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军纪的意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报告长官!属下不敢!!”陈泰大声对着郭鹏云应道,郭鹏云脸色一沉!寒声道:“怎么?!你还觉着自己有理了?!是不是觉得让弟兄们去抄了那群王八蛋的家很爽?!你做的很痛快!给那些惨死的灾民的报仇了?!很痛快啊?!啊!!”

    陈泰沉默着,一声不吭。郭鹏云冷冷的看着他,好一会儿了才沉声道:“说!!给我说清楚!!谁给你权利不通报就直接让人去抄家的?!谁给你权利越过军纪军法执行抄家的?!给我说清楚!!”

    陈泰依然保持着沉默,他挺直着腰杆一声不吭!但那脸上桀骜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在他看来那群杂种就该死!就该被抄家!

    “报告!!属下觉得自己没错!没人给我权利抄家,没人给我权利越过军纪军法!属下的良心让属下这么做的!那些惨死的灾民们让属下这么做的!报告完毕!”

    郭鹏云脸色猛的数变,随后寒声到:“行!你现在想说了?!那成!你说!想说什么就说!!我听着!”

    憋了良久后,终于涨红了脸皮的陈泰对着郭鹏云便大声道:“报告师长!你就是开革的我军籍!我也这么干!你就是枪毙了我,我还这么干!再给我一万次机会!我都这么干!干不死那群杂种,我会晚上都睡不着觉!我想到那些被他们想猪猡一样杀掉的灾民,想到那些人拿着钱还在逍遥在外!我整个心理就堵得慌!”

    说着,陈泰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郭鹏云便道:“就算是师长、军长你们说我的是错的、就算所有人说我是错的都无所谓!我死不认错!!”

    听完了陈泰的话,郭鹏云沉默了。他撑着桌子站立了一会儿,对着陈泰无力的摆了摆手指了指那边上的沙发。陈泰会意的走到了沙发边上坐了下来。

    郭鹏云拿着烟走到了陈泰身边,丢给他一根。自己满上火闷头抽了起来。

    好一会儿了,郭鹏云看陈泰的眼眶不那么红了。才对着陈泰沉声道:“你给我背一下咱们国防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陈泰闻言一愣,这些他实在是熟到不能再熟了!当下便站了起来,对着郭鹏云大声应道:“是!!”

    “国防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所有行动服从命令。第二、不拿百姓一针一线,第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第一、说话要注意和气,第二、买卖要注意公平,第三、借东西注意要还。第四、损坏东西要注意赔,第五、不准打人骂人,第六、不准损坏庄稼,第七、不准调戏妇女,第八、不准虐待俘虏!报告!背诵完毕!”

    郭鹏云将烟在烟灰缸里捻灭,对着陈泰沉声道:“国防军的纪律,第一条是什么?!”

    “报告!所有行动服从命令……”陈泰的声音逐渐的变小。他开始知道郭鹏云为什么让他背诵国防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了。

    “陈泰!!”郭鹏云冷不丁的猛的一声怒吼,陈泰一个激灵习惯性的大声应道:“到!!”

    “你抄家开心了?!没错!我也知道那群杂种就是该抄家!可要是叫旁人看见了呢?他们只会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他们看到的是我们国防军用军队的杀人手法去抢劫!去抄家!”

    郭鹏云猛的站了起来,盯住了陈泰怒吼道:“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军人!!不是啸聚梁山的好汉!不是那些为祸乡里的土匪兵痞!!更不是那些行侠仗义的什么大侠!!”

    说着,郭鹏云缓步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处。双手撑着桌面对着陈泰肃然的沉声道。

    “军人,说白了就是要有虎狼之气、熊罴之威,否则怎么配叫军人?!但我们国防军训练你们这虎狼之气,训练你们熊罴之威不是让你们到处的搞什么行侠仗义!!不是让你们凭着自己的好恶喜好。就任性妄为!!”

    说着,郭鹏云站起身来缓了缓对着陈泰肃然道:“为什么会有军纪军法?!就是为了束缚我们这些训练精良、浑身血气的战争野兽!告诉我们,我们所学的这些杀敌本事!所练就的这身本领。只能是用在战场上!只能是用来杀敌!!不是用来给我们按着自己的喜好行侠仗义的!明白吗?!”

    “是!!属下明白了!!”陈泰明白了,他知道为什么师长把他召来了。他也知道为什么师长会发那么大的火。

    “我们不是那些军阀兵痞!更不是那些四处流窜的兵祸!”郭鹏云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陈泰缓声道:“第一次你的电报打来,然后率兵出击!我并不责怪你,当时情况紧急!快一分便是多救下一个灾民的性命!这是对的!”

    “可后来,你在击败甚至围歼了那群土匪后不经请示就自行抄家、自行命令部队攻击各个乡镇!这就是错的!”郭鹏云对着陈泰肃然的沉声道:“我们必须要遵守我们的军纪!因为这是区别我们和那些军阀兵痞最大的方式!总司令费尽心思,给我们各种最好的条件把我们操练出来!不是让我们为祸乡里,更不是让我们凭着自己的喜好去行侠仗义!”

    “总司令要的,是我们能用这身本事保家卫国!用这身本事,杀敌报国!我们看不起那些为祸乡里、吃喝嫖赌的老兵痞!但如果我们也照着自己的喜好为所欲为。那么我们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是!师长!我明白了……”陈泰沉默了一会儿后,对着郭鹏云沉声道。

    “自己去关一个星期的禁闭!”郭鹏云对着陈泰哼道:“好好想想你小子错在哪儿了!还有!写一份一千字的检查!要深刻!要明白错误!回去以后,全师面前宣读!”

    郭鹏云的话让陈泰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傻乎乎的道:“啊?!全师面前宣读?!师长……您……您这么干我以后怎么带兵啊……”

    “赶紧给老子滚!!还有的你讨价还价的?!”郭鹏云牛眼一瞪,对着陈泰便哼道:“写的不深刻重写!写不好,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个瘪犊子玩意儿!”

    见事情不可挽回了。陈泰只能是垂头丧气的应了声“是……”随后便离开了办公室。该死的检查,一千字呢……陈泰心里在骂娘。

    便在陈泰出门的时候,副官匆匆的跑进了办公室内对着十三师师长郭鹏云便急声道:“师长,那些被三十七团抄家的大户带人来闹事儿了!说是咱要是不交出陈团长给他们个交代,他们就告到南京去!说咱们纵兵杀人洗劫,还要找记者……”

    陈泰听得这副官的话心随即沉到了谷底,他终于知道自己的冲动带来是怎么样的后果。这一刻,他有些后悔了。自己的冲动造成的是整个国防军的被动,甚至他为止努力的国防军的荣誉,或许也将被玷污……

    “我交他奶奶个腿儿!!”还在门口愣住的陈泰猛的便听见了自家师长那如同狮子般的咆哮!

    “这群杂种们抢劫灾民的粮食还有理了?!我看他们就是通匪!!你!马上去找阿班记者,让他给那什么什么时报报道一下!还有!告诉那些来搞事儿的瘪犊子玩意儿,有种他们别给老子走!!看老子不带人突突了他们……”

    陈泰这才想起来,国防军一贯的传统就是护犊子!这次虽然自己是冲动做错了,可还轮不到那些个土匪家属来说三道四!要判要罚,那也是国防军内部处理。这群傻了吧唧的家伙不知道受谁的撺掇竟然跑来师部要人?!

    这不是逼着师长发飙么?!别看现在郭鹏云站在台上说着一堆的大道理,当年那也是随着老四营、随着屠千军在济南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又怎么会在意这些威胁?!

    陈泰偷笑的向着用列车车厢临时搭建的禁闭室走去,想到自己即将在禁闭室里蹲上一个星期,陈泰再次垂头丧气起来。小黑屋不好呆啊……

    其实那些前来搅事儿的大户人家本来也不敢来的,不过中央社的几个记者找到了他们并跟他们家中做主的几个族中枢老说了几句,这些枢老们便带着家中的人扯高气昂的前来闹事来了。

    本来他们还以为能够威胁到国防军,可没想到这郭鹏云竟然如此硬气!甚至还要带着把他们突突了,于是一堆的老家伙们全都抱头鼠窜。噼里啪啦的一阵烟的跑出了国防军的师部招待室。

    在不远处,几个拿着相机的记者不断的“喀嚓!喀嚓!”的拍着照片,一边拍还一边冷笑着。那笑容中有着说不出的阴险和狠毒。

    而那几个老头子跑出了一段儿后,气喘吁吁的停住了。一个穿着中山装带着礼帽的男子走到了这老头儿身边,这老头儿随即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对着这男子大声嚷嚷道:“刘记者啊!这些国防军他们不讲道理啊!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周老不必担心!”这被叫做刘记者的男子微微一笑,轻声道:“我们已经联系了南京方面,一会儿周老便带着人和我们一起到南京告状去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