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三章 众议院里的歌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美国华盛顿,一座电影放映室里灯光缓缓的亮起。坐在荧幕前的司徒美堂微微颤颤的站起来,他的那张布满了老人斑的脸上犹挂着丝丝的泪痕。

    “这份影片……是全部真实拍摄的。”三炮对着司徒美堂沉声道:“歌,是我家军子亲手写的。他让我把这个影片带来美国,就是希望这个影片能够在美国播出。”

    “美国民间现在对日本残忍了解的还是不够,军子的意思我们必须要告诉他们中国人正在做的是什么事情。正在面对的,是怎样的魔鬼。”

    顿了顿,三炮看着那熄灭的银幕缓缓的道:“从前,我不知道电影也是武器。但军子告诉我,这也是一种武器。看完了这个电影以后,我相信了……”

    “我会把电影拷贝五百份,它会在美国的各大院线里出现。”司徒美堂沉默了一会儿,咬着牙狠声道:“这些倭寇竟然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那他们就不要害怕被人知道!”

    “前段时间,报纸在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还在反驳、在狡辩。只要这个电影播出来,我看他们如何去狡辩!”

    炮爷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对着司徒美堂道:“老爷子,军子的意思是我们为了抗战的牺牲、我们的老百姓因为这些杂种的残忍而枉死是必须要被记录下来的。”

    “日本人的尿性,未来或许还会有人给他们翻案。我们必须要告诉人们,这些杂碎做了什么。”炮爷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我们这些人,终究是要老去。百年之后,还有多少人记得我们曾经为此付出过什么代价?!”

    “后辈的儿孙们,他们应该知道。他们的父辈、祖辈曾经经历了什么,曾经受到了什么伤害。而那些日本人。曾经在我们这片土地上做了些什么。”

    “军子说,遗忘便意味着背叛!如果有不肖儿孙忘了这些,至少我们可以用电影、用这首歌告诉他们。这个时代里,我们中国人、我们中华民族曾经受到过怎样的伤害……”

    数日内,致公堂的所有人全力开动。而屠三炮更是悄然前往拜访了小摩根和柯尔特,他和这两家人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但其后美国半数以上的电影院贴出公告,他们即将上映一部“反应真实的、可怖的、血腥的电影”。同时电影院在公告里还建议“如果承受能力不佳者,请勿前来”。

    不过,公告里最重要的一条是:这次的上映。将是完全的免费的!

    而美国广播电台也在不间断的对此事做出报道,虽然采访了多数院线的老板但这些人却对此事讳莫如深,只是说到时候放映了大家会知道电影的内容。

    1938年12月1日,美国美国国会大厦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她穿着一身束身的旗袍,带着优雅而矜持的微笑出现在了众议院的主席台上。

    “哗哗哗……”在她出现的那一刻。整个众议院里掌声有若潮水般响起!众议院里的议员们多数都曾在晚宴或其他场合见过这位夫人。

    所有人不得不承认,这位夫人的仪态、风度极为优雅而迷人。

    “议长、美国众议院诸位议员。”宋夫人在第75届美国众议院议长班克黑德.威廉.布罗克曼的带领之下缓缓的踏上了主席台,对着下面的议员们轻声道。

    随着她的声音在扩音器里传播开来,众议院里的议员们的掌声平息了下去。大家都安静的看着这位夫人,能够以女性并一国领导人之一的身份踏足在美国众议院内并发表讲话。

    毫无疑问的,宋夫人是第一人!

    “无论何时,余得向贵国国会致词。实属荣幸;尤在今日,余得向一庄严伟大之团体,对于世界命运之形成有绝大影响如贵院者致词,尤属特别荣幸……”

    “但在我向诸位致词前。我想请大家来看一段影片……”当宋夫人的话音落下后,在她身后渐渐的落下了一块银幕。

    “法兰克,这么做会不会有问题?!”罗斯福的夫人,埃莉诺.罗斯福对着自己的丈夫担心的道:“这部影片的伤害力太大了。我怕……”

    “是有些事情应该让这些议员们知道了……”罗斯福看着宋夫人的身影,轻声道。

    “现在看来战争似乎离我们很遥远。但实际上它却距离我们很近。我们应该让这些议员们知道,一旦战争爆发我们将面临的会是什么。”

    众议院里的议员们有些莫名其妙,他们从来不曾在众议院里看过电影。这对他们来说有些新奇,众人翘首以盼看着那缓缓降下来的屏幕希望知道这位夫人要给自己的看的到底是什么电影。

    大屏幕渐渐的亮起来,震惊众人的画面出现在了这些众议院议员们的面前!那屏幕上的,是一幅巨大的照片,照片上的是三个穿着日军军装的军官和士兵在微笑。

    而他们身边,则是一具具的尸首。在他们手上,提着的是一颗颗的人头!他们提着人头,却在微笑。笑的很腼腆,似乎不习惯照相……

    “我的上帝!”议员们看着这幅画面,经不住叫出声来!他们都是养尊处优,生长在都市里的人们,何曾见过如此暴力的、血腥的画面?!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随着轻柔的吉他,一阵沙哑而悲怆的中文歌声在众议院里响起。画面再次切换,这次众议员们看到的是一个被杀掉的女子。

    她**着身子,肚子被剖开了。肠子和内脏留了一地,而在她的尸首身边却是一个日军的军官。这军官,依然在笑着。

    “黄色的脸孔……有鲜血的污泥……”照片渐渐的淡去,当屏幕上再次出现照片的时候一些人已经忍不住要转过脸去了。

    那是一个孩子,他的头颅奇怪的扭曲着。而一个穿着日军军服的士兵,则用刺刀将这个孩子搞搞的挑起。这士兵的脸上,依然是笑的。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身处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

    一幕幕残忍而血腥的画面在屏幕上出现……那些被日军的士兵和军官们,抡起刀肆意的砍杀那些被束缚住的人们……

    那些日军的士兵和军官,把人绑在了柱子上狰狞的用着刺刀挑死。一个孩子,浑身**而黝黑,在硝烟弥漫被炸成了废墟燃烧的房屋旁撕心裂肺的大哭。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河流里,一片的血色。一具具的尸首被束缚捆绑着丢弃,他们身上都是弹孔和刺刀的痕迹。有的甚至头颅也被砍去。

    “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亲爱的孩子……你为何哭泣……”

    那是被强暴后杀死的母亲,一个孩子在母亲的身边放声大哭。而在孩子的身后,一个日军的军官挥动了他手上的刀……

    “多少人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多少人在深夜里无奈的叹息……”被堆积如山的尸体,日军的军官却在旁边驻足说笑。在他们面前,摆放着一堆堆的头颅。

    甚至一些的头颅,被系在了木头柱子上。他们如同看待着路边的野草一般,看着那些被屠戮的人们。

    “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地球啊~母亲……这是什么道理……”

    众议院中,已经有着无数的议员低下头来,黯然落泪或低声抽泣。这是他们第一次受到如此的震撼!这是来自于战争中的国家,所在经受的苦难。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黄色的脸孔有鲜血的污泥……”随着小鼓敲响一阵童音响起,衬托着那画面上血腥而残忍的照片。

    一幕幕的播放,议员们的心逐渐愤怒了起来。

    无辜的人们被肆意屠杀,那些可怜的孩子被丢到了坑里活埋。而那些侩子手,却带着笑容在边上看着。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身处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风笛声伴着小鼓响起,诉说着照片上人们的悲伤与愤怒。

    众议院里没有人说话,无数的众议员们悄悄的拿出了手绢擦去自己涌出的眼泪。

    “多少人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多少人在深夜里无奈的叹息……”那沙哑的男声和童声合并在了一起,听起来似乎不甚和谐。但却又显得那么相辅相成。

    “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地球啊母亲这是什么道理……”众议院里的多数人,已经泪流满面。他们看着画面上那一幅幅残忍的照片,听着这悲愤诉说的歌曲。他们感到自己的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一遍又一遍的,歌曲在重复着。电影缓缓的落下了了帷幕,而众议院里的哭泣声却悄然响起……

    “我听不懂这影片里所播放歌曲的歌词,但我能够感受到这歌曲里的悲伤与愤怒。”一位众议员曾在事后说道:“人的感情,是共通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