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 抗洪——献给九八那年为国奋战在各地的战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将士们顿时给屠千军骂傻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高台上的屠千军。但他们的腰杆却依然打的笔直!看着这些将士们,屠千军缓了缓自己的语气。他这时候才想起这支部队可不是后世自己的那只在洪灾、地震前怒吼向前的队伍!

    “告诉我,咱们国防军成立为的是什么?!”屠千军对着下面的将士们沉声道,而听得军子的话这些个打直了腰杆的将士们眼中发出一种炽热的光!齐声高声吼道!

    “苦练本领!保家卫国!!”

    “没错!咱国防军成立,为的就是保家卫国!”屠千军顿了顿,对着自己麾下的这些将士们沉声道:“咱们国防军打老毛子,为的是什么?!是因为他们要抢咱们祖宗给咱留下的地!咱们国防军打鬼子为的是什么?!是因为这群矬子要霸占咱们东三省!”

    “咱们国防军,存在的目的就是告诉那些想骑在咱头上拉屎撒尿的杂碎们!有我们国防军这群爷们在,他们趁早死了这份心!”顿了顿,屠千军看着这些脸色已经涨红了的将士们沉声道:“咱没给祖宗丢脸!咱用拳头枪炮告诉那些杂碎,咱都是群带把的爷们!!”

    这些话,提气!站在了操场上的国防军将士猛的眼眶变得赤红!那笔挺的如同标枪般的身姿,如丛林般耸立在操场上!一片的肃杀,从他们的身上缓缓的弥漫开来!

    “但,这不够!”屠千军看着这些将士们,沉声道:“咱们国防军难道只能是打仗?!只会打仗?!不行!在我看来,我们国防军不仅仅要会打仗!我们还要知道,咱们这些人全都是从老百姓里来的!”

    说着,屠千军顿了顿看着下面的将士们沉声道:“保家卫国!我们仅仅做到了卫国,但还没有做到保家!我们国防军保的是什么家?!是老百姓的家!是这东北大地上所有老百姓的家!”

    看着下面的将士们,屠千军沉声道:“所以,我让你们进关去!去救济那些受灾了的百姓们。去把那些活不下的老百姓们接回来。我希望你们知道,咱们国防军!不仅仅是要卫国!更要学会保家!”

    说到这里,下面的将士们有些聪明的开始明白了屠千军要说什么了。他们很大一部分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或许老一辈的是闯关东过来的。但他们自己本身就是在这片黑土地上长大的。

    是以。他们自然是知道最近的大雨不正常!历史上,松huā江从来没有少过洪水的光顾,1909、1911、1914、1929这几个年份都有山洪的爆发!

    每次爆发,都会导致大片的农田被淹没。无数的百姓们流离失所,甚至铁路、公路的大面积损毁!没了家的老百姓们卖儿卖女,布满了哈尔滨等城市的大街小巷……

    “你们是我的弟兄,是随着我南征北战杀敌报国的勇士!”屠千军看着麾下的这些将士们。沉声道:“这次,我们所面临的敌人不是老毛子,也不是那些矬子!是洪水!!”

    看着这些麾下朝气蓬勃的将士们,屠千军缓了缓自己的语气沉声道:“但,我不管他是人还是洪水!总之来了,我们就得把他们挡在外面!狂风暴雨也好!地震冰雹也罢!你们都随着我上!挡住他!”

    “这次,我们的阵地是大坝!这次!我们的敌人就是洪水!!国防军,遇敌怎么办?!”

    “国防军!遇敌杀!杀!杀!!”被淤积的那股肃杀之气。猛然间迸发了出来!听着这声震山野的怒吼,屠千军肃然的向着这些将士们行了一个军礼!

    “现在出发!记住,别给咱国防军丢人!!战死在大坝上。也不能让洪水破堤!!出发!!”

    随着屠千军的一声令下,两个师的将士们“哗啦~跺!”的一个立正,而后在自己的直属长官的带领下缓缓的登上了列车。

    “轰隆隆……”雷声响起!倾盆大雨再次哗啦啦的倾泻在大地上,看着这倾盆而下的大雨屠千军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如果大雨继续下,那么那些堤坝到底还能够支撑多久……

    一夜之间!整个国防军的千军万马如猛兽般活了过来,在各部军车、战马和火车的运输之下向着呼兰、巴彦、讷河、泰来、绥化、龙江、肇州……等等沿江堤坝快速前进!

    而另一部分,则向着内蒙那文旗、巴彦旗、莫力达瓦旗、阿荣旗、布特哈左旗、布特哈右旗……等地区赶去!东三省兵工厂紧急加工出来的钢架、原型空心钢柱等在列车、汽车的运输之下向着各地开去!同时,各种物资也在不断的集结!

    1932年7月,在漂泊大雨之下松huā江各支流水位应声暴涨!已经杀入了各处的国防军将士们沉默的带着自己的工兵铲,从奉天运来的麻袋等物资进驻了一段段的大坝!

    7月17。暴雨倾盆!雨区主要分布在嫩江流域,齐齐哈尔和昂昂溪两站的雨量分别为152.1mm和128.7mm!各部野战电台随即猛然向在哈尔滨的临时抗洪指挥部急电:河水暴涨!各处恐有洪峰之险!望下游谨慎之!

    呼兰县“本年七月十七日起,连降大雨,江河诸水同时暴涨,恐致成水患”。讷河县“七月十八日起大雨如注,旬日不晴!江河水突涨而起。恐为祸下游……”

    屠千军在自己的临时指挥部内看着数份发来的电报脸色阴沉的怕人,他将这些电文缓缓的放下对着身边的尚迪南沉声道:“告诉他们,现在就是战争!敌人就是洪水!转移百姓!坚守堤坝!懈怠者!国防军除名!移送军事法庭!!”

    “是!!”尚迪南赤红着眼睛,高吼了一声!随即冲下去传达命令去了。

    哈尔滨市,甩弯子地段。这里已经加固了数次的大坝,甚至大坝顶上已然被沙袋、钢柱固定!一群身穿着国防军军装的将士们在这大雨中昂然耸立!如同那不败的青松!

    第一军团第二军四师十团团长谭俊驰拿着手上的电报在哗啦啦的大雨声中对着那些站在倾盆大雨中依然巍然不动的将士们怒吼道。

    “总司令给我们来电报了!他说的明白,这次咱们是在打仗!干的是洪水!”这位老第一军出身的团长对着麾下的将士们便怒吼道:“总司令说的明白!干不好的,全从咱国防军里除名!!老子一路打仗下来,搞死了老毛子!搞死了小戳子!从来就没丢过人!你们这帮王八犊子别给老子丢人!全跟老子上大坝去!眼睛擦亮了!情况不对马上回报!!解散!”

    “是!!”大雨中的将士们猛的一个立正大声应道,随后分成了一个个的小组在大堤上巡视了起来!这时候谭俊驰对着身边的参谋长沈嘉志便道:“怎么样?!下面的屯子搬走了多少人?!”

    一直不吭声的沈嘉志苦笑了一下,对着谭俊驰便道:“大多数人都搬走了。可还有几户就是不肯走!他们说得守着他们的地,地里的粮食还没收成呢……”

    谭俊驰闻言猛的便蹦了起来,对着沈嘉志便是劈头盖脸的一阵怒骂:“我说你怎么搞的?!这洪峰都快要来了,你人还没撤离干净?!要是洪峰来了堤坝破了怎么办?!赶紧给我赶人去!!”

    沈嘉志被谭俊驰骂得无奈苦笑。摇着头对着谭俊驰便道:“团长,不是咱不卖力劝哪!可他就是不肯走我们能有啥子办法?!总不能把人压着走吧?!咱毕竟不是那些混帐军阀哪……”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国防军将自己和关内的那些个军阀们刻意的分离开了来。任何时候,那些军阀成为国防军上级教育下属、下属汇报上级的反面教材。

    当然,他们也不把自己和南京国府的〖中〗央军混在一起。在骄傲的近乎固执的国防军们看来,那群在济南城里都被打了都不敢还手、在上海被〖日〗本人揍的委屈求和国府,他们可不看在眼里。

    谭俊驰叫自己的参谋长说的一阵郁闷。是啊!自己又不是那些军阀。还能把人给绑出来不成?!憋了好一会儿,谭俊驰才对着沈嘉志气哼哼的道:“行了!那让弟兄们留点儿心,要是发现了不成了赶紧把人抢出来!命保不住那啥都是假的!”

    沈嘉志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而谭俊驰正想再说点儿什么的时候,一个连长脸色紧张的跑到了谭俊驰的面前呼哧呼哧的道:“报告!团长,前面一里处水文不对!我让人去检查了大坝后面似乎有暗涌!!”

    “在哪里?!马上带我去!”谭俊驰猛的脸色一变,随即便向着那连长指的地方跑去!“老沈!这里你指挥一下,有什么问题让人过来和我说!”

    说着。谭俊驰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沈嘉志苦笑了一下,自己的这位搭档向来就是个火烧火燎的性子,这性子估计是改不了了!

    谭俊驰跟自己的那位连长一路狂奔。冲到了大坝下面果然看见了坝基上流出了一条条的细流,这水流正在逐渐的带走那些大坝上的泥土!

    谭俊驰猛的脸色一沉,对着这连长便沉声道:“让人过来先把这里堵上!你看着,其余人跟我上坝!”说着,也不等这连长反应过来便急奔上了大坝!

    奔上大堤以后,谭俊驰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们每隔三十米左右就会设立一个观测点,而观测点则是会在堤坝上插上一根稻草做上记号标记水位!

    现在这水位明显的已经超过了刚才坐下记号的点两公分左右!可还没等谭俊驰开骂,沈嘉志便匆匆的跑到了他的身边沉声道:“老谭!出事了!刚刚收到上游的电报,洪峰已经形成!正向着我们这里冲来!我已经吩咐弟兄们加固大堤了!你赶紧回去指挥!”

    洪峰!!谭俊驰猛的脸色数变,拔腿便向着自己的指挥部跑去!沈嘉志则是紧随其后。到了司令部以后谭俊驰向那些待命的传令兵们怒吼道。

    “通知下!每个连分出十个人专门检查大堤的管涌、泡泉情况!发现不对立即汇报,当场抢修!其余每班15米按顺序向前排,到大堤后面的玉米地里取土在堤顶垒起一米高一米五宽的子堤!!马上行动!”

    “是!!”传令兵们高声应喝道,随后转身冲下去传递命令去了!

    就在谭俊驰他们忙碌的时候,上游的嫩江发生第一次洪峰!其干流同盟洪峰水位170.36米、洪峰流量8300立方米每秒;江桥洪峰水位140.71米、洪峰流量7480立方米每秒!

    刚刚建起的子堤根本顶不住这汹涌而来的江水!那抵住了不断上涨江水的沙袋在攀升的水位下摇摇欲坠,而那些驻守堤坝的将士们则是赤红着眼睛怒吼着将一个个沙袋运上了大坝试图加固!

    “报告!!下方出现了管涌!!”一个泥猴似的汉子猛的冲到了另一个比他好不了多少的高壮军人面前。大声道:“我已经让人前去排除。可营长!这样下去不成啊!咱们人手不够……”

    “不够也得给老子顶住!!”这泥猴子一般的军人眼中闪过一丝炽热的光芒,对着自己的下属便吼道:“咱退一步!就是东北老家!!总司令说了,这大堤就是咱的阵地!我国防军的人从来就没有逃跑的!就是死,也得跟老子一起死在大堤上!”

    说着。这汉子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冲到了大堤下扛起两个沙袋便向着大堤跑去!而刚才跟他说话的那将士不再吭气,他咬着牙一口气抱起了两代沙袋毅然的也冲上了大坝!

    这样的情景,不停的在各处洪峰所经过的堤坝上上演!这些国防军的将士们在阵地上和〖日〗本人厮杀过,和老毛子厮杀过!但他们从来没有试过和洪水厮杀!

    他们到来之前,接受的不过是仅有的一点抗洪知识。他们对洪水为数不多的了解,便是要加固堤坝、堵上管涌!

    “轰隆隆……”雷声不断的响起,大雨倾盆而下!大堤上的将士们尽管奋力的在试图堵住洪峰。但渐渐的水还是没过了他们修建的子堤!

    这时候!一辆辆的汽车随着“呜~呜……”的轰鸣声终于赶到,那泥猴一般的汉子猛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对着那汽车用尽了力气吼道:“汽车不能上来,坝已经渗水了!会被车压垮的都退下去!!”

    那汽车听到了吼声,全都停下来了!随后,便听见有人高吼:“下车!!跑步前进!领取麻袋装土,帮忙!!上!!”

    无数的将士们“哗啦啦~~”的从车上一跃而下,他们身上都带着折叠工兵铲!一口气抱起了一堆的麻袋便向着那泥猴一般的汉子身边冲去!

    冲到了那汉子身边后,他们二话不说便抄起身上的工兵铲一铲一铲的向着麻袋里装土!刚刚装满便有将士一把扛起。冲向了那摇摇欲坠的大堤!

    这时候!刚刚想着喘口气的泥猴眼尖的的看到了大堤顶端似乎正在缓缓的开裂,猛的这泥猴呲目欲裂!对着身边的弟兄便高吼一声:“大堤要裂了!跟我上!!”

    说完,猛的便向着大堤奔杀而去!当他刚刚冲上了大堤的时候。那开裂的缺口“卡嚓~”一下被上涨的洪峰冲开了!一下子那洪水便倒灌了进来!

    “吼!!”这泥猴怒吼一声,抱住一块木板便猛的扑上了缺。!而他身边的将士们则一把拉住了他,更多的弟兄毫不犹豫的用身体堵住了那缺。!任由洪水在他们身上拍打,却没有人退后一步!!

    那些在下面装土的将士眼都红了!那些是他们的弟兄啊!随着他们一起南北厮杀的弟兄!但现在洪峰杀来,堤坝已经破了!他们不用胸膛挡住却又能如何?!

    “国防军!遇敌杀!杀!杀!!”不知道是谁先吼了起来,所有人顿时跟着高声怒吼!他们怒吼着,擦着眼角边上流下的汗与泪然后奋力的扛起沙袋不断的向着大堤冲去!

    这样的一幕,不断的在各个堤坝上上演着。无数的国防军将士们怒吼着扑上堤坝,他们有人用胸膛抵住洪水!有人奋力的扛着沙袋扑上大堤!

    有人在堤坝下把自己的军装泡成了一团泥,便是为了堵住那管涌和泡泉……

    无垠的洪水。淹没了城镇、村庄、道路,吞噬着生命,水面上漂着牲畜的尸体,露出水面的树枝上缠绕着逃命的蛇……

    一支由陆军、海军、空军等国防军将士组成的大军穿梭在雨中,他们扛着沙石奔跑堵漏,在水中;肩并肩筑起人墙打桩护堤;泥泞中摔倒爬起。他们堵在了破缺的堤坝前,构筑一道迷彩长城……

    鲜血、雨水、汗水、泥泞搅拌的迷彩,彰显着这支队伍的军魂。超体力、超负荷的劳动,他们不知道自己能够支撑多久,但他们依然在奋力的撑下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