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布柳赫尔的失落(八千字求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三百零五章布柳赫尔的失落

    田吉祥看着这末日一般的景象也被惊呆了,炸药是他埋下的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会爆炸的那么厉害!这简直是人间炼狱啊!

    屠千军丢给他的近两百个炸药包、千余条爆破筒,他除去对付苏军的第一次进攻时用掉了三百余条爆破筒之外其余的全部都没动用。

    本来屠千军交给他这些炸药包就是为了他让撤离阵地的时候埋设的,但田吉祥心血来潮见到那么多的爆破筒都没有用,而三十一营跟着自己伏击苏军的时候陷阱和地雷都没少做,于是才把爆破筒也都用上了来制造这次大爆炸!

    但没有想到这近两百个炸药包和近千条爆破筒的集体爆炸威力竟然这么大!就连田吉祥他们所埋伏的山坡都像是被瞬间挪平了一般!

    田吉祥甚至用肉眼都能够看见自己先前的那片阵地几乎就被炸平了,爆炸掀起的气浪甚至将他们这些已经撤退到了数十米外的人都几乎要掀翻了一般!

    由此可见这次爆炸的凶猛程度!此时齐木登也将三师撤下来的将士们接进了阵地内,而后带着几个人便悄悄的到了接近田吉祥他们阵地的地方观察着。

    看得这副惊天大爆炸,齐木登也被赫的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道:“***!这死田胖子不吭不哈的,这下手可真狠啊!这得多少炸药才能有这效果啊?!端的是心黑手辣……”

    跟着齐木登一起观察着这情形的二师将士们听得自家师长的话不禁面色古怪,您可也没好哪儿去!前段时间您给收拾老毛子的时候那叫一个咬牙切齿,炸药也没少埋!这几乎就是全军覆没了!虽然后来轻伤的一千余人都归队了,但整个师加起来依然不到两千人!

    面对这种情形,齐木登当时差点就哭出来了!整整八千汉子的部队啊!这就被打成了不到两千人了,望着空落落的营房这汉子沉默了。

    但在屠千军宣布再次进行阵地战的时候,这汉子还是毅然的站了出来!带着麾下的将士们沉默的回到了阵地,是以面对着齐木登的一些要求屠千军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就同意了。

    不提齐木登,就连这次爆炸的制造者田吉祥都没有想到爆炸的威力竟然会如此之大!甚至趴下地上的田吉祥感觉这大地都要被掀翻了一样,田吉祥被这惊天动地的大爆炸赫的目瞪口呆!

    看着这漫天的硝烟与火焰,田吉祥也在心中发狠道:***!老子回去了就算是学齐木登那老王八死皮赖脸也得和军长弄出来千把只爆破筒!

    这玩意儿实在好用不说,那炸起来威力还真是十足!炸步兵、炸坦克那几乎是一炸一个准儿,这玩意儿好啊!威力可比手榴弹强多了去了!

    顺着斜坡滚下去就好,那一炸就是一大片哪……田吉祥不禁美美的想到,要自己能指挥部队拿上一千根爆破筒,把苏军的坦克全炸成废铁那该是多辉煌啊……

    田吉祥在笑,但苏联远东特别集团军却是在哭!整个阵地被炸成一片废墟,冲上去的坦克有十数辆,步兵上去的也有将近一个师!协助进攻的部队有两个师!

    前后叠加近万人的部队全在阵地上!作为苏联远东特别集团军司令的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布柳赫尔见得这疯狂的爆炸,差点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若不是身边的崔可夫扶住了他,这员老将或许真的就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了!万余部队啊!这一下子就没了?!布柳赫尔脑子一下便一片的空白,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这位总指挥才刚刚拿到勋章啊!现在竟然就要向军事委员会请求处分了?!这是何等的讽刺?!

    若是连布柳赫尔这等熟悉中国的老将都吃亏了,那么自己这些个不熟悉中国情况的人继续将这场战争打下去会怎么样呢?!是否……会是更大的损失?!

    “布柳赫尔同志,我个人认为您的报告或许应该迟一些再打。”便见得一个军长对着布柳赫尔沉声道:“现在,我们的部队当务之急便是执行莫斯科给我们下达的命令。完成解救罗科索夫斯基同志的任务,并拿下哈尔滨!”

    便见得这位军长站起来看着布柳赫尔沉声道:“现在在我们之中,您是最为了解远东的情势的。一旦您选择了离去,或是莫斯科另外将别人派来,或许我们的部队面临的将是更大的损失!”

    说着,这军长缓了缓对着布柳赫尔沉声道:“为了苏维埃,为了我们的同志!您应该坚持留下来,留下来指挥我们取得最后的胜利!”

    听得这军长的话,布柳赫尔沉默了良久。事实上他何尝不知道现在的情势?!他何尝不知道留下了指挥部队是最好的选择?!但,现在苏联国内一股暗流正在涌动!

    这种涌动甚至连布柳赫尔这个不怎么参与政治的人都感到了危机,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给人留下什么把柄,党内元老托洛茨基孤立的在政治斗争中失败,被解除了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而第十五次代表大会后,托洛茨基、原本斯大林的盟友: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人被先后开除出党。

    这种政治的暗流让布柳赫尔感到心悸,一种可怕的阴云在新生的苏维埃头上渐渐的成型!这种隐隐形成了阴云让布柳赫尔这位老将心有余悸,但却无可奈何。

    现在整个苏维埃,已经是由斯大林一个人说了算了!布哈林等人不过是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便被斯大林剔除出了权利内圈。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攻破他们的阵地!剿灭他们的军队!汇合阿穆尔河区舰队直接攻下哈尔滨!!”

    将命令吩咐完毕之后,布柳赫尔对着身边的崔可夫沉声问道:“这次的战斗,我们的同志伤亡如何?!”

    听得布柳赫尔的问话,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便见得崔可夫将自己手中的那份报告拿出来,让勤务兵分发给了在座的军长们沉声道。

    “此次我们我们损失了两架r1歼击机,十三辆坦克。并牺牲了三千四百三十名同志,重伤的人数四千三百人。如果算上之前进攻牺牲和受伤的三千两百名同志,这次战斗我们共计损失了一万零九百三十人。”

    说着,便见得崔可夫看着这些个军长们沉声道:“但敌人的损失却不知道。他们没有留下任何的尸体和俘虏,我们根据他们遗留下来的一些绷带、残破的枪支能够断定的是他们的损失大约会在一千人以上,具体损失却是无法统计……”

    听得崔可夫的话,远东特别集团军的军长们皆沉默了。上万人的死伤,换来的不过是敌人千余人的伤亡?!和换了谁也接受不了!

    尤其是己方占尽了优势,尤其是他们曾经不过以数百人的伤亡解决了数万的东北军!这更让他们接受不了!原本不过是自己练级的小怪兽,而且是惨败的小怪兽忽然翻身变成凹凸曼转头把自己当成小怪兽打,这换谁也接受不了。

    但事实就摆在了眼前,你不接受却又能够如何呢?!布柳赫尔见得众人都沉默了,便轻柔的缓声道:“既然损失巨大,那么我们便要正视对手!这个对手并不是我们曾经面对的那些极其简单而昏庸的军阀东北军集团!而是一只训练有素、战斗力极强的精锐部队!我们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面对这次挑战!”

    说着,便见得布柳赫尔“呼啦~”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这些个军长们沉声道:“现在,执行命令去吧!”

    “是!咱缴获了啥好东西不都是你这儿收着的?!你小子甭蒙我!说白了吧!今儿你要不给我拿出三千根爆破筒来,老子就在你这儿连吃带睡了!”

    便见得齐木登一脸凶相,对着一个高瘦的白脸汉子哼道。这白脸汉子自然就是第一军的后勤部长程璧,而还没等程璧说话便见得田吉祥这死胖子一脸痞相的凑过来拉住程璧嘿嘿的低声道。

    “我说老程啊!咱都是老四营出来的弟兄,平时哥们也没少亏待你吧?!这次啊!你小子就给疏通疏通,回头打完仗了哥儿几个请你到奉天清雅院爽一把!”

    程璧听得这死胖子的话不禁哭笑不得,这死胖子是少爷出身没当兵之前这些烟花之地他可没少去!当然是熟悉的很,不过进了第一军以后他倒是少去了。原因是第一军虽然没有明令禁止去妓院,但也是不提倡的。

    清末民初,妓院乃是个合法的商业经营场所。

    1905年,清政府成立京师巡警部,即首先在北京施行了“公娼制”,清朝被推翻后,“公娼制”依然被民国保留了下来。

    民国六年,奉天省警察厅颁布《管理妓馆营业规则》。巡警部给妓院颁发营业执照,准其公开营业,并按期抽收妓税。徐珂《清稗类钞》载:“警署立,又实行保卫,各妓衣服丽都,彻夜来往。老妓见之,咸谓别有天地,非复人间也。”

    就全国而言,“公娼制”是随着民政部所辖各省巡警道的设置,而逐渐推行于各省。

    于是,除了第一批实行“公娼制”的北京、上海、南京、宁波、厦门、广州、天津、重庆、汉口、福州等口岸城市外,又出现了济宁、开封、长沙、昆明、兰州、沈阳、张家口等众多娼妓盛行的内陆城镇。

    是以,在如今的奉天城这妓院其实是合法的。人家不仅拿牌照、定期检查身体还给缴税呢!这时的妓院从名字上就可以分出个高下来,头、二等妓院名字听起来也雅,叫“院”叫“馆”或者叫“阁”,这里的妓女出手非常阔绰,有的呼奴唤婢,有的挥金如土。要换了第二个人这么说他,这小子绝对能嘻皮笑脸的给出一堆的歪理。

    可面对着屠千军他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边上的齐木登见状嘿嘿的笑着对着屠千军便缓声道:“军长,咱这不是没办法么?!眼瞅着这老毛子就要打过来了,咱总得为麾下的弟兄们多准备准备不是?!我那二师您不是不知道,弟兄们都打没了大半。胖子的三师您也知道情况,给老毛子一顿捶那也是损失惨重……”

    齐木登这叽里呱啦的一通说,屠千军又何尝不知道?!但能分发的爆破筒他都分发了,现在这仓库里留着的四千根爆破筒是屠千军最后准备的!

    但见得齐木登和田吉祥这俩可怜兮兮的模样,屠千军还是叹了口气对着这俩沉声道:“三千爆破筒我是不可能给你们的了。但两千我还是能够拿出来的,记得拿去了给老子好好打!要阵地破了老子把你们俩都毙了!!”

    听得屠千军的话,齐木登和田吉祥嘿然一笑!军长这是同意了,而听得屠千军接下来的话两人激动的嘶吼道:“军长您放心!要阵地破裂,我俩肯定是死在战场上了!不用等您来枪毙我们!”

    屠千军闻言点了点头,拍了拍齐木登和田吉祥两人的肩膀而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随后,便见得第一军后勤部长程璧脸色难看的走回了办公室对着俩人沉声道:“行了!军长都和我说了,你俩便跟着我来吧……”

    齐木登和田吉祥闻言笑嘻嘻的跟着程璧走出了办公室,而后便见得田胖子笑嘻嘻的搂住了程璧的肩膀笑呵呵的道:“我说老程啊~你这不是多此一举么?!军长来了还不是得批给咱们两千根爆破筒?!你还不如刚才就给了我们了呢!这样搞法多麻烦啊……”

    那程璧听得田胖子的话,猛的一把甩开了田胖子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对着田胖子和齐木登两人怒而视之!这一下子让田胖子和齐木登俩人有些不知所措了()。

    程璧在第一军中一向是以耐性好,心细出名儿的。如若不然,屠千军也不会将他安排来做这后勤部的部长,这可是第一军的命脉所在啊!要不是信得过、够耐心、够细心,那么是做不了这个活儿的。

    一向好脾气的老实人忽然对自己发火儿,这让田胖子和齐木登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们和程璧那也是熟悉的不得了的,早在老四营的时候大伙就在一个马勺里吃饭关系又怎么会不好?!

    但程璧这一下发火可把他们弄懵了,齐木登有些呐呐的上前来打圆场对着程璧便道:“老程啊~你和胖子计较个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张嘴啥都说……”

    便见得程璧脸色缓了缓对着齐木登摆了摆手,沉声道:“都是四营里出来的老弟兄,我能不知道这胖子的脾性?!我生气不是因为这个!”

    听得程璧的话,这俩人就更加的莫名其妙了!那你生气个啥啊?!而后,便见得程璧对着两人沉声道:“都是四营的老弟兄,我也不瞒你们!仓库里真就剩下两千五百根爆破筒了!军长给你们划过去两千根,我们这仓库就剩下五百根!这批爆破筒本来是军长的阵地上要装备的!也就是说,一旦苏军攻过来或者是老毛子那支舰队打过来,我们最多一个回合自己都没有爆破筒用了!”

    说着,程璧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这两人沉声道:“军长这是把什么都压在你们身上了,要你们的阵地有个闪失,这哈尔滨城可就真破了!到时候咱们第一军,面临的可能是全军覆没的危险!”

    听得程璧的话,齐木登和田吉祥不由得愣住了!他们还以为程璧说不过两千五百只爆破筒是忽悠他们呢!结果没有想到的是程璧说的竟然是实话!

    便见得程璧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齐木登和田吉祥这两人沉声道:“军长可是把啥都交到你们手上了,你们俩可别有个闪失啊……”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