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 不争既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嗡嗡嗡……”国防军的侦察机在四处飞舞,却丝毫看不见下面有任何日军的踪迹。从南到北一大批的区域几乎看不到任何日军的出现,这让侦察机的飞行员很是困惑。

    但他们依然很耐心的巡查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细节。

    滁州的老百姓们很奇怪,一大早起来原本一直在城里的日军全然不见了踪影。胆子大的向着日军的警备司令部里探望,却见里面空空如也。

    那些原本投靠了日军的伪军们现在惶惶不可终日,他们大概猜到了自己将要面临的将是什么。这些人大部分裹挟着下面的士兵,一路追着日军的部队撤去。

    李宗仁和白崇禧原本准备着一场恶战,结果一口气冲到了云浮却发现自己连一点儿抵抗都没有遇到,顺顺利利的就进入了广东地区。

    生怕有诈的小诸葛赶紧跟各部联系,发现从贺州和玉林一起出发的部队也碰到了同样的情况。小诸葛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日军和汪兆明在搞什么鬼。

    汪兆明没搞什么鬼,他现在正惶惶不可终日。日军的决定已经下发到了他的手上,汪兆明第一次后悔自己当时的眼光差了。

    可惜,现在已经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他只能是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国防军和联合政府不是曾经的南京国府。凭着那些被暴尸的各地“广州国府”官员的情况来看,汪兆明确定自己要是落在了他们手里不得好死是肯定的。

    带上了老婆细软,汪兆明选择了搭乘日军的飞机直接前往上海。在日军发动了珍珠港袭击之后,华中方面军同时对上海的租界进攻。

    原本就没多少兵力的租界顿时土崩瓦解,日军三两下便全数拿下了上海所有的租界。现在的上海,几乎是日本人一手遮天。

    “冰如。你说我这次做出来的选择是不是错了……”上海,汪兆明的新居室内看着燃烧的壁炉汪兆明对着自己的妻子喃喃的道:“我是不是就不该和日本人搅和在一起……”

    “说什么呢?!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后悔又有什么用?!”陈璧君皱了皱眉头冷哼道。

    “那对土匪父子有什么本事?!革命资历,我们比他们强多了!你就是想太多了,就算是局势不然我们找长仁公,好歹我们也是革命先驱他会给我们这个面子!”

    陈璧君很是傲气,她觉着那对父子就是运气好罢了。顶多是会打仗,武夫莽夫而已能有什么作为?!现在联合政府主政的,可不是林森长仁公么?!

    自己和汪兆明说到底都是辛亥革命的老人呢!他林森能好意思下杀手?!最多自己丢点面子。给他长仁公说道说道呗!

    “精卫,你也不必担心!明天我就找周佛海去,让他们派人秘密跟长仁公联系联系。”陈璧君哼道:“甭理会那些土匪,平白的污了我们的身份。”

    可惜的是,陈公博和周佛海现在不这么想。这两位现在真是知道前景不妙了。开始后悔为啥要跟着汪兆明一起闹腾。

    周佛海背地里没少暗骂日本人没用,竟然会被国防军打到不得不撤出河南、安徽的地步。弄的自己现在不上不下,好不尴尬。

    “佛海兄,现在看来情况不妙啊……”作为广州国府的主要人员,周佛海和陈公博自然也在撤走之列。

    和汪兆明一样,这两人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了。现在情况已经逐步明朗化,日本人明显落入了下风。这让两个政治投机者开始心慌了。

    要是国府的话。他们凭借着自己的身份还能暗通一下。可现在换成了国防军和联合政府,他们就有些抓瞎了。尤其是他们知道,那位猛虎可不是喜欢玩政治手腕落在下风的蒋中证。

    那是会吃人、敢杀人的下山虎啊!无论是陈公博还是周佛海,都没有把握这位能够接纳自己这些人。

    “要不……我们寻机去日本吧!”周佛海踌躇着对陈公博道:“国防军海军可不成。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打到日本去。”

    “这是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陈公博对着周佛海叹气道:“可以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尝试联系一下长仁公比较好,好歹我们也是辛亥的老人了。付出点代价是要的,但总不能把我们一棍子打死是吧?!”

    周佛海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我只能说我试试看……好歹现在丁默村他们也有些动摇了,他们总归会有自己的门路找过去……”

    “唔……这事儿要秘密进行。要是泄露给了日本人知道你我都没什么好下场。”陈公博顿了顿,对着周佛海道:“晴气庆胤眼里可揉不得沙子,别到时候事情没办成我们自己却赔进去了……”

    周佛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上海霞飞路76号,唐惠民与丁默邨同样陷入了困惑。他们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国府都对日本人没有办法,而那军阀出身的国防军却能一路打下这如画江山甚至逼得日本人不得不放弃大片土地数十万大军撤回上海留守。

    不怪的他们不明白,之前蒋中证基本上把处在关外的国防军的消息全数封锁。甚至报纸都少登出关于东三省的消息。

    以至于东三省快速是发展除去一小部分消息灵通的人士之外,关内几乎没有听到任何的消息。更别说处在底层的唐惠民与丁默邨等人了。

    “看来,这日本人是靠不住了。咱们得尽快的给自己找条退路啊……”唐惠民可不是什么忠勇之人,不然他也不会跳槽到日本人这边来。

    现在日本人明显就不太行了,他自然要考虑下一步应该如何走。

    “就算我们想去,也得人家肯收才成啊~”丁默邨对着唐惠民一摊手,道:“路子我倒是可以找到,可也得人家愿意才成。不然去了也是白去。”

    “咱们俩这不过是小虾米,且看国防军的态度他们未必肯接收我们。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咱把命都赔进去了那就不值了。”

    这话说的唐惠民唉声叹气的,心里直后悔为何当时就鬼迷心窍的听了李士群的话跟着汪兆明鬼混。好吧,现在连个退路都没有了。

    国防军各部在全速进军的时候,作为国防军的总司令屠孟贲却没有在帝都呆着。他在接到了来自于云南的一通电话之后,带着守山犬的警卫秘密搭乘飞机抵达了云南。

    “孟贲!快!跟我走一趟!”才刚刚下了飞机,屠孟贲便被贾小侯一把拉住直接登上了汽车。被贾小侯一把拉住的屠猛虎不由得苦笑,这位恐怕是整个联合政府里面最无视自己的人。

    贾小侯就这脾气,除去他眼里重要的事物之外差不多什么都不看在眼里。这次他连续拍了七八个电报去帝都,楞是以辞职相威胁把屠猛虎给弄到了云南。

    “好了~葆书大叔。你就告诉我该怎么做就是了。”对着车上的龙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转过身去屠孟贲便对着贾小侯道:“对方到底是什么要求?!”

    “也不知道是那老家伙脑子有毛病还是怎么样,我亲自来云南了他都不肯拿出配方。说是非要你亲自来,跟他说了才肯拿出来。”贾小侯听屠猛虎这么一说,顿时来气了!

    “说是怕我们拿了他家的配方赚钱去。宁死都不肯给我们。这叫什么事儿啊?!我贾葆书是那种人么?!我这是拿着他的配方造飞机呢!”

    贾小侯现在说起来依然愤愤不平,气呼呼的道:“再说了,我们也不白要他的配方啊!都说了花钱买,他开价就是了。可他说自己不缺钱,一定要见到你才给配方!以前还肯卖我们点漆,现在连漆都不肯卖了!”

    屠猛虎从贾小侯的电报和现在的话语里分析了一下大致知道了事情的轮廓。早期国防军就曾想要做出一款主要用木材而制造的轰炸机。

    这个想法主要取材于英国二战时期的蚊式轰炸机,这款战机可谓是二战时期的顶尖作品之一。甚至德国人都钦佩于英国这种神奇的制造想法。

    屠猛虎不可能放弃这款战机的研发。且中国比之英国更有条件来开发木质结构的飞机。广袤的国土留下的是各个地区不同的大量树木种类,而数千年的文明积淀下来的则是无数的智慧。

    果然,这个想法提出后科学狂人贾小侯带着他那自带学习光环的徒弟沈鸿开始了资料的全面收集。很快,他们便找到了这种飞机的原型——lwf飞机公司在1919年的lwfv飞机上采用的“模压胶合成型木结构”制作法。

    而这种制作法在1922年也被美国诺斯若普公司采用在s-1双翼机上。

    当时美国人先是用混凝土制造一个21英尺长的模具。然后将云杉木薄片涂上干酪胶后交替放置,盖上模具的盖子。

    而经过了一系列的实验,贾小侯他们也找到了云杉木。但云杉实在太重了,并不能达到贾小侯他们的要求。

    在经过不断的考察和实验之后。泡桐进入了他们的视线。泡桐,原本多是用于古筝的面板。因此它密度小。仅为0.26g/cm3。相比其红木0.85g/cm3的密度,琴弦的激发能量更容易振动起来。

    不得不佩服贾小侯和沈鸿他们的智慧,历史上英国人在蚊式上所采用的巴尔沙木事实上就和泡桐类似,都是轻质木材。

    替代品找到了,可粘合剂却又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机身的的接合剂不佳很容易造成空中解体,最终导致事故。

    好在东三省自行建造了一些风洞,可以给予贾小侯他们大量的实验数据。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实验之后,贾小侯他们找到了最佳的、最大量也最适合的粘合剂——漆!

    后世和现在,都流传、出土了不少古代漆器。最早的甚至可以追溯到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出土距今七千年上有漆的木碗,这些历经了数百乃至上千年的漆器大多都保存完好,甚至光鲜亮丽!

    天然木器漆俗称大漆,又有“国漆”之称。从漆树上采割下来的汁液称为毛生漆或原桶漆,用白布滤去杂质称为生漆。

    天然木器漆不仅附着力强、硬度大、光泽度高。而且具有突出的耐久、耐磨、耐水、耐油、耐溶剂、耐高温、耐土壤与化学药品腐蚀及绝缘等优异性能。

    这对于贾小侯等人来说,无疑是超级适合的粘合剂。

    中国有着古老的漆器文明,漆匠和木匠文化及其兴盛。要找到漆不是问题,但要找到适合的漆并有配方,那就难了。

    漆器本身经过了数千年的发展自身已经形成了无比鼎盛的产业,同时随之而衍生的便是不同流派之间不同的制作方式。

    而他们所用的漆配方,互相之间也不尽相同。历史上比较著名的便有福州的脱胎漆器、广东的晕金漆器、扬州螺钿漆器、山西平遥的推光漆器……等等流派。

    各家各派所使用的配方也不尽相同,好在因为战乱不少各地的漆匠被迫离乡背井进入了东三省控制区域,贾小侯他们可以轻易的通过联合政府找到这些漆匠。

    可试验了大半年漆匠们所提供的漆的结果却不甚理想。毕竟飞机是在天空的强风中飞行的。气流产生的张力和压力极大,被漆所粘合的飞机最多坚持了一个多月便不行了。

    不过贾小侯等人没有泄气,做科研的人失败几百乃至上千次是正常的。直到有一天有位参与实验的老漆匠给他们提供了一种漆,贾小侯等人在实验之后发现这种漆比之现在任何一种漆粘合强度和张力都大了不少。

    无论是风洞还是在天空中试飞,从来不曾有松动的表现。显然这就是贾小侯他们所需要的。顿时所有人都激动了。在老漆匠的指引之下贾小侯等人找到了云南黄家。

    可这位号称明代漆器大师、《髹饰录》作者黄成后裔的家族,却拒绝将漆的配方交出来。哪怕是贾小侯和龙云亲自上门,求了半天他们也没松口。

    拒绝也就算了,连漆都不给他们提供了。老头儿很倔,上次给贾小侯他们提供漆是因为那是个漆匠老友的请求。现在觉得贾小侯在诳他,一怒之下漆也不给提供了。

    “我们家祖上为明天启年间漆器大师黄成,传下来的手艺是有。配方也有。但什么时候也不能在我们手里丢了!”在黄家坐镇的那位近八十的老太爷顿着拐杖对贾小侯和龙云道:

    “你们说你们拿这配方是去抗日去了,我老头儿不信!漆的配方能抗日?!你哄孩子呢?!要我给你们配方也成,我老头儿听广播看报纸,最佩服的就是国防军的孟贲总司令!只要他给你们作保我老头儿就把这配方交出来!要没这个。你们就是杀了我老头子也别想拿到配方!”

    这年近八十的老太爷可是这整整一个村的族长,龙云和贾小侯是不敢说也不敢骂。只能是由贾小侯出面,让自家的总司令紧急从帝都来给他拿配方。

    “要不是这老头子年纪大了,我非得拉着他出去走两把式!”贾小侯无不恼怒的道。屠猛虎听了贾小侯这话只能是干笑。

    贾小侯也练把式,这他是知道的。甚至贾小侯还把自己的把式功夫传给了现在的徒弟沈鸿。老头儿一身武艺且学贯东西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可惜的是脾气倔了些,而且很多时候太直了。估计这老贾应该是言语间不知道怎么把那黄家的老爷子得罪了,导致人家连漆都不给他供应了。

    “总司令,不怪贾总工程师生气。其实我也气的要命。”龙云的脸色也不好看,做了那么多年的云南王他何曾受过这样的气?!

    就是当年蒋中证,见了他龙云也得给几分薄面。现在倒好,叫个老头儿拒之门外不说还被骂的狗血淋头。

    老龙能够忍住脾气,已经是相当的难得了。要换以前早让手下的汉子们打进去把老头儿和他家娃子全抓出来收拾了。

    屠猛虎哈哈一笑,不由得开声安慰了一下两人。在众人说话间,车队缓缓的驶进了一个小村子里。这处小村虽是身处在云南,却有着江南的格局。

    石桥、古柳,流水过村。条条石板铺就的路上,不时可以看见一些好奇的行人驻足看着这车队。车子行到了村口前的牌坊,屠猛虎便让车队停车了。

    “既然是来求人家要东西的,我们便要有诚意。”屠猛虎对着贾小侯和龙云笑了笑道:“且这老人快八十的年纪了,我也得尊一下老不是?!”

    说着,他笑着走下车去在守山犬们的护卫之下缓缓的向着村子走去。贾小侯倒没有什么,他是做科研的,只要那老头儿愿意拿出配方别说走路就是给他作揖也成啊!

    而龙云则是神色复杂,他这时候有些明白为什么屠猛虎能够得到林森、得到了颜正清甚至赤色的支持了。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龙云暗叹,这位总司令争了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