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九章 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和宋夫人一阵的寒暄之后,约翰.加纳等人才转过来对着屠老虎打招呼。屠老虎也不在乎这些,笑吟吟的用这段时间折磨阿诺德熟练的英语拿出来显摆。

    这倒是让加纳等人颇为诧异。他们从艾森豪威尔的报告里得知这位将军似乎并没有上过学,也没有学过英文。对于他突然间说出一口还算流利的英语,几人都感到很好奇。

    在把宋夫人等人送上了汽车之后,迎接的车队缓缓的开动离开了机场。

    “唔……右边有八个,左边有六个。上面还有四个……”屠老虎闭着眼睛念叨着什么,坐在他身后的宋夫人闻言有些好奇。

    “老虎,你在念什么呢?!”宋夫人觉着叫“三炮”似乎有些不太礼貌,且她有些叫不出口。善解人意的炮爷大手一挥,夫人你便叫我老虎好了。我儿子是猛虎,我是他爹做个老虎还是可以的。

    屠老虎的话一出口宋夫人就笑了,从善如流的叫起了三炮老虎。

    “夫人,这应该是司徒老爷子给咱们外加的护卫。”屠老虎转过头来咧嘴一笑,对着宋夫人便道:“我们来之前我家军子就给司徒老爷子打过招呼了。老爷子估计是把致公堂里的精锐派出来了。”

    “在我们左边,那几个骑着自行车的、还有一辆黑色轿车。明显就是用护卫的方式跟着我们。右边那里,几个人看起来走的不快但速度不慢。应该是练家子。”

    “上面还有四个,那四个才是高手。不过我估计美国人也知道致公堂派人来了,双方协作为咱保卫呢!”

    宋夫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即轻声问道:“老虎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嘿嘿……我这人生来就是个厮杀汉,别的不懂。但这谁抱着什么心思在附近晃悠。我总能够感觉到出来……”说着,炮爷顿了顿。

    “凭着它,救下我不少次的命……”

    宋夫人沉默了,她曾听说过传闻。一些久历生死沙场的汉子们,心中会生出一种第六感。这种对危险判断的感觉,很多时候精准无比。但像是三炮这样离奇的,倒是少见。

    “夫人不要奇怪……”炮爷像是看出了宋夫人在想什么,淡淡一笑轻声道:“如果有人也习武,且手上至少沾了三千条人命。大概也和我差不多了……”

    一句话,说的宋夫人竟然有些寒意。她忽然想起自己和张学良在一次聊天中,张学良告诉他自己的父亲张作霖曾经告诉过他:自己的这位老叔早在十二岁的时候便凭着陷阱硬是格杀了一个毛子兵。

    甚至,他将这个毛子兵的脑袋割下来去祭奠被这毛子兵所强暴杀掉的一个姑娘。据张作霖说,那是三炮第一个杀掉的人。

    “我生来就是个厮杀汉。或许一辈子吃的就是这口刀头舔血的饭……”三炮似乎感觉到了宋夫人在想些什么,笑了笑道:“但至少到现在,我干说死在我手下的没一个冤枉的。”

    平淡的话,但说出来的确是毋庸置疑的信心。宋夫人暗叹,颜正清说这老虎是一个不折不扣宁折不弯的铁汉。

    曾经自己与他接触不多,却还感觉不出来。但这段时间两人不时的会聊聊,宋夫人这才感觉到这位汉子身上的那种渗入到骨髓里的傲与柔。

    傲。则是这位铁打的汉子不曾向任何人低头。他永远都骄傲的抬着自己那颗虎头,他可以轻易的拧断任何一个日本兵的脖子,挥手之下十数万日军灰飞烟灭。

    而在这些的下面,却是他对儿子深深的疼爱。和对部下的关怀。宋夫人看着他笑着把自己的风衣披在执勤的守山犬的身上。

    也知道他在归来的第二天便到医院去看望那些受伤的将士。宋夫人知道他常常去的地方。是那些受伤不能在上阵的将士的家里。

    他所关心的,是那些烈士的家属们过的好不好。他强悍,可挥刀斩灭日寇气焰。他柔软,可以俯身到医院里开解些失去了手脚黯然的战士。

    于我。穴居者攫取了先知

    佩带花环的阿波罗

    向亚伯拉罕的聋耳边吟唱

    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着蔷薇。

    不知道怎么的。宋夫人想起了西格里夫.萨松的这首《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诗歌。或许,这位老虎有着一样的情怀。只不过,这深埋在他的内心深处。

    西格里夫.萨松出生于伦敦的上流社会家庭,曾就读于剑桥大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自愿参军,曾在一战的战场上表现英勇,屡建功勋。

    但战场上战友阵亡的残酷景象,对他造成了深深的震撼。在1917年,他退役回家。此后他成为了一个反战者。这首《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便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车子缓缓的驶入了华盛顿特区,好奇的人群也渐渐的稀少了下来。在数辆车子的护卫之下,宋夫人他们进入了白宫。

    当车子停稳在白宫门口的时候,三炮眼尖的看见了正在台阶上笑脸相迎的罗斯福。

    “哈哈哈……欢迎您!美丽的夫人,愿您在美利坚的每一天都过的愉快!”罗斯福在车子停稳之后,笑吟吟的迎了上来。

    握住了宋夫人的手轻声道。在和宋夫人寒暄了一阵后,才转过身对着炮爷笑着道:“哦~我的老友!又见到你了,你还是那么的强壮!却不知道有多少猎物被你带回家了?!”

    “睿慈,我最近打到最大的猎物便是一个叫寺内寿一的家伙。”炮爷很美式的耸了耸肩:“可惜,那家伙他竟然选择了自我放逐。不然这个猎物倒是会令我满意。”

    “哈哈哈……”罗斯福发出了整天的大笑声,而在他身后的马歇尔则是轻笑笑了。罗斯福问炮爷的话,是中文。

    而炮爷的回答却是英文。这说明,这位将军对于来美国访问的确做了充足的准备。若是马歇尔知道,炮爷学英文是怕被姑娘纠缠而惹出误会的话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

    “来来来……我们进去再谈!”罗斯福热忱的对着宋夫人和炮爷做了个请的手势:“我相信你们在美利坚的这段时间将会过得很愉快!”

    罗斯福在迎接宋夫人和炮爷进入白宫的时候,一对日本人看似无意的从边上经过。便当他们走进一个巷子的时候,两个汉子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噌~”这两个日本人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腰间的短刀,向着对面的这两个汉子扑过去。在这里拦住他们,对方肯定有所准备。

    这两个拦住了日本人的汉子,一高一矮。在这两个日本人扑来之际,那个矮个的没有动而高个儿的则是一个闪身切入了这两个日本人的中间。

    “喀嚓~”一声脆响,这两个日本人甚至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便瘫倒在了地上不住的抽搐着。那高个儿的汉子将两柄短刀收起来,“喀拉拉~”的两下将这两个日本人的脖子拧断,眼神中全是四溢的杀气。

    “聂子,找人清理一下。”那高个子看着这两个人日本人不动弹了,这才将刀收起来对着身后的矮子道:“别给堂里惹麻烦。”

    “知道了……”那叫做聂子的点了点头,随后道:“天成,这炮爷果然名不虚传,刚才我明显感觉到他发现我们了。”

    “嘿嘿嘿……能一口气吞下了十多万日本人的,可是个狠角色!”天成嘿嘿一笑道:“太爷让我们来护送他倒是有些多余了,我看他身边的那些汉子没一个是善茬。估计他们也是收到了指示,不然刚才就跟我们干起来了。”

    聂子点了点头,沉声道:“那些明显都是好手。有几个我都找不到位置,但明显他们就在。这些,恐怕是国防军的精锐吧?!”

    “找个机会,我倒是要跟他们切磋一下。”天成眯着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嘿嘿的笑着道:“太爷总说国防军里藏龙卧虎,不知道我能不能混一手。”

    “你疯了?!”聂子急了,对着天成便道:“炮爷可不是一般人!太爷的话你忘记了?!这炮爷手上至少有着上千条人命,这都成杀神了!且人家还是那位猛虎的老爹……”

    天成撇了撇嘴,道:“我又不傻。干嘛找炮爷比试?!我不过是想找那几个藏的很好的汉子过过手。”

    说着,天成感慨的道:“这华盛顿他们应该是第一次来吧?!竟然能藏的连我们这些土著都找不到,这本事我天成佩服……”

    而与此同时,霍殿阁在白宫的会议室里接到了几个守山犬的耳报。两个刚才在白宫门前出现过的可疑人物已经被人出手收拾掉了。

    动手的干脆利索,守山犬的人也仅仅是从痕迹判断那两个人已经被收拾。霍殿阁闻言脸色不变,依然安静的在宋夫人身后警惕的守护她的安全。

    炮爷则是耳朵动了动,脸上浮现出一种莫名的微笑。那笑容,就像是一个孩子发现了新玩具一般。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