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谋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海因里希,你先去准备一下资料。”兴登堡看着屠千军,却对着布吕宁沉声道:“这次的合作完全由你来执行。”

    说着,兴登堡看向了布吕宁沉声道:“现在各家族和企业对你已经非常的不满了,自己把握住机会吧!”

    布吕宁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而后便转身离开了书房。书房里,现在只剩下了屠千军及兴登堡。老少两人相视而笑。

    这时,屠千军顿了顿向着老人轻声道:“德皇可以回归,不过要等待机会……”

    兴登堡目光中闪过些许精光,看着屠千军便沉声道:“回归?!现在这已经成为了最艰难的问题……或许,我已经看不到了……”

    兴登堡的话语中充满了落寞,他是容克贵族出身自幼便受到传统的普鲁士教育以军队、军人为荣。兴登堡曾担任腓特烈.威廉四世的遗孀伊丽沙白太后的禁卫。那位王太后因为欣赏而曾赠他一块精致的怀表,兴登堡对此没齿难忘,每次打仗都要把此表带在身上。

    此时兴登堡再次拿出了自己那块珍贵的怀表,看着它眼中充满了落寞。老人经历了普奥战争、普法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他伴随着德意志由王国变成了帝国,他两次踢踏着走过了柏林的凯旋门。

    当他渴望着第三次走过柏林的凯旋门时,却发现这成为了自己遥不可及的一个愿望。

    “耐心,是一个优秀的品质。”军子看着老人,轻声道:“德意志的崛起,不能离开的是军队。而皇室的回归离不开的,也是军队……”

    兴登堡忽然明白的军子想要说些什么,思考了一会儿后,他便对着军便笑着轻声道:“我会和皇室沟通的,你的提议很有意思……”

    而后,一老一少在房间里密谈了起来。这次他们究竟谈了什么却没有人知道。在现场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也没有任何的记录,而这次的谈话也成为了一个谜团。

    酒会过后,屠千军开始了更加忙碌的生活。容克贵族的酒会、各大企业主的邀请还有布吕宁安排的各种考察。

    屠千军却不知道,他在德国考察的如鱼得水而一群人却将他恨的咬牙切齿!在〖日〗本驻德公使馆内。北山空、鹿岛瑛太等数位少佐级别的武官阴沉着脸色听取着来自于监视屠千军行动的那些观察员们的报告。

    听着屠千军不断的出入各处容克贵族的庄园,企业主的家中北山空那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猛的,北山空“刷~”的一下拔出自己的指挥刀“卡嚓!”一刀将面前的桌子砍断!

    “马路野狼!!这只该死的老虎他怎么还不死?!军部的那些老爷们都在做什么?!就让这只伤害了我帝国尊严、谋杀我帝国勇士的混蛋继续逍遥吗?!”北山空赤红着眼睛嘶吼道。

    而在北山空身边的坐着的鹿岛瑛太则是苦笑着对北山空轻声道:“不是军部的长官们没有想法,而是现在军部根本没有时间来理会这只老虎……”

    “满洲事变,关东军全军覆没。而朝鲜驻军也遭受到了重大的损失,帝国不得不接受英美的调解在鸭绿江一线防守。”鹿岛瑛太对着北山空轻声道:“陛下刚刚承认了满洲国。但接下来就是满洲过被摧毁。甚至整个关东军都丢了,你让陛下怎么下个台阶?!”

    说着,鹿岛瑛太顿了顿继续道:“往年陛下都会去阅兵,而今年却拒绝前往。这让军部的长官们很是丢脸,如果不是闲宫院亲王说情或许连长天节陛下都不愿意出来阅兵……”

    北山空听得鹿岛瑛太的话,脸色不由得更加的难看!这些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可他就是接受不了〖日〗本在满洲的战败!连俄国〖日〗本都曾击败过,从满清到民国几乎支那就没有胜利过!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碰到那只老虎。帝国就铩羽而归?!北山空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对着身边的鹿岛瑛太沉声道:“鹿岛桑!可敢与我一道为帝国除去此獠否?!”

    鹿岛瑛太闻言一惊!随即失声道:“北山!!你别乱来,上次在美利坚的刺杀事件给帝国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你不知道吗?!而且。那只老虎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刺杀的?!你太异想天开了!!”

    北山空鄙夷的看着鹿岛瑛太,冷声道:“那些浪人组成的小队,如何能够与我们这些职业军人相比?!关东军那群白痴就是畏首畏尾,拍什么浪人过去?!只有我们帝**人,才是最强的、最适合的击杀人士!”

    “啷呛~”一声,北山空将自己的指挥刀插回了鞘内。对着鹿岛瑛太便沉声道:“再强壮的狮子,也有打盹的时候!我们无需人多,只要有十余人便可行事!他不是经常要去容克贵族的庄园么?!那便是我们行事的最好时候!”

    鹿岛瑛太还想说些什么,但北山空却用那极为诱惑的言语对着鹿岛瑛太轻声道:“鹿岛桑!难道你就不想成为帝国万众瞩目的英才么?!难道你就甘心死等升职?!想想石原莞尔吧!他就是策划了满洲之事,才会被帝**部的长官们看中!虽然满洲事变失败了。但他的战略是绝对正确的!”

    北山空说着,望向了鹿岛瑛太低沉的道:“只要干掉了这只老虎,那么满洲将会陷入大乱!到时候我们再通知军部发动进攻,未尝不能获取满洲!而到时候,我们就将成为比石原莞尔更加成功、更加耀眼的新星哪!”

    不得不说,北山空的话极为有煽动性!鹿岛瑛太目光不断的在闪烁。显然面临着极大的内心挣扎!见此情景,北山空继续诱惑道。

    “鹿岛桑,巨大的风险才能带来巨大的收益!作为军人,我们要敢于冒险!”北山空对着鹿岛瑛太悠悠的轻声道:“如果连这点风险都不敢冒,那如何能成为优秀的帝**人?!”

    “不要再说了!!”鹿岛瑛太咬了咬牙,抬起头对着北山空沉声道:“北山桑!你说的是对的!我们总是要为帝国冒一次险,若是成功了!则于我帝国有利,即使失败了,那也不负帝国对吾等之培养!!”

    说着,鹿岛瑛太“呼~”的一下站起身来对着北山空深深的一个鞠躬!沉声道:“监视那只老虎的事情,便拜托北山桑了!只要你确定了机会,那么鹿岛将万死不辞!”

    “哈伊!!为了帝国!!为了天皇陛下!!”北山空对着鹿岛瑛太一个深深的鞠躬,低声嘶吼道。

    军子并不知道有着一场惊天刺杀,正在这一片晴朗中酝酿。他现在正头疼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男一女,这两位却是奥古斯特和费德lì卡。

    这段时间屠千军出现的地方几乎都能够见到这两位兄妹,而屠千军也终于了解到了这两位兄妹那及其显赫的家族。

    奥古斯特及费德lì卡都是来自于韦尔夫家族,这个家族也是德国的传统贵族世家。在历史上的不同时期,这个家族的成员曾先后是士瓦本、勃艮第、意大利、巴伐利亚、萨克森、布伦瑞克-吕讷堡公国的统治王朝。

    家族成员布伦瑞克的奥托甚至曾加冕过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而从1714年起,家族的一个分支却直接成为英国王室。

    无论是在德意志还是在欧洲的其他国家,这个家族所拥有的影响力都是极大的!在德国,这个家族所继承的爵位是“汉诺威亲王”而在1919年前,汉诺威家族依然持有英国坎伯兰公爵的爵位。

    对于这样的家族,屠千军自然是不好得罪的。于是只要这两人过来,军子还是得应付一下。能够影响到一位王储,军子则是非常乐意去做的。而且就现在而言王室对于容克家族及大企业依然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甚至,后来小胡子上位的时候也不得不借助王室的一些影响力来构成初期的权威。而小胡子能够和德意志国防军达成妥协,皇室在其中的出力也不可忽视。

    “将军,我查阅过关于您的资料。在资料中显示您似乎并没有大我多少,今年顶多了是二十一岁。那么我想知道的是,您的战斗技巧还有军事方面的知识却是从哪里来的?!”

    在屠千军的会客室里,奥古斯特迫不及待的对着军子问道。而军子则是在心里复议,怎么来的?!当然是学习来的,难道谁天生就会打仗?!至少我不会。

    当然,军子不可能告诉这位王储自己其实是穿越来的。于是他只能对这位王储笑着道:“学习很关键,但相对于学习实践则更为关键。”

    “在实战中,你能够学习到的比书本上的会更多。”军子笑着对这位两眼泛光,甚至拿出笔记本准备记录自己话的王储笑着道:“我的一切学习,都是来自于战场。比书本来的更〖真〗实的,是实战。而比实战来的更重要的,是总结。”

    奥古斯特“沙~沙~沙……”的记录着军子的话,不断的点头。看着这位记录自己的话的年轻王储,军子忍不住笑着道:“战争是个充满着变数的领域,在战争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死记硬背教条,只能是让你在战争中走向死路。战略的规划、战役的爆发,一直到战斗的执行。这一切都充满着变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