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埋钉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二十五点纲领》,是1920年2月在慕尼黑霍夭勃劳豪斯啤酒店大厅举行群众集会,希特勒在会卜发表演说,提出包括政治、经济、军事科交、民族关系、文化教育和社会福利等方面内容的一份政治纲领。

    这其中包括了,‘大德意志主义‘、‘复仇主义‘、‘生存空间‘、‘民族沙文主义‘和‘种族主义‘等各种思想。而这也形成了纳粹最初的政治诉求,并吸引了一大部分人加入纳粹。

    屠千军看似认真的听着小胡子的讲话,甚至还拿出本子来将一些话记录下来。偶尔会对着小胡子点头轻声道:“是的,我赞同您的话。”或是“您说的很有道理。”

    这并非敷衍,事实上这《二十五条纲领》即使是放到后世也不是所有都没有道理。比如第一条,要求基于民族自决的权利,所有德意志人联合为“大德意志国”。换过来就等同于要求所有的中国人统一组成大中华圈子的国家。

    而第十五条要求全面发展社会养老保障、第二十条国家必须考虑彻底重建教育体系,这两条甚至到了后世都是中国国内争论和抨击的对象。

    而小胡子显然很满意于屠千军的表现,任何演讲者得到这种记录、赞同并认真聆听的听讲者都会极为满意。

    “……基本上,我们的行政纲领便是如此。”好一会儿了小胡子才宣讲完毕,而后端起了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对着屠千军沉声道。

    “但我们要实现我们的政治纲领,就必须要获得政权。这也是我们正在努力的,现在我们的党已经成为了国会的第一大党派,但这并不足以让我们掌握政权。民众们的态度很是重要……”

    屠千军暗笑,他知道小胡子先生所说的“民众”可不是什么德国民众。而是容克们的态度,历史上小胡子的第一次上位也是因为容克们的态度转变所达成的。

    “普鲁士统治德国,容克统治普鲁士!”这并非是一句空话套话,而是事实存在的!至少在现在。如果没有容克们的同意,谁也无法染指德国最高权力的位置!

    兴登堡就是这种力量的表现,容克们信任兴登堡!是以他即使八十多岁了,依然能够安稳的坐在总统的位置上。无人能够撼动!

    如果不是担心英法等国的强烈反应。容克们说不准直接将德皇家族迎接回来了!即使现在无法将德皇威廉二世迎接回来,可容克们依然保持着对威廉二世谨慎的尊敬。

    “民众们的支持很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保证总统的支持。”屠千军笑着对小胡子轻声道:“兴登堡总统的持续当选,已经说明了民众对于他的信任。而获得总统的信任无疑是党的当务之急。”

    小胡子楞了一下,随即佩服的望向了屠千军。他又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屠千军话里的意思。屠千军这是告诉他,与其费心费力的去说动那些容克们不如说动一个他们信任的人。

    谁是容克们信任的人?!毫无疑问。是现在担任总统的兴登堡!这位老人本身就是容克贵族,而是属于是死忠的保皇派!这很符合容克们的心态和想法。

    “总统似乎并不喜欢我们……”小胡子苦笑的向着屠千军沉声道:“我们尝试过和总统进行一些沟通,但他似乎并不赞成我们的某些主张。”

    的确,兴登堡一直就很不喜欢纳粹。也不喜欢小胡子本人,背地里没少叫希特勒“奥地利的下士”。

    如果不是他的儿子奥斯卡.冯兴登堡、库尔特.冯施莱谢尔中将和弗朗茨.冯帕彭等右翼份子力荐,和容克们的默认他不会任命小胡子为总理。

    “我或许可以帮上些忙,但主要的还是得依靠你们自己……”屠千军矜持的对着小胡子笑了笑轻声道:“兴登堡总统出身于军人,相信他会对军队有些兴趣。或许我们可以可以从这里入手……”

    说着。屠千军忽然顿了顿对着这位强人轻声道:“但我想知道的是,您对于赤色和苏联怎么看?!或者说,您打算如何与他们相处?!”

    听到赤色和苏联。这位强人的脸色数变!眼中闪出一丝的厉色,对着屠千军沉声道:“我毫不掩饰的告诉您,我讨厌那些该死的赤色!如果可以,我甚至愿意把它们全部杀掉!这群混蛋!如果不是他们和犹太人德国又怎么会战败?!这群该死的私生子!他们在德意志的背后捅了一刀!!”

    屠千军闻言一笑,对着有些激动的小胡子便轻声道:“是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红色北极熊。您应该是知道的,我甚至和他们打过两仗!”

    屠千军的话,让小胡子的脸色缓和了下来。而接下来军子的话,却让小胡子陷入了沉思中。

    “那么,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击败那只红色巨熊?!”军子顿了顿对着小胡子便笑着道:“或者说。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遏制那只红色巨熊?!”

    “这只红色巨熊的胃口实在太过贪婪了,他不止一次的将他的爪子伸到了德意志来。我也曾经是他的攻击目标,如果我们不遏制住他那么会造成什么样的麻烦显然我们是不得而知的。”

    屠千军的话让小胡子陷入了沉思中,军子顿了顿接着道:“而且,从现在的情势来看抵制赤色必然会让英美等国对德政策变得宽松。赤色和资本主义天生就是不可共存的天敌,如果能够打击赤色。相信他们在对德政策上会有所松动。想必兴登堡总统也会支持的……”

    军子的话显然让小胡子有着极大的兴趣,他抬起头看着军子沉声道:“那么,将军你有什么看法呢?!以现在的情况,如果我们贸然发动会引起民众的不安。”

    此时的德国,德共的势力很大!此时德共还是合法组织,甚至他们的主席台尔曼还是魏玛共和国国会成员!1932年的时候还曾作为兴登堡的主要对手而竞选总统,要动这样一个政党显然是不容易的。

    “坚固的堡垒总是最先从内部开始被攻破……”军子笑了笑,对着小胡子便轻声道:“斯大林曾经驱逐了一个和列宁一起创立苏联,甚至创立了红军的元老。而列宁的遗孀克鲁普斯卡娅也曾反对于他……”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小胡子哪里还不明白屠千军想说什么?!他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思考了一下沉声道:“我们应当如何获得他的信任?!毕竟我们的政治纲领不一样呐……”

    屠千军呵呵一笑,站起来对着小胡子便沉声道:“相对于政治纲领来说,我觉得这位先生会更在意苏联的走向。在德国,也有这位先生的支持者。如果可以的话,那么暂时接触。在有需要的时候,我相信这位先生会考虑自己的立场的……”

    小胡子如何不明白,其实这也是军子要和他说的。政治纲领什么的,一部分可用而一部分则是弹性的。全照着政治纲领去做?!那样的人成为不了政治家,政治是利益、矛盾和平衡的结合体。这三样的考虑,才是政治的根本。

    其余的……那不过是其余的。虽然原则是不能变的,但小方向的调整或者暂时性的合作却是可能的。不然二战何以美国与苏联一起参战打德国?!中美何以曾有蜜月期?!

    “呵呵……兴登堡总统那里,我尽量帮忙。但您要知道,我毕竟不是德国人,能做到的有限。”埋下的钉子,军子便笑呵呵的对着这位历史强人轻声道:“在我看来,保障住民众的利益这是吸引他们的根本。布吕宁先生在现在似乎已经消磨了民众的信心,或许您可以考虑从这方面入手……”

    小胡子心神领会,双方心照不宣的站起来握了一下手!而屠千军则是拥抱了一下小胡子,并趁着这个时候在小胡子耳边轻声道:“冲锋队提倡把主要工业企业国有化,扩大工人的控制权,没收容克的田产然后再分配等,这些是您和容克最为重要的鸿沟。您应该想办法填平它……”

    说完,屠千军松开了小胡子就像是什么也没有说过一样。而小胡子也知道,屠千军的这些话总归不好明着说,于是也装成了没事人一般笑着松开了屠千军的手。

    但他究竟怎么想的,那么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随后,纳粹为屠千军的到来举行了就会!席间的谈笑自然没有什么重要的话题,酒会到了大约晚上八点多才缓缓结束。

    屠千军在纳粹众人的欢送下踏上了汽车离开了这处纳粹的总部,小胡子破天荒的在门口目视着屠千军汽车的离开。

    看着那离开的汽车尾灯,小胡子用只有他和他身边的戈培尔能够听到的声音轻轻的道:“戈培尔,你的看法是正确的。这位猛虎的确有着我们必须研究之处,他的话给我很大的启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