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 各路风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三百七十四章

    各路风潮

    屠千军的通电一出,举世哗然可人家呢?!直接在满洲打出一片天下,不仅将你放弃的东三省拿回来了还把你认为不可战胜的日军一举全歼!

    这种情形,却是让南京国府情何以堪!而已汪兆明、孙科为首的粤派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他们借由此事在南京召开的会议上不断的弹劾蒋中证及张学良!

    理由很简单,你们不是说日本人难以战胜的吗?!可人家东北国防军怎么就打赢了?!人家就不是人?!可你们倒好,连守都不守了直接放弃!这是一个国家军队、国家领袖的态度吗?。虽然这种情形在伍豪到来后得到了缓解,可形势依然极为严峻。

    1931年,是赤色极为黑暗的一年。左倾红色风暴席卷整个赤色苏区。

    而闽西苏区则是被这次运动伤害最大的地方之一,风暴起始于会上错呼口号,第100团的团部政治干事兼保卫干事向闽西苏维埃政府肃反委员会主席林一株反应情况,导致团政委等17人被诬为“社民党”受到处决!

    随后这场风暴迅速扩大,时间到了1931年春光明媚的4月

    1931年4月4日,王名把持下的赤色中央,从上海发来了《中央给闽粤赣特委信--目前的形势和任务》,根据特委刘肃“社党”的报告,作出了具体的指示:“闽西的社会民主党、江西的a

    团及其他地方的改组派等,都是敌人积极地打入到党内和红军中来从事破坏活动。从蒋中证到傅柏翠都有整个的联系和计划的,必须予以最严厉的手段来镇压!”

    其时,得到了指示的肃反主导者邓发、林一株等人阅过此信,精神格外振奋。在这之前,他们对于处决林梅汀等17名“社党”分子、出兵讨伐傅柏翠,心里有些不安。

    现在,得到中央的首肯,说明他们是干得对的!林一株尤其激动,在其后的传达中央指示的会议上,林一株喊出了“抓尽一切社党分子,杀尽一切社党头于”的口号。

    会议结束的当晚,林一株指挥抽调来的一个营,将与卢肇西一道被捕的红12军的40多个排以上干部,每人用长绳捆住一只手,在火把光的照耀下,由全副武装的战士押着“移牢”。当经过一处僻静的山坡时,突然停下来,宣布对这些人处以死刑。

    为要节省子弹,没有开枪,一律用马刀砍,用梭镖刺,然后挖大坑集体掩埋。有的正在主持会议,就被突然而至的保卫干部,用一根绳子反捆两臂,锁住喉结,在人们的目瞪口呆中押走。

    赤色龙岩县委,曾三次宣布破获“社党”地下县委;就是一些区乡的少年先锋队,也发现了“社党”组织。

    之所以那么多的党员、干部被打成“社党”分子,主要是根据口供抓来的,抓来就审,以刑逼供,然后按口供再抓,越抓人越多。判定“社党”分子没有明确的界限,按照特委的文件规定,一些平时工作上犯有错误,或者消极落后的干部,一概可以视做“社党”分子。

    正如特委在“特字一六二号”文件中规定的那样:“这些分子,虽然不是社党成员,但实际上是社党的表现,是社党发展的对象。”左倾到了极点的肃反路线,有如一张疏而不漏的天网,只是需要,什么人都可以收捕其中。

    赤色永定县委,是处决曾牧春后改组的,由原县委常委、秘书长张觉先代理书记。张主持县委工作正好25天,就被县肃反委员会主席在全县的党团联席会议上宣布是暗藏的“社党”,就被逮捕起来。

    同时被捕的还有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郑世明等13名干部。这些被破获的“社党永定县党部”成员们,只在临时牢房里关押了一夜,每个人“过堂”一次,翌日上午一处山野荒地就成了他们的归宿。

    一个代理县委书记,竟由一个县委属下的肃委会主席主宰了命运,在“肃反中心”论指导下,当时政权混乱情形,由此可见一斑。

    赤色杭武县第五区的区委书记伍超然,没有及时按照县肃委发来的名单抓捕“社党”分子,第二天下午就被赶来的特派员下令逮捕,被抓的还有区委的主要干部12人。

    第三天上午,第五区举行公审大会,集体处决这个升格为“社党杭武特委”的成员们。根据杭武县肃委会1931年6月1日编的《革命法庭》记载,这12个干部都是20岁左右的青年,最小的才16岁。

    犹如溃倒的堤坝得到了修堵,拦住了汹涌的水流,滥抓滥杀的现象得到遏制。不久,更大的转机接踵而至:8月下旬,中央给闽西发来了指示信,对闽西如此大规模地清肃“社党”,表示了非常的惊讶和不满,严厉批评闽西的肃“社党”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扩大化、简单的惩办主义和依靠刑讯三大错误。

    之所以发生了这一系列的变换的原因,便在于伍豪身上。时至1931年6月,中央政局常委的分工有所变动,伍豪重新主管军委,情报、通讯、锄奸都归属于他。

    中央于8月下旬发给闽西的指示信,正是伍豪依据了卢德光的客观翔实的报告而写的。上海的来信,使闽西苏区情况突变。

    9月28日,便是在九一八发生的十天后正在睡觉的林一株突被叫醒,保卫处的行动科长与4个战士出现在他面前。

    科长说了一句“上级决定审查你”,战士们便毫不客气地给他穿上棕绳“马甲”。同是这天晚上,原肃委会副主席罗寿南、闽西苏维埃政府文化部长张丹川、劳动监察部长熊炳华等8人,分别由保卫处逮捕。

    第二天上午,闽西苏维埃政府发出第97号通告,宜布林一株为闽西“社会民主党”的特委书记,张丹川、熊炳华等人均系特委成员。

    又是一声炸雷落地,将军民们震得目瞪口呆:原来杯一株几个人才是隐藏在革命队伍内的社会民主党头子!

    难怪,这些穷凶恶极的反革命,杀害了我们那么多的同志,还留他干什么,为许许多多冤死的同志报仇!越快越好!特委书记卢德光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围住他发出泣诉和呼吁。

    在林一株被捕的第3天,他被插上了“社党”万恶分子的字牌,押到野外伏法()。与之毙命刑场的还有罗寿春、张丹川等8人。他们是背着同一罪名赴黄泉。

    随借,伍豪立即从上海赶赴赣省苏区。而跟着他一起前来的,便有黄晓玲。随后在伍豪的支持之下,整个滥杀风潮得到了遏制。并对着一事件展开了调查。

    其后,随着对这一事件展开的各种调查证明:所谓的社会民主党,在闽西苏区根本不存在,纯系子虚乌有!

    而到了后世,1986年时曾被诬为“社会民主党”以90岁高龄的傅柏翠重新加入了赤色。

    傅曾一再地声明:“我不但不是什么社党总首领,而且这个组织也是根本不存在的。”至于这一点,邓发后来在延安也明确说过:“今天来看,闽西苏区根本没有什么社会民主党的组织,对傅柏翠和许多的同志,是冤枉了他们。”

    可是这个子虚乌有的东西,却是在几句说错的话、一个保卫干事觉得有事举报而后在怀有政治野心的林一株的推动之下形成了几近摧毁赤色的内部政治风暴!

    不过好在伍豪现在已经将这些事情大致理清,并随即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而杨子任则就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

    现在,赤色正在积极的拉拢他们可能存在的盟友。而屠千军由于深处满洲之地,且拥有着齐全的工业设备和强大的军事实力自然是他们首先招揽的人。

    黄晓玲人还没有到满洲就接到了新的指令,要求她哪怕是不能够让屠千军成为赤色的人至少也要保证他成为赤色的盟友。如果能够得到这样一个强有力的盟友,屠千军甚至无需给他们供应太多只要保证他们的军火,那么他们便有信心和南京国府周旋到底!

    当然,这也是南京国府不愿意看到的。是以,蒋中证虽然不知道赤色的动作,却也紧急派出了自己的特使前往满洲拉拢屠千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