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 法国战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屠猛虎得到了日方的消息,仅仅是报以一声冷笑。东条英机这废渣上位了,那说明军队的已经完全的取得了内阁的权利。

    也就是说,裕仁这位看似傀儡的皇帝准备要放手一搏了。毕竟只要是文官或海军的温和派在位,做事总归是会犹豫的。只有日本陆军那些已经魔怔了的杂种们,才会不断的试图扩大战争。哪怕这很可能将整个日本赔掉。

    近代以来,除去抗战中后期之外可以说日本的运气实在是好到了极点。一开始的开埠,无论是美国还是其他国家都没有太过看上日本。

    这给予了日本崛起的机会。在随后他们的明治维新,将整个日本带入了现代化、工业化建设。随后他们先是击败了正在现代化途中的大清海军,然后用拖、动乱等手段逼得俄国不得不求和。

    这让他们取得了世界列强的入场卷,哪怕这仅仅是个二等的列强却总归比中国强出了不少。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几乎一直就是个旁观者。

    直到最后才出手抢下了德国在青岛的权利,虽然这个权利在随后变得有些模糊。但终归是在世界列强中拥有了一席之地。

    他们拿着清朝的赔款建立起了自己的工业基础,建造了自己的军舰。这同时也让他们逐步踏入了强国。

    或许是每次“赌上国运”都让日本的运气太好,这导致的结果是他们每次都试图要拿国运来做赌博。

    但他们却完全没有想到,一旦赌输了那会是什么后果。抗战。让日本人的好运气中断了。他们一口气赌上了国运,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家陷落。

    原本鼓起勇气要赌上全国性命的日本,在两个原子弹以后勇气顿时消失殆尽。但他们还是有一点残余的运气。

    至少在战后。他们还有着活下去的运气。还有着发展起来的运气。只不过,这种运气在一点点的消失殆尽。仅仅是靠着运气活着,果然是不成的。

    日本就是一个典型靠着运气发家,最终发展到什么都拿去赌博的运气型国家。事实上后世我们也能够看到这种病态的赌性。

    从日剧到一些漫画中,随意便可以看到某某很热血或很二货的说什么“赌上一生为了xxx……”等诸如此类的话。这里,便看出日本人的一种赌性。

    这种赌性并非单纯的拼搏,而是用拼搏外加着更高的运气成分。

    相较起来。德国就没有那么二了。虽然他们也有些赌运气,但更多的是尽量的让自己准备充分。而他们战斗的严谨性,现在在敦刻尔克的英法联军有着深深的体会。

    “啾啾啾……轰轰轰……”无数的德国轰炸机在英法联军的头顶盘旋。然后在战斗机的掩护之下对着下面的英法联军的部队进行不间断的轰炸。

    德国的部队在马其诺防线的北端曾被视为是坦克无法通过的崎岖而森林密布的阿登山区发动进攻。

    这使向比利时进军迎战德军右翼b集团军群的英法联军大失所料,仅十多天时间,德国装甲部队就横贯法国大陆,直插英吉利海峡岸边。

    北部的联军事实上已经被包围在法国北部的佛兰德地区。随着战争的继续比利时军队最终选择了投降。而滞留在比利时的40万英法联军无奈之下开始全部集中向敦刻尔克撤退。

    西面的英吉利海峡成为联军绝处逢生的唯一希望。

    “突突突……”机枪在阵地上疯狂的怒吼。英法联军在海滩上建立了临时阵地。他们把所有的轻重机枪全都架了起来,试图组成防空的火力网。

    而那些没有机枪的步兵则是各自寻找掩体,就像鹌鹑一样的缩了起来。整整四十万英法联军惶惶不可终日,急切的等待着来自于海峡对面的救援。

    “我不管!有什么我要什么!驳船、货轮、汽艇、渔船、游艇甚至内河船我都要!!”伯特伦.拉姆齐海军中将对着电话高声怒吼着。

    “现在是四十万的大英帝国的军人被困在了海峡对面!明白吗?!整整四十万!!要是他们出了什么问题,那些德国佬发动进攻我们就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了!知道不知道?!”

    “将军,由于德国空军猛烈轰炸敦刻尔克,将港口炸成废墟,阻止我们的撤退。而帝国海军军舰由于吃水深。无法靠近海滩,撤退速度较慢……”

    “这些不是理由!我不要听到任何的解释!我要结果!我就要结果明白吗?!”电话这头的伯特伦.拉姆齐如狮子般咆哮了起来。

    “每天一万人!这是我最低的要求!明白吗?!我不管你调来的是什么东西。哪怕你和魔鬼做交易!总之我要求你必须完成每天撤出一万人的名额!!”

    将电话砸下去之后,伯特伦.拉姆齐铁青着脸色闷了一会儿再次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在对方拿起电话后沉声道。

    “我是伯特伦.拉姆齐海军中将,这次‘发电机计划’的总指挥!我要求你们立即出动所有的战斗机,必须阻止德国人在敦刻尔克的轰炸!”

    “将军,这次我们的损失极为惨重!您知道的,我们本来拥有的战斗机数量就不多。”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浑厚的伦敦腔的男中音。

    “目前为止,我们至少有超过六十架战机被击落……”

    “这些不要和我说!我也不管损失有多大,我只知道如果那些在敦刻尔克的部队撤不回来那么一旦德国佬发动登陆战我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说着伯特伦.拉姆齐深深吸了口气狠声道:“我不要损失报告!我只要你们告诉我可以阻止德国人在敦刻尔克的轰炸!”

    “我只能说,我尽力而为!将军。”

    伯特伦.拉姆齐挂下了电话之后。揉了揉眉头瘫坐在了椅子上。海军方面他不用电话,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到目前为止海军的损失。

    三艘英国海军驱逐舰在撤退中被击沉,剩下还有一艘轻伤。而即使是如此之大的损失。在第一天的时候也仅仅是撤出了六千余人。

    而在对岸的,是高达四十余万的英法联军!一天六千人,那得撤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完全撤出来?!伯特伦.拉姆齐无法接受这样的速度。

    他要求海军方面无论使用任何手段,必须要找齐船只来进行撤退以保证那些军队中大部分能够撤到英国这边来。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如果失去了这些军队的后果是什么。英法联军可以说是英国部队中的精锐,如果这些部队失去了那么英国本土一旦遭遇到攻击将几乎无力反抗。

    “这些该死的德国佬……”伯特伦.拉姆齐低声呢喃着道。

    和伯特伦.拉姆齐一样在怒骂的,还有现任的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只不过。他在骂的不是德国人,而是法国人。

    “这些该死的法国佬!!”丘吉尔骂的可比拉姆齐激动多了。不由得他不激动,就在一刻钟之前法国总理保罗.雷诺打电话给新任的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

    在电话里。他仅仅说了一句话:“我们被打败了,我们已经输了这场战争。”

    “不!我亲爱的雷诺,你要不忘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军冲破了盟军防线后,仍被迫停止前进的景象。”丘吉尔试着安慰雷诺:“即使是在那样的情况之下。我们依然没有战败!”

    “不。我们已经战败了……现在我们正在烧毁了档案,并准备撤离首都。”保罗.雷诺依然很悲观:“我们无法赢得战争。”

    “你知道我们的甘末林将军告诉我什么吗?!他告诉我,没有了。法国现在再没有任何预备队。”保罗.雷诺声音透着悲凉:“我们只能宣布投降……”

    “法国战略预备队在哪里?!它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拯救了巴黎!它也将会再次……”丘吉尔的声音猛然增大了起来,法国竟然连战略预备队都没有了这是他不曾想到的。

    “即使如此,我们也可以对对德军突出部的侧翼发动反攻。”丘吉尔显然是极为不甘心,对着雷诺便道:“我们还有机会。”

    “缺乏兵力、缺乏装备……”雷诺的声音充满着亡国的悲哀:“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办法。”

    “巴塔耶b1,在德国人的坦克面前就像是纸糊的。可他们的坦克在我们的面前,却是不折不扣的钢铁怪物。”

    雷诺的说法是真实的。大多数法国预备役师现在已经投入战斗。原本仍未出战的装甲师只剩下第2装甲师,也在德军突破了阿登方向后被迫仓皇投入进攻。

    虽然法军的预备役装甲师。作为突破单位时可能有相当的战力,但如果用以挖壕固守,则在战斗中的用处非常有限。

    他们无法执行步坦协同的战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重要的摩托化步兵组成部分。其战术机动力还很差,因为发动机技术的理念问题导致了巴塔耶b1坦克的功率仅有272匹,而其中一半的法军坦克预备队投入战斗后,大部分皆被德军击毁。

    最强大的盟军师,法国第1轻机械化师,已经于早前被部署在敦刻尔克附近。这让巴黎直接暴露了出来,而法国人已经失去了保护她的能力。

    在伯特伦.拉姆齐和丘吉尔低声怒骂的一个多小时之后,总理保罗.雷诺被迫辞职,因为他拒绝同意结束战争。他的继任者是元帅菲利普.贝当,他在发表电台讲话中向法国人宣布他打算向德国要求停战。

    “这些该死的高卢鸡总算是识相了一回了。”希特勒很是满意现在贝当的表现,在他看来应该是德国向法国讨还血债并让他们支付利息的时候了。

    办公室里顿时传来了整整的大笑声,现在德国的进攻势如破竹!直接突破了法国不算。还将这些该死的英法联军赶到了敦刻尔克。相信不久后,他们就会在那里灰飞烟灭。

    “告诉法国佬,我会在贡比涅森林等着他们!”戴着帽子的希特勒用马鞭点了点地图上的一个点:“让他们把福熙的那节车厢给我从博物馆里拖出来。我要他们在战败者的位置上,签字!”

    “嗨!希特勒!!”顿时,指挥部里传来了狂热的怒吼。这一直就是整个德国的梦想,向那该死的、勒住了自己脖子的法国佬复仇!

    让他们付出代价,让他们也尝尝战败者的滋味!让他们知道,曾经他们欺辱了普鲁士人就不要希望能够全身而退。

    “凯特尔,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希特勒高傲的拿起了马鞭。对着自己的国防军最高统帅部总长道:“他们的投降书,便由你来签署好了。作为元首,我只需要看到他们乖乖的投降!”

    “里宾特洛普。告诉那些高卢鸡!我的要求是:首先法国必须分为两部分,包括巴黎在内的3/5的国土归我们,而我们的驻军费用将由法国全部负担。”

    “南部和西部为自由区。当然,我会允许法国有军队。但他们的空军、陆军需要裁到10万人。而最重要的是。他们必须在政治、经济、外交等各个领域与德国‘完全合作’!”

    “哈哈哈……”开心的笑声再次响起。和巴黎的愁云惨雾相比起来。这里是如此的欢乐。

    贝当在一个多小时之后,从西班牙那里拿到了德国人开出的条件。他有些想哭,他想起了曾经的法国是那么多强大。但在现在却被迫要接受德国的凌辱。

    对!这就是凌辱!**裸的凌辱!将首都割占去,驻军需要法国出军费。而政治、经济乃至外交,都没有任何自主权。

    这还算是一个国家吗?!这明明白白的是在说,法国就是德国人的殖民地!贝当满心悲凉,但却不得不接受这个条件。

    清晨,从法国的总统府内走出来一个穿着法**装的中年男子。从这男子的肩膀上。可以看到他现在的军衔是准将。

    他个子高大,穿着得体的军装。而厚厚从嘴唇上流着一簇胡子。而最有特色的是他的鼻子是在很大。就像是个芦笋。他戴着法军的圆通帽低着头进入了一辆汽车内。

    “不!我绝不接受投降!”这位准将想起了自己在会议上的发言,那位曾经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现在让他渐渐的感到绝望。

    “我们可以把法国政府迁往法属北非,同德国继续作战!只要我们坚持,那么就不会失败!”他想起了自己的话,尤其是那句他发自肺腑的话。

    “我是国防次长兼陆军次长,我是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准将!我是一位军人,除非在失去了所有希望的情况下,我不允许自己随意的便投降……”

    “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他想起了贝当的样子和他的话。当时贝当显然极为生气,对着他便吼道:“我们所有的飞机、英国人近一千架的战机都没有了!而德国人呢?!他们至少还有三千架以上的战机!”

    “坦克呢?!我们的坦克在德国人的坦克面前几乎就是纸糊的,但他们却能够一炮打穿我们坦克的装甲!知道目前我们还有多少坦克吗?!不足五十辆!我的先生!记住: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现在的坦克不足五十辆!!”

    “英国人现在剩下的战斗机,不足五百架。他们已经明确的表示,不会再派出战机支援我们了。战争如何继续?!夏尔!你告诉我,该如何继续?!”

    即便如此,我也会继续的战斗下去!这位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国防次长兼陆军次长夏尔.戴高乐对着自己道,我应该坚持下去。为了法兰西!

    “啾啾啾……轰轰轰……”英国的发电机计划并没有历史上那么好的运气,历史上由于一阵的大雾导致的是德军空军对敦刻尔克轰炸的间断。

    而现在并没有出现历史上的大雾,更可怕的是德国海军潜艇、鱼雷艇和扫雷艇也从刚占领的荷兰和比利时的港口出动,借助夜色掩护攻击担负撤退的英国船只。

    爆炸的火光引导了天上的轰炸机,戈林为了证明自己的空军能够阻止联军的撤退现在是不惜血本了。德国的战机哪怕是在夜色中也不断的出击,对港口的英法联军进行不间断的轰炸和扫射。

    虽然开始的时候抛下的炸弹被柔软的沙滩吸收了爆炸的绝大部分能量,甚至在身边爆炸也不过是震动一下,飞溅一脸的泥沙。

    但随即德国人改变了战略,他们开始加强了战斗机在攻击中的作用。利用战斗机的机炮对着沙滩上的联军进行扫射。

    敦刻尔克的战事在继续,而夏尔.戴高乐则是借助一次接触飞机的机会直接逃离了法国。

    “我是夏尔.戴高乐,我现在在伦敦。”在贝当宣布了停火的那一天,法国的民众从收音机里听到了戴高乐的声音。

    “我向目前正在英国领土上和将来可能来到英国领土上的持有武器或没有武器的法国官兵发出号召,向目前正在英国领土上和将来可能来到英国领土上的一切军人工厂的工程师和技术工人发出号召,请你们和我取得联系。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法兰西抵抗的火焰决不应该熄灭,也决不会熄灭!”

    “我和那些愿意与我一起战斗的战友们,会将战争一直进行下去!一直打到将我们的祖国法兰西解放为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