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大拯救(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有人退出吗?!”张彦对着一众汉子们肃然的道:“我给你们一分钟考虑时间,不要勉强!相信我说的是实话,你们可能会死!这次行动,我们面对都是高手!都是精英!好了!话我不多说了,一分钟计时开始了!有退出的,后退一步!”

    说着张彦抬起了手腕,看着手腕上的手表。而眼中的余光却在注视着这些个将士们,这些汉子依然沉默着。他们沉默如山,却无人退出一步!

    一分钟之后,张彦缓缓的放下了手腕。见这些汉子们没有人退出一步,不由得微微一笑对着他们沉声道:“既然没有人选择退出,那么我们便开始吧!”

    说着,有和张彦一般带着那骷髅乌鸦臂章的将士肃然的将一张张的黑白相片发到了他们的手上。而张彦则是对着这些个汉子们沉声道。

    “根据我们的消息,这个人叫小日向佐助!是被总司令父亲曾经击毙的小日向白朗的弟弟,也是曾经在美国刺杀过总司令的小日向的二哥。他原本在关东军曾经的技击教官植芝盛平处学习,在知道了自己的哥哥和弟弟都死于非命之后他便在植芝盛平的推荐下加入了日本军队!”

    说着,张彦顿了顿对着这些汉子们沉声道:“这个人有着深厚的武术功底,而且在日本也接受了大量的军事、间谍训练!根据我们的情报,他甚至有着一口流利的、带着满洲口音中文!而这次被日本人选拔出来执行任务的,也都具有这些本事。”

    说着,张彦缓声道:“我们的一个内线打入了他们中间,并获取了一些情报!根据最新的情报他们已经进入了满洲!甚至潜入到了旅顺附近!”

    说着,张彦眼中那阴狠的光芒一闪!猛的将那相片抛起,而后一抬手“嗖~”的一声一道寒光飞过!那相片被猛的钉到了架着野战掩体的木桩上!

    “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他们!宰了他们!明白吗?!”

    “是!!找到他们!宰了他们!!”这些个汉子们对着张彦“啪!”的一个立正,怒吼道!

    “换装!出发!!”张彦猛的一声令下,这些个将士们便四下散开去!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一番迅捷而干净的清洗后换上了一身的吉利服并带上了自己的装备“哗啦啦~”的在张彦面前肃然的集合!

    而后登上了早已经准备在军营里的汽车,缓缓的离开了这处秘密营地。

    便在张彦他们离开营地的时候,那驶出了奉天的火车也缓缓的通过了山海关进入了关内。

    为了这次的运输,杨宇霆、常荫槐等人调动了数台台蒸汽机车和大量的车厢参与了运输。还好屠千军直接把满铁收了回来。顺带着连满铁的那些蒸汽机车、货运车厢和客运车厢都全部吞下。

    对于屠千军的这种做法日本人不是没有抗议过,但没有什么效果。颜正清这老狐狸又不是笨蛋,各种扯皮的本事一流。直接说着是日本发动战争的赔偿,有本事你们打赢了我们就还给你。

    日本人则直接给这老家伙气的半死,可机车在人家的地头上他们却又能如何?!扯皮了半天,终究是在英美的“协调”下默认满洲吞下了这些本属于满铁的资产。

    可以说,日本人在东北经营了数十年的成果连带着张家两父子的努力全部都被屠千军接收了。是以他才敢有底气和日本人及南京叫板!

    就张作霖来说。根据给张作霖管账的管家栾贵田的回忆。张家的产业大概可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土地,二是投资的企业,三是银行。先说土地,在通辽县钱家店有大约50余方,每方45亩;在高山子熟地500天,每天10亩,是从民间购买的;营口大高坎130天。每天10亩。

    再说企业,在沈阳有个三畲粮栈,资本5万元;在营口大高坎有个三畲当。资本5万元,40多个经营人员,经营范围从粮食、榨油到典当、放债,还发行钞票,曾印出钱票100万元;在辽源有个郑家屯庆畲祥,资本5万元,有30多个经营人员,经营粮食与典当。

    黑山姜家屯三畲当,资本5万元,有40多个经营人员。也是经营粮食与典当;还有两家煤矿、一家纱厂。银行有边业银行,资本达500万元。

    实际上,张作霖的资产不止这些,在北镇县有一千多垧土地、黑山县有500多垧、连山湾有一大片,另外还有至少15万垧的土地,在沈阳、大连都有大宅子。总资产不下于5000万银圆。

    除了上述经营的企业、银行,张作霖在西安煤矿公司、奉海铁路、政记轮船公司、奉天纺纱厂、东北银行等都有投资,而且是大股东。东三省那些官商合办的主要企业中,也多有投资。

    不过,现在这些全屠千军全部都转到了东三省政府的名下。却并没有一如这个时代的习惯,将这些资产划到自己的名下。

    那些火车在铁路上不断的“库嚓~库嚓~”的前进着,那些在列车上的将士们则是沉默着各自擦着枪。又或者是闭目养神,他们很多人是第一次在火车上做这种长途的旅行。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入关引起了极大面积的恐慌!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现在就是坐立不安的人之一,他倒是想着让国防军直接过境算球了。

    可没有南京的命令他哪儿敢擅自做主啊?!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给南京的急电就没有一个回复的。弄的他是放人也不是,不放也不是。眼瞅着国防军这是越来越近了!他这会儿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其实,南京方面何尝不想给他个答复?!可是,现在整个国府吵成一锅粥了!谁都不敢妄言将国防军放进来。

    蒋中证从心里就不想国防军入关,可现在的情况不是他想不想而是他拦不住。不说国防军的战斗力,就蒋中证显示手上的部队多是在“剿匪”那也抽调不出来啊!

    他一边的暗恨那东北的老虎吃干抹净了不认人,一方面又恨汪兆明他们这些个上窜下跳的家伙们的逼迫。

    “为什么不让进来?!我说应该让进!!”汪兆明首先就跳起来了,对着蒋中证便大声嚷嚷道:“现在全国饥民嗷嗷待哺,国府却拿不出钱来!人家愿意来赈灾还犯法了?!……”

    汪兆明的话还没有说完,党部秘书长也是国府历史上最为年轻的秘书长陈立付便直接打断了汪兆明的话沉声道:“兆明先生,如果那只老虎仅仅是来赈灾的那么让他进来无可厚非。可他是带着军队前来的!谁敢保证他进来后不会有什么歪心思?!谁敢保证他就不做下一个张作霖?!下一个袁世凯?!”

    汪兆明一下被陈立付的话噎住了,呐呐的说不出话来。而这时候和汪兆明一起的孙克却哼道:“那你又敢肯定人家就是来抢地盘的?!这次大灾,各级的执行力我不说大家心里都有数!再这么下去,就是官逼民反了!!给粮食物资?!谁知道能有多少进入灾区,又有多少落到那些灾民的手里。能有半成我就谢天谢地了!”

    不得不说,孙克的这番话也很是堵人。国府内部,尤其是地方那些不听号令的军阀们的贪婪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国府拨发的三十万赈灾款,其实不过是为了堵住一些人的口。

    可就连这点钱,那陈调元都变着法子吞掉。可见这些军阀们贪婪到了何种地步,而且现在大军正在剿匪各处钱粮的支用本来就很大谁愿意拿出来去做那无谓的赈灾啊?!

    当然,还有一个更为深层次但大家都说不出口的原因:如果赈灾了,那吃饱的灾民谁来给他们当兵?!谁帮他们打仗?!“以兵代赈”,这本来就是他们提出的法子。

    便在此时,蒋中证的秘书沉着脸送来了北平何应钦发来的急电。蒋中证拿过一看,不禁苦笑着递给了众人。

    国府的大员们一看,国防军的军列已经过了山海关了。现在进入了平津地区,何应钦发来急电问究竟是打还是不打?!

    其实,谁都知道要是打那胜利的几率等同于零。何应钦其实问的是究竟是放任过境,还是象征性的阻止一下。当然,这话大家都不会说。

    “大家看看应该怎么办吧!”蒋中证用着他那浓厚的奉化口音,对着众人沉声道。

    “既然他们已经来了,那么我们也只有迎接了。”一直没有吭声的杨永泰笑了笑,对着众人轻声道:“电告全国,国防军既是赈灾国府自然是大度欢迎之。但若有越轨举动,则国府亦当讨伐之!”

    蒋中证等人闻言眼前一亮,而杨永泰则是轻笑着继续道:“沿途重兵把守,将他们和那些‘刁民’隔绝开去。他们不是赈灾么?!如果粮食都发不出去,谈何赈灾呼?!”

    “哈哈……畅卿!大才也!!”蒋中证闻言哈哈大笑!而其余的蒋中证嫡系们也跟着笑了起来。而汪兆明等人则是脸色阴沉,他们不是因为饥民没得拯救。而是因为又少了一个打击蒋中证的机会。

    国府明争暗斗,派系相互倾轧。但却没有人去关心,便在他们决定将粮食和饥民隔绝开的时候,上海的清洁工再次将数百具饿毙的尸首清理出来。

    那些眼中失去了神采,骨瘦如柴的尸首脸色惨白的望着天际。那似乎是控诉,又似乎是无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