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风云起,暗涌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是我们第一批运到的武器!

    这份条约有些类似于二十一条,不过一些相对于严苛的条件做了一定的修改。至少在陈有仁看来也并非不能接受,毕竟现在虽然东北军在满洲相对更强。

    可实际的满铁线路及一部分的商业权益都是掌控在日本人手里的,是以哪怕是答应了日本人的条件陈有仁也认为与现在的情况区别不大。

    而且这些条件便是已经在数月前就已经和面前的这位土肥原谈好的了,不过是担心黑龙会不给付军火所以才暂时没有签订协议。

    现在既然军火已经到了,那么这份协议自然就可以签署了。而这也是汪兆明他们之前讨论决定的事情。便见得陈有仁笑着拿起钢笔,肃然的在这份条约上缓缓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而土肥原见得陈有仁签署下了这份协议,那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拿过合约看了看,而后将合约收好对着陈有仁笑着道:“那么,陈部长您可以让人和我们一起去提取那批军火了。”

    而陈有仁听得土肥原的话深深的吸了口气,微笑着拨通了一个电话。而后便将土肥原请出了自己的书房,没一会儿便有着数十辆大车缓缓的开到了陈公馆附近。

    而土肥原则是带着这支车队缓缓的离开了广府市区。

    广府外的鹤洞大桥白蚬壳码头北面,金色阳光下,一排十间黄色的仓库熠熠生辉。砖墙古旧斑驳。这座仓库叫“太古仓”,建于1927至1934年间,当时是英商太古轮船公司的码头仓库。

    而再往北还有一个码头——大阪仓。几棵高大的古榕树下是一座三层高的小楼,边上一溜十数间仓库,都是灰色。小楼土黄色的外墙,俨然阴森古堡。

    整座建筑似有日式建筑的别致,又有欧式建筑的风情。从窗口往里窥望,可以辨出此处装潢的豪华精致。

    溥仪来到天津入住张园“平远楼”并住在54天前孙中山夫妇所在的卧室。

    张彪派家人以君臣之礼接驾并购置接驾所需的诸多用品,并定制了英国惠罗公司的欧式家具,并在“平远楼”上加盖了一层。还在园内右侧修建了木屋四间,作为内阁阁丞、军机章京、南书房行走的所在。

    “平远楼”第四层建好后,分别作为溥仪的餐厅、琴房和弹子房。同年,溥仪在张园门外挂出‘清宫驻津办事处‘的匾额,张彪去世后,溥仪迁出张园。

    此后溥仪便一直住在了静园内。静园原名“干园”。是安福系军阀、民国时期参议院议员、驻日公使陆宗舆的住宅。1927年,溥仪迁居此处并改名为“静园”,意为“静观待变、静待时机”之意。

    静园占地面积约为3360平米,建筑面积约1900平米,园内主要建筑为两幢砖木结构的二层西式小楼,主楼为西班牙式建筑,设有79间房间。

    一楼为客厅、餐厅、储藏室,二楼为溥仪卧室和婉容卧室。西楼一楼为办公室,二楼为祠堂、佛堂和文绣卧室。园内建有曲径长廊、龙形喷泉及网球场。即使是放到后世也可谓奢华至极。

    在西楼的办公室内,一个带着厚厚的园框眼镜的青年男子长叹一口气对着身边一个极其之壮硕的汉子轻声道:“秀亭啊……你说朕是不是要随熙洽叔的意思到满洲走一趟呢?!”

    站在这青年男子身后的汉子闻言默然,良久后才沉声道:“启禀皇上,草民不过一介武夫。国家大事不甚明了,皇上是做大事的人。这些,便由皇上自己做主意便好……”

    这带和眼镜的青年男子,便是已经逊位的末代清帝——爱新觉罗.溥仪!而在他身边的这个汉子,则是1927年经许兰州、及清末翰林商衍瀛的介绍。成为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武术老师兼护卫的八极名家——霍殿阁。如果他仅仅是个无能的保皇派,那么也不会让黎元洪数次试图请他出山就任职位。

    不过这老头子都拒绝了。只是在津门给自己建了一所庄园叫“张园”做起来寓公来。而张园的第一次闻名,则是在1924年。

    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倾向革命,电邀孙国父北上,共商国计。12月4号,孙国父偕夫人宋国母及众随从乘日本轮船抵达天津,受到各界人士的热烈欢迎。在段祺瑞等人的安排下。孙国父与国母乘专车来到了当时津门设施先进而齐全的张园下榻。

    一时间,汪兆明、孙科、张作霖、马千里、黎元洪等众多当时的风云人物前来张园拜访孙国父,使张园成为民国政治的“热点”……

    其后1925年2月溥仪全家连同宫女、太监、遗老遗少凄惶出逃来到天津,张园又成为溥仪的“行宫”。

    溥仪所选择的住房及新床的摆放位置,竟然与此前孙中山的居室和床位不差分毫!

    一个是民国的国父,一个是亡命的皇帝。不同命运、不同道路、水火不容的两个历史人物,在张园竟然选择了同一栖身之处,这一戏剧性的巧合述说着张园的传奇,和张彪这位帝国最后的高级武官的传奇与复杂。

    或许是出于对那位至死都忠于自己的武官的怀念与信任,是以溥仪一直把张学毅作为自己最为信任的人之一!听得是他,溥仪对着身边的霍殿阁点了点头。

    便见得霍殿阁将办公室的门打开来,而后张学毅匆匆走入对着溥仪便沉声道:“皇上,关东军的土肥原先生求见,说是带来了熙洽先生的亲笔信……”

    溥仪听得张学毅的话目中精光一闪,随即笑着道:“那么,学毅!便将土肥原先生请过来吧。至少满洲国是成立了,可惜这个时空里她倒霉的遇上了军子。

    于是还没来得及成就大事,就被军子麾下那帮子活土匪们一刀剁去了脑袋。凄然惨死在了异国他乡,身首异处。

    “土肥原先生。却不知道你是善耆叔叔的挚友。却是怠慢了……”便见得溥仪笑着对土肥原轻声道:“还请上座!”

    土肥原见得溥仪已经放下了戒心,这才笑着坐上了椅子。先前来联系溥仪的不过是日本津门驻军的一些情报人员,这些家伙们生就傲气!估计没说什么好话这才导致了溥仪的戒心。

    这群白痴!土肥原心里暗骂道,难道不知道收敛一些吗?!

    “皇上,这是熙洽先生嘱托我转交给您的亲笔信。请您御览……”土肥原一开始并没有说起那些话题,而是将怀里的一封信件递给了溥仪。

    事实上溥仪早就收到了另外一封熙洽秘密发来的密信,在那封密信上熙洽毫不掩饰的对着溥仪言道。便请“皇上”回到“祖宗发祥地,复辟大清,救民于水火”,在“友邦”支持下,先据有满洲,再图关内。

    复我大清之江山,现我满洲内有忠勇之士外有友邦奥援!可不惧乱党之伐,中原已乱。臣已得消息张贼不日将重兵入关。其时便是我大清复辟之时机也!

    此机会千载难逢,若错失之则悔痛晚矣!友邦虽有占我之心,然其毕竟顾及舆论唯有请我方可维持之。此便是我大清发展之时机,一旦成熟便可入关剿灭乱党!

    即便不济,割据一方亦可自成一国。此情,望皇上三思之!臣熙洽。满洲泣血顿首!

    虽然熙洽言之凿凿,可溥仪却不是听之信之的人。便见得溥仪看完了这封和之前熙洽送来的那封大同小异的信后,对着土肥原便轻声道。

    “却不知土肥原先生对满洲将来是如何打算?。甚至在土肥原看来,自己根本就没有说谎。

    原因很简单,土肥原认为自己已经将部分的事实告诉了溥仪。比如他告诉了溥仪这份协议友人已经带往了广州,只不过没有告诉溥仪这份协议是自己带去的并广府方面已经签署了的事实罢了。

    这并不是欺骗,我只不过没有说出全部的事实。土肥原心中轻笑着想到,不过……即使是我说了你们却又能够拒绝吗?!

    当夜。土肥原从静园中悄然走出。而后搭乘了一艘客轮离开了津门,想着关东军的驻地旅顺赶去。他要将这里的事情全部亲口告诉石原莞尔,以配合整个计划的进行!

    此时身在外蒙的军子并不知道关东军这庞大的计划正在进行,如同后世一般的他们想要直接鲸吞整个东北!此时的军子不过是在继续训练着自己的部队,特别是骑兵部、新组建的坦克部队及炮兵部队的协同作战!

    至于政务方面几乎全部是由颜正清这长袖善舞的老家伙在折腾着,军子完全的放权几乎处于不管的状态。因为他深知自己并不精通政务,与其去添乱倒是不如专精自己擅长的东西。

    而此时原本旅居青海的九世班禅曲吉尼玛也应军子的邀请从青海赶回了外蒙。开始配合颜正清一起处理政务。不过这位曲吉尼玛倒是颇有眼色,一些人事安排都是和颜正清事前通气才宣布的。

    而颜正清这老家伙也是个官场老油子,自然知道投桃报李。好几个重要的职位也都落入了曲吉尼玛的亲信的手里。

    不过直到现在军子也没有见到这位传奇的九世班禅,要知道他从奉天回来之后整天便是蹲在各个基层连队里督促麾下的将士们死练。

    不时的还得活跃一下气氛、解决一下矛盾什么的,忙的不可开交自然是没有时间去和那位曲吉尼玛见面儿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