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九章 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敢问可是杀得日寇不敢北望、人谓之猛虎的国防军总司令孟贲将军否?!”屠猛虎刚刚走到牌坊下,便有十数人的汉子穿着长衫走到了屠猛虎身前十余米处作揖轻声问道。

    屠猛虎停住了脚步,他知道这些人是无威胁的。原因很简单,保护他的守山犬们经历了数年的训练和实战,对于危险无比的敏感。

    如果这些人有一丁点儿的威胁,守山犬绝对是毫不犹豫的将他们制服甚至清除。但现在守山犬依然保持警戒状态,就说明这些人是没有威胁性的。

    “不敢!孟贲得我国防军将士信任,愧添为国防军总司令。”屠猛虎肃然的对着这领头的那位带着圆框眼睛留着短须的中年男子行了个军礼轻声应道。

    “果然是孟贲将军,黄伯林见过将军!还请将军稍后,在下这便去请家祖前来迎接!”这圆框眼镜店中年人显得很是激动,对着屠猛虎说着转身便要回去。

    “怎敢劳动老先生大驾?!孟贲乃是晚辈,理当前往拜访。”屠猛虎呵呵的笑着走上前去赶上这中年人轻声道:“老人家乃是长辈,岂有晚辈等长辈来迎之道理乎?!孟贲自当随兄长前往拜竭老先生。”

    这位中年男子倒是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领着屠猛虎便往村子里走。一路上不少人对着黄伯林打招呼,口称叔祖。

    黄伯林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着屠孟贲解释,自己的辈份在村里是最大的。是长房长孙,所以村子里的人多数都是他的孙子乃至曾孙辈。

    而他爷爷黄承轩则是长房老太爷,也是现任黄家的族长。虽然一般村里的大小事务黄承轩不怎么过问,但老黄家漆的秘方却是在自己爷爷手上的。

    这秘方从明朝天启年间世祖黄成手上传下来,直到今天也未曾泄露半分。这种漆的制作。从来都是黄家独一份的。

    屠猛虎笑着听这位开朗的仁兄给自己述说着这个小村的历史,从这年轻人的口里他也得知这位年轻人并非一直就呆在小村里。

    漆器的买卖让他们家不会穷困,有了钱自然会周全教育的问题。是以,以家族的利益出发他开明的祖父决定送他去英国学习化学。

    “我可是曼彻斯特科技大学化学系毕业的哦!”黄伯林说着,挺起胸膛无比骄傲的对着屠猛虎道。

    “哦?!”屠猛虎定住了脚步,看着黄伯林不说话。他可没想到在这个小乡村里竟然能撞到大名鼎鼎的曼城大学的毕业生!

    “你不信?!我可有曼彻斯特科技大学点毕业证书!现在还放在我房间里呢,一会儿我找给你看!”以为屠猛虎不信这一着急,黄伯林脱口而出的竟然是英语。

    但随即他认为屠猛虎应该听不懂英语,整打算用中文说一次就听到屠猛虎用着那标准的伦敦腔笑着道:“我相信你。就凭着你那口曼城腔调的英语肯定是在曼城呆了不少时间了。”

    这下轮到黄伯林惊讶了,他没有想到这位总司令竟然说的一口地道的伦敦腔的英语。惊诧之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将军,您说的比我地道多了……”

    屠猛虎哈哈一笑,继续和这位曼城大学的高材生聊了起来。他有些奇怪,按说有着曼城大学的毕业证这位黄伯林去到哪儿也不缺一口饭吃。

    如何会蜗居在这小山村里?!这一聊才知道。黄伯林学成后一心想要归国做一番事业。拒绝了导师的挽留和企业的橄榄枝回到的国内。

    可他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兵荒马乱的时代,多数的化工企业不是和军阀挂钩就是有着外资的影子。黄伯林又不愿意用家里的钱来做事于是拖了下来。

    后来情况稳定了一些他便去了上海寻找机会,也进过一些的工厂。在经历了几次和不懂工艺流程的主管的争吵之后,黄伯林一气之下干脆回家。

    反正黄家不缺钱,那些漆器的买卖足以让家里衣食无忧。黄伯林觉着帮别人做还不如帮自己家里做,干脆就留在家里帮忙算了。

    这次送抵帝都的漆,就是他结合了家里的祖传配方根据现代工艺改进后的方子。黄家的五个房各自掌管一门方子。要合起来才是真正祖上黄成所留下来的配方。

    黄伯林的长房所管的是漆的配方,而二房所管的是漆胎的秘诀。三房传下来的手艺是炝上各种物品。

    而四房的手艺,则是描色。五房的手艺便是雕工。

    一件精品的漆器,便需要黄家五个房全数出动才可以完成。屠孟贲听了黄伯林的话不由得点了点头。这是他们家老祖为了家族同气连枝想出来的办法。

    一支支脉保存一门手艺,这样互相之间哪怕是为了利益也不得不互相扶持。就算有人起了歪心眼,也拿不到全部手艺。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一间大屋。这间大屋看起来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房檐上的青苔无声的诉说着它曾经历的沧桑。

    而在这大门前,几位年约六十的老人众星捧月的护着一位看起来八十左右穿着长衫的老人在门口等候。

    “敢问可是国防军总司令孟贲将军否?!”没等他们走近。那年纪最大的老者便朗声问道。老人的声音很是洪亮,中气十足。

    “小子得将士信任,愧添为国防军总司令。老先生便是黄老吧?!要老先生出门相迎,孟贲愧不敢当……”

    屠猛虎一个箭步走上前去,先是对着老人行了一个军礼随后搀扶住了老人恭恭敬敬。老人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对着身边的人笑着道。

    “谁说国防军孟贲总司令底蕴不丰?!据数百万大军总司令之高位,却对我一乡野匹夫不曾斜视,这气度就是读了多年书的也未必有!”

    说着,老人哈哈一笑不等屠猛虎说什么便拉着他的手道:“走!进去坐!进去坐!”

    守山犬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的进入了这座宅院,他们隐蔽的分布在四周警戒着每一分的动静。日本人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自家总司令的刺杀。

    仅仅是在帝都就发生超过八次针对于屠猛虎的刺杀。可惜的是他们大部分还没有发动就被王亚礁亲自带着四处的人直接清扫了。

    要么就是到了现场还没有动手就被守山犬察觉,直接清理掉。

    “总司令,老朽一向钦佩于总司令保家卫国抗日之举!是以,老朽冒昧的问一句:我家的漆真的对抗日有作用?!”待得众人坐定之后,老人没有任何的客套和寒暄对着屠猛虎便直接问道。

    他目光灼灼,定定的看着屠猛虎沉声道:“总司令的为人事迹,老朽耳闻为之心折。是以,只需总司令一句话老朽便将家传之秘法双手奉上觉无二话!”

    屠猛虎并没有回避黄承轩的眼神,看着老人微微一笑:“我以我的人格、我的名誉向您担保!您家里的配方绝对是对抗日有着重大贡献的!”

    说完。猛虎不等老人说什么便继续道:“但我不希望您直接给我配方,我希望的是您和您的家人可以随我一起去一趟帝都。”

    “我想让您亲眼看到您家里的漆到底是如何为国家、为抗日做贡献的!我希望您可以亲手制作这些漆,然后看着它们将那些日寇逐出我中华!”

    “好!!哈哈哈……”黄承轩暴喝一声,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凭这孟贲总司令的这句话,我老黄家卖给你了!”黄承轩大手一挥。对着身边的几个小辈道:“你们几个,回去收拾收拾随我去帝都!咱们家的手艺传下来几百年,这次是第一次用到报国之上,不可丢了我们老黄家的脸!”

    看到这几位老人皆是躬身应是,屠猛虎有些发愣。这就解决了?!他还准备了一大堆的说辞,准备劝服老人呢。

    从贾小侯的语气来看,黄家的漆的秘方对于新式战机的研发极为重要。属于不可或缺的物资。是以屠猛虎也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必须要把这配方拿下。

    现在国防军的工业已经走入了一个瓶颈,飞机的生产必然消耗大量的铝材和钢铁。因此,如果能够用木材来替代那么东三省的飞机产量将会更上一个台阶。

    而同时,这也分担了军工的压力。并这种新式战机比之虎鲨更轻、速度更快、航程更远。这将是国防军另一款优秀的补充战机。

    屠千军疑惑的看了一眼老人,当他看到老人那笑眯眯的眼神之后忽然明白了什么。这老人大概玩的是欲擒故纵吧?!

    但这也无所谓了,只要是能拿到配方那么自己陪这老人玩一次又如何呢?!

    那些黄承轩的晚辈收拾东西很快,三两下便回到了这座大屋里。在黄承轩的带领之下。随着车队直接出发前往了昆明机场。

    “总司令,你说黄家的那个眼镜儿小子是英国曼彻斯特科技大学毕业的?!”贾小侯听到了屠猛虎的描述不由得两眼放光。只要见到了人才他都是如此。

    “我可说好了啊!这小子总司令你可得紧着我们研究所,不能啥好处都给瀚海给占了!上次范旭东那家伙还一个劲儿的在我这儿显摆他手下能人多!我这也得整几个高手去……”

    为了挖人,贾小侯开始叨叨絮絮的念叨起自家总司令来了。

    而此时黄伯林也在车上悄声的和自己爷爷道:“爷爷,您这么耍总司令他会不会知道了以后生气啊?!”

    这车子是黄承轩要求让自家孙子开的,于是也就没有龙云或国防军的司机帮他们开车。而车上坐着的乘客,也仅仅是黄承轩一人。

    “哼!朽木不可雕也!”黄承轩一顿拐杖,对着自家孙子便道:“要说到做漆,你小子算是有所成了。可要说到行事,你小子现在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你以为爷爷老糊涂了看不出来你范爷爷真的是在为国防军做事?!你以为你爷爷老糊涂了不知道那位贾总工程师是国防军内部的要人?!老头子我一早就看出来了!”

    这下黄伯林有些疑惑了,他可是记得之前自己也觉得龙云他们不像是来抢配方的。应该真是为国做贡献。可当时自家爷爷却一口咬死了他们就是来抢配方的。

    把这两人骂了个狗血淋头不止,还得让他们找来这位猛虎总司令才肯交出配方。怎么现在爷爷又说早看出来他们是真为抗日着想了?!

    “笨蛋!你看看那位贾总工程师,此人虽然看起来有些木纳可一提到漆他就两眼放光。说明此人不善言辞,却是做事儿的人。应该是国防军里做武器装备的。就算不是也是做手艺的。”

    老头儿风风雨雨几十年,从清末一直到现在抗日见过的人可谓是多若过江之鲫。那一双老眼,毒的不能再毒了。老话说“人老精,鬼老灵”不是没有来由。

    “龙云,要是换了他的云南王的时候我老头儿二话不说把配方送上带着咱们全家远走高飞!惹不起咱们躲得起。”说着,老头儿叹了口气:“这世道乱哪……”

    “爷爷,您不是说打死都不给吗?!”孙子更疑惑了,老头儿拿着拐杖一下子就打了过去。

    “笨蛋!配方能有人重要?!人才是咱们家安身立命的根本,要是他们知道了配方你觉着没拿到他们能放了我们?!”黄承轩脸色铁青的道:“当时你爷爷我都做好了留下来周旋的准备了。你们走了我才给他配方。这是保住咱们家最后的机会。”

    “可我试探着说了一通,这龙云竟然就走了。我便知道,他们说的是真话了!这方子,肯定和国防军有大关系!”黄承轩得意的哼了哼滇曲,对着孙儿道:“所以啊~我再怎么说他们、再怎么骂他们。龙云和那贾总工程师都不会拿我老头子怎么样!明白了么?!这是他们国防军的规矩!”

    “这么干能有啥用啊?!”黄伯林更加不明白了。自己爷爷这么干能有什么好处?!黄承轩则是差点儿被自己的孙子给气晕过去。

    他忽然觉着自家这孙儿在大上海干不下去太正常了,这小子能活着回到云南没被人当添头给卖了那都是祖宗保佑啊!

    “你脑子装的是石头么?!我这么干还不是为了咱们家?!”老家伙终究是气不过,把事情掰开揉碎了对自己孙儿说。

    “你想想,要是咱们痛痛快快的把配方交出来我们能见到总司令么?!更别说总司令亲自来咱家拜访了!”黄老头儿吹胡子瞪眼的对着孙子道:“你小子读了那么多年洋文,就算白学了?!你愿意老头子我还不愿意呢!”

    “你足足的花了家里三千多块大洋了,才学成回来。就改了个配方你就算是完成任务了?!你这是猪脑子啊?!”黄承轩顿着拐杖气呼呼的道:“你学的这些,得用到刀刃上!”

    “从前那些不是军阀。就是吸人血的。你不干也好,我也不想你多掺和。可这回是利国利民流芳千古的事儿,要你不干就对不起祖宗了!”

    黄承轩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自己的孙儿语重心长的道:“你在总司令面前露脸了。再怎么样也没人敢为难你。咱的秘方都知道是总司令亲自来请的,这才是咱们家给秘方的重点!明白么?!”

    黄伯林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老头儿这一番的解释,他总算是明白了。

    “爷爷,您这是拿架子是吧?!我明白了。”黄伯林的一句话再次让老头儿差点气晕。缓了一会儿气才对着孙儿道。

    “这不是拿架子,这是给咱家争取最大的利益。”顿了顿。老头儿对着孙子道:“几百年传下来的方子,咱不能说给就这么给了吧?!”

    “虽说这是国仇家难咱该给,但为自己争取一些也是应该的。咱不要多,要的就是能靠着自己的本事挣一口饭吃。再说了,我们老黄家别的不敢说这漆器行里谁敢说就比我们老黄家强出去多少的?!”

    说着,老头儿忽然沉默了下来。黄伯林有些不明就里,看着后视镜对爷爷问道:“爷爷,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劲儿么?!”

    “伯林,记住爷爷的话!以后不要轻易的学爷爷玩这手,爷爷这是号准了国防军和那位猛虎总司令的脉才敢这么大动干戈。若是换了南京国府……”

    “若是换了南京国府,这老头儿和他整个家都得被平了!”守山犬的分队长梁潮对着自家总司令哼道:“这老头儿,是在玩火儿!”

    屠猛虎倒是不介意的呵呵笑了,刚开始或许还不知道。但事后回过味来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他也看出来这老头儿不是不想拿出配方。这是要借他来抬自己呢!

    抬一抬屠猛虎倒是不介意的,毕竟要的是人家祖传的方子。肯拿出来就已经是不错了,借个肩膀给他们抬一下却又如何?!

    “老梁,这方子值得我借一个肩膀。因为咱们的飞机,值得我去给他老黄家抬一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