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没有硝烟的战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国家军队,何以为行匪乎?!记山东国防军打劫事》这是中央社的报道,而《申报》则是以标题《国防军的光环何以被破?!数百民众赴京喊冤!》。

    《大公报》还算是比较客气的,他们的标题是《赈灾?!亦或是军阀抢劫》。

    这些报纸无一例外引起了一片的轰动,在国府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那些大户们得到了总裁的接见,中央社宣布将全程报道。

    同时,国府召开新闻发布会。由国府中央组织部部长陈祖燕主持,发布会上陈部长声讨了国防军这种“名为赈济,实则伤民”的行为!并呼吁国防军“尊重国府,立即撤出关内。其赈济,可交由国府及当地政府执行。而国防军则可派遣大员参与赈济。”

    不得不说,被蒋中证和他的心腹们所参详出来的说辞极其有迷惑性。以国防军来说,再怎么辩解他依然是直属于南京国府之下的。

    一个地方政府竟然进行全国性的赈灾,这本身就有些奇葩。不过,在民国各种奇葩之事下这也不算什么。而南京国府提出的要求在很多人看来也算是“合情合理”。

    毕竟出动了军队,那么这种行事已经形同军阀了。在刚刚结束了各种军阀混战的国内,这无疑是触动了很多人的神经。而国府的提法,也就是国府进行赈灾国防军则监督。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个可行的方案,可惜的是天真的记者文人们不知道。那些国府大员谁曾把灾民的生死放在心上过?!他们所要的,是那批粮食的分配权!

    只要分配权到了他们的手上,那么搓圆揉扁还不是他们说了算?!至于灾民么……他们终究是要死的。只要土地留下来了,那么总归还是有人会来耕种。

    这事实上就是南京国府不宣之于口的态度,而这种态度在后来被一个美国记者记录了下来。在后来的河南大饥荒的时候美国记者白修德决定和他的朋友,《泰晤士报》记者哈里森.福尔曼一起奔赴河南,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两个外国人被河南修罗地狱般的场面震呆了:无穷无尽的难民队伍,随时因寒冷、饥饿或精疲力竭而倒下;寻找一切可以吞咽的东西来吃的饥民,.因此而死掉;一群群恢复了狼性的野狗,肆无忌惮地吞噬着死尸。那些尸体中,有的甚至是它们原来的主人……

    最触目惊心的,母亲将自己的孩子煮了吃,父亲将自己孩子煮了吃……有的家庭,把所有的东西卖完换得最后一顿饱饭吃,然后全家自杀……

    白修德出离愤怒;这个政府非但不作为,而且变本加厉盘剥灾民。

    军队征走了农民的所有粮食,仓库里堆满了吃空额剩余的粮食,国府的军官们便通过黑市倒卖这些粮食中饱私囊。教会和清廉的官员,却要花高价从黑市上买来粮食用于赈灾。

    1943年3月22日,白修德的报道《等待收成》刊发在美国《时代》周刊。这件事情几乎让在美国筹款的第一夫人抓狂,因为此时她正打算赢取美国的援助。而明显的这种报道对于她和蒋中证的计划是极为不利的!

    于是,白修德得以见到了蒋中证,但蒋中证“脸上带着明显的厌烦神情听我讲述”。他告诉蒋中证灾民纷纷饿死的惨状,官员们征税和敲诈勒索的丑行。

    蒋中证一开始对此矢口否认,但当白修德拿出大量现场照片后,“总司令的腿开始轻轻抖了一下,有点神经质地抽搐。”

    蒋中证问了照片的来历,又询问了很多官员的名字,还拿本子和毛笔记了下来,表现出要整顿这件事的决心。

    “的确有人受到处分弹劾甚至掉脑袋了”,比如洛阳电报局那个将白修德的文章发往美国的发报员。他被以“泄露机密”为由。处决了。

    在蒋中证看来,河南是中日军队角逐的主要战场,而非相对稳定的大后方,他随时准备放弃河南。因此,他提出“不让粮食资敌”的口号,一面将河南农民搜刮殆尽,一面随时准备抛弃整个河南。

    正是沿着这样的逻辑,他才会在1938年下令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委员长的心里,那些饥民、灾民、农民都不是人。是可以随意牺牲掉的杂草而已。

    蒋中证真的不知道灾区的事吗?张仲鲁,这位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时任国府河南省建设厅厅长的老人,在数年之后道出了实情。

    1942年夏,河南灾情初现,蒋中证便接到了军方密报。他于第一时间赶往西安,召开紧急“前方军粮会议”。在会议上,蒋中证宣布:本年河南军粮配额减为250万石——并没有免掉。

    蒋中证宣布减低河南军粮配额后,粮食部长徐堪却把250万石改为了250万包。一石小麦约为140多斤,一包约为200斤,这一字之差,农民惨遭逼死!

    可超额完成征收军粮任务的河南粮政局长卢郁文,却受到了蒋中证的记功褒奖!这些,实际上都说明了国府,或者说蒋中证先生对于饥荒、灾民的态度。

    在奉天的屠千军也在这些报纸发出的当天便看到了报道。他冷笑着将这些报纸丢到了一边去。戴上自己的军帽离开了办公室下去视察去了,这些事情他相信梁大山他们总归会处理好。

    实在不成,屠千军自然会亲自动作!你以为东三省内务部四处的那些崽子们是吃干饭的?!要梁大山这群瘪犊子搞不定你们,爷就扔个深水炸弹!把你们全爆掉!

    便在国府极为欢乐的黑国防军、黑满洲、甚至打算要黑一下屠千军的时候,梁大山、哈雷特给国府精心准备的大炸弹终于引爆!

    《纽约时报》的头版头条,甚至占据了整个版面的《中世纪,或许比中世纪更为凄惨的生活剧——体会山东真实生活记》接连引爆了整个美国社会!

    虽然大部分的人们还不知道这篇报道。可国府在美国自然是有领事的。那些领事们拿到了报纸即刻便惊呆了,随后跌跌撞撞的找到电报局将这份报纸的内容发了回来。

    踌躇满志准备让满洲头破血流的蒋中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闷棍给打了个眼冒金星!捏着这份报纸,蒋中证脸色阴沉的吓人!被紧急召集来的陈立夫、杨永泰等人也一声不敢吭!

    待得众人将这份电报传阅完毕后,蒋中证冷着脸对着心腹们沉声道:“你们说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事情都已经推动起来了,要是这篇报道传回来这叫我们如何自处?!”

    众人不由得默然,作为蒋中证最为倚重的智囊杨永泰则是脑子滴溜溜的转的极快!根据领事发回来的消息,现在这篇报道在美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那些原本就身处在大萧条中的美国人忽然对着大洋彼岸的这些人们产生的一丝丝的同情。这或许就是同病相怜的感受。而这些消息,基本上是难以封锁的住的。

    比如《大公报》、《新闻报》等大型报刊在美洲都有着自己的发行点,也有着自己的负责人甚至采访人员。也就是说。这些消息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回国内!

    可还没有等他们想出什么解决办法来,蒋中证的秘书便跌跌撞撞的“砰!”的一声撞开了门。原本就焦急愤怒的蒋中证当场就要发飙了,可还没有等他说话那秘书再次给了在场众人一道惊雷!

    “行政院长汪兆明、监察院院长于右任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要声讨总裁!!”

    此言一出,原本准备发飙的蒋中证当时便愣住了!他可没有想到汪兆明的时机竟然会抓的那么准,恰恰就打在了自己的七寸上!

    这个时候,自己正好发动了对国防军的声讨。甚至作为心腹之人的陈立夫都已经召开记者招待会了,而国防军的反击也极为凌厉!他们支用了《纽约时报》一个大曝光,就让蒋中证等人焦头烂额。

    汪兆明肯定也在美国有着自己的人打理,是以才能够那么快的拿到消息!并召开记者会进行声讨,蒋中证没有呵斥那秘书而是冷然的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总裁。还是由我去承担责任吧!”陈立夫沉默了一阵率先开口,对着蒋中证便沉声道:“便说是我受到了蒙蔽,导致大众舆论风向之变。为此,我愿意承担责任宣布离职……”

    蒋中证听得陈立夫的话,却没有吭声。这次汪兆明针对的是他,如果那么容易就弃卒保帅的话。汪兆明也不会发动了。都是官场老手,自然是知道对方接下来肯定有着后手的!

    而陈立夫何尝愿意辞职?!只不过形势所迫罢了,蒋中证是他们最大的靠山。如果这座山倒了,他们也将无立足之地。牺牲自己保住蒋中证,终究还是会有起复的机会。

    “立夫先生,这次恐怕不是您一个人辞职就能够解决的了……”杨永泰终于开口了,对着蒋中证及众人便沉声道:“总裁还是做好准备吧!通知一下那位将军,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