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四章 伏杀(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这个还没有接受性解放的时代,婚姻观念或者说是性观念并没有后世那么放的开。虽然说有一部分贵族喜欢“猎艳”并积极的参加一些酒会什么的。可总体上来说,普鲁士贵族并没有像法国人那么放的开。

    例如极为著名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1833年腓特烈二世迫于父亲腓特烈一世的压力放弃了自己的意中人,远在英格兰的表妹。转而正式迎娶了父亲指定的伊丽莎白为妻。

    不过,腓特烈始终没有碰过这个王后,在他登基后几乎都是把她留在柏林,自己一个人呆在无忧宫,并告诫其‘没有事就少来打搅‘。

    最为奇异的是,腓特烈倒也没有另外去沾花惹草,之后没有和任何女人发生过关系。以至于他的姐姐威廉明娜每次到无忧宫,都说‘这里简直就是修道院,而你自己就是修道院院长。‘。

    多数贵族混乱的话题,或者说是贵族私生活糜烂的声音皆是来自于小说家之言。而小说家么……换而言之,多数其实不过是类似后世的**丝而已。抹黑他们羡慕嫉妒恨的高富帅自然是他们所乐意做的事情。

    再如初夜权,虽然在16世纪的文献首先记载了初夜权,但历史学家所审视的记录中却只找到很薄弱的证据。更多的其实是文学性的描述,其中有多少真实性谁也不太敢于断定。

    在欧洲的一些封建制度中,地主要求佃农结婚须得到地主的允准。这通常需要缴付款项。一些地方的基督教会也要新婚夫妇先缴付款项才可完婚。这也是类似于“结婚税”。

    而私生子,哪怕是到了后世在欧美人口中也是极为恶毒的咒骂。比如克林顿总统就因为他与莱温斯基事件被他老婆骂是个“愚蠢的私生子”。可这一句咒骂,却被安德森挖苦成:“当她骂人时,恐怕连纽约码头的搬运工人也会觉得脸红。”

    因此。在奥古斯特看来妹妹的这种“喜欢”其实是自讨苦吃。汉诺威家族绝对不可能允许自己的女性嫁给甚至亲近中国人,作为刻板的普鲁士顶级贵族他们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呵呵……费德莉卡,无论将军是否赢得这场打赌你都难得去到中国不是吗?!”奥古斯特哈哈一笑,对着费德莉卡便道:“父亲是不会允许你跑到中国去的,不过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可以带你去看看……”

    费德莉卡听见哥哥的话撇了撇嘴,牵着马头也不回的就跑掉了。

    屠千军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牵着马便跟着跑了出去。作为屠千军的卫队,尚迪南他们自然是牵着马跟上了。

    奥古斯特不禁苦笑。随后牵着马赶了上去。庄园外不远便是狩猎的林场,而地图早已经由奥古斯特他们的卫队发放下去了。从军子到尚迪南他们,都人手一份。

    “我们这次狩猎的路线是从这里,到这里。”奥古斯特笑着在这份地图上指点了一下。轻声道:“中午的时候,我们会在中间线会合盘点一下猎物。下午再次出发,狩猎会在明天上午结束。会合终点便在这里。”

    所有人看着地图点头表示明白,奥古斯特这才笑着道:“那么,我们开始吧!希望大家能够取得丰盛的收获!驾!!”

    三四位跟着奥古斯特一起狩猎的仆人随即将手上的猎犬放开。七八只猎犬狂吠着向着树林奔去!而奥古斯特则是两眼放光的怒吼一声,随即催动马匹向着林中杀去。

    便在此时一个矫健的身影却极为亮眼!那是费德莉卡!尚迪南他们看着那矫健的身影不由得为她身上独有的个人魅力所折服!那种柔美的体香在空气中飘散,与夹带着刚毅气质的身躯在健马上飞驰,是那么令人着迷。

    或许。惯于狩猎的女贵族们天生就有这种中性的美。

    年仅十五岁的少女,一点儿也不生疏这种狩猎!挂在战马边上的骑枪和那矫健果决的身姿。都说明了这位少女对于狩猎的熟悉。

    军子他们不知道,费德莉卡在六七岁的时候就跟着身为汉诺威亲王的父亲骑马狩猎。长大后更是参与过多次大规模的皇家、贵族狩猎活动,大多都有斩获,有时候她的收获甚至超过了众多优秀的男性猎手。她矫健的身手和优美的姿态,深得德意志其他贵族的青睐和赞誉。

    对于这种狩猎游戏,军子其实根本兴趣不大。各国精锐都狩猎过无数的军子,要狩猎那些野兽不要太容易了。

    但主人面前总不能表现的百无聊赖,是以他也催着马向前跑去。而尚迪南他们自然是警惕的跟上,分侍在军子的左右。

    “砰!”的一声枪响,随后便传来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看来费德莉卡有收获了,军子他们催马上前,便见费德莉卡得意的看着军子!那神情就像是获得了“好孩子”奖状的小丫头骄傲而迫不及待的告诉你“夸我吧!”

    而在费德莉卡身边的奥古斯特则是无奈的笑了笑,催马向前跑去。有一个被称为“狩猎女王”的妹妹,对于哥哥来说是极大的压力。为了不表现的太菜,奥古斯特只能是催马上前尽量多获取一些猎物。

    这时候,已经有帮助狩猎的仆人将一只野羊送到了费德莉卡的面前。而费德莉卡则是在马上矜持的表示了感谢,待得仆人离开后骄傲的德国天鹅对着军子便哼道:“将军,您敢和我比试一番吗?!”

    军子笑了笑,这小丫头!却在这个时候,几只麻雀“扑棱棱~”的从树林上方飞过!军子眼神一凝,抓起战马边上挂着的骑枪抬头望去!

    那些麻雀飞的极快。几乎一下子便要消失在视野中了!便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枪响!便见那几只飞翔的麻雀中的一只从空中便跌落下来!

    刚才还一脸骄傲的费德莉卡顿时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军子!而这时候随着军子和尚迪南一起过来的几个警卫中便有人跑过去,将麻雀建起送到了军子面前。

    军子抓着那麻雀对费德莉卡晃了一下。笑着道:“或许你知道,我曾经当过强盗首领。在满洲强盗的规矩里,首领枪法是要用麻雀来练就的。简单的说,这些麻雀必须要像我这样子:击中之后不能破坏身体,只能是击中头部。”

    而这时候便有随着费德莉卡一起狩猎的仆人策马前来,将那被打掉了脑袋的麻雀送到了费德莉卡的面前。费德莉卡眨巴着那湛蓝色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了一下这只被击落的麻雀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一只麻雀有多大?!它们体长仅有十四厘米左右,后世测算麻雀的飞行时速度每秒大约在8~10m。高度一般在10~20m。

    这种速度下、这种高度下能够一击而中!甚至是准确的打掉了麻雀的脑袋,这种枪法神乎其技了!看着费德莉卡有些目瞪口呆的样子,军子心里撇了撇嘴。

    那会儿能做到这个程度的战友可不在少数,军子这手在里面也就属于中上水准而已。

    “那。我们比一比吧!”骄傲的德国小天鹅还是不服气,眨巴着蓝色的大眼睛看着军子气哼哼的道:“就我们俩!将军!您敢来么?!”

    说着,她头也不回的策马先跑出去了!这小丫头,军子苦笑了一下而后也策马赶去。他可不希望这丫头出事儿。

    那些跟随着费德莉卡的仆人们本来也要策马而去,但却被尚迪南他们给拦住了。便见尚迪南他们笑嘻嘻的用那蹩脚的德语对着这几个仆人笑着道。

    “几位弟兄。公主说了要和我们将军比试。刚才将军的枪法你们也看到了,公主难赢哪!如果你们跟上去了那不是给公主难堪么?!”

    这几人本来被尚迪南拦住有些不耐烦,可听尚迪南这么一说他们不禁犹豫了。费德莉卡的个性他们是知道的,好强的很!如果自己等人见到了她的失败。恐怕她脸上挂不住呢!

    “不如我们悄悄的跟在后面好了,等他们决出结果来我们在上前嘛!”说着。尚迪南把一个精致的酒壶抛给了这些仆人中领头的。

    那领头的仆人愕然的打开闻了一下,不由得有些发晕!这可真是烈酒啊!却见尚迪南笑嘻嘻的对着那领头的仆人道:“反正我们中午都要会合的。跟着便是了。”

    那领头的仆人犹豫了一下,对着尚迪南笑着道:“那么,我们跟着便是了。至于酒,我们在工作的时候是不能喝酒的……”

    将酒壶收回来,尚迪南心中叹了口气。他阻止这些仆人跟去,更多的原因是想给屠千军创造些机会。在他看来,总司令真是命苦啊!

    从二头山上下来的时候不过是青葱少年,原本大帅给说户人家。结果没处一会儿就发现是赤色淘汰了。后来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家,总司令就跑济南和日本人拼命去了。

    拼命完了吧,大帅出事儿了。后来忙着给少帅顶位置,也没心思说门亲事。好容易少帅的事情搞完了,又得压着常荫槐他们去美国去。

    到了美国吧,军校里全是男的!母蚊子都难得见到一只。而且那段时间总司令忙的脚不沾地,哪儿有空儿女情长去啊?!

    美国的事儿没忙完,少帅出了幺蛾子。总司令回来救火,又是和人拼命的活儿。从关内拼杀到哈尔滨更没有时间谈情说爱了。

    好容易赶跑了老毛子,结果那群毛子陈兵贝尔加湖!总司令不得不带着第三军团镇守库仑,死盯着老毛子已经花费了很大的心思。整训第三军团更是耗费心力,哪儿有空风花雪月去啊?!

    老毛子还没消停,日本鬼子再次发动了!九一八的时候尚迪南可是看着自家总司令那一夜一夜的睡不着,不停的在地图上划拉。

    九一八之后赶跑了日本人,可建设满洲的任务又来了!一边建设还得想着赈灾,这其中军子所承受的压力和庞大的工作量,一只警卫在他身边的尚迪南最是清楚。

    二十郎当岁的年纪,别人家的公子不是在吃喝嫖赌就是享受生活。哪怕是村里的,说不准早都当爹了!可自家的总司令不是跑部队,就是忙活政府的活儿。

    别说接触妹子了,就是撒泡尿都得算时间哪!而费德莉卡这妹子人长的漂亮,家世也好!能看上总司令那自然是让尚迪南极为高兴的事情。

    至于费德莉卡不能嫁给总司令么……尚迪南撇了撇嘴!咱国防军啥时候讲过道理……嗯……或者说,咱国防军的拳头就是道理!大不了,到时候抢亲么!

    为此,尚迪南甚至都打听好了!用飞机可以直接从柏林飞到满洲去,而且德国现在没有空军根本拦截不住!自己只需搞来飞机就好!

    笑嘻嘻的跟这些个仆人们勾肩搭背的打猎,不断的吹嘘一下自己总司令的战绩、功绩什么的。这也让仆人和警卫的小团体其乐融融。

    而此时,策马追着费德莉卡的军子渐渐的嗅到了树林中不同一般的味道!那种味道是他所熟悉的杀伐之气!有人在埋伏,而目标很可能是他!

    军子心中在冷笑,小爷可是伏杀的祖宗!要整个三角洲穿越过来了,小爷还可能顾及几分。就现在那些连自己杀气都没有掩饰住的傻货,也想某刺自己?!

    “费德莉卡!别跑了,有情况!”军子对着还在策马的费德莉卡低吼道,费德莉卡闻言拉住了马头立即将战马止住!

    她不是那些傲娇的大小姐,相反的是她是受过极为严苛的普鲁士贵族教育的女孩儿。而且,从军子的语气中她也听出了一丝丝渗人的杀气!

    因此,她毫不犹豫的勒住马头!看向了军子,而军子则是策马缓缓的走到她的身边。

    “嗖~嗖~嗖……”四周一下子弹开了许多的绊马索!而十数枚弩箭一下子扑向了策马而立的军子和费德莉卡!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