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三章 人头滚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尾高龟藏脸色不变,从副官那里拿过火柴吧嗒一下给尚英彦点着递了过去。尚英彦眯着眼睛将烟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

    “你是尾高龟藏吧?!看在你给老子点烟的份上,老子给你个全尸。”尚英彦眯着眼睛抽着烟,轻声道:“我知道你们日本人喜欢剖腹,如果你想要这么干我也想见识一下。听说你们还有‘介错人’,我倒是想当你的介错人。”

    如果尚英彦是日本人,或许这句话会让尾高龟藏心中感激。但尚英彦是个中国人,他这话语中的轻蔑让尾高龟藏恼怒非常。

    尚英彦的意思,分明是想要亲手砍下他的脑袋!

    “尚师长,我承认我们第十二军已经失败了。但根据《日内瓦公约》我们有权要求战俘待遇。既:战俘系处在敌国国家权力管辖之下,而非处在俘获他的个人或军事单位的权力之下,故拘留国应对战俘负责,并给予人道待遇和保护……”

    “我保尼玛了隔壁!”尾高龟藏还没有说完,尚英彦便猛然暴喝!

    “我大庙镇那死去的上千百姓怎么算?!你们这些杂种动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们是无辜的?!卧槽你尾高龟藏的祖宗!老子给你全尸都是看在你个杂种给老子点烟的份上,别他娘的给脸不要脸!”

    “尚英彦师长!《日内瓦公约》可是国际公约,这是受到国际……”

    “国尼玛逼!我们总司令没签的过的玩意儿那就是厕所里的纸!”尚英彦眯着眼睛冷然道:“那什么狗屁公约跟老子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宰了你们这些杂种才跟爷有关系。”

    “我个人可以任凭你们处置,但我希望我的部下们可以获得战俘的待遇……”

    “放心!他们一个也活不了。”尚英彦嘿嘿的冷笑,指着那一群日第十二军的军官和士兵们道:“这里的,有一个算一个。手上都沾了我们中国人的血。”

    “刀子抽出来了,你们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老子经过大庙镇的时候。就对天发誓一天不宰光你们这些杂种、不干掉你这杂碎老子一天不回帝都!”

    尚英彦眯着眼睛,那眼中的寒光微微射出。一时之间竟然让那些日军士兵们胆寒。

    “不要以为那些跑掉的第十二军的人就没事儿了,我们总司令已经下了命令:只要是你们第十二军的,一个不留全部都宰掉。黄泉路上你们等等,铁定能看到他们和你们会合。”

    尾高龟藏脸色惨白,颤抖着嘴唇半响后才轻声道:“难道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难道尚师长就不怕给你们总司令招来非议吗……”

    尚英彦不说话,冷笑的抱着胳膊看着尾高龟藏。直把后者看的浑身汗毛直立!

    “这根烟抽完,如果你们还没有自己动手我说不得就得帮你们一把了……”尚英彦眯着眼睛,狠狠的吸了口烟。

    却见那沾着血浆的烟一下子烧去了一大截。眼见就要烧没了。尾高龟藏知道,尚英彦这是要逼着他们去死。

    其实从被包围的时候,尾高龟藏便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但他还是想要努力一下,即使不为自己也为那些第十二军的日军士兵。

    一根烟很快烧完了,尾高龟藏还没有吱声。尚英彦目光一凝。对着身后的汉子们做了一个手势。

    “哒哒哒……”一阵枪声响起,上百支虎式突击步枪对着这些日军的残部直接开始了扫射,这些日军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扫倒。

    而这些火力却怪异的没有伤害到尾高龟藏和他身边的翻译,那翻译早就被吓的直接趴在了地上不住的颤抖着。而他身后则是成片的尸山血海。

    “马鹿野郎!!”尾高龟藏红着眼睛怪叫一声,抽出指挥刀来便扑向了尚英彦!

    “都别动手!老子要亲手宰了这杂碎!!”尚英彦早就防着他这一手了,怒吼一声便反手架住尾高龟藏的指挥刀,狠狠的一脚踹在了他的怀里。

    尾高龟藏虽然是陆军出身。但就近身搏杀能力来说如何能够及的上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尚英彦?!却见老尚一脚踹翻了尾高龟藏,将他的指挥刀卡死在地上收起了起来。

    几个警卫连的汉子随即上来直接将尾高龟藏提了起来,尚英彦冷冷的看了尾高龟藏一眼从他的口袋里拿出火柴。

    “把这杂种转过去,让他看看那些死掉的杂碎!”尚英彦冷然下令。随后一把将那瑟瑟发抖的翻译官提起来。

    却见这翻译官竟然尿裤子了,老尚不由得哈哈一笑。

    “把老子说的话,一字一句的翻译给他听。少了一个字,老子剁你一根手指头!明白么?!”这翻译官赶紧如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这会儿他完全忘记了这尚英彦可是一点日文都不懂的。他就是不翻译过去老尚肯定也不知道。不过吓坏了的他,根本不敢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而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那种袭满内心的恐惧更深了!他看到一队队的第五师战士们拿着刺刀便开始收拾那些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日军士兵。

    没有愤怒,没有怜悯,也没有恐惧。他们就像在做清洁工作一样,一刀刀的将这些日军的喉管划开。在确定死了之后,再找下一个。

    这是高效的、完全冷静的屠杀!而且看着这些战士动手的随意,便知道他们没少干这件事情。事实上也是,在历次战斗中第五师可没少干这种事情。

    尤其是现在第五师可是整个第二军中抽调出来的精锐老兵,把日本兵屠掉这种事儿他们早就熟悉无比了。

    “马鹿野郎!!你这个野兽!你这个魔鬼!!你杀了我吧……”尾高龟藏看着一个个都日军士兵就这么像是野狗一样的被屠宰掉,高声大叫了起来。

    尚英彦扫了那翻译一眼,翻译不敢怠慢赶紧将尾高龟藏的话全数给尚英彦翻译了过来。而知道了尾高龟藏的意思后,尚英彦不过是冷然一笑。

    “你知道心疼了?!你知道什么叫残忍了?!你也懂骂人野兽?!卧槽尼八辈儿祖宗!那些死在大庙镇的老百姓呢?!”

    “你们这群畜生是怎么对待他们的?!砍头、剖开肚子!拉出肠子!把孕妇砍开肚子!孩子给拿出来乱刀挑死!!”

    尚英彦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对着尾高龟藏狠声道:“你个杂种当时怎么没觉着自己是畜生?!给老子翻译过去!!少了一个字老子扒了你的皮!!”

    这翻译一个激灵,一个字都不敢少的给尾高龟藏翻译了过去。听着尚英彦的话,尾高龟藏脸色苍白。

    他想到了自己所下达的那些军令。他想到了那些被他砍去手脚扔到大锅里煮的人。他在这么做的时候,没有想过自己也会遭遇这样的一天。

    “你们中国人不是讲‘以德报怨’吗?!我愿意悔过……我愿意道歉……我请求你……”尾高龟藏最后的一丝防备也崩溃了。

    “第一、我们没说过什么**以德报怨,那是傻逼说的。我学到孔老二的原话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说白了,你要是来讲道理的老子就讲道理。你想要变身杂种,老子不介意告诉你我可以比你做的更畜生!”

    翻译说了尾高龟藏的话给尚英彦后,尚英彦笑的更是开心。抬起头对着那些打扫战场的汉子们吼道:“割了他们的**和脑袋!这些杂碎都害过大庙镇的姑娘,既然那**管不住就帮他们全割了!塞在他们嘴巴里,告诉他们下辈子再管不住老子还帮他们割了!”

    那翻译浑身的冷汗直冒。颤抖着将这个命令翻译给了尾高龟藏听。尾高龟藏已经麻木了,他看着那些第五师的战士们手法娴熟的将一个个日军士兵、军官的脑袋割下了。

    扒开裤子,再把胯下之物也割掉。利索的塞在了那日军人头的嘴里,然后从死尸上撕下军装扎起来。

    尾高龟藏试图要低下头去不看这让他崩溃的场景,而尚英彦却冷冷的将他的头发抓住拉起来。

    “你不看。这些杂碎我就全剁碎煮了喂狗!”尚英彦的话语是那样的冷,冷的让人骨头都阵阵的在发寒。

    “看着吧!至少你完整的看完了,我还能给他们埋掉。”尚英彦冰冷的笑了笑:“虽然没落的全尸,至少没有曝尸喂狗不是?!”

    “你是一个魔鬼……是修罗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尾高龟藏咬牙切齿的对着尚英彦狠声道。那翻译顿时犹豫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翻译过去。

    但看着尚英彦那渐渐冷下来的眼神,翻译只能是颤抖着将这可能激怒尚英彦的话给翻译了过去。

    “你说的还真没错!老子就是那阴曹地府里爬出来的恶鬼……”尚英彦嘿然一笑,看着那人头滚滚的场面对着尾高龟藏道。

    “我原本是好好的人。是你们这些杂种把我逼成了鬼。你们不好好的在你们的破岛上呆着,一定要来我们中国。杀我百姓、占我土地。”

    “江浙一带、南京市郊,还有武汉城外。山东、河南……这一路,有多少人是给你们这些杂种害死的?!他们何其无辜?!可你们这些杂种。有放过他们么?!”

    割人头的活动还在继续,顺带着这些战士们没忘了打扫战场收刮战利品。这一切他们做的极为顺手,就像是工厂里的工人在检查产品一样的顺手。

    “我看到那些被砍掉了脑袋、没有一件衣服的女尸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你们这些杂种本来就不该活在世上。我在看见那些被剁去了手脚、被挖出了肠子和内脏的老人和孩子的时候。我告诉自己:这血仇我一定要亲手去报!”

    这时候,割人头的活动终于结束了。不过是百多人。第五师的将士们三两下便将这些日军清理了个干净。一颗颗带着血浆的人头被挑起,挂在了枪上。

    尚英彦转过身来对着看似松了口气的尾高龟藏嘿嘿一笑,轻声道:“不要认为这是结束。我们总司令说过一句话,你们可以选择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开战。但不要妄想以你们接受的方式结束……”

    “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死人,我们已经拼凑齐了你们第十二军所有人的名单。这些人不会再有机会活着。”顿了顿。尚英彦满心杀意狰狞的对着尾高龟藏道。

    “你们的家人……会体会到大庙镇那些老百姓所遭遇的一切!相信我,他们很快就去去找你!在地狱里,你们再团聚吧……”

    “不!!……”尾高龟藏听到了翻译的话,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声。但随即他的脑袋飞上了半空,那腔中的血浆呼啦一下喷洒了出来。

    而那个翻译,则是被警卫接过去喀嚓一下拧断了脖子。就这么带着惊恐的眼神,软趴趴的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吩咐所有人,收队!”尚英彦拿起尾高龟藏身上别着的寺内寿一的军刀和尾高龟藏自己的军刀,嘿然一笑:“寺内寿一的军刀。总算是拿到了。唔……尾高龟藏的就给司令好了……”

    而战场上的第五师战士们,已经开始挖坑。这么多的尸体扔在这里得发生瘟疫的,要埋掉才行。

    这活儿比挖掘工事轻松多了,没一会儿端掉了139联队的万荣轩十三团也赶到了阵地上。不过是三两下,便挖出了一个大坑。

    一堆堆没了头颅和胯下。被搜刮的干干净净的日军尸首被垃圾一样的抛在了坑内。随后填了上土,踩实了。

    尚英彦叼着烟,用着日军的血在一块木头牌子上写上:国防军第一军团第二军第五师歼日第十二军指挥部于此。

    随后将笔一丢,带着人便离开了此处。

    战斗已经结束了,尚英彦准备带着第五师的战士们撤回去修整。虽然日军这次被打散了,可第五师也离日湖中方面军太近了。

    脱离大队孤军深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他准备回去汇合了大部队。做一定的修整和兵力、给养补充之后再行作战。

    “好!!哈哈哈……”梁大山在自己德州的司令部里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放声狂笑!他手上拿着的是来自于第五师尚英彦的电报。

    电报上将战果汇报了一遍。干掉了尾高龟藏、缴获了他的军刀和德州战役中流失的寺内寿一的军刀,这就让梁大山很是满意。

    且端掉了第十二军的指挥部,那么那些第十二军的士兵撤回去了也一时群龙无首。就算补充了新的兵力、派遣了新的指挥官要再次形成战斗力恐怕需要的时间就长了。

    扩且。在梁大山看来第十二军最可能的结果是被他们的大本营取消番号。毕竟这败的实在太惨了,司令官死了、损失的师团过半。

    这样的部队,留着也是信心尽失。同时也是个巨大的耻辱。最有可能的便是这支军队被日军大本营直接解散,其士兵被打散安排到其他部队中去。

    “把电报发给帝都!请总司令亲自过目!”梁大山意气风发。这段时间他快要憋屈死了。炮爷被撤职,整个国防军都隐隐含怒。

    第一军团所承担的压力最大。尾高龟藏可是从他们手上逃走的。这让整个第一军团颜面无存。现在这丢的脸,总算是找回来了。

    “……我部于临漳外遭遇日军,激战一场日军溃散。而我部则直插而入,得天幸击破日军之指挥部……”

    “此役我第五师牺牲战士两千四百六十二人,伤三千两百一十人……击毙日军五千三百四十三人,缴获三八式步枪两千支、大正十一式轻机枪三百挺、九二式重机枪三十挺、九二步兵炮两门……”

    屠猛虎站在窗前,听着副官给自己读战报。他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抓狂了的国防军精锐部队激发的潜力,他不用细想就能够预见。那些日军肯定死的很惨,因为早在作战之前他便命令第一军团的人轮流去参观那被第十二军烧杀的大庙镇。

    自己带出来的兵自己清楚,这些汉子如何能够忍受这个?!制造了这场屠杀的第十二军的下场,在那一刻已经注定。

    “给德州去电,各部回复军衔、职权。”屠猛虎在听完了副官的战报之后,轻声道:“让尚英彦带着那些杂种的脑袋去大庙镇,祭奠那些百姓。”

    “第一军团,在修整之后立即向郑州进发。第二军团,光复山东后等待命令。”屠猛虎顿了顿,继续道:“第五军团前往山东,接替第二军团守备。让林森主席派人接手政务。”

    “在政务稳定之后,第五军团负责把守山东。第二军团运动至临沂等候命令。”

    副官沙沙沙的将命令记录下来,见自家的猛虎总司令没有其他命令之后行了个军礼下去拍电报去了。

    日第十二军陷落,而同时在欧洲荷兰也在德国的强烈攻势之下最终无奈的陷落。伞兵部队的意外强悍,导致了荷兰久攻不下。在随之而来的德军的支援之下,最终荷兰女王选择了投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