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烽烟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百七十八章烽烟起

    现在,苏方和东北军正僵持在哈尔滨一带双方都没有再发动大型的进攻。在他们出发之前,张学良已经给他们开具了通行证兵给张作相发去了接防的通知书。

    虽然如此,一些在奉天城里呆过的老兵们还是认出了一部分的第一军将士!见得是第一军过来,那些个东北军的士兵们两眼放光!他们可知道,这第一军可是隐隐的为东北军内第一强军!

    既然是他们来了,那么这哈尔滨肯定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了!甚至还肯能收复那些失地,虽然他们并不是一群好军人但总归是一群带着把儿的爷们!仗打成这副模样心里终究不是滋味。

    而现在第一军是他们能够雪耻的希望,因此第一军到来的消息迅速的传遍了整个哈尔滨的守备部队中!那些个垂头丧气的东北军士兵们眼中总算是闪过了一丝亮光!

    而这时候,屠千军已经在十多年他们的护卫下来到了警备司令部内。在这里,他见到了现在在哈尔滨主持军政事务的张作相。

    从去年到今年,也不过一年而已但张作相似乎苍老了许多。在这间简陋的办公室里这位奉系的老将看着屠千军久久不语。

    沉默了良久后,张作相才深深的叹了口气对着屠千军沉声道:“军子,你和孝侯说的话他全都转达给我听了。我们这些个老人,还是没你看的远哪……”

    屠千军听得张作相的话默然无语,他知道张作相其实也是为了奉系好。毕竟和苏联这么打下去吃亏的始终是奉系自己,甚至可能导致南京方面会趁着奉系虚弱的时候找个什么借口直接开战!

    这样的事儿他蒋中证还真干过!后来的剿匪,蒋中证搂草打兔子“顺手”把当时执行他命令“剿匪”的王家烈也给卸权了。最初的时候是李仲公奉蒋中证派,迫王选择军政中之一项。

    而同时晏道刚代表蒋中证出面与何知重、柏辉章二王部师长进行政治交易,促其反王。王家烈被迫于通电请辞省主席职务。蒋中证大喜!

    绥芬河方面,东北军自开战之初便开始遭到苏军炮击。但苏军一直到现在虽然发动了数次攻击,却由于东北军的顽强抵抗而未能侵入。

    随后苏军声称兴凯湖方面的中**队进攻伊

    苏军以自卫的名义发起了攻击。攻击由苏军沿海州军団和第1太平洋狙撃师団实施。

    在发表了声明之后苏军开始轰炸密山,并由骑兵和歩兵的混成部队占领了密山。此次战斗苏联方面的记录显示,东北军死伤1500余人被俘135人。苏军缴获机关枪6挺、迫击炮6门、马500匹和大量机密文件!

    而到了现在为止,整个战事已经消耗了军费就高达一千多万的现大洋!这让刚刚有点起色的东北经济再次遭到了巨大的打击,由于战事引发的逃荒和恐慌也在东北大地上蔓延。

    而屠千军此时听得张作相的话不过微微一笑轻声道:“辅忱叔不过是过于担心我满洲的事情,这才忽略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其实我一开始也是不同意开战的,现在既然打了我们总是不能就这么灰溜溜的就走的……”

    听得屠千军的话张作相不禁沉默了,事实上他张作相何尝想着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但现实情况是东北军现在有打下去的资格么?!内部经济一片混乱,军队士气一片低迷。

    外部又有着汪精为、蒋中证这两个巨头虎视眈眈!尤其是蒋中证,说什么触动十万大军给予百万军费结果开战到石友三造反之初毛都不见一根过来!

    说到底,他蒋中证的意思就是希望东北军和苏联拼个干净!好让他过来收拾残局!

    而东北军的一些前线将领也不争气,由于一部分军官是土匪出身或者旧式军阀气息严重导致了他们前线包姨太太打麻将玩的开心,但军事丝毫不问。东北西线守军由满洲里、漠河一线,被迫退守海拉尔以东及兴安岭、博克图一线。

    张学良甚至要求漠河方向各卡官兵保护商民退至嫩江,以就食粮。对此,南京政府除要求驻外各公使向列强各国通报苏联侵略情形,并向国联和非战公约组织提出控诉,要求各国共同制裁苏联外,也只剩下转托德国政府照会苏联,要求苏方顾念非战公约规定,接受中方建议,各自从边界后退军队30英里之一着可想了。

    当然,张学良对南京方面的努力已不抱希望。 是以,才有了屠千军归来之时老虎厅的那一幕。

    而此时张作相听得屠千军的话后微微一笑对着屠千军便沉声道:“军子,你要我们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在仓库里了!随时可提用,至于那些战备物资本来就是封存在这哈尔滨城里的。一会儿我便带你接收去。”

    说着,张作相便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出了自己的办公桌。而屠千军则是笑着和张作相一起起身,并走向门口为张作相将门打开来。

    而后张作相便笑着带着屠千军走出了办公室,前往现下哈尔滨的军用仓库。

    而到达了仓库之后,屠千军便彻底的震惊了!这里密密麻麻的堆满了一堆一堆的战略物资,除去了枪炮弹之外还有着用布袋子装着堆积的整整齐齐的粮食!

    其余的被服、水泥、工兵铲……等等军用产品堆满了整个仓库!屠千军瞪大着眼睛看着张作相,他没有想到这位老将军竟然给他留下了那么多的东西!

    单单就那些枪弹,屠千军根据目测就已经确定至少超过了一千箱!而其余的物资简直是不计其数,便见得张作相肃然的对着身后抬了一下手!

    随即张作相的副官便拿着一个文件袋交给了张作相,张作相接过文件袋便直接交给了屠千军!其余的,以后再说!被屠千军这一顿的反驳,吕荣寰只得默然。而后便幽怨的看着屠千军的大部队对着这中东路大拆特拆!拆的是不亦乐乎!

    而阵地得到了铁轨和枕木的加固在第一军的将士们的眼里总算是有了一丝工事样子,而堆积在仓库里的洋灰也没有浪费!在一些地段被做成了永固工事,那些洋灰就被用在了那上面。

    此时,苏联为中东路而特别成立的苏联红旗特别远东集团军司令员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布柳赫尔将军!

    这位将军现在正带着自己的下属们静静的观察着身处哈尔滨的屠千军的第一军,并不断的调集兵力从满洲里一线向着哈尔滨行进!

    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布柳赫尔,曾以加伦为化名担任国民革命军军事总顾问,参加中国大革命和北伐,并指导赤色发动南昌起义。他曾创造过用一个步兵师打垮了装备有大量坦克、装甲车的机械化的白卫军的奇迹!对外号称“远东军魂”!

    渊博的知识,善于洞察面临的情况,果断而深思熟虑定下的决心,对自己军队的信心,对下属指挥员的严格检查等,都是布柳赫尔作为统帅在这个时期各次战役中所表现出的突出优点。

    苏联政府高度评价远东特别集团军这次中东路的果敢行动,奖给他1枚红旗勋章。虽然中东路战役还没有结束,但为了表彰该集团军司令布柳赫尔杰出的领导艺术,苏联中央执行委员会于1930年5月13日授予他1枚刚刚设立的“红星勋章”。

    此时苏联还没有恢复军衔制,是以这位将军现在还是没有任何的军衔。

    而此时,苏联军中也是将星云集!日后死守斯大林格勒而名扬一时的瓦西里.伊万诺维奇.崔可夫就在集团军参谋从事情报的收集和整理工作,直接对集团军司令官布柳赫尔负责,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斯基任库班骑兵第5旅旅长!

    现在,这支大军正缓缓的向着哈尔滨方向搜索移动!日本人从来都是见到好处就往前冲,有了点危险就缩回去了。这群胆小鬼,我们根本不必在意他们的做法。按照我们自己的进攻方式直接进攻就是了。我不相信东北军还能够抽出多少力量来战斗。”

    柳赫尔听得崔可夫的话不禁点了点头,事实上他也对东北军的战斗力嗤之以鼻!不过数百人的损失便直接歼灭了上万大军!这种部队有何战斗力可言?!

    是以,柳赫尔笑着对崔可夫道:“那么,伊万诺维奇!你便让同志们准备去吧!尽早打完这一仗,我们好回国内去!毕竟现在国内的建设生产还是需要人手的!”

    崔可夫闻言点了点头,而后便下去传令去了。独留下了柳赫尔在司令部里继续研究着地图。

    而此时,哈尔滨城里也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这群客人穿着便装,但是那彪悍的气息一看便知道是精锐的军人!他们没有进得哈尔滨城里去,反而是在城门口被拦住了。

    便见得第一军第二师师长齐木登脸色铁青的在城门口看着这沉默的队伍,而队伍中那领头的一个双手修长的彪壮汉子也不堪示弱的瞪向了齐木登。

    “齐城!!你个小王八羔子!你想把你爹气死啊?!”便见得齐木登对着那双手修长的汉子便怒吼道:“你家里就你一根独苗苗!好容易回去了你还来做甚子?!军长为你的事儿吃了多少挂落你不知道么?!还来找什么麻烦?!赶紧给老子滚蛋!!”

    这领头的汉子便是齐木登的同宗兄弟,齐城!而他身后的则是因为各种原因被取消了来哈尔滨资格的那些个第一军的汉子们!便见得他们穿着便装,却排着整齐的军姿沉默的站在了城门口。

    齐城听得齐木登的怒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对着齐木登缓声道:“哥,我回去想了好久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凭啥你们就能随着军长征战我们就得回家?!咱这群汉子就不是带把的爷们了么?!咱这群汉子就不是第一军的人了么?!凭什么弟兄们在博命我们在看着?!”

    说着,齐城赤红着眼睛猛的“刺啦~”一声撕开了自己的上衣指着上面密密麻麻的伤疤便对着齐木登低吼道:“我也是带把的爷们!剿匪、打石友三!我特么的后炮过么?!背上可有一块伤疤?!凭什么老子就没资格来这次会战?!”

    说着,齐城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齐木登便狠声道:“当初我加入咱第一军,为的就是军长国战不退缩的名头!这次好容易有机会了,你让我回家?!你不如让我去死!!”

    齐木登听得齐城的话脸色猛的变了变,好一会儿才狠声对着齐城骂道:“死什么死?!你***回去读书也对咱们第一军有帮助!行了!行了!废话少说!赶紧带着这帮子崽子们给老子滚蛋!!”

    “我们就不走!!”一个考核没有通过的汉子撒泼无赖般的一下子坐到了地上!一副打死我也不走的样子便对着齐木登道:“师长!你打死我吧!你要不打死我,我还回来!就算是死老子都愿意死在这哈尔滨!老子就不走了!!”

    齐木登哭笑不得的看着这小子,这小子他是知道的!名叫梁大山原来是张宗昌麾下的一个混子,济南战役的时候加入进来了,这次考核因为身体素质的原因没有通过被刷下来了。

    “你小子给捣什么乱啊?!你不是考核没有通过么?!”

    “没通过又怎么样?!师长,我又不是没打过仗!那济南战役您可是看着我杀出来的!”梁大山赤红着眼睛对着齐木登便嚷嚷开了!

    “打仗不行,咱当炮灰成不?!我抱着手榴弹去炸老毛子的坦克成不?!我就是死了也得和弟兄们死在一起!”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