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大拯救(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便在国防军十三师第三十八团、三十九团呼啸着杀入德州城的时候,三十七团也在团长陈泰的带领之下杀向了那处传来不断的哭喊声的山坡后。

    马脸排长依然在疯狂的砍杀,他已经红了眼了!那些哭嚎着不断奔逃的灾民们让他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神一样,主宰着这些人的生死!

    一种至高无上的快感让他无比亢奋,挥舞着砍刀他随意的剁翻一个不断的向他苦求的老人随后将那老人的头颅剁下,一脚踩进了泥地里!疯狂的大笑着!

    然而,他不知道死神已经临到了他的身后。如同他一般不知道死神来临的,还有驻守德州的第二十二师64旅2团团长林秉海。

    此时林秉海正悠闲的在自己的团部里品着茶吃着点心,想着晚上究竟是去吃扒鸡还是烤花搅鲑鱼丝毫不知道他原本最为放心的国防军已经向着自己的团部杀来!

    当他听到了枪声的时候,第三十八团已经旋风般的杀入了64旅2团的驻地!浑身浴血的警卫连连长哭嚎着冲进了团部,还没等林秉海问什么便干嚎了起来。

    “团长!团长啊……咱们二团全没了……那群天杀的国防军他们……他们杀进来了啊!!”林秉海闻言猛的从自己的椅子上蹦了起来,一把抓住了这警卫连连长的领子怒吼道:“什么?!他们杀进来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刚才不是还回复说好好的吗?!”

    那警卫连连长哭嚎道:“谁知道他们发了什么妖疯,刚才猛的就朝咱们打了过来!咱二团的弟兄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全给他们围住了!团长啊……您得赶紧拿主意啊……呜呜……”

    我拿个狗毛的主意啊!林秉海在心里怒骂道,甭说我是一个团人家是一个师了!就算我是一个军我能打的过么?!林秉海随着韩复榘来山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些济南战役中活下来的老人们早已经告诉了他究竟国防军有多能打!

    被捅翻的老毛子、被打的骨折的小日本都是前车之鉴哪!林秉海觉着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这国防军咋就非得从他的防区通过呢?!绕个道儿不好么?!

    “马上急电济南!就说我部遭受国防军突然袭击。请求支援!求情支援!!”林秉海来不及想太多了,拿起自己的驳壳枪便抛下了这位连长向着门外冲去。

    当林秉海冲出了办公室的时候,不由得惊呆了!满院子皆是那些不断被送进来的士兵,而院子外原本密集的枪声此时已经转变成了轻重机枪的怒吼!

    “啾~啾……轰!轰……”迫击炮和掷弹筒的呼啸声也随之传来,整个院子被炸的一片尘土飞扬!林秉海见状不由得对着那些不断的涌进院子的士兵们怒吼道。

    “我们的轻重机枪呢?!火炮呢?!娘的!都去哪儿了?!”林秉海的怒吼没有人回答,一堆人都顾着自己的生死哪里有空理会这位团长啊!

    林秉海见没人理会他,愤怒的抓过身边的一个士兵对着他便怒吼道:“我们的机枪部队呢?!炮兵呢?!死哪儿去了?!”

    那士兵见是自己的团长,赶紧一个立正答道:“报告团长!咱们的机枪和炮兵在一开战就被国防军端掉了……他们的火力特别猛!弟兄们守不住。就撤回来了……”

    林秉海闻言心当下就凉了半截。好家伙!这一下子就端掉了自己的机枪和炮兵啊!这手脚也太利索了吧?!林秉海却不知道,三十八团团长丁洪那也是个老行伍了。

    国防军通用教材里便有老兵带新兵的打法,是以这家伙当场就给林秉海用上了!由三十八团的老兵们先行用轻重机枪和团属迫击炮、掷弹筒将二团的炮兵部队和机枪全部端掉。

    再由老兵们带着新兵拿着林秉海麾下的那些个兵痞们来锻炼,而林秉海他们炮兵的位置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在火车站被抓获的那些人审问一下就竹筒倒豆的说了个干净。

    于是国防军只不过一个突袭。就把为了防御国防军而专门调配给林秉海的十三门迫击炮给端掉了!而己方的团属十门迫击炮、三十门掷弹筒则是对着那些近乎毫无准备的林秉海部队构筑的机枪阵地便是一阵的猛轰!

    三两下整个二团便当即溃不成军,不断的向着还没有陷落的团部奔去。当然,也有些灵醒的老兵痞们当即便选择了投降,在国防军的将士们鄙夷的目光之下把枪往地上一丢抱着脑袋就蹲一边儿去了。

    林秉海此时被气的青筋暴起,咬着牙对国防军心里发狠。但其实更多的,他是心虚。现在自己连炮兵和机枪都没了。那还打个毛的打。

    司令部倒是驻守着两挺重机枪和三挺捷克式,可这顶个毛用啊?!人家一顿的迫击炮打过来,全都得歇菜!打还是降,林秉海脸色阴晴不定。

    便在林秉海犹豫不决的时候,通讯班送来了电报对着林秉海沉声道:“团长,济南来电!”

    林秉海猛的一把将电报抓过来一看,这才松了口气。对着跟着自己出来的警卫连连长沉声道:“命令部队全部停止射击。举白旗请对方长官过来说话!”

    那警卫连连长闻言不由得一愣,林秉海见他愣住了一把将那封电报丢到了他手上骂道:“还不赶紧去办!!”

    那警卫连连长拿起电报一看。却见上面写着:兹令你部立即停止攻击,与敌接触。双方有所误会,不可扩大之!否则,军法从事!

    那警卫连连长看完电报只得是暗叹了一声,随后下去命令部队停止射击。并找来了一块白布,打着白旗让人高喊:“误会!误会啊!!还请国防军的长官前来商谈!”

    林秉海之所以收到了这封电文,是因为济南方面的韩复榘看到了一封国防军的通电。看完了通电后他先是暴跳如雷,随即接到了林秉海的电报他更是惊惧万分!

    国防军的通电是由颜正清发出的,颜正清在拿到了屠千军给予的电报后立即通电全国。并随即召开了紧急记者会!宣布国防军救灾部队的粮食在德州境内遭到了身穿**军装的不明武装力量的攻击!

    并告诉记者们,国防军将会对这些试图洗劫赈灾粮食的敌军进行“毁灭性打击!!”因为这种打劫赈灾粮的行为是“极为恶劣、无耻的行为!”

    颜正清推了推眼镜,对着在场的记者们沉声道:“国防军秉承人道主义精神,和对灾民的同情、对灾难的震撼我们运输了粮食前往各地灾区进行救援!但我们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在这个是行天下之大不讳!丧心病狂的对赈灾粮食进行洗劫!他们甚至杀害了灾民,攻击我军救灾部队!”

    各国记者们“沙~沙~沙……”的将颜正清的这些话记录了下来,并紧盯着台上的颜正清试图知道国防军下一步的动作。

    而便在颜正清召开记者招待会的是,陈泰他们已经怒吼着向着那些狂笑着屠杀灾民们的马队杀去!马脸排长愕然了。他没有想到国防军竟然会来攻击他们!

    他们不是来救灾的吗?!那灾都已经救济完了。自己不过是打劫跟他们有什么关系?!马脸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三十七团的将士们早已经赤红着双眼怒吼着杀向了他们!

    纸上之见犹是浅,刚刚陈泰跟他们的描述并没有太多的激起他们的仇恨。可见到了漫山遍野那些被无辜砍杀的灾民们,甚至有些上午还在跟他们说话、他们还在给这些善良的人们派粮食。

    现在,他们成为了满地的尸首。那些原本见到他们都会有些脸红的姑娘们。现在衣衫破碎双眼无神的被像是猪猡一样的捆绑在了一边。

    她们身上的血迹、破碎的衣裳已经说明了她们曾经经历了什么。

    这一切的一切,如何不让那些个三十七团的将士们愤怒?!整个三十七团的弟兄们感觉自己的心中被一种火热的东西塞满!他们浑身发烫,只想要撕毁那些身上粘满了血迹愕然的望着他们的杂碎!

    “突突突……”重机枪率先开始了怒吼,三十七团配备的三挺重机枪开始在各自官长的指挥下对着那些个马队率先开火!

    “聿聿……”战马一阵的悲鸣,被惨然的扫倒在了地上!那些个原本屠杀着灾民极为狰狞的匪徒们开始恐惧了,他们不是傻子!他们当然知道这支部队来自于哪里!

    恐慌的蔓延让这些野兽们选择了一件事——逃命!有马的骑着马。没马的也拼命的丢下了自己身上的那些粮食拼命的向着这些国防军的射程外逃窜着!

    “或许你们想知道,我们国防军接下来的动作是什么。”颜正清冷然的看着下面的记者,沉声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嘶~~”现场的记者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一国防军的战斗力那么这种“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方式将会造成多大的伤亡啊?!

    战场上,那些想要逃窜的野兽们终于发现了自己成了瓮中之鳖!他们试图逃窜的路线早已经被三十七团封死!在数挺轻机枪及迫击炮、掷弹筒的打击之下这些试图逃窜的野兽们被杀的人仰马翻!

    “哒哒哒……啾~啾……轰!轰!!轰……”轻机枪和迫击炮的轰鸣声不断的想起,那些个刚才还疯狂嚎叫的匪徒们凄惶的翻倒在了地上,捂住自己被炸断的手脚不住的哀嚎着。

    跟在这些马队后面的马脸已经发现了此路不通。赶紧的向着后面窜去!试图趁着这些国防军的将士们不注意而逃到山林里去。

    此时的他没有了刚才砍杀灾民们的那种狰狞,也没有了凌辱女人们时候的那种暴戾。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个丧家犬。凄惶的拖着破碎的军装不住的试图要逃出生天。

    佛爷的马匪们最惨,由于他们是骑马被国防军的将士们认为最有威胁!是以他们是第一批被轰杀的对象,火炮、轻重机枪则是重点照顾他们!

    从新兵选拔后便射过千万发子弹的国防军新兵们,终于有了将这些子弹射向活人的经历!那些轻重机枪的子弹随着“突突突……哒哒哒……”的轰鸣声,将佛爷的马匪们撕裂成了满地的碎片!

    迫击炮兵和掷弹筒班也有了实战的机会,被那些灾民们凄惨的情形刺激到了的三十七团的将士们甚至忘记了害怕,他们疯狂的将自己的弹药射向了那些个杂种们!

    “颜正清先生,国防军是否应该先停下来调查一下事情的起因?!”中央社的记者再次对着颜正清发难:“或许这中间有着什么误会,如此莽撞所伤害的毕竟是国家的军队啊!”

    “砰!!”颜正清猛的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对着那中央社的记者便怒吼道:“有几个国家的军队是去抢自己民众的救济口粮的?!哪个国家的军人对着自己的灾民处理方式是乱枪扫射?!你告诉我!又有哪个国家会堂而皇之的用‘以兵代赈’的方式来作为救济?!”

    “千古奇闻!!甚至是中外奇闻哪!!!”颜正清对着那中央社的记者便是一阵的怒吼:“你们不觉得丢人,我都觉着丢人!!”

    轻重机枪和炮火攻击之后,陈泰毫不犹豫的论起大刀吼道:“随我杀!!”

    “吼!!”三十七团的将士们听得陈泰的话,毫不犹豫的论起了自己的大刀又或是端起了自己的钢枪向着草甸下面被杀的凄凄惶惶的匪徒们杀去!

    那些随着马脸一起进行打劫的,不过是一些乡镇大户的家养打手。他们至多是欺负一下乡里乡亲的老百姓们,何曾见过这种正规军尸山血海的杀戮?!

    刚一接触,他们便被训练有素的国防军将士们疯狂的砍翻在了地上。丝毫没有了刚才狞笑着屠杀灾民时候的那种暴虐,有着的不过是满眼的恐惧。

    “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一个乡匪哭嚎着抛下了手上的刀,跪着喊道。可三十七团的将士们送与他的是,“噗哧!”的一刀!那刀凶狠而毫不犹豫的剁去了他的头颅!腔中的腥血顿时溅起了三尺来高!

    “去阴曹地府和阎王爷说去吧!”那一刀斩断了他脖子的三十七团战士,冷然的看着这尸体缓声道。

    “我想借用《圣经》的一句话告诉那些行恶的人们!我们将如何做!”颜正清冷然的看着中央社的记者,一字一句的沉声道:“我眼必不顾惜你,也不可怜你,却要按你所行的报应你,照你中间可憎的事刑罚你。你就知道击打你的是耶和华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