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光辉的印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七月二十三日,大雨倾盆!松花江各条支流河水瞬间暴涨,不过已经有了第一次洪峰经验的国防军将士们没有了开始的紧张,所有人的有条不紊的将一个个的沙袋运上了大堤不断的加固、垫高!

    另有补充过来的将士们在四处巡查管涌、泡泉,麻袋、大布袋一堆堆的被运送到了堤坝后面,战士们不停的装填泥土然后将这些沙袋运上大坝去!

    一些裂开的缺口,则是有着一大群的国防军将士们挽着手赤红着眼睛怒吼着抵抗着一次又一次的巨浪!而他们身后,一大群的国防军战士们则是不停的在打桩、填沙袋!

    这一幕,在各处洪峰所经过的堤坝上不断的在发生。除去一些穿着国防军军装的战士们之外,也隐约可见一些穿着普通粗布衣裳的汉子们在帮忙垒堤!

    大雨中,阿班冷的有些瑟瑟发抖。他们嘴唇泛白的看着那些在雨中怒吼着扛着沙袋不断扑向大堤的国防军,心中升起了丝丝的敬意!

    阿班一路来到了呼兰县,在这里他看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同胞。如果不是这个人用着英语和他打招呼,他恐怕无法置信可以在这样的场面见到自己的同胞。

    “哈喽~阿班!我的朋友!你来到这里是要找什么人吗?!”阿班听着这强调熟悉的美式英文差点儿眼珠子都掉下来了,他定睛一看!却是一个满身泥泞的高大身影在自己身前不远处咧嘴笑着。

    “哦~我的朋友!原谅我不能和你握手了,我现在全身的泥泞就像是从泥坑里跑出来的那些猪~”这浑身泥泞的汉子哈哈的自嘲一笑,对着阿班便道:“我能帮你什么忙吗?!难得在这样的地方见到一个美国同胞呢!”

    阿班有些不可思议的望向这汉子,高声道:“上帝!您……您是艾森豪威尔中校吗?!上帝!我简直认不出您了!您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艾森豪威尔成为了屠千军这里的教官之后,美国陆军便将他的军衔提到了中校。1920年开始艾森豪威尔的军衔便是少校,这时候也应该提一下了。

    “哈哈……我的学员们来了,所以我就来了!”艾森豪威尔毫不介意的哈哈一笑!他和阿班倒是认识的,不过交往不深。但在这样的场合难得碰到一个同胞,艾森豪威尔自然不吝啬表达自己的善意。

    “我猜你是要找那位猛虎吧~”艾森豪威尔对着阿班调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呵呵一笑对着边上一个一口气扛起四个沙袋满身脏兮兮的壮汉道:“诺!那便是我们的总司令,不过他现在肯定没有时间接受你的采访。”

    便在这个时候,那扛上了四个沙袋看不清容貌的汉子对着艾森豪威尔便叫道:“艾克!你要是再不来,那我可就算你输了!回去你要请整个学院大喝一顿!”

    “哦~我说屠!别这样!你知道我的薪水不多。要是这么来一次我的老婆孩子谁养啊?!”艾森豪威尔哭丧着脸,跑过去扛起一个沙袋便呼哧呼哧的向着大坝跑去。

    “哈哈……艾克!别以为我不知道美国陆军还会给你外派补贴金!”扛着四个沙袋的汉子哈哈一笑,健步如飞!对着艾森豪威尔便道:“你可是绅士哪!不能耍无赖!哈哈……”

    艾森豪威尔只能是哭丧着脸扛着沙袋和这汉子一起跑上了大堤。而此时的阿班简直不敢相信这便是他所认识的那位猛虎!

    阿班熟悉的屠千军,经常性穿着合体而威严的军装!肃然而略显冷漠,对于军容、军姿的要求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因为他曾经看过屠千军在训练部队军容军姿的时候,竟然每一步都要一模一样!甚至,皮鞋上挂着砖头来练习!

    这种严苛。是阿班不曾在其他部队内见到过的。其实阿班不知道,这是上辈子屠千军习惯的军容军姿的后遗症。他完全忍受不了这一世看到的那些狗屎一样的军容军姿,于是从老四营时代开始他对军容军姿的要求就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

    三人成行、两人成列,正步走、齐步走。屠千军完全是以后世军队的军容军姿要求来训练部队,加上对军容军姿要求严格的铁锤潘兴的欣赏,是以阿班一直以为屠千军是个严肃的军人典范。

    可这一刻的屠千军,完全的颠覆了他的看法!此时的屠千军满身的泥泞,却毫不介意的扛着沙袋大声说笑!并健步如飞的跑上了大堤。将沙袋堆在了堤坝上!

    这里的气氛并没有阿班在其他的堤坝上看到的那么的紧张,但这些动作完成起来却如行云流水一般的流畅!所有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除去作为总司令的屠千军偶尔说上几句话之外。没有人多说什么。大家都在忙碌着将子堤建好!

    这时候,也是一脸泥水的尚迪南急匆匆的跑到了屠千军的身边沉声道:“总司令,上游发来电报!新的洪峰已经冲下来了!让我们尽快防备!”

    而听得这话的屠千军猛的瞳孔一缩,对着将士们便怒吼道:“弟兄们!加把劲儿!赶紧在子堤后面加固!洪峰已经下来了!”

    “是!!”所有人大声应喝道,手上的动作在不断的加快!可洪峰到来的速度实在太快,才刚刚拿到电报不久那“隆~隆~隆……”的洪水奔腾之声已然传来!

    众人远远的看去,那浪头甚至已经要和整个新建的子堤持平了!也就是说,只需一个浪花下来,这个摇摇欲坠的临时子堤就很肯能直接被冲垮!

    而在这堤坝的后面,则是一晌晌的好地啊!这时候洪水已经近了。可众人的装填速度显然是跟不上水流的速度的!怎么办?!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里都凉了半截!

    “轰隆隆……”随着洪水猛的奔腾而下,众人的脸色随即凝重了起来!但见那山洪带着万马奔腾之势狂奔而来!

    “所有人坚守堤坝!艾克,你带人下去检查管涌!尚迪南,你立即致电下游!洪峰汇集,已经超过了一米五的堤坝!让他们加高子堤!!”

    “是!!”艾森豪威尔和尚迪南同时应道。随后带着人便分头跑了下去!屠千军这时候猛的便向着堤坝下跑去!他脸色铁青的扛起了几根钢管冲上了堤坝。对着将士们便吼道:“加固!!”

    “是!!”留在堤坝上的将士们赶紧将这些钢管卸下,一根根的敲进了堤坝内!一块块的木板被填了上去!

    沙袋随后也在加填,便在此时!轰隆隆的洪水终于撞上了堤坝!

    “喀拉……”一声脆响!垫在沙袋后面的木板竟然开裂了!一丝丝的水流开始顺着这裂缝缓缓的渗入!那涓涓溪流在不断暴涨的河水中逐渐扩大!站在堤坝上的国防军的战士们心中猛的一凉!堤坝要破了!

    而便在此时一辆坦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嗒嗒嗒……”的开上了大坝!众人愕然的看着这辆坦克就这么被开到了缺口上,此时一个汉子从车上伸出头来怒吼道:“给老子一根绳子!!快!!”

    听着这男子的话众人没有多想。赶紧将一根麻绳丢到了这汉子的手里!而这汉子拿到了麻绳顺势在自己的腰上缠绕了几圈,怒吼一声!开着坦克便冲向了那已经开裂的缺口!

    “轰隆隆……”一声雷响!这坦克猛的便一头扎进了水中,而那驾驶坦克的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坦克中跳出来,抓着绳子便吼道:“瘪犊子玩意儿!快把老子拉上去啊!!”

    这时候目瞪口呆的众人才七手八脚的将这汉子拉了上来,这汉子上来后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粗气,看着那渗水渐渐减缓的子堤松了口气。

    这时候扛着四袋沙袋冲上堤坝的屠千军脸色骤然变冷,他将手上的沙袋放下。对着那绑着绳子满身泥巴的汉子便喊道:“朱忠!!”

    那开着坦克便冲入洪流的便是在战场上被艾森豪威尔亲口夸过的朱忠!这汉子听自家的总司令的声音。立即一个肃然的立正大声应道:“到!!”

    这时候朱忠才想起来,自己可是把坦克直接丢堤坝上了!刚才情况危机,大家来不及多想。可这时候朱忠心疼了,国防军的装甲兵本来就没有多少坦克!这丢了一辆就少一辆啊!

    而且,那辆坦克本来就是属于他的!这下丢了,还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呢……

    “你个混帐犊子!谁让你开着坦克冲堤坝的?!你***不会开到边上叫大伙儿推下去啊?!”屠千军的一阵怒吼,让朱忠愣住了!不是在骂自己把坦克开下堤坝的事情吗?!

    “司令……我把坦克丢了……”朱忠楞了一会儿,有些哽咽的对着屠千军颤声道。这坦克。可是跟着朱忠一路训练、从战场上厮杀下来的啊!

    屠千军看着这七尺高的汉子竟然眼眶红了,不由得叹了口气。拍着他的肩膀沉声道:“坦克没了,咱再买就是!你们才是我们国防军的基石。要是你们没了咱东三省的老百姓谁来保?!我让你们不怕死,不是让你们去送死!打仗都得讲策略,多动动脑子!!”

    “是!!”朱忠对着屠千军猛的一个立正,便大声应道!

    “你现在带着坦克营的弟兄们马上去,把坦克开上来!”屠千军拍了一下朱忠的肩膀沉声道:“小心点儿,别压垮了大坝!”

    “是!”朱忠大声应喝,大吼了几个名字随后便带着他们一起冲下了堤坝“呜~”的一声将滞留在大坝下的坦克发动起来!没一会儿,朱忠已经将坦克开上了堤坝!

    朱忠不是傻子,他们自然知道屠千军要干什么!于是他们都将坦克开到了大坝上,随后那些个国防军的将士们心神领会!喊着号子将这些坦克全都一辆辆的推下了那即将崩裂的大坝!

    这次这些坦克过来。多是为了运输一些物资。但他们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爱车也变成了抗洪物资。好几个坦克兵抹这眼泪一咬牙便将这坦克推下了洪流!

    有着七吨的坦克压阵,那些渗水的地方终于渐渐的减缓。而将自己的坦克推下了洪流的坦克兵们来不及为自己的战车哀悼,便咬着牙扛起沙袋便堆上了各处渗水口!

    “我的上帝啊!!我的坦克!!屠!!你个该死的混蛋!!”刚刚从下面检查管涌赶回来的艾森豪威尔看着自己心爱的坦克就这么咕嘟咕嘟的沉入了江中,不由得赤红着眼睛对着屠千军一阵的怒吼!

    “该死的!坦克是谁开的?!这事儿是谁干的!这是个混蛋!狗娘养的私生子!我要毙了他!”激动的两眼赤红的艾森豪威尔看着那逐渐下沉的坦克心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些是他教习用的坦克啊!跟着他上过战场的啊!

    甚至激动之下,艾森豪威尔竟然用着英语在叫骂着。那些个坦克兵们被自己的指挥官这么一骂。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吧嗒吧嗒的便掉了下来。

    屠千军走到了艾森豪威尔身边沉声道:“艾克,你看看着江水!再看看后面的农田、城镇!你觉得我们有得选择么?!”

    艾森豪威尔被屠千军这么一说。顿时哑火了。好一会儿才对着屠千军闷声道:“屠,我向你道歉!刚才我太激动了,的确!这些农田和村镇更为重要!”

    说着,艾森豪威尔声音有些颤抖的道:“但。那些是我的心血啊……我和我的学生们驾驶着它们上过战场!我们并肩杀敌!我们……”

    艾森豪威尔捂住了眼睛说不下去了,跟着三炮去战场是他平生第一次在战场上战斗!而他的武器,便是那一辆辆的推入了洪流中的坦克!

    “当洪水退去的时候,我们会将这些坦克打捞起来!”屠千军看着艾森豪威尔肃然的道:“我向你保证!你和你的学员们会拥有更新型的坦克!我发誓!”

    艾森豪威尔只能是苦笑着点了点头。事情已经这样了,不相信自己又能如何呢?!此时最大的洪峰已经过去了,国防军的将士们终于可以喘口气。他们瘫坐在地上,看着那滚滚洪水心中猛的升起一股自豪!我们又顶住了一次!

    而这一切。都落入了阿班的眼中。他走进了愣愣的看着江水的朱忠,对着他沉声道:“朱,那可是你的爱车!你曾驾驶它奔赴战场,刚才你开着它冲下洪流的时候难道就没有犹豫吗?!”

    朱忠双目无神的看了一眼这个问自己话的家伙,他认识这家伙!好像叫阿班,是个什么记者。随即他望向了艾森豪威尔,后者对着他点了点头。

    他这时才向着阿班沉声道:“那会儿来不及多想了,大堤要破了后面的乡亲们可都都遭殃了!这可是上千晌的好地啊……我能多想什么?!”

    说着。朱忠站了起来!看着那已经沉没了的坦克对着阿班轻声道:“它们被买回来的时候,为的就是保护乡亲们!现在为了保护咱东三省的乡亲们堵住大坝,也算是尽到了它们的本分了……”

    听着朱忠的话。阿班若有所思的将这段话记录了下来。随后,带着崇敬的目光看着这位略显疲惫、浑身泥泞的汉子……

    其实,这样的情形在其他的地方不断的发生!在大堤塌陷和军车之间,这些国防军的将士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将自己的战车推入了洪流之中!

    要知道,这时候国防军的战车可不比后世哪!东三省所生产的也只能是有限的一些货车而已,坦克更是推一辆少一辆!

    可没有人犹豫,当大堤即将被冲破的时候那些开着汽车、坦克的国防军汉子们怒吼着将自己的战车推入了缺口中!随后,危机解除。但他们却愣愣的留着泪看着自己的伙伴就这么沉入了堤坝内……

    有一个洪峰过去了,可这场对抗洪水的战役已然没有停止。随着雨越下越大,新的洪水正在酝酿中。等待着这些将士们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战!

    在大灾发生后。《奉天日报》紧急派出了记者前往灾区采访。大量的灾区故事被刊登在了报纸上,无数的人在这些故事里潸然泪下……

    “鸡蛋的故事:事情发生在七月二十三日,洪水后的第四天,我们的军队已经到达我的家乡,在没休息的情况下直接奔赴到了离我村不足4公里的建山村去救人。

    当军人们救援完了以后准备走,发生了一件洪水中的小事——我的乡亲们把军人拉到一个还没完全倒下的房子里。军人看到的是十几碗正在冒热气的鸡蛋,阿妈说:“来把鸡蛋吃了吧。你们一天了都没吃点热东西”当时军人们的反映是,一声令下全体逃跑。

    乡亲们全部睡在了门口说:“不吃就从我身上踩过去”军人们的逃跑没有成功。半强迫式的吃下了这些鸡蛋。

    一碗鸡蛋,看着报纸的你可能不知道这鸡蛋的珍贵。危巢之下岂有完卵?这些鸡蛋是乡亲们唯一剩下的食品,他们给了我们的国防军……”

    “一份饼子:军队到我大爸村子那天。人救完了给乡亲们说:“老乡,先克服一下物资明天就来”说完留下干粮,就要走了。

    大爸问一个当兵的,那你们吃什么呀?那军人不会撒谎,说我们还有,大爸不相信摸了他的包,没任何东西了。

    军人从我大爸的委身的高地里涉水到镇上至少要一天。他们东西都给乡亲了,那就说明他们要被饿整整一天!

    大爸悄悄的给周围几个乡亲说了后,一下全村人都知道了,拿这些干粮去给军人。军人推辞,推辞再推辞。最后一句“跑步走”一溜烟全部跑了。

    乡亲们站在村口,呜咽的喊:不要跑,慢点走。

    当我找到了大爸的时候,他清楚的说明了他们是哪支部队——国防军第二军团第五军。20个被饿了一天的军人。就是第五军的军人们……”

    《纽约时报》上,阿班的报道更是牵动了各地华人乃至灾难中美国人的心。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报纸,甚至不相信上面说的是真的!但一幅幅的相片告诉他们。这位阿班记者所说的都是真的。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绝对不会相信会有军队为了救灾而不顾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也不相信有人会疯狂的为了堵住即将崩溃的大坝而开着坦克冲入洪流!”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不会相信一个掌握着数十万大军、拥有着近两百余万平方公里领地的总司令,会不顾生死的在大堤上抢险!”

    “这是一支不可思议的军队,他们做到了这颗星球上有史以来第一次的军队式抢险!从前的中国没有,从前的西方没有。无论是古罗马还是先秦时代,我们都看不到会有军队作为主要的力量用于抵抗灾害!”

    “但在这里!在满洲我看到了!在这里,他们奋力的呼号着超负荷工作!仅仅是为了保住身后的民众,用他们的话说:作为军人。一切试图要伤害民众的都是他们的敌人!而作为军人,他们要做的就是将一切的暴风雨阻挡在民众的门外!”

    “在这里,我看到了人性最为光辉的一面!这些可爱的军人们,他们怒吼着用胸膛堵住了即将崩溃的大坝!但却柔情的把自己最后一块饼干放在了灾民面前,欺骗他们自己有东西吃——实际上他们仅仅能喝到一些干净的饮用水。”

    “他们将自己的军用帐篷全部让了出来,给灾民们居住。而他们自己却在露天的大坝上忍受着蚊虫的困扰。这一切。都让我无比的震撼!”

    “最让我永远不能忘怀的是,在齐齐哈尔大堤险段上,为了堵住溃口,保卫生命线的铁路不被水淹,两百多名战士已经苦战了十几天了,衣服都被水泡烂了!出发时,由于情况紧急,他们几乎都没有带什么换洗衣服就冲到了抗洪大堤!”

    “这时,两百多名国防军战士已经顾不上许多了,干脆脱下碍事的衣服,全部**往大堤上抢运沙袋。看到这样的场面,我被深深地震撼了!这是我看到的抗洪救灾最悲壮的一幕,那情形让我永生难忘。”

    “在这里,人的灵魂在这里净化了,没有邪念没有色情没有贪欲,只有高尚和崇高。可惜当时的情形我的相机却坏了,不能拍照片。但这的确是一幅人类抗洪史上最壮美的图画!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还有一次到抗洪前线去采访,由于我认识他们的总司令。于是这个部队的团长让我对下面的将士们讲话,我看到几百名战士泡在水中,我想我能说些什么呢?我没有说话。而是一下子跳进水里,和战士们一起抗起沙袋。我觉得这是我最好的讲话,也是最强有力的现场动员。”

    “当我将这些记录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潸然泪下。我忽然明白。为什么这只军队能够击败苏联人、能够击败日本人!这种精神上的丰碑,是别的部队不能够比拟的。甚至,我敢于说!这只军队,是我所有的历史观中认识的最好的军队!没有之一!”

    “当你们看到这篇报道的时候,我已经出发前往赈灾现场了。这次不是为了报道,完全是因为我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分子!我想和他们一样,在大堤上怒吼着为了身后的民众而奋战——《纽约时报》哈雷特.阿班。记录于大水中的哈尔滨。”

    而阿班的报道发出后,更多的国际援助分沓而至!各地华人华侨有组织的向受灾的满洲进行捐助,仅北美司徒美堂的致公堂便捐赠了超过两千吨粮食、三百万美金!并由货轮运往满洲!

    这些故事,不断的让人们潸然泪下。此时,在课堂里上课的学子们坐不住了!在和学校商量之后,他们随着老师们一起走出了课堂!前往了灾区准备参与救灾!

    这时候,更坏的消息传回来!漫延的洪水将一部分的铁路和公路冲断,多数灾区成为了孤岛!救灾物资无法运送进去。学子们听闻了之后毫不犹豫的投身进了修复道路的工作中去。

    在历史上记载:哈市道里、道外十余万灾民向南岗马家沟、香坊高地潮涌而来。约5万余人在极乐寺、文庙、大直街、山街等地露宿。有无一席以避风雨者,其状惨不忍睹。此间,猩红热、麻疹等传染病流行。其势猖獗。

    但此时,有了国防军则情况完全不一样!军人们沉默的给这些灾民们搭建了临时的帐篷、板房。粮食一时送不上来,他们便拿出自己不多的粮食让炊事班煮粥给灾民们吃。

    而他们自己,则是尽量饮水而少进食。

    面对着滔天的洪水,颜正清他们也没有闲着!灾情之初,颜正清便亲赴哈尔滨市,筹备成立“哈尔滨防水委员会”。

    随后,在南岗原道胜银行设立国际救济北满水灾委员会。在颜正清的要求下,东省特别区设立的水灾非常委员会与市政筹备所设立的防水委员会合并,在市政筹备所内成立哈尔滨水灾紧急委员会。每日动员马车80辆。船40只运送各种物资前往灾区。

    洪灾发生后,内务部总长袁金铠匆匆赶来!带着各种筹备来的疫苗、药物和召集来的医务人员在哈尔滨成立“水灾紧急委员会设防疫部”。

    东三省政府在忙碌,道观里一直没有吭声的葛月潭忽然召集了信徒!宣布要组织义捐,随后更是将自己的画作、字帖进行义卖!并组织了斗姥宫、奉天城里的中医们前往灾区进行赈灾!

    八月三日十一时许又有雷雨,水位继续上涨,松花江测量水深已达十五尺八寸。经国防军将士奋战。洪水终于褪去。然,损失极为惨重!刚刚修复的公路及数百米铁路被冲毁。

    八月四日,从午后洪水始见退落。

    八月五日,水位大幅下降,查洪水高峰时,已超过坝顶三尺余,今日与堤顶平,但从船上展望东西两山之间尚为一片汪洋。

    八月六日,水又下降四尺余。

    八月七日,天气阴冷,午后稍晴,水合计下降五尺,但县属内水深尚有四尺。

    八月八日,昨夜降雨,今早转晴,水又下降七八尺,各街道已见干道。

    洪水退去,但造成的巨大损失却让人心惊!尤其是北满铁路遭到严重破坏。据不完全统计,最后一次巨大的洪峰共冲毁铁路近100处,长度超过十公里,冲毁桥梁20多座,铁路交通全部中断。后经满铁、国防军工兵部奋力抢修一周后恢复通车。

    黑龙江省灾情严重的有哈尔滨、呼兰、巴彦、讷河、泰来、……等10个市县,富裕、甘南、克山、拜泉、绥滨、木兰……等26个县次之。受灾面积约80万垧,占耕地的30%。

    原吉林省受灾的市县,主要有依兰、桦川、同江、富锦、宾县、方正等6个县,受灾人口近10万。

    原兴安省受灾最重,共有那文旗、巴彦旗、莫力达瓦旗、阿荣旗、布特哈左旗、布特哈右旗、喜札嘎尔旗、……等18个旗,919个村屯,受灾人口99333人,占总人口的17.9%,由于救援及时仅身亡34人。

    奉天省所属洮南、洮安、镇东、开通等4县位于嫩江流域,也遭到水灾。受灾人口达6.59万,淹没耕地近10万垧。倒塌房屋878户,水浸房屋7255户。

    哈尔滨市滨临松花江,受灾最重。洪峰到达之时松花江大堤相继溃决近十处。所幸国防军抢险得力,未让大水漫延至市内。但郊依然有3.8万多人受灾,500多人丧生,12万人靠着国防军提供的帐篷临时住宿。

    而因洪水泛滥市内交通断绝,通往东、西、南、北的各条铁路干线也都全部中断。经抢修最终恢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