭扰牺牲的就有二十余人。

    伤员五十余人,整个队伍完整的不过是一百人多点儿。就这些将士,很多还是疲惫不堪难以为续的。

    毕竟他们出发比曰军晚,一路追踪、设伏还要超过曰军去挖掘工事、准备战斗。同时进行高强度的厮杀,这都让他们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要超过了极限。

    但所有人都在强撑着,他们知道对面的曰军也要撑不住了。现在比的就是双方的忍耐,谁能够坚持到最后或许就能够赢得胜利。

    撤到了后方的阵地上,战士们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嘴唇发白。一夜的战斗,且都是高强度的奔袭战对于他们影响太大。

    但他们都知道,只要能够拖到天亮那就可以了。到时候国防军的战斗机直接出动,自己等人只要不被包围完全可以从容撤退。

    战斗机编队会把这些曰军拖住,而行军赶来的第五师也可从容的击破这该死的第十二军。

    第五师在费尽心思的要干掉曰军,而第十二军司令官尾高龟藏也在费尽心机的想要摆脱侦察连的追击。

    侦察连所用的手段他是看到了,摆明就是想要拖住他们等待天亮。国防军的空军部队他是领教过的,如果没有完备的工事在野地里遭遇下场就是被轰成尸首。

    “命令!各旅团直接以联队分离,成四个方向突围。不要和对面的部队缠斗,直接绕过他们的攻击路线撤出阵地。”尾高龟藏在战马上思考了一下,沉声道:“让后续的伤兵护送队上来,他们来负责进攻对面的支那部队。”

    “而我们……在他们发动进攻后,向左右两个方向迂回突围!”顿了顿,尾高龟藏沉声道:“吩咐各部,不得与敌人接触、交火。直接撤离!”

    “哈伊!”副官大声应道下去传令去了。而尾高龟藏则是捏着一封来自于安阳的电报沉默不语。

    安阳方面派遣来接自己的联队,已经抵达了临漳附近。距离自己这里不过是十多公里,第十二军只需一个强行军就能和他们会合。

    到时候,双方兵和一处直接撤回安阳。进了安阳城,背靠着华中方面军这数十万大军第十二军完全可以不惧国防军的追击部队。

    毕竟就算是追击部队再多,也不可能有数十万人吧?!他们总归还是要清理山东放慢的事宜的,自己完全可以取得暂时的安全。

    “快!跟上!别掉队了……”第五师的队伍内响起了阵阵的叫喊声。为了这次阻击,梁大山特地从各部抽调了老兵精锐填入了第五师内。

    为的就是让第五师自己雪耻,好找回丢了的颜面。这些老兵精锐来自于第二军团的各部,他们也憋着一口气要将该死的第十二军彻底的干掉!

    所有人一声不吭的扛着武器小跑着。他们都是经过了国防军严酷训练的老兵,身体底子好、训练强度大。这一路上的行军虽然让他们疲惫,但还没有达到他们的极限。

    所有人闷头跑着,他们知道战斗就在前方。因为他们已经可以隐约的听见那传来的枪炮声了。

    夜色中,不断的有曰军向着侦察连的阵地发动冲锋。而侦察连一步步的向着后方的阵地退去,他们尽量的杀伤那些冲上来的曰军尽力的保持自己的战斗力。

    “连长,咱的弹药就要没了……”指导员高崎沉着脸对盛勇道:“咱们出来带的弹药就那么多,这一路打下来……”

    盛勇没吱声。之前的不过是伏击作战弹药消耗还相对较少。可现在变成了分阶段阻击,侦察连的弹药消耗变的更大。

    他们随身携带的弹药就两个三个基数,手榴弹早已经扔完了。十余颗地雷也用光了。后面用上的惩罚者也所剩无几。

    “开电台,告诉师部要是他们再不到老子们可就……”盛勇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有些后悔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了。

    “啾啾啾……轰!轰!!轰……”没等盛勇说完,忽然曰军的阵地上传来了整整的爆炸声,随后盛勇瞪大了眼珠子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这种爆炸声他很熟悉,特别是那尾焰的尖啸!这是国防军特有的火箭弹,这种武器曰军肯定是不可能有的。

    “杀!!”一身怒吼似乎震的小小的丘陵地动山摇,却见夜色中猛然杀出了无数身影。他们举着大刀、步枪一下子就杀入了曰军的人群中。

    而在曰军的身后,一堆堆的人影也在攒动。

    “娘的……总算是来了……”盛勇一屁股坐在了阵地上,头上的汗水哗啦啦的往下流。刚才还没有感觉,但现在想想真心是后怕。

    只不过百余人马面对着数万曰军,而且自己弹尽粮绝这是什么心情?!盛勇暗自发誓:以后绝对不再那么鲁莽了。

    可他自己也知道,要再碰到这样的情况说不准他还会这么做。

    “杀出去!和部队会合!!”高崎反应最快,怒吼一声拔出枪来便冲出了阵地。憋着一股恶气的侦察连战士们也怒吼着杀了出去。

    曰军退却了,这是他们难得的一次退却。无数的曰军在绝望中试图要拉上几个垫背的,但国防军的战士哪里会傻?!

    对这些曰军要么乱枪打死,要么乱刀砍死。决计不给他们反击的机会。

    片山行联队长在曰军的人群中,看着那如山海压迫而来的第五师。他知道自己已经穷途末路了。

    “天皇陛下板载!!”用尽了所有力气,片山行高声嘶吼。这是他唯一能做的。在此刻,他想到了家乡的和果子。那是仙台的特产,好甜好甜!

    自己和由美子最喜欢的就是看着樱花,吃着和果子。由美子……不要等我了,或许来生我们再在樱花树下相会吧……“突突突……”一阵枪响,片山行感觉到自己身体被撕裂了。浓稠的血浆喷涌而出,片山行苦笑。这些支那人难道就不知道什么是武士的精神么?!至少给我一个有尊严的死法吧……片山行死了,他的肚子被四枚重机枪子弹扫中。肠子和脾脏全部烂成了一团碎肉,如果这样都不死那只能说他已经成佛了。

    他的那柄大佐的军刀被第五师的战士们找到,送到了尚英彦手上。

    “盛勇!你个狗娘养的!谁给你权利这么干的?!看看侦察连,我们损失了多少战士?!这些哪个不是好汉子?!你狗曰的对得起他们么?!”

    尚英彦在阵地上指着盛勇的鼻子破口大骂,骂的盛勇一声都不敢吭。

    “你的狗东西阻击也就算了,怎么连人家跑了都不知道?!还傻乎乎的在这蹲守,你蹲守个屁!”第五师俘虏了一些没死的曰军,从这些人口里知道第十二军的主力部队早已经撤走了。

    得知这个消息更是让尚英彦怒火中烧,他咬牙切齿的对着盛勇破口大骂。

    “赶紧带着你的人给老子撤下去修整!而你!现在起你被撤职了!高崎,由你暂时代理侦察连连长职务!盛勇!你狗曰的现在开始被关禁闭!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他出来,明白吗?!”

    “是!!”

    尚英彦深深的吸了口气,此时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尚英彦知道自己再不追击肯定就来不及了。但除去追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告诉空军我们的位置,请他们给空中支援。侦察连留下来打扫战场,其余各部随我追击!”

    这算是一个小小的惩罚。你侦察连不是违反命令打仗么?!我就罚你打扫战场,仗都不给你打。让你们这帮崽子嚣张。

    “哗啦啦……”各部在接到命令之后全都集中了起来,刚才说是打仗大不如说是放松。整个第五师整觉着自己还不够爽。

    得到了曰军就在前方的命令之后,第五师直接穿过了阵地向着前方杀去。曰军是迂回前进,而第五师则是直线行军。谁快谁慢一目了然。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的亮了起来,平原上的各色景物也逐渐的清晰。没有行军多久,尚英彦便接到了发现曰军部队的报告。

    整个第五师得到讯息,便毫不犹豫的向着曰军的位置扑杀了过去。

    “啾啾啾……轰轰轰……”没有太多的时间进行坐标调整了,反正曰军现在人群堆了一大群差不多朝着他们的位置轰过去就去了。

    这样的准确率虽然不高,但着实让曰军手忙脚乱了一把。

    “马鹿野郎!他们是怎么追上来的?!混蛋!白痴!片山行这个混蛋,他应该剖腹!!”尾高龟藏在队伍里一阵乱骂。

    如果现在他还看不出来是国防军的主力追上来了,那他算是做这个军司令官了。

    “马上让人组织战线,必须要阻止这些支那豚的进攻。”尾高龟藏深深的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对着身边的副官吩咐道:“派人去侦查,我们到底面对是多少的国防军部队。”

    “请求安阳的部队,告诉他们我们现在需要战术协助。请他们加快行军,把我们的位置告诉他们……”

    一口气,尾高龟藏下达了四五条命令。副官全数记录下来之后,见尾高龟藏不再发令了这才低头下去传令、拍电报去了。

    “该死的……该死的……”尾高龟藏举着望远镜看着战场上的战况,不住的呢喃着。只差一点儿!只差一点就要会师了啊!

    “杀!!”第五师的战士们已经憋了一个晚上了,此刻他们心中的愤怒全都被释放了出来。无数的汉子在炮火的掩护之下扑上了曰军的阵地,双方顿时剿杀在一起。

    这处丘陵本来就没有太多的掩体可以使用,双方展开的又是最为残酷的遭遇战。事宜曰军根本就没有做什么准备,一下子就吃了一个大亏。

    而第五师方面比曰军有优势的地方在于,虽然他们也是一夜的行军但一路上没有战斗。是以精力方面还算好。

    曰军就惨了。一路上侦察连的袭击就让他们头疼不已,加之伤亡的问题和弹药的消耗,事实上他们现在已经接近了崩溃的状态。

    “突击!!”曰军的指挥官嘶吼着,那些曰军士兵则是大叫着冲上阵地。双方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第十二军知道这一仗自己打下来就能撤到安阳去。

    不然,或许第十二军只能是葬送在这里。第五师也知道,如果在这里拦不下第十二军,那么再拦下来他们的机会只有更加的渺茫。

    “轰轰轰……突突突……”枪炮声和爆炸声响成一片,火力方面占据了优势的第五师没有理由不运用自己的优势。

    他们在阵地上对着曰军的支援部队事实火力压制,而同时不断的剿杀那些被他们包围住的曰军。

    “马鹿!快派人从侧翼突破国防军的包围圈!不要让他们得逞!”尾高龟藏急得大叫,一队曰军大队在数分钟之后便朝着第五师的侧翼杀了出来。

    “骑兵!老子的骑兵呢?!都在吃草么?!我去你奶奶的!”第五师师长尚英彦也在破口大骂,随着他的骂声一队骑兵猛然冲出来截住了那些试图要从侧翼进攻而来的曰军士兵。

    不过是三两下功夫,便将这队曰军冲散了。

    曰军的优势正在渐渐的失去,从兵力、火力和精力都占据了优势的第五师逐渐占据了战场的上风。

    “突击!!”猛然间,曰军的阵地后方传来了嘶吼。却是从安阳支援而来的华中方面军的支援联队抵达了战场,他们没有犹豫便直接投入了战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