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大拯救(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过,在轮到你们之前我还打算给你们看些东西……”小日向轻笑着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会意的将张彦的尸首卸下了。

    拖到了一边当着霍庆云他们的面,抡着一把大闸刀“喀嚓~喀嚓~”的劈砍了起来!带着鲜血,张彦的尸首就在他们的面前这么被大卸八块!

    “啊!啊!!……”霍庆云他们怒吼着,身上捆绑的铁链被他们拉动的“哗啦啦~”直响!他们呲目欲裂,但却毫无办法!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友、长官就这么在自己的面前被肢解掉!

    但接下来,更让他们无法忍受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日本人抬上来一台碎肉机,而被砍成了一块块的张彦就这么被塞进了碎肉机里!当着霍庆云他们的面直接被榨成了一堆堆的碎肉!!

    “哇……”终于有人忍不住吐了出来,他们感觉自己的胃都在翻腾!他们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被什么充满,但依然没有人选择要投降。

    几条大狼狗被牵了进来,那被榨成了肉酱的张彦当着霍庆云他们的面被扔进了盆子里丢到了那些狼狗的面前。霍庆云他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友、自己的长官被榨成碎肉的尸首,被那些狼狗一点点的啃食。

    “你们知道我想要听的是什么,我希望听到的是什么。”小日向佐助轻笑着对张彦他们道:“其实。我是个爱好和平的人士。我反对杀戮。所以请你们不要逼迫我……”

    “嘿嘿……杂种啊……你别给爷爷活着出去!”一名将士将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对着小日向佐助狠声道:“只要让我活着,我会杀掉每一个我见到的日本人……”

    小日向佐助闻言,笑着走到了这将士身边拍了拍他的脸“噗哧!”一声闷响,那手上的手术刀便扎进了这将士的大腿上!却见这将士闷哼一声,依然对着小日向怒目而视!

    “很好!我喜欢你这样的人。”小日向对着这将士笑了笑,而后轻声道:“就从你开始吧!其余的人,运到别的房间进行拷问!我相信我们会拿到我们所需要的东西的……对了!不要让他们有机会咬舌,知道吗?!”

    说着小日向拔出了手术刀,捏住这将士的脸轻笑着道:“咬舌虽然不一定会死,可他们要是没了舌头。我们就不好审问了……”

    “哈伊!!”那些个站在了小日向身后阴影中的汉子们低声应道,而后霍庆云他们便这些汉子们再次注射了麻醉剂,而后从刑架上卸下了来拎到了另外的房间里去。

    此后,霍庆云觉得自己度过的是有生以来最为艰难的日子。甚至这些日子他都分不清到底自己过了多少天。那些日本人轮换着对他们进行拷打。

    各种刑罚他们都曾经受过,鞭打、殴打、电刑……甚至手术刀的切割。霍庆云甚至不知道其他人的情况,但他依然在坚持。他什么也没有说。

    终于,或许日本人觉得问不出什么来了。霍庆云他们再次被带到了小日向佐助的面前,这时候的他们,骨瘦如柴衣衫破碎。不过,霍庆云却欣慰的发现他的战友们也没有人招供!

    “看来,你们真的是什么也不肯说了……”小日向佐助在低头吃着日本寿司,头也不抬的对着霍庆云他们轻声道。

    而回答他的却是一片的沉默,或许小日向习惯了这种沉默。并不意外的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走到霍庆云他们身边猛的便抓住了一个霍庆云的战友依然笑着道:“你们让我很失望……”

    “我艹你奶奶个腿儿……”这战士的话音刚落,便被小日向猛的一把推到了门边“砰!”的就是一枪!那将士应声而倒,被接住了他的尸首的日本人迅速拖了出去。

    “来啊!!小日本!!冲老子来!!!”霍庆云对着小日向便怒吼道:“我艹你奶奶!!”

    小日向轻笑着一把拉过被捆住的霍庆云,依然是一脚踹到了门边“砰!”的一枪!霍庆云感觉自己背上被什么叮了一下,但此时让他愕然的事情发生了!

    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死,而那两个看似接住自己“尸体”的人却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按住了自己的关节把自己硬生生的拖走了。

    霍庆云醒悟过来的时候,他被带到了外面。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依然身在那处他们所进攻的茅屋,只不过他们是被关押在了茅屋下面的地下室内。

    当霍庆云被带到了外面后,更让他哑然的事情出现了!他本以为已经死掉的张彦此时却缠着绷带在一个大锅旁笑着对霍庆云道:“小子不错!过来,先吃点儿东西!”

    “长官!!你叛变了吗?!”霍庆云没有立时坐下。而是对着张彦厉声吼道。张彦闻言一愣,随即苦笑:“傻小子!我们这是在做演习,也是你们最后的考核和测试……”

    这时候,又有霍庆云的战友再次被送了出来。这家伙也和霍庆云一样的愕然,但听说了是演习和测试后他毫不犹疑的对着那些饭菜狼吞虎咽了起来。

    没一会儿。所有霍庆云的战友们都被送了出来。众人愕然之后,也学着那位仁兄一般的狼吞虎咽了起来。

    待得他们吃饱了之后。便有人带着他们去处理伤口、换上了新军装。随着一声“集合!!”的令下,他们再次聚集在了张彦的面前。

    张彦看着他们,肃然的道:“首先,我要对你们表示敬意!你们无愧于这身军装!无愧于我们国防军精锐之名!更无愧于那些长眠在烈士陵园的弟兄们!!”

    说着。张彦对着这群将士们郑重的行了一个军礼!霍庆云他们不敢怠慢。赶紧对张彦回了一个军礼。而后张彦对着他们沉声道。

    “这次测试,也是进入我们这支部队的最后测试。”张彦对着这些个将士们沉声道:“你们之前问我,我们的部队究竟叫什么名字。我们的臂章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了……”

    霍庆云他们原本还对这次测试有些气愤,有些反感。但听张彦说起他们都一直最为好奇的事情,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我们的部队叫做‘乌鸦’!”张彦对着这些将士们肃然的沉声道:“乌鸦,最多出现的地方就是坟场!是死人堆!也就是说,我们将去的地方与坟场、于死人堆无异!”

    “我们给他们带去的,只有死亡……”张彦缓步走到了这些将士们的面前,沉声道:“我知道。你们有些人还是不理解为什么我们要进行这种测试。好!那我就解释给你们听!”

    张彦沉沉的走到了这些士兵们的面前,看着他们肃然的道:“我们这支部队,一天的消耗便等同于一个团的消耗!我们,是整个国防军五十余万人中最为秘密、最为精锐、最不能让敌人知道的一把利刃!”

    “我们将要装备的武器。都是国防军普通部队不会装备的、整个国防军最为先进的武器装备!我们的训练,是整个国防军最为良好、最为规范的训练!”

    张彦那肃然的目光扫过了这些将士们,沉声道:“但,谁能够保证自己在战斗中不会被俘?!谁又敢保证我们的这些秘密不会被透露出去?!如果我们最新式的武器、训练方式甚至训练基地等被泄露出去了,那么会造成多大的危害和影响你们知道吗?!”

    没有人敢于做这个保证,战斗中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就犹如之前霍庆云也认为自己绝对不会被俘虏一样,可最终他还是被俘虏了。

    “因此,‘乌鸦’需要的是从精神上、从意识上都绝对强悍的军人!”张彦对着霍庆云他们沉声道:“因为,你们接下来将要学习的才是我们‘乌鸦’最为重要的课程!!相信我,当这些课程学习完毕后。你们将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精锐、最为强大的军人!”

    张彦说完了这段话后,便有人将一枚枚的臂章用盘子托着拿了过来。张彦肃然的给霍庆云他们一个个的带上了这些臂章。

    望着那些自己曾经可望而不可得的臂章,他们不由得兴奋了起来!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挺起胸膛,肃穆的接受了来自于刚才他们还在腹议的长官张彦的授章。

    张彦肃然的授章后,这些个将士们激动的给他行了一个军礼!而张彦也肃然的回礼,待得授章完毕张彦才对着他们沉声道:“之前和你们说的,小日向佐助进入我们满洲之事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真实发生的!”

    这群新晋的乌鸦们听张彦的话不由得一愣,而张彦则继续沉声道:“他们刚刚上岸,就被我们乌鸦的人剿灭了!而执行这项任务的,便是一直在审讯你们的人——林山河!”

    说着。那个扮演着“小日向佐助”的男子缓步走出了茅屋对着这些个新晋的乌鸦们笑了笑。霍庆云这时候忽然想了什么,失声对着林山河便叫道:“十毒公子林山河?!”

    林山河一愣,他可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记得他曾经的诨名呢!可被人叫破了,他也只能是苦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之前的诨名是叫十毒公子。没想到还有人记得……”

    “长官。我想知道最后一个问题!”霍庆云对着淋山河肃然的道:“我们明明看见张长官死了,甚至给你们榨成肉酱了!为什么他还活着?!”

    林山河闻言一笑。轻声道:“哦~这不过是个魔术……嗯……很简单的魔术,视觉和角度的欺骗而已……”

    德州城外,那些饥民们经过了一夜休息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精神。而早起的人们顺带着在帮着炊事班的将士们准备着早餐,虽然是说这次列车是来赈灾可肉食也没少带!

    一个个腌好的猪蹄膀被抱了出来,大刀剁成小块而后放进了粥里。列车上携带的几辆军车也被运了下来,开向了德州城内采购了一些蔬菜。

    没一会儿,这蔬菜腌肉粥喷香的味道便传遍了整个营地!甚至埋伏在外围的马脸排长都忍不住直流口水,心里直道:奶奶的!这些个东北佬真浪费啊!给这帮泥腿子吃那么做啥?!

    饥民们也习惯了排队,在老人、孩子和女人排在前面的队伍内,缓缓的将各自的饭菜打好。而后便在营地四周开始了自己的早饭。

    第十三师的将士们则是在这些饥民们吃完了早饭之后,才开始吃饭。等所有人轮班吃完早饭后,梁大山便带着从奉天发来的最新命令召集了所有的饥民们开始宣读。

    “诸位乡亲父老,我们国防军这次前来便是赈灾。”梁大山对着下面的灾民们大声道:“所以,我们不能在这里做太久的停留。因为现在国家总计有八个省份在受灾,我们必须要前往其他的省份进行救济!”

    梁大山这么一说,这些灾民们不由得都急了!这才吃上两顿饱饭哪!这部队就要走了吗?!

    “长官!你们不能不管我们哪!!你们要是走了我们该怎么办啊?!长官……长官哪!!”无数的饥民们一听梁大山说要走,竟然全都跪了下来!

    “长官哪!!我们感激您的大恩大德啊!!”跪着的人们哭嚎道:“但您不能不管我们哪!您要是走了,我们可怎么办哪……”

    看那漫山遍野跪着的人们,梁大山不由得心中微微酸楚。他们要求的高吗?!真的不高,只不过是希望有口吃的而已……

    “大家先起来!”梁大山沉默了一会儿,对着众人大声道:“我不是管大家了,这不是要和大家说么?!”

    说着梁大山拿着手上的文件,对着众人大声道:“我们国防军发来了电报,是这样指示的:由于我们不能停留必须前往各处赈灾,是以提供给民众以下选择:第一、如果愿意前往东北者,则随军列回转。到东北后由省政府负责安排各项工作及培训,并负责你们的生活。”

    “一部分人由省府责成东三省各省政府按每家按人丁算分配田地。田地所有权归于东三省政府,而做耕者第一年无需上缴税赋。并由省政府提前发放种子及口粮,并提供农具进行耕作。”

    “另一部分,则经培训后进入各工厂及建设工地。提前发放钱粮,以工代赈。一部分经培训后,至内外蒙草原从事畜牧业、铁路建设……”

    众人听似乎有出路,于是全都安静了。梁大山拿着电文继续对着众人道:“如果不愿意前往者,我们发放每人十斤粮食作为度荒口粮。”

    说着,梁大山放下电文对着众人道:“行了!你们大伙儿先商量一下吧!一会儿把名单都汇总到各帐篷的负责人手里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