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不容乐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一百九十五章不容乐观

    这时候张作霖的二房卢氏则抹去了眼泪站出来沉声道:“大伙儿全照着九爷的话做。于是所有人都恭敬的按照卢氏的吩咐下去办事去了。

    此时土肥原贤二却死死的盯着满脸硝烟之色,狼狈不堪的芳子沉声道:“张作霖到底死了没有?!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我给了你们花机关、给了你们手榴弹甚至还派人帮你阻击讲武堂的支援你们竟然都没有杀掉张作霖?!你们是一群白痴么?!”

    芳子听得土肥原贤二的话沉默了良久,才沉声道:“我们的人本来已经要得手了,但忽然杀出来一条大汉一下子把德王派来的人杀散了。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在张作霖的身边拉响了手榴弹。但效果如何不敢说,因为在爆炸后我还看见那个汉子站着。”

    土肥原贤二听得芳子的话一愣,疑惑的问道:“一个汉子?!那个人是不是很高大魁梧,而是面向看起来很是刚正?!”

    芳子听得土肥的话眼前一亮,抬起头来猛点的道:“是!那汉子最有特点的是他的眼睛,像鹰一样!很是锐利!”

    土肥原贤二听得芳子的话深深的吸了口气,缓声道:“看来还真的不能怪你们了,这个人我是知道的。他就是张作霖身边最信任的保镖,也是当年经历过帝国和俄国战争甚至帝国和苏联的战争的人,你们栽在他的手上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毕竟第六师团可是整个师团都赔在了他儿子的手上了……”

    听得土肥原贤二这么说,芳子的眼神猛的一凝!沉声吐出了一个名字:“屠三炮?!”

    土肥原贤二听得芳子的话不禁诧异,看着芳子道:“就是屠三炮!你怎么知道他的?!”

    芳子咬牙切齿的狠声道:“我如何能不知道他?!我父王、我义父他们的部队就是在他的围剿下失败的!”

    听得芳子这么说土肥原贤二这才想起来,这位落魄的格格的亲生父亲可是和那位落魄浪人组织了两次所谓的“满**立运动”呢。是河北深县人。早在1918年的时候就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这些年以来一直担任着张作霖随军医生,甚至后来还担任了张学良私人医生。可谓深得两代大帅的信任,因此他说出的话可谓就是权威性的结论。

    只见杜承恩看着张作相轻声一叹,缓声道:“大帅伤势颇重!我现在给他动的手术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来,说实话现在大帅能够活着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刚刚我检查了一下,大帅身上至少中了五把带毒的飞刀,虽然大部分毒性已经被人吸出来但还是有些残留。其次又被流弹打中,虽然伤势不重但是失血却颇为厉害!加上一阵的运动那些残留的毒性已经流到了内脏里面去了,而最严重的是大帅身上有着七八片手榴弹的破片!这些破片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和失血,这些全部叠加起来……大帅能够生还的几率不大!还请辅帅早做打算!”

    张作相听得杜医生的话脑子“轰!”的一下便炸开了!无数的念头在他脑子里飞舞,嘴唇哆嗦着竟然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大帅府的另一位医生付德生少将医师付彪子也从吴俊升的手术房里走了出来,对着张作相摇篮摇头缓声道:“俊升将军怕是不行了,我现在不过是硬帮他吊着性命,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没了!还请辅帅早做打算……”

    听得付彪子的话张作相木然的点了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候一个跟着杜承恩过来的医师也从屠三炮的房间里走出来,面色凝重的对着等待在门外的张作相沉声道:“这位屠将军受伤也是很重!身上有十三处刀伤和枪伤,最为重要的是他后背上有着几十枚手榴弹的破片。虽然我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方式让那些破片没有洞穿他,但他失血过多!而且似乎有食用过微量的毒素,在手术后能不能活下来也得看天意了!”

    听得这最后的宣判,张作相脸色一白!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好一会儿了他才回过神来对着那三名大帅府的医生沉声道:“三位医生,作相请您三位千万不要把这里的事情泄露出去!药方照常开,您三位也先常驻大帅府内!现在日本人正对着我们虎视眈眈,我们不得不防啊!”

    听得张作相的话三位医生也点了点头,而后付彪子对着张作相沉声道:“辅帅()!您最好找点老参来给他们做点参汤,好吊住性命!不然的话一旦有什么问题那么我们也无可奈何,现在我们能做的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大帅和两位将军的性命我们都已经尽责了。”

    张作相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让人把三位医生请了下去。而后沉着脸回到了客厅内,将虾下人全部赶走了之后,缓声和张作霖的几房姨太太将杜医生的话转述了一遍。听得张作相这么说大帅府里的女人们几乎一下子便瘫软了下去,张作霖可是她们的主心骨儿啊!这主心骨要是没了她们可怎么活啊!

    看得他们这副模样,张作相缓声而肃然的道:“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的瞒住日本人!这段时间他们少不得会来打探一番!还请嫂夫人们尽力瞒住他们,不然奉天要出大事的!”

    几位夫人听得张作相的话先一愣,随即互视了好一会儿。最终由卢氏出面,对着张作相沉声道:“八爷,咱都是妇道人家虽然不知道个轻重但毕竟咱都是大帅的房里人,心里有底儿的!还请八爷尽快让汉卿回来一趟!也好让他能够见上大帅最后一面……”

    说着卢氏不禁抽泣了起来,看得卢氏抽泣其余的几房姨太太也不禁泪流满面。却见得卢氏猛的对着这些个女子吼道:“哭什么哭?!大帅还没死呢!咱就算有泪也得等到汉卿回来再说!谁都不许露出马脚!否则就是死了也别想进咱张家的宗祠!”

    在这个时代,不准进宗祠可谓是最为严厉的惩罚!张作霖的姨太太们听得二太太如此说不禁都不敢再哭了。大太太赵氏过世多年,张家里做主的都是二太太卢氏。张作霖现在不能视事自然都是这位太太做主!只见这位卢氏扫过众为太太一眼,咬着牙道。

    “事情已然这般了,我们这些女子总该负担起些责任!在汉卿回来之前还请众位妹妹们都必须要守住!千万不要露了马脚,日本人可没按什么好心思!为了大帅,为了咱张家大家也得忍着!守住!”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