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开拔!向着北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百六十三章开拔。

    比如:工事修建,这是屠千军提出的。夜间紧急集合、长途奔袭训练、演习这也是屠千军提出的,实弹射击训练、投弹训练、每天的识字课程……等等这些全部都有着屠千军的影子在其中!

    而老兵们和他们的直属长官们更是将屠千军警卫团里格斗、战场上杀敌、医院内自己缝针……等等事迹说的神乎其神!三人成虎啊!

    每天这样的团体里,能不受到影响就真是怪了!事实上,这种方式及其之类似于后世的传销!就是将一群人全部放到一个环境里,不断的进行深入的思想强化!最后达到了强行思想灌输的目的。

    屠千军站在那高台上,看着下面那些浑身散发着彪悍气息如同一群饿狼般的汉子们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段时间苏宗辙果然是用心练兵了,自己出去了一年这些个将士们的野性不仅没有退化,甚至有着更进一步的势头!

    数千人列队,毫无声息!但那笔直的腰杆、整洁的军容和那腥风血雨中带出来的暴虐之气!这就是现在的新一军!他们在屠千军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剿灭了辽东大大小小的胡子上万人!野外拉练演习超过一百次!

    每天的训练没有任何人偷懒,其中更是有着六十四人从大字不识到考入了东北讲武堂甲级班!三十人因为成绩优异而被东北讲武堂主持工作的周濂副监督亲自批准提前毕业!

    现在其余的三十四人也从讲武堂内毕业回到了部队中,崇敬的看着那高台上的自己的长官!因为如果不是这位长官他们至多能够混到个排长、连长的职位而已,根本就没有这种氛围让他们能够考入东北讲武堂的甲级班内!

    看着这群汉子们,屠千军笑了笑轻声道:“弟兄们!我回来了!!”

    “刷~跺!”新一军的将士们猛的一个统一的立正,对着屠千军用尽全身力气嘶吼道:“欢迎军长归来!!”

    屠千军看着这群将士们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他们沉声道:“我回来可没啥好事情,回来了就说明要打仗了。新一军的将士们在自己的直属长官的带领下,排着队伍迅速而有序的等上了汽车。

    这时候,林豹也押送着刘绍其他们一伙人回到了营地。这次被抓捕的一共有百余人之多,而他们都在林豹带着去三百余新一军直属警卫团的押送下极为狼狈的来到了屠千军的面前。

    看得林豹他们将这些个赤色的人员们押送到了自己的面前,屠千军笑了笑道:“把他们送上车去,跟着我们一起出关吧!只要不逃跑就别为难他们。”

    “军阀走狗!你想把我们怎么样?!要杀要剐你来啊!!”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在被警卫团的人押着双手依然对着屠千军嘶吼道:“赤色就没有怕死的人!!”

    屠千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理也没有理他便直接对着林豹吩咐道:“有歪心思的直接毙掉!看不顺眼的也毙掉!不用请示了,这个权利的给你。”

    那男子听得屠千军的话不禁一滞!而跟着屠千军混了那么久,林豹自然是知道这是屠千军在吓唬他们呢!是以高声对着屠千军道:“是!有歪心思的直接毙掉!看不顺眼的也毙掉!属下知道了!”

    这个命令可直接让赤色的这些人冷汗直冒!好家伙,这屠千军可真不愧是连日本人都杀的屁滚尿流的家伙,随便就能下杀人的命令!这可比那些个军阀们凶残多了!

    要知道,军阀们哪怕是要杀人总得找个借口吧?!这位倒好,借口都懒的找来直接就看不顺眼的就杀掉!随后,屠千军不再理会这些人直接登上了自己的汽车开往了奉天火车站。

    这时候,奉天火车站已经专门安排了数十节车厢专门用于运输屠千军他们的部队。待的屠千军他们全部来齐后,火车便直开北平城去!

    在第一批的新一军将士们离开后,奉天火车站随即又安排了数十节车厢专门用于运输新一军!

    冯玉祥通电下野离包头赴苏联考察后,石友三在晋军的拉拢下随即便在包头宣布投降晋军阎锡山。当然,这并不算完。

    冯玉祥在苏联和国民党的支持下返回国内,决定出兵支持北伐,五原誓师后组成国民军联军。石友三赶紧乘车前往五原赔罪。

    一见冯玉祥扑身跪在地上嗷嗷大哭起来,冯玉祥念及旧情便说:“过去的事,一概不谈,过两天我就到包头去!”随后国民军联军总部迁至包头,石友三叛离阎锡山晋军编入国民军联军,再度投靠冯玉祥。

    这次投靠就完了么?!当然没有,人家老石的辉煌经历就是让三姓家奴吕奉先都自愧不如啊!其后蒋桂战争爆发,冯玉祥摇摆不定,先命石友三进军襄樊支持桂系,桂系失败后又命石友三进军武汉拥护蒋中证。

    随后,蒋冯战争爆发,石友三在蒋中证收买下叛离冯玉祥,率部开赴许昌投蒋,后改驻山东德州。这就结束了吗?!当然没有,你们太看不起人家石友三了!这才叛变了几次啊?!

    同年秋,石友三任安徽省主席,受命率部南下讨伐陈济棠和桂系。石友三不愿南下,转而支持唐生智反蒋,率部进军长江北岸,炮轰南京,后撤往河南新乡。

    不久,唐生智败于蒋中证,石友三毫不犹豫的立即转而通电投靠阎锡山,蒋中证碍于阎锡山于是没有惩罚石友三。

    随后冯玉祥和阎锡山联合反蒋,石友三于是重回冯玉祥麾下,参加中原大战,受命率10万大军进攻陇海线。

    其后,张学良通电拥蒋,入关参战,石友三见状立即通电响应张学良,率部割据河南北部和河北南部地区。”

    并表示:“友三等以身许国,宁敢后人,为整师旅,同申讨伐,沉舟破釜,义无反顾。”随后,石友三对部下命令“开始沿平汉路北进,第一作战目标是占领石家庄,第二作战目标是占领保定,然后进军平津”。

    屠千军看着地图中的敌我事态,心中确定这石友三的第一步肯定是要进攻北平城的!石友三不可能不知道东北军的厉害,他不过是趁着东北军此时在关内的防务空虚而试图浑水摸鱼。

    为了避免东北军的反扑,他必须要迅速的占领平津等地而后拿下山海关以阻止东北军入关!其后才是联合其他部分的反蒋军队一起参与歼灭蒋中证的大战!

    此时广州国府得知石友三反蒋消息后异常兴奋,汪精卫特意通过天津执行部转电石友三,封官许愿,为其鼓气:

    一,我兄已就第五集团总司令职,所部将士应如何分别任命,敬祈详示,以便提议国府;

    二,此间同人拟推我兄为国府委员;

    三,殿英兄被任为第六方面军总指挥,请我兄就近与殿英兄商量,如编在第五集团军内固佳,独立亦可。惟为军事动作统一起见,以归我兄指挥为宜;

    四,国府日前已汇交我兄卅万元,日内拟再汇卅万以济急需。

    冯玉祥得知消息后更是加紧联络旧部,响应石友三。

    冯致电宋哲元表示:“方今蒋逆已陷于四面楚歌,无暇北顾,而张逆则有心腹之患,无力难[南]犯,此诚讨蒋以来未有之机会。”

    他竭力鼓动宋哲元等“即日全体联名通电响应友三”!”林豹听得屠千军的吩咐“啪!”的一个立正,而后便带着几个人下去押人去了。

    “呜~~”没过多久,屠千军便听得火车的一声汽笛长鸣后,缓缓的停了下来。屠千军笑着放下了自己手上的放大镜,走出了车厢。

    在外面林豹他们已经押着刘绍其他们一行人在等候了,随即屠千军便在林豹的带领下走出列车。这是个不知名的小站,屠千军也没有心思关心这里到底是哪里。

    只要知道这里已经出了东北就行了,便见得屠千军对着这百余赤色人员冷声道:“我曾经和你们的人说过: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必须要高于一切的政治信仰和意识形态!这是条红线,谁没有跨过便是友。跨过了便是敌!”

    说着,屠千军冷然的看着这些个赤色的人员们沉声道:“我们收回本国利益,你们这群白痴竟然发什么‘保卫苏联’?!组织罢工?!难道别国利益便高于我们本国利益么?!”

    这时候有人想要反驳,但屠千军直接一个挥手道:“别和老子说什么国际赤色主义!让他老毛子先把中东路和海参崴还回来先!你们那位列宁就直接说了!海参崴是他们的!这特么是什么意思?!摆明了**裸的侵占!这要是国际赤色主义,我特么让这些赤色去死!”

    众人听得屠千军的话不禁一阵哑然,他们可没有想到这位看起来目不识丁的军阀头子竟然懂得这么多!而屠千军却没有理会他们的眼神,继续冷然的道:“现在!你们全都给老子滚蛋!不准继续在东北出现了,再有看到你们的人格杀勿论!不是每次我的脾气都是那么好的!”

    赤色的这些个人员们听得屠千军的话不禁默然,他们可知道这位将军确实脾气不好。根据他在济南之役的表现,别说杀人了!就是剁人头垒京观的事儿他都可都是干过的!

    甚至还鼓动了麾下的白俄士兵去割下那些战死的日军的几吧!所以,他说要再见到赤色的人格杀勿论那么这绝对是可信的()!

    “看看你们赤色!还叫特么的中国赤色,我看你们就像个苏联赤色!还特么一群卖国贼!”屠千军冷然的看着这群赤色的人员们,冷哼道:“给你们那位煞笔领导人带句话:要再玩这个狗屎花样老子就协同蒋中证剿匪去!”

    听得屠千军的话,赤色众人不禁一滞!好家伙,这为屠将军可真够彪悍的!蒋中证怎么说也是名义上的国家领导人哪!可这将军不管不顾的便在大庭广众之下直呼其名!

    “我希望你们记在脑子里,刻在心头上:任何时候,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必须要高于一切政治信仰和意识形态!”说着,屠千军看着他们缓缓的叹了口气缓声道:“都是中国人,骨子里流的都是华夏的血脉!有什么比国家民族更重要的么?!”

    说完,屠千军不等他们回应便自顾自的登上了火车对着他们摆了摆手哼道:“行了!都滚蛋吧!老子懒得理你们……”

    见得屠千军上车了,那些个警卫们也都笑嘻嘻的登上了火车。留下来一片的赤色人员在站台上傻乎乎的看着那渐渐关上的车门。

    “呜~~库嚓~库嚓~”火车在屠千军上车后便缓缓的开动了,一片蒸汽白雾弥漫在了整个站台上!待的火车开走后,才有人对着刘绍其轻声道:“绍其同志,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刘绍其听得身边有人问话,便转过身去看了一眼。问话的人却是抚顺特别支部书记马尚德。刘绍其听得马尚德的问话,不禁深深的叹了口气后缓缓的道:“现在我们还是先回根据地再说吧!毕竟这些事情还是要先汇报给其他同志们知道的。”

    说着,刘绍其感慨的道:“这位屠千军的话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事实上我和老茂一直就很反对这种做法。不过这是赤色国际的命令,大多数同志也同意了我们又能如何……”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