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各路风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八月十日,《纽约时报》再次刊登了哈雷特.阿班发来的报道。这篇叫做《灾难后的哈尔滨——来自于一线的报道》无一例外的引起了各界的轰动!

    同时,作为此次赈灾的总司令屠千军再次荣登《时代》周刊封面人物!而阿班的报道同时也被送到了罗斯福的手里,看着这篇报道罗斯福沉思良久感慨万千!

    《灾难后的哈尔滨——来自于一线的报道》: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哈尔滨乃至整个满洲都可以松一口气。我也可以继续为大家报道事件的进程。

    虽然大灾过去了。然而,洪水所留下的是一片的狼藉。在大灾过后,虎列拉、猩红热、白喉、麻疹等传染病面临着大规模爆发的危险。各处铁路、公路、农田、村庄……等等大面积损毁。

    超过二十万的民众只能是暂时居住在军队为他们提供的临时帐篷里,区别于去年的那场蔓延数省的大洪水,这里不会出现饥荒。灾民们每天在那些拯救下了他们性命的战士们的带领下对灾区进行清理。

    而他们的饮食则是由国防军的战士们负责,孩子们被集中起来,在一部分受伤的战士的指导下学习文字和算术。他们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虽然面临着疫病的爆发,但好在那位总督办颜正清先生一早便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他和满洲的内部总长袁金铠先生一起组织了大量的救护队,参与防疫和治疗。而袁金铠先生早已经在大灾之前就已经和满洲商务部总长杨宇霆先生一起收购了大量的〖药〗品。

    现在,杨宇霆先生正在奉天日以继夜的忙碌着筹集各种物资送往灾区。而那些损毁的道路则是在停课的东北大学的学子、东三省铁道部和国防军工兵部们的努力下逐步修复。

    这里我不得不称赞那些东北大学的学子们,他们是我目前在〖中〗国所见过的最具有纪律性和责任感的学子。要知道,在〖中〗国以往遇到这样的事情,学子们或许会气愤的在自己的学报上怒骂当局的无能。

    又或者是到处游行抗议,或许一部分会选择四处筹款用于赈灾。可这一次,他们颠覆了我的认知。或许他们也颠覆了所有〖中〗国人的认知。

    这些学子们没有按照以往的习惯进行游行、罢课,他们选择了和学校进行沟通。而后在老师们的组织之下暂时休课。前往各处帮助铁路和工兵部门进行道路的修复。

    医学院的学生们则是在老师的带领下向东三省政府申请前往灾区,而在道路基本修复后他们作为灾区极其需要的医生跟着筹集来的〖药〗品一起进入了灾区。

    他们都在沉默的以自己的能力帮助灾后重建,事实上我从一部分的学生们口中得知他们曾经试图要进入灾区进行抗洪,并向当局提出了申请。不过东三省当局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当局告诉他们。现在道路损毁严重,由于物资的缺乏所以要优先让物资进入。不过当局请他们要做好灾后重建的准备,于是学生们便安静的在等待招唤。

    这也是在之前的〖中〗国决不可能见到的,如果你知道〖中〗国最近的历史你会了解这些学生们有多么的桀骜不逊——他们甚至曾经冲击、焚烧过〖总〗理、外交部长的住宅!

    可他们现在却心甘情愿的在学校等待着当局的招唤,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后来我才了解到,这些学生们曾经接受过国防军一定的军事训练。而他们也不是东三省外那些仅仅在校园里呆着的huā朵,他们在暑假的时候在东三省政府的组织下前往各级政府机关进行调研和协助地方处理一些政务。

    我十分惊讶于东三省政府的这种做法。但现在看来这种做法是极为正确的。这些学生们身上我看不到其他地方那些学生们的浮躁,他们有着良好的纪律性和责任感!

    由于参与过政务,他们十分了解政府机构的运作。同时也接受东三省政府的解释,并耐心的等待安排。

    不过相比起学生们,我最为惊讶的是灾民们的安静。在整个灾区,至少我所见的没有发生偷盗、抢劫、强奸……等等这些类似的暴力事件。而这些暴力事件,大量的发生在了去年那次影响数省的洪水中。

    民众们似乎十分的信任国防军,他们安静的等待军人们对他们的安排。无论是清理他们受灾的家园。还是对被冲毁的路段的修复。

    在这里,他们不必担心会没有吃喝。每天国防军都会定时定点的给他们做饭,东三省政府的政务人员们给灾民讲解政府的救灾措施。告诉他们政府会提供免费的种子并在收获前给予他们资助。

    在军人的协助下一部分的房屋已经被修复。而那些倒塌的房屋也都被清理好。现在最缺乏的便是消毒水和建材,建材还算好。毕竟美国钢铁公司在满洲直接兴建的两座号称日产三百吨的高炉已经点火投产。

    消毒水依然缺乏,不过〖中〗国人有着他们的自己的解决之道。那位传奇的葛月潭道长带着他的门徒和众多的中医来到了哈尔滨,他们的救治和预防措施看似简单但却十分的有效。

    葛月潭道长动用他的力量购买了许多大蒜带到了灾区,顺带着他请东三省政府帮忙也购买了许多的大蒜!我一开始的时候对这种调味品的医疗价值产生了怀疑,但在哈尔滨的传教士的资料让我大跌眼镜!

    参加过一战救护的艾斯特教士用他的经验和书籍资料告诉我,早在19世纪法国的巴斯德就已经发现了大蒜的抗菌活性。

    后来的研究证实,大蒜对很多肠道致病细菌,比如:常见的金黄色葡萄球菌、链球菌、大肠杆菌……等,有抑制和杀灭作用!

    大蒜也因此而享有了“胃肠消毒剂”的美称。最为让人惊奇的是。细菌对大蒜几乎产生不了抗药性。

    艾斯特教士还告诉我,1918年他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交战双方伤员与日俱增,加之气候炎热,伤口开始感染、化脓。战斗力大降。

    但经过大蒜汁处理过的伤口。感染很快得到控制,大蒜因此被当时的前线官兵称为“救命素”。当我〖兴〗奋的拿着这些试图给中医们解释的时候,他们的回应是嗤之以鼻!

    后来好心的葛月潭道长给我解释。自从公元前113年,汉代张骞出使西域时,把大蒜带回中原之后,大蒜的食用和药用就已经开始被研究了。

    葛月潭先生拿出了好几本书,上面都曾记载了大蒜作为药物和预防疫病的主角出现。汉朝时候的《别录》、唐朝李绛的《兵部手集方》,一直到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都有记载。

    甚至宋朝人李迅还专门写了一本《论蒜钱灸法》,而当我看完这些之后不禁目瞪口呆!我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些随着这位道长前来的中医师们对我的发现嗤之以鼻了。早在数千年前他们的祖先就已经发现并记录了大蒜的用处。

    可笑的是我还在质疑这其中的作用,此后我对于这些中医师们再也不敢小看。不过我还是弄不明白他们如何分辨出那些药材。

    因为我常常看到他们不过是在山区里转了一圈,便拿回来了一大堆的树皮huā草,然后煮成汤汁给灾民们饮用。

    我也被迫每天必须要喝上几碗,因为我经常必须要在灾区出现。无论是出于对数千年神秘医学的敬畏,还是对疫病的恐惧我反正都得喝。说实话,味道真的不怎么样。

    不过这些应该是真的产生了效用,至少疫病的发生我几乎没有见到。

    而最近让我最为感慨的是一个叫做苏皓轩的国防军战士。其实之前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写他的故事。但考虑再三我还是决定要将他的故事写出来。因为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国防军的力量优于〖中〗央军和其他的军阀。

    苏皓轩是国防军一个普通连队的排长,他是个很英俊的男孩子!高高的个子,圆圆的脸蛋笑起来会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一个大堤已经决口而他们的连队作为抢筑第二道防线的战斗正酣的时候。

    这一天,我粗略估算他一个人至少就扛了600余袋砂包,他的裆部被磨出缕缕血丝,双手满是血泡。他的双脚溃烂了,可依然在坚持着工作。并不时鼓励他身边的战友。

    一开始我仅仅是以为他不过是一位很负责的战士,但随后国防军的总参谋长兼第一军团司令苏宗辙将军的到来却告诉我并不是这样。

    我看见这位年纪不大的排长在见到了苏宗辙将军的时候高兴的叫他:爸爸!这时候我才知道,这位将军是他的父亲!

    但这对父子的会面却并不温馨,作为父亲的将军仅仅是看着儿子说了一句:“看看你的手,你还没有我黑。”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直接。没有一点爱怜不舍的神态。甚至说完这句话后,这位将军便带着参谋们离开此处去其他的堤坝了。

    而作为儿子的苏皓轩则是看着父亲和以往一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继续扛起沙袋冲上大坝。其实我知道,在他的连队里,他已经被战士们称为“酋长”公认是全连被嗮的最黑的人。

    这对父子。或许说明了一些问题。在〖中〗国的这些岁月里,我见过不少所谓的“公子”。他们依仗着父辈的权势,肆无忌惮的为非作歹!吃喝嫖赌,甚至强暴妇女的事情时有发生。

    可这位少尉排长,却在以一个少尉的军衔在这个最为危险的地方做着最为辛苦的工作。他的中将父亲没有把他调离灾区躲避,而他自己也没有离开的意愿。

    他的父亲或许不知道,长时间的超强度劳动,使苏皓轩一米七八的个子,体重只剩下了一百来斤。

    而作为儿子的苏皓轩更不知道,有着一把年纪的将军父亲在抗洪前线竟然三天三夜没上过厕所、没合过一次眼,甚至没吃过什么东西,长期奔忙在大坝上让这位将军的脸上晒起了水泡。

    但这一切我都知道,因为我一直在前线的堤坝和总指挥部之间奔波。最让我讶异的是,当我要把他们的事迹写出来的时候这对父子不约而同的要求我不要描写他们。

    “你应该去采访我们的战士,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听听他们在说什么。把他们记录下来。”这位将军和他的儿子同时表示。

    “我们希望,外面的人们记住我们的将士们做过什么。他们才是英雄,而我们不过是做了点微不足道的、本分的事情。”

    但我觉得,我应该写下这对父子。于是。我违反了他们的意愿将他们的事情记录在了这次报道中。

    明天,我终于有时间休息一下了。因为大部分的救灾工作已经完成,剩下的是灾后的建设。最后的一条铁路已经被国防军打通,建设物资将会源源不断的送来此处。

    而接替国防军工作的学生们已经出发了,他们将会在一部分留守的国防军的协助下处理一些政务和建设事物。其余的部队将会撤离这里,他们将回到驻地进行暂时的修整。

    而后回到他们的驻地,建设工作则多是由国防军的工兵部们来完成。

    最后。我恭贺那位猛虎总司令再次荣登《时代》周刊的封面!这里面可是有我不小的功劳,或许我应该向这位总司令申请一枚奖章!

    ——哈雷特.阿班,记录在大水后的哈尔滨。

    这篇报道,被南京《〖中〗央社》极为罕见的全文转载。而同时,《申报》、《大公报》、《泰晤士报》……等等国内外著名报纸也都全文转载!

    再一次的,国防军和远东之虎的大名响彻世界!在报道发出后的第二天,美国发言人表示国会正在商讨加强与满洲的合作,并准备提供二亿美金的国家贷款。

    英国议会同时表示。议会也正在考虑加大与满洲的合作。并提供八千万英镑的国家贷款。

    作为东三省政府的总督办颜正清自然懂得什么叫投桃报李,在英美宣布了加强合作并提供贷款之后外务总长杨宇霆宣布,将和英美两国加强合作。并预计将聘用超过十万的英国工人、技师和工程前来满洲。

    而对美国的名额则是提供六万!当然。杨宇霆同时宣布这仅仅是暂时的。随着东三省的发展那么外聘人员将会逐步增加。

    拿到了十万人名额的英国人欣喜若狂,他们赶紧组织了一个商务投资团并一个军事访问团前往满洲进行访问。当然,英国人绝对不会说军事访问团里的两艘伊丽莎白级战列舰之所以前往是别有用心。

    拿到了访问申请的国防军海军司令沈鸿烈乐的眉开眼笑的,两艘战列舰哪!想想这老海军就要流口水,于是他连夜杀到杨宇霆家里逼着他立即签字同意。杨宇霆这段时间睡觉都没有时间,被沈鸿烈这么一骚扰只能是苦笑着骂了他几句老王八然后签字了事。

    这下美国人坐不住了,他们赶紧让曾经到访过〖中〗国精通汉语的罗斯福州长组织了一只新的商务团队前往满洲进行访问。

    英国的麦克唐纳内阁拿到了招工名额后,显然让他们的支持率提升了好几个百分点。失业的英国人都希望能够获得一份工作,前往满洲则是成了很多人愿望。

    原本竞争总统之位的美国候选人们也想争夺前往满洲的访问的名额,但一来他们没有罗斯福精通汉语并到访过的经验。二来。国会担心他们搞砸了于是还是选了罗斯福前往。

    英美列国对满洲连着贷款贷投资的,不禁让身在南京的汪兆明等人嫉妒的眼眶发红!他们现在缺钱哪!孙科说过这样一段话。

    “以言财政,几年来债台高筑,罗掘已空,〖中〗央收入每年本有4万万,但除还债外。能用之款不及1万万。欲再发债则抵押已尽,且市面债券价格,不过二三成,即强发行,于事何补?最近财政、税收,每月不过600万,而支出方面,只军费一项,照前月财委会核减之数,每月须1800万。”

    自宋子文下台后。黄海梁派员接收国库,里面空空如也未得分文现金,而宋子文还拖欠银行界1000万的账单。可怜的黄海梁本人在财政界既无资历,又无特定银行做背景。处于孤军无援的境地。

    虽然他曾到上海想筹款1000万,经多方设法,求爷爷告奶奶也才搞到300万,照当时军政费每月2000万元计算,仅够4天开销。

    由于财政无法解决,黄海梁只代理了20多天的财政部长便自动辞职了。孙科的行政院长也担任了不到1个月时间,便改由汪兆明担任。

    孙科下台后。对蒋、汪十分痛恨。下台后孙科在上海出资办了一个《民众周刊》,由王昆仑主编,写文章把蒋、汪骂得一塌糊涂。

    孙科和黄海梁下台后,南京国府几近破产。无奈之下汪兆明只能是又命宋子文为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可惜宋子文不领情,一副和蒋中证共存亡的态度,坚决不受!

    如果用后世的网络语言来形容现在汪兆明的心情,那就是蛋疼加苦逼。为了钱的事儿,他愁的头发都白了。而没了钱。那些原本支持他或是中立的南京国府政要们便开始不满了!

    蒋中证万般不好,至少他还给发工资不是?!你汪兆明就算万般好,可你不给发工资啊!不给发工资那咋整?!大伙儿都得吃喝养家哪!

    一时间。怨声载道四起!原本将蒋中证弄出去的国府大员们开始频繁的接触蒋中证,或是通过宋子文等人给蒋中证递话:国府啊~还是你蒋中证来做吧!

    汪兆明不是不知道这些情况,而是他完全的无可奈何。几个原本支持他的国府大员已经暗示他汪兆明:最迟十月份,如果再搞不来钱的话。要么你自己滚蛋,要么我们动手让你滚蛋!

    汪兆明知道那些大佬们真的不是说笑而已,他们会这么做!如果真的发生了,他汪兆明将会成为民国以来第一个因为缺钱被赶下台的领导人。

    于是,缺钱到就快要抓狂了的汪兆明得知英美两国大量贷款外加商务合作满洲如何能不嫉妒的发狂?!但他更知道,自己别想从满洲那里扣出一分钱来!

    满洲遭灾了,作为国府你不拨款也就算了还找人家收税?!这会是政敌们的好借口。

    而出去汪兆明之外。深陷危机的〖日〗本也是嫉妒的眼眶发红!卧槽,老子都穷死了结果你个满洲一口气搞下来那么多的贷款!还顺带着吞下了那么多的项目建设!

    你叫大〖日〗本帝国情何以堪?!而同时,〖日〗本的其他财团和军人们则是对内阁当时做出放弃满洲的决定而暗自生恨!在他们看来,这是内阁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不然今天那些贷款和资源都是属于大〖日〗本帝国的!

    然而,他们从未考虑到如果是〖日〗本人占据了东三省的话英美等国是否会给予他们贷款。

    这在他们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于是其中的痛恨内阁出卖了他们的利益!原本仅仅是军队内的暗流。开始缓缓的向着整个〖日〗本的工商界蔓延!

    〖日〗本静冈县御殿场市,一间古式的〖日〗本庄园内。

    几个穿着〖日〗本陆军、海军军装的男子恭敬的跪坐在一间房间前的榻榻米上,那房间的门是关闭着的没人能够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处庄园建设的很有日式的“静”之意,潺潺的流水被引入了假山上的石峰。而水车则是在不断的转动着,青松耸立在院子的四周。

    樱huā树被种在了房间的边上,块块的青石按照一定的循序排列着一直从院子门口延伸到了房间的榻榻米前面。

    “那位猛虎是一位极好的对手,我帝国的军人就应该有这种舍命与他厮杀的心!”良久后,一个略有些沙哑的苍老声音从房间内传出来!几个穿着军装的士官们赶紧恭敬的将头伏下。

    “关东军那群蠢货!他们假借我的名义发动了满洲事变,而那些围绕在天皇身边的小人也在鼓动陛下胡乱承认那个什么狗屎满洲国!”那声音低沉而听不出有什么愤怒,但那指责却让人感到了这声音的主人那一丝丝的威严!

    “我曾说过,我最为讨厌的便是乘人之危谋夺他国领土的行径!不过如果是和强大的敌人战斗,那是身为武士的荣耀!”那声音顿了顿,继续低沉的道:“去做你们想做的吧!”

    “哈伊!!”那几个士官大声应道,随后站起来躬身缓缓的退出了院子。

    当他们走出院子之后,抬起头互视一眼。他们明显的看到了几人眼中那股掩饰不住的〖兴〗奋,站在最右边的那个男子颤抖着沉声道:“山岸君!前辈已经认同了我们的理念了吗?!”

    那被叫做山岸的男子狠狠的点了点头,沉声道:“八木!前辈已经同意了!那么。为了帝国的命运!诸君便请与我一起努力吧!”

    “哈伊!!”大声应喝之后,这几个人缓步离开了这处院子。

    当夜,二十余人秘密的来到了东京的一处隐蔽的小酒馆内。他们并非是一起到来,而是分批悄悄的进入了酒馆。没有人穿那些有标识的服装。所有人穿着宽松的和服。

    进入了酒馆之后,他们便在早已经等候着的一个面目阴冷的汉子的带领下穿过酒馆。走过一个小街道,而后进入了一处不起眼的小院子内。

    当所有人都到齐了之后,房间背后的一扇墙被拉开!四个脸色如冰般冷的汉子显露在了这些军人的面前!那个叫八木的男子失声叫道。

    “橘孝君、大川先生、本间!头山先生,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听着八木的话,那个被叫做头山的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笑,对着他们沉声道。

    “家父觉得我应该是出来锻炼的时候了。这种事情。既然是他同意的又怎么能够少的了头山家的人?!所以我必须要去。”

    八木他们听得头山如此说,肃然的对着头山一个鞠躬沉声道:“主干大人广博的心,吾等不及也!”

    这时候那个被叫做大川的男子脸色露出了一丝微笑,对着八木他们便沉声道:“那么,为了不辜负主干大人的期望,我们更应该将此事做好!诸君,让我们来详细的说说明天的事情吧……”

    “哈伊……”八木他们大声应道!这时候,那个被叫做橘孝的男子拿出了一张东京的详细地图摆在了榻榻米上。对着八木他们沉声道:“这便是东京的地图。而我们的目标是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橘孝的手指点在了上面的几个位置,分别是:〖总〗理大臣官邸、内大臣牧野伸显官邸、执政党立宪政友会的总部、三菱银行及警视厅!

    说着,橘孝对着众人沉声道:“其他的目标并不重要。但犬养这个人必须死!如果不是他,那么帝国又怎么会失去满蒙!是以,为了帝国的利益他必须去死!”

    八木他们狠狠的点了点头,随后橘孝笑着分配了人手调配了时间。有十一人被分配前往首相官邸,负责一定将犬养毅干掉!

    其余人则是分成两队,前往内大臣牧野伸显官邸、执政党立宪政友会的总部。最后三队将会在三菱银行或是警视厅会合。

    当任务分配完毕之后,橘孝收起了地图对着八木他们沉声道:“明天傍晚5时,首相府的力量将会被暂时的调开,但我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你们必须加快动作!否则,我们的行动将会被迫失败!明白吗?!”

    “哈伊!!”八木他们躬身对着橘孝大声应道!橘孝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他们沉声道:“记住!必须确认犬养的死!其余的,不过是其余的!主干大人已经招呼好了,我们不会有事!事情完毕后遇到〖警〗察不要抵抗,但是也不要说!一切有主干大人来做,明白吗?!”

    “哈伊!!”八木他们无比激动的对着橘孝恭敬的鞠躬大声应道!而那被叫做头山的男子这时候开声说话了,却见他对着这些士官们沉声道:“诸君。帝国之命运在明日一战!为了帝国!为了天皇陛下,诸君当奋力之!”

    “哈伊!!”八木他们转过身来,对着头山大声应道。而后,众人商讨了一些细节便分批悄然散去。当夜,八木等人悄然的从军械库里拿去了枪支和一些弹药。

    而管理枪械库的人却恍若未觉,完全当八木他们不存在似的任由他们的动作。八木等人心中一喜!拿着枪支便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中装卸上油。

    同时,海军的山岸等人也发现自己拿取武器并不像以往那么的严格。完全就是任由自己拿取,他们知道这是那位主干大人的力量!强忍住内心的狂喜,他们和八木一样将武器拿回了自己的宿舍内拆装擦拭。

    1932年8月13日是星期六,天气晴好。

    犬养独自在首相官邸休息,一名医生来为他治疗鼻子。吃过晚饭,他的夫人在朋友的邀请下出门会面去了。而秘书已经下班回家。

    好一会儿了,帮着犬养治疗鼻子的医生顺便的帮他检查了一下身体。粗略的检查完毕后,医生笑着对犬养道:“首相大人!您的身体未检出任何异常,非常的健康!”

    犬养闻言笑呵呵的做起来,对医生便道:“全身查遍了也没有异常?!哈哈……那我兴许能再活个100年吧!来,常常这早春的茶!很是清香呢!哈哈……”

    说着,犬养毅和自己的一起走出了房间进入客厅,喝起了茶。

    傍晚五点,那些原本护卫在首相住宅附近的护卫悄然的走开去。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离开。

    傍晚五点半,十余名海军青年将校和陆军士官见习生悄然的出现在了首相官邸……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