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章 酒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一天见面,肯定是不可能说什么实质性的话题。双方之间多是寒暄,谈及的是一些琐事。罗斯福问起了葛月潭这老道,得知老家伙现在在帝都的白云观里面主持道教的抗日事宜倒是颇有兴趣。

    期间,双方也聊起了现在欧洲的战事。罗斯福风度翩翩,照顾到每个人、每个细节的聊天方式让宋夫人耳目一新。

    她是第一次接触这位美利坚的掌权者,而罗斯福总是用精确而幽默的语句来聊起一切事情。这让宋夫人感到极为钦佩。

    而罗斯福也很惊讶,虽然他早已经从资料上得知宋夫人很早便参加了革命运动。但真正见到这位夫人的时候,不由得为她的仪态所折服。

    东方式的儒雅敏锐,在她身上体现的是那么的完美。为了今天的会面,宋夫人特地穿上了她所钟爱的旗袍。

    宋夫人钟爱旗袍。且她的旗袍多以色泽以素雅为主,花纹和装饰简单,但做工却极为精良。今天她所穿着的,是一件织锦缎长袖旗袍。

    她的双肩上披着一件丝巾,这是东北的榨蚕丝所织造的一条丝巾。原本宋夫人是不想佩戴这么昂贵的丝巾的,但屠猛虎告诉宋夫人:这也是一种广告,可以促进销售。

    并将后世代言人、产品风潮等事宜说了一遍,宋夫人这才勉强的接受了这条昂贵的丝巾。

    “1907年的时候,我才14岁。当时我来到了位于佐治亚州梅肯历史悠久的的卫斯理安女子学院学习。”宋夫人微笑着轻声道:“在经过了六年的刻苦努力。1913年我终于从卫斯理安女子学院毕业,并获得文学系学士学位。”

    “我在美国居住学习了六年,对于我来说这里便是我祖国之外的第二故乡。”宋夫人欠了欠身子轻声道:“对这个曾经在童年欢乐的时光留下美好回忆的故乡,我充满无限的怀思。”

    “当从飞机上走下来那一刻,看着熟悉的街道和人群我仿佛回到了久别的家园,见到了久违的家人。而这一切,都勾起了我对于美利坚最美好的回忆。”

    对于宋夫人的话,罗斯福和马歇尔等人皆很开心。这位夫人说的是那样的诚恳,那样的真诚。这让他们很是开心。

    他们知道这位夫人曾经的留美经历,也知道她在中国的影响力。无疑。在军政两界这位夫人因着她的革命经历和她的丈夫,让她赢得了无数的尊敬和钦佩。

    “尊敬的夫人……不,我或许应该叫您宋副主席。”罗斯福笑着对宋夫人道:“我们美利坚和中国之间有着很长的渊源,相信您也知道贵国的副主席颜正清先生便是在1875年最后一批抵达美国的留美幼童。”

    “而您也曾经在美利坚学习。我们在很多领域包括了航空、冶炼、石油化工……等等领域内都有着广泛的合作……”

    罗斯福的记忆力很好,一下子便说出了一大通双方的合作机构和企业。同时他还能列举出双方的合作项目、具体投资和现况等等情况。

    双方相谈甚欢,在聊了两个多小时之后才由联合政府驻美国大使馆将宋夫人、炮爷等人接出了白宫,送往住处。

    “杉野和川原已经失去了联系,恐怕凶多吉少……”日本领事馆内,一个穿着西装有着东方人相貌的中年男子对着日本驻美国外交官野村吉三郎和前来对美斡旋的来栖三郎沉声道。

    “使馆附近也出现了大量不明目的的人物,虽然并不清楚这些人到底有多少但我可以肯定他们要格杀任何试图离开使馆的人,是轻而易举地事情。”

    野村吉三郎和来栖三郎面试睽睽,最终野村吉三郎对着这男子挥了挥手。这男子一个微微的鞠躬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支那人已经来到了华府,情况比我们想像中的危急!”在这男子走了之后。来栖三郎迫不及待地道:“现在我们对华府的沟通已经被证明是无效的了。那么我们应该告诉大本营早做准备……”

    “最严重的问题不是这个……”野村吉三郎沉默了一会儿,无奈的叹气道:“最严重的是,我们派去观察的人就这么悄声无息的消失了。这证明什么?!”

    “我不相信华府会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但明显的他们就是要表现的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顿了顿,野村吉三郎沉声道。

    “也就是说。这次的访问华府很可能就会表现出自己的立场!而这个立场,可以从他们的行为看出来——他们很可能支持支那政府和帝国开战!”

    屠老虎和宋夫人等使节团并没有住到其他的酒店里,而是住进了白宫附近致公堂名下的一间酒店内。

    司徒美堂现在是财大气粗,之前在屠猛虎的建议之下两次在股市里大捞了一笔。随后这些钱在屠猛虎的建议之下进行的各项的投资。

    现在这些投资已经生根发芽了。甚至让致公堂的资产增加了十数倍不止。财大气粗的司徒美堂自然也收购了其他一些经过了致公堂评估的产业。

    其中便有着这处酒店。不过树大招风的道理司徒美堂了解到比谁都清楚,他并没有一开始就让致公堂手下的企业来收购这里。

    而是转了好个企业资本,随后再行收购。至少明面上看,这间高级酒店是属于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在掌控,但实际上这间酒店的归属权却是牢牢地把控在致公堂手上。

    致公堂名下的企业,五成左右都是如此。这避免了因为致公堂势力太大而引起的注意。而同时,司徒美堂也很注意和包括了摩根、柯尔特等家族的往来。

    加之司徒美堂和罗斯福的关系。现在致公堂不敢说一手遮天但要几个日本人悄声无息的消失也不过反掌之间。

    晚餐是去白宫吃的酒宴,但这种招待酒宴肯定是不可能吃饱的。双方也就是互相之间认识一下,同时互相之间试探底线。

    酒宴结束的时候,炮爷和宋夫人便悄然前往致公堂的据点。

    “哈哈哈……宋夫人!我们许久未见了,未曾想再次见面您竟然已经是联合政府的副主席了!老朽很是高兴啊!哈哈哈……”

    在郊外的一所庄园内,他们见到了须发皆白的司徒美堂。这位老人精神爽硕,声音洪亮。

    “三炮,说是你干掉了华北方面军?!厉害!就可惜,你没给老头子送来一把大将的军刀。不然老头子铁定把珍藏的老酒送你!哈哈哈……”

    司徒美堂现在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听着广播里说抗战的事宜。原本他是听得极为揪心的。但最近传来的都是好消息。

    一会儿是国防军在河南郑州顶住了日华中方面军的进攻,一会儿是华北方面军惨遭聚歼司令官寺内寿一剖腹自杀。

    “那狗屁玩意儿的刀已经找到了,下次给您老带过来。”炮爷哈哈一笑,对着司徒美堂便道:“要军刀还不简单?!您老保重身子。等三炮杀到日本,饮马东京湾的时候给您老送一把元帅的军刀!”

    炮爷的话再次让司徒美堂爆发出一阵炮仗似的爆笑,却见老人应和道:“好!我老头子就可劲儿活,等着你三炮给老头子拿回那把元帅的军刀来!哈哈哈……”

    说话间,几人进到了庄园的屋内。在大大的饭厅里早已经准备了精致的上海菜和粗旷重味的东北菜。

    “白宫的那些饭菜就不是拿来吃的,我老头子特地给你们准备了这些!”老人狡猾的笑了笑:“来来来……都别客气!吃吧!”

    在将几人迎进来之后,这大屋子里便没有了其他人。都知道三人肯定有着要事商量,是以所有人都退到了屋子外面警戒。

    宋夫人矜持的笑了笑,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她确实没有吃饱,在宴会上找她试探态度的人实在太多了。

    这些人包括了一部分的资本商人。一部分的议员甚至还有美**队的人。

    她需要不失风度而又小心翼翼的应对这些人。一条小小的信息或许传递出去后将会引起惊涛骇浪。她现在所代表的身份,乃是联合政府和那支纵横在华北大地战的日军丢盔卸甲的国防军。

    看着这些人在试探自己的态度,宋夫人忽然心底里涌出一股莫名的骄傲!曾几何时,白人也需要注意中国人的态度了?!

    从前,他们可以随意的在中国驻军。他们可以在中国随意的乱闯、杀人甚至抢劫。他们不会面临任何的惩处。

    他们是那样的肆无忌惮,他们甚至可以随意的出卖属于中国的国家利益。而中国却无力反抗这种强制执行的霸权。

    可现在不一样了,走出国门的她看到的是中国在渐渐的站起来。在苏联,她见到了现任苏联最高领导人的托洛茨基。见到了权利甚大的斯大林。

    他们都在观察着自己的态度。他们都在试图从自己这里得知中国的态度。而来到了美国,宋夫人看到了同样的情况。

    她知道,这是因为联合政府不再是那个屡战屡败的国家。这是因为数十万的躺在烈士陵园、失去了手脚在东北大地上默默工作国防军将士们用鲜血给这个国家挣来的尊严!

    我们不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弱小国家了……

    “我老头子想了半辈子,盼了半辈子。就在想着一件事情:咱们这个几千年的国家,这个几千年的民族究竟什么时候可以站起来?!”

    酒至酣处,司徒美堂有些激动。看着三炮和宋夫人,动情的道。

    “我们这些海外华人,其实对国家的感受最深……”司徒美堂的眼眶有些泛红,对着三炮沉声道:“就算是说着英语,就算是换了西装。我们这些人骨子里还是中国人。这点,去到什么时候也不会变……”

    “国家强大了。我们这些海外的游子才能活的有尊严。国家强大了,我们这些离家的孩子才能过上是个人的日子……”

    司徒美堂脸色冷峻,但眼眶却泛红:“这些白人说什么自由平等,那该死的《排华法案》是怎么回事儿?!”

    “他们把我们当‘猪崽’买来美国帮他们修铁路的时候,用尽了各种方法和骗术。等他们修建完铁路了,觉得我们没用了就开始收拾我们!”

    “他们说我们不道德、嫌我们抢了他们的工作,他们说我们是低等人、愚昧无知、不卫生、没礼貌他们说应该把我们赶走!这些白皮猪,他们完全不提那横贯美国的铁路枕木上每一条都压着我们华人血肉和命!”

    司徒美堂的眼眶泛红,他想到了自己刚刚来到美国的时候那些美国人对中国人的称呼——“dog’”,这个词直译过来就是:狗的机会。是指没有任何机会可言。

    而美国谚语“china满’”便是由此而来,直白的意思就是成功的希望就像华人那样机会渺茫。

    “老头子活了七十岁了,被白人看不起了大半辈子。这几年以来却是我老头子活的最有尊严的日子……”司徒美堂两眼放光,对着三炮和宋夫人便沉声道:“老头子现在有机会走进白宫。没有人敢对老头子的肤色指指点点。”

    “这些白人知道,我致公堂和东三省给他们提供了工作的机会。得罪了我们,他们连工作都没有。”顿了顿,老头子咧嘴一笑:“老头子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给那些贫困的白人送点东西。看着他们感恩戴德的模样,我老头子就很是心满意足。”

    “现在走在街上,只要我们说自己中国人没有人会歧视我们。这几年,咱们给他们提供了超过十五万的就业岗位,养活了大批的美国人。他们知道,他们不能再看不起我们了!”

    司徒美堂说着。转过身对着两人道:“可以这么说。每天老头子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要问自己:我是不是在做梦?!我老头子……真的就看到咱们中华民族,站起来了么……”

    司徒美堂醉了,他这是第一次在人前吐露这些埋藏在心底里的话。在堂里,他是大佬是太老爷。不能露出丝毫的疲态和情绪,他需要的是稳住住整个致公堂。

    他就是整个致公堂的主心骨。他不能垮也不能累。

    只有三炮和宋夫人来了,这两位来自于国内的高层才能够让老人敞开心扉说起这些埋藏在心底里的话。

    三炮走出门外,让堂里的人将老人搀扶下去休息。

    “我现在忽然觉着,我家军子好像在做一件很了不得的事儿。”看着老人被搀扶出去以后。三炮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同时笑着让进来的守山犬总队长霍殿阁一起坐下,陪自己喝酒。宋夫人也累了,在老人离去之后便离开了酒席,在管家的带领之下休息去了。

    “孟贲本来就在做很了不起的事情。”霍殿阁笑了笑,没有喝酒。他在执勤的时候从来不喝酒,这是他的原则。

    “关于这点,我从来不怀疑。在我看来,总司令将来肯定能够赶跑日本人,让咱们国家、在那么的民族真正的站起来。”

    说着,霍殿阁顿了顿极为郑重的道:“也正是因为孟贲和国防军从来便是为国而战,是以我霍殿阁甘为羽翼!”

    三炮笑了笑,没有勉强霍殿阁喝酒。自斟自饮了一杯后,才道:“见到那四个崽子了?!你看怎么样?!”

    “本事不差,就是手段略显江湖气了一些。”霍殿阁摇头叹气道:“毕竟没有军伍的锻炼,还是带着几分稚气。不过几个崽子要是调教好了,倒是做这行的一把好手。”

    “要不要我跟老爷子开口要人?!”三炮笑眯眯的对着霍殿阁道,而后者摇了摇头。

    “我看这几个崽子心性还不是很定。习武之人么,天老大他老二。不服气这是正常,找个机会我压服了他们就成了。到时候,他们自己会过来。”

    霍殿阁却不知道,门外的几个汉子和警戒在明暗处的守山犬们之间那浓厚的火药味。精锐,自然有着精锐的傲气。

    守山犬是国防军中能够和乌鸦比肩的精锐部队,如果不是为了防止日军的暗杀这些人绝对会像乌鸦一样的被投放到各处战场。

    每一个守山犬,都是历经了无数次生死的老兵。手上的人命少说也有百八十条。甚至有的人之前便是乌鸦,执行过各种暗杀、潜伏和偷袭任务。

    而这些来自于致公堂的汉子们既然能够被挑选出来,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此时的美国并不安全,枪杀、黑帮、私酒和芝加哥打字机……等等这些构成了美国的现状。

    如果不是狠人,基本很难在这混乱的地域里立足。这些致公堂的汉子,为了致公堂和华人的利益没少浴血厮杀。

    暗地里做掉一些对手的事儿,他们也不曾少干。当两方的精锐聚在一起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互相之间的隐隐有着对立之势。他们都想证明,自己最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