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不简单的胡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少掌柜的,您可别乱来啊……”啸山虎有些着急,虽然大伙十分的信任少掌柜但不代表就能拿命去胡拼啊!派了一个团到处追杀着屠三炮,于是屠三炮为了躲避风头就绕了好几圈路子打算避避风头。

    飞鹞子半路上就遇到了往回赶的柴老六父女,这才得知自家掌柜的把事儿搞大了!这会儿正不知道躲哪个山头里避风头呢!

    飞鹞子不敢怠慢,让柴老六先回了胡家堡子,自个儿带着人继续打听情况。

    后来,飞鹞子联系上娘头山的一处咎子才知道了自家大掌柜的情况。

    原来娘头山上也有一处咎子,这处咎子的大掌柜的报号‘三十二娘’,手下也有二百多人枪,算是地面儿上有名有姓儿的咎子。

    这三十二娘可有来历!当年,三十二娘没成胡子之前,但也算地方一霸!家中有上等的好地一千来墒,好骡子好马无数,光四挂大马车就十几辆。

    当时三十二娘家就是地面儿上响当当的红窑,堡子四角挂着四面红彤彤的大红旗!家里养着炮手六十多人,各个武艺高强,百步穿杨。

    每人都是清一色的汉阳造快枪,院里还有暗枪、地枪,炮楼里还有机枪、老母猪土炮!可以说,当时的娘头山方圆百里地儿三十二娘那是横着走的!

    而且三十二娘是家中的幼子,从小便娇生惯养,于是养成了一幅“净街虎”的德行!成天的带着自家的炮手们满山的惹祸去。

    话说,一次血气方刚的三十二娘看中了一个路过娘头山的官家小姐,于是带着自家十数个炮手们假扮胡子一路追杀,想着夺下那官家小姐回家做夫人。

    结果,那官家小姐的未婚夫是个奉军里的团长!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小姐没夺着,那几个团的官兵倒是追着三十二娘满山跑!

    还好三十二娘聪明,一开始发现事儿不对的时候便让自家手下的炮手们分开了跑。不能把这祸水给带回了山上。

    于是飞鹞子不敢怠慢,带着四梁八柱一群人便往回赶。他可知道自家那三掌柜的穿林豹是什么德行,要没人管着他那小王八蛋能把天都捅破咯!

    自个儿出来小半个月了,也不知道那崽子把寨子给折腾成啥样了!还有少掌柜的,也不知道安全不安全!

    于是紧赶慢赶,花了两天功夫一众胡子才回到了二头山。

    飞鹞子这一回到山寨,就发现了这些崽子们似乎有些不对劲儿了!

    仅仅是小半个月没见,这群崽子们似乎身上都多了股煞气!盯着人看的时候,那都是眼睛里冒着绿光,似乎下一刻就能扑上来照你脖子上咬一口的样子!

    以前虽然这群崽子们也有着狼性,但没现在样子的气势!飞鹞子纳闷了一会,跟在他身后的四梁八柱更是眼神怪怪的。

    穿林豹那家伙是什么德行,寨子里这几位头领那心里清楚得很!要说吃喝玩牌,穿林豹是能手,要说单打独斗他也是个行家。

    但要说他能把崽子们练成这德行还不如说那小子会说洋鬼子的话来的实在!在二头山上,最能操弄崽子的莫过于自家大掌柜的。

    但大掌柜的不在山上啊~是谁这么有本事压服了这群一向看人都拿鼻孔的崽子们,还把他们操的个个跟狼崽子似的呢?!

    一众胡子们带着疑问过了寨门,刚到寨子里的操场上就看到了自家少掌柜的正和身为付粮台啸山虎正嘀咕着什么事儿,啸山虎眉头皱的紧似乎颇为为难。

    于是一众老胡子们赶紧的围了上去,好奇的向啸山虎和自家少掌柜的打听着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寨子里发生的事儿。

    此人必须有文化,而且还要精通天文地理,还要通晓八卦行文,会看生辰八字。每次行动前,由他推算黄道吉日,并定出出击的方向。

    此人还要负责看星象,在出击的途中如迷了路,他要排八门,有时还要做法,红白喜事的执事也是他,有时还要会装神弄鬼。

    “秧子房”,就是专门关押帮来的肉票的地方,“秧子房”掌柜的就是处理这类事情的头子。由于土匪的主要活动之一就是绑票,所以秧子房掌柜的权利最大。

    选秧子房掌柜的第一条就是心黑手辣,俗话说“心硬”。土匪绑票,常常绑一屋子一屋子的,肉票们有大人小孩,有男有女,哭天喊地。

    有的肉票被绑在马上,日夜转移行走,屁股都让马背铲烂了,大腿里生了一堆一堆的蛆。土匪们留着这些人质,既怕他们死,又舍不得给他们用药。

    于是常常用火烤肉票腿上的蛆,疼得肉票们爹一声妈一声的惨叫,那声音及其恐怖和凄惨。

    胆子小的或心软的,根本是做不了的;另外,秧子房掌柜的还有会观颜察色,看肉票的动态,分析他们的心理,以决定增加多大的砝码。

    花舌子是绺子里的联络官,票绑到手了,多则五天,少则三天,家里人就会接到“花舌子”送来的“海叶子”{信件}。

    花舌子往往暗中是匪,明处是村里人。他给绑票的人家通风,并亲自交代绺子里赎人的价钱。

    当花舌子的人首先要能说会道,一个肉票多少价,往往早已由翻垛的和秧子房掌柜的商量好了。

    这个数目是根据票的家底出的,出多了票家拿不起,就得伤票,白绑了;出少了弟兄们白忙乎一回()。只要出个不多不少的价,其中就靠花舌子去周旋。

    外四梁的第三名是“插千的”,这是探查情况的掌柜的。

    选这个人一是要“管直”{枪法好},二是要机智勇敢,因为他要往往要先打进日后要攻打的“窑”里去,探明那里的一切情况,特别是“窑”里有没有地枪。

    地枪,就是设在暗处的枪口。这类人相当于部队里的侦查连长或排长。砸窑一般都在黑夜,如探不好,一跳进院子就扣了弦,一下子就丧了命。

    插千的往往装扮成货郎、收猪鬃狗皮的小贩、或是剃头的、卖布头的、卖梳头油的,混进大户人家的院子里或堡子里,查明情况,定好攻打路线。

    挑选插千的当然也要选对绺子忠诚可靠地,没有当官为宦亲属的人,以防他们有意无意泄露行动机密,被“跳子”一网打尽。

    外四梁最后一名是“字匠”,也叫先生,这是在绺子里是专门写信的。

    像《水浒》离得圣笔书生萧让一样,写一笔好字,很像书法家,字一拿出去就打人。还要会模仿各类笔体,会模仿别人的字迹,还要会刻图章什么的。

    其实,这个职位也和绑票有关,肉票一到手,字匠就要起草写信,言词要得当,力求要打动对方,出钱赎人。

    字匠除了给票家写信外,绺子里其他文墨的事,如写个对联、写个去邪附子什么的,也都是他的事。

    总的来说,这四梁八柱就是寨子里最为精英的力量!平时难得全体出动去办事儿,这次是屠三炮亲自带队前去,也证明了屠三炮对这次事情的重视。

    但,这群寨子里的精英却被此时山寨的气象给搞糊涂了!于是急不可耐的盘问起了在场的啸山虎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