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杨常而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宇霆和常荫槐并没有各自回家,而是直接在杨宇霆家里吃过了晚饭后继续商讨东北铁路督办公署的计划。可没一会儿便接到了电话,说是大帅府请他过去打麻将顺便商议一下东北铁路督办公署的计划。

    杨宇霆和常荫槐闻言相视而笑,而后连结出了杨宇霆府邸的大门向着大帅府驶去。

    此时,大帅府内屠千军闭目在老虎厅里安坐着。而尚迪南和林豹则是带着屠千军的警卫队数十人秘密开进了大帅府,他们全副武装屏息凝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这时候于凤至端着茶来到了老虎厅内,给屠千军摆了上去。见得是于凤至来了屠千军不敢拿大,赶紧起身叫了声:“六嫂!”

    于凤至见得屠千军如此恭敬不禁笑了笑道:“军子,你别客气!先把茶喝了定定神吧!一会儿的事情可是要拜托你来办了!”

    屠千军笑着道:“六嫂客气!这些事情却是应该的,毕竟七叔待我们父子不薄。于情于理我都该帮六哥把这件事情办妥。”

    于凤至听得屠千军这么说,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好一会儿没有说出话来。屠千军也坐了下来。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这时候于凤至才叹了口气缓声道。

    “这件事情真是逼出来的!你六哥虽然和他们处不下去,可总是下不了决心,还总是想要把事情缓和下来。他从前方回来以后,我们两人几乎每天晚上都到杨督办公馆去,这不很明显吗!还不是打溜须!”

    于凤至愤愤然的对着屠千军道。语气中的不平跃然脸上!而屠千军听得于凤至的话也不禁叹了口气,杨宇霆的嚣张跋扈他是知道的。

    东北正式“易帜”当天。南京政府任命张学良为东北边防司令长官。杨宇霆为国民政府和东北政务委员会委员。但就在举行就职仪式时,杨宇霆拒不接受!甚至当然谁都不理便拂袖而去,回去后也不似其他人悬挂青天白日旗!这令张学良大失颜面。

    “以后你六哥又让我和杨督办的三姨太拜干姊妹,为了这件事儿你六哥亲自给我写的兰谱,又备了一份厚礼,派人送去,杨督办的三姨太倒还愿意,可是她与杨督办一商量,却说不行。屠千军看得他们脸色惨白微微的叹了口气缓声道:“邻葛叔、瀚勃叔,最近我便要去美国一趟。你们便陪我一起过去考察一下吧!”

    杨宇霆和常荫槐两人听得屠千军的话脸色总算是稍缓,而后杨宇霆更是暴跳如雷对着屠千军吼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能让我们两个去考什么狗屁察?!你让张学良出来见我!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说?!是不是他让你动手‘请’我去考察的!!你让他出来和我说,你还不够格!!”

    屠千军看着杨宇霆暴跳如雷,神色却丝毫不为所动。轻轻的将于凤至送来的茶喝了一小口,这才缓声对着杨宇霆道:“如果总司令现在出来见你,那你就不是出国考察了。而是直接随着老帅考察去了……”

    杨宇霆和常荫槐听得屠千军的这话不禁当场犹如五雷轰顶!脸色猛的便白了,愣愣的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杨宇霆才脸色惨白的对着屠千军无力的道:“罢了!罢了!既然如此,我这个老不死陪你走一趟却又如何?!但你瀚勃叔却是无辜的,你总不能连他也带走吧?!”

    听得杨宇霆的话,屠千军没有吱声而是摇了摇头而后一个挥手百年由林豹押着这二人直接出了老虎厅。一路上都有着屠千军的警卫连精选出来的数十个警卫把守,可谓是风雨不透!

    杨宇霆和常荫槐自知现在若是妄动那么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于是脸色惨白的跟着这些屠千军身边的警卫们缓步而出了大帅府,登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车子内。

    一路上,杨宇霆和常荫槐皆铁青着脸色,一言不发。而后车子辗转到了奉天的机场内,这里早已经有一架张学良安排好的飞机在等候了。屠千军和杨宇霆等人登上了飞机后,这架已经发动好的飞机便缓缓的飞起!没一会儿便翱翔在了夜空上!

    在飞机上,屠千军依旧没有和杨宇霆和常荫槐说上任何一句话。依旧保持着闭目养神的姿态()。杨宇霆这时候终于是忍不住了,一下子跳起来对着屠千军便怒吼道:“我忠于老帅!也忠于总司令!老帅去世,我要把这个家管好!第一我要对得起老帅,第二我要对得起东北老百姓!我没有野心,为了管好这个家,用人权我要管!大小事我要抓!但是我没有抓军权,我甚至没有任命一个团长!我杨宇霆之心可表日月!凭什么他张学良要这么样对我?!凭什么?!”

    杨宇霆的这阵吵闹终于是引起了常荫槐脸色的一点波动,而屠千军这时候也睁开了眼睛。看着杨宇霆好一会儿,这才缓声念了一首诗:“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杨宇霆听得屠千军将这首诗念出来,脸色猛的变的极为难看!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只得瘫坐在了飞机的椅子上半响说不出话来。

    这首诗乃是出自白居易的《放言五首》之三里的后半段,全诗是: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这段诗说的是看人不是看一时,而是看他一生的全部作为。周公是好人,一生未曾有过不轨之举。而王莽则是篡了自己外孙的位,但却是在未曾篡位之前谦恭德礼人人称赞的。

    但,若是周公死在流言之时,王莽死在未篡位之前那么相信历史对于这两个人给出的评价或许又不一样了吧?!

    屠千军想要告诉杨宇霆的是:你是这么说的,但实际上你所做的已经超出了你的本分!而你自己是不是要搞什么事情这只有你自己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说能够说的明白的……

    便在这个时候,杨宇霆猛的想起了自己出门的时候扶乩所得的那副批语:杂乱无章,扬长而去!

    或许……应该这么读:炸烂吴张,杨常而去!果然,张作霖和吴俊升死于枪炮之下,他杨宇霆和常荫槐,便要离去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