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启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日〗本的情况让屠千军暗暗上心,他知道不出意外那么战争来临的脚步将会加快!由九一八成就的石原莞尔的事迹,将会让更多的人选择再次冒险!

    至于〖日〗本人会不会丧心病狂到先攻击自己……屠千军不敢否定,于是他紧急命令驻守鸭绿江防线的第四军团加强戒备。并乌鸦等部队近段需频繁出击,不一定要攻击,但要搞清楚〖日〗本人是不是有所调动。

    转眼间,便到了八月底。灾区的房屋恢复了80%以上,在各部协同的努力运作之下灾民们住进了新屋内。

    颜正清代表东三省政府表态,将负责灾区民众在收获前所有的饮食和种子问题。并宣布明年灾区将会全面免税,随后的三年内税务会在5%。

    这个决定宣布后,整个东三省一片欢腾!无数的人称赞他们的猛虎总司令是万家生佛,而其时却又不知道谁传出来他们的总司令被曲吉尼玛活佛成为“曼殊室利”!

    什么?!你不知道曼殊室利什么意思?!那我就告诉你,曼殊室利就是文殊菩萨哪!一时间众人恍然大悟,灾区的民众们开始自发的将文殊菩萨请回家中供奉了起来!

    看着那些传回来的报告屠千军不由得苦笑,对着身边的颜正清便道:“这些消息是谁传出去的?!都传成什么样子了,我哪里是什么狗屁菩萨?!”

    颜正清推着眼镜笑着对屠千军沉声道:“我估计是你手下的那帮崽子们,没看他们最近都跟灾民们混一起吗?!你不是不知道,那帮崽子们就差把你当菩萨供奉起来了。跟灾民们说这些也不奇怪,而且这也是事实哪!曲吉尼玛活佛确实亲口承认你是‘曼殊室利’了不是吗?!”

    听了颜正清的话屠千军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上辈子的教育他没少接受无神论的洗涤。虽然也知道一些神魔鬼怪的事情,但多数仅仅是听说。在战场上厮杀舔血的汉子,谁会在意这些?!

    可现在自己竟然变成别人口中的菩萨了,这让屠千军有些接受不了。

    “想也是没有用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颜正清笑着对屠千军轻声道:“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和美国及英国的合作。这才是我们现在呀关注的事情……”

    说着。颜正清顿了顿眼神中闪过一丝丝的阴霾:“看来,〖日〗本已经要被他们的军部掌控住了。也就是说,那群疯子随时可能会再次发动战事!我们需及早做些准备,尤其是空军和海军。”

    说着。颜正清忽然对屠千军笑了笑继续道:“不过我估计他们不会先攻击我们,或许他们会在南京国府的范围内进攻。毕竟相较起我们,南京国府就是个软柿子。他们不会不欺软的反而找硬的。”

    屠千军想了想也不得不承认颜正清的看法极有道理,现在满洲和美国、英国的合作不断加深。而满洲和美国合作开发的石油更是让美国人不可能随意放弃这里。

    也就是说,一旦〖日〗本和满洲开战美国不敢说会参战封锁威胁停战却是一定会做的!而〖日〗本自身本来就是个资源贫乏国家,一旦被封锁他们的战争能持续多久?!

    只要国防军撑住几个月,〖日〗本就撑不住了。所以。他们不会轻易的打满洲的主意。不过南京国府可就说不定了,上海事件让他们看清楚了国府的态度和〖中〗央军的战斗力。

    是以,一旦他们有所想法毫无疑问的首先会盯上国府!不过国防军也不能放松戒备,相反的要在山海关及鸭绿江一线做好迎敌的准备!尤其是旅大地区,〖日〗本人在那里经营了多年总是有根基的。

    若是〖日〗本海军从海上袭来,以现在国防军海军部队的战斗力要守住实在堪忧。

    “还好这次克虏伯公司也来人了,他们倒是帮着我们提高了不少的技术。”颜正清推着眼镜笑着道:“你小子真是够能耐的,克虏伯公司可是老牌的德国火炮制造商。你能把他们的请来。真叫我这老家伙诚心佩服了!”

    屠千军闻言不过是淡淡一笑,对着颜正清便轻声道:“说白了,不过是利益而已。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们会动心的……对了!老师,我的那张设计图给他们看了么?!他们觉得怎么样?!”

    颜正清沉默的摇了摇头,对着军子沉声道:“发动机是个巨大的问题,如果你打算用汽油机的话那么还好说,但如果坚持要用柴油机那么工程师们还需要进行引擎的改造……”

    “必须要柴油机!”屠千军“呼啦~”一下站了起来,对着颜正清肃然的道:“这关系到了战车的战场生存问题,汽油的挥发性和易燃性导致了一旦在战场上它受到冲击极其容易导致战车的损毁!而柴油则没有这个问题。,所以哪怕用多一倍的时间也好,我们必须装备柴油发动机!”

    颜正清闻言点了点头,这时候办公室的们被“咚~咚~咚……”的敲响!尚迪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报告!司令。火车站来电:战士们的遗体即将入站!”

    屠千军对着颜正清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军帽带上!走出了办公室,对着尚迪南便沉声道:“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尚迪南眼眶有些通红的点了点头,对着屠千军便沉声道:“旗子已经做好了,唱片也紧急灌好了。多亏了考夫曼博士!他帮我们找到了录音设备……”

    屠千军听到了“考夫曼”的名字淡淡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对着尚迪南便沉声道:“去火车站!迎接我们的弟兄!”

    “是!”尚迪南大声应道。随后他便跟着屠千军一起缓步的走出了司令部。在警卫们的警惕护卫下,屠千军骑上了自己的战马向着火车站跑去。

    当他们赶到了火车站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无数的人在烈日之下沉默的等待着列车的到来——奉天的老百姓们都知道,每当国防军胜利归来那些英勇战死的将士们总是会在当时最高军事长官的扶棺下进入烈士陵园。

    当列车缓缓的进入车站后,所有烈日下等待的市民们伸长的脖子看着那列车停止。

    列车停稳之后,车厢边上的门被“吱呀呀~”的打开。一个个将士们通红着眼睛从车上缓缓的步下。他们怀里捧着的,便是一个个用黑纱包好的骨灰盒。

    屠千军沉默了,他对着这些将士们一个肃然的立正!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军礼。而后将一只骨灰盒接过来。

    黑纱的外面,贴着这些将士们的遗像。此时,所有的国防军们,都穿着他们的军装手臂上缠着黑纱。排着整齐的队列在屠千军的带领下缓缓的走出了车站。

    人群沉默的看着这些战士们缓步走出了车站,所有人都沉默了。一时间,似乎整个奉天城都陷入了一种悲痛之中。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自发的给这些战士们让开了道路。而这些战士们捧着骨灰盒,通红着眼眶向着城外的烈士陵园走去。

    他们走过的地方,民众人自发的缓缓跟着。无数的民众的手臂上,也缠着一条黑纱!

    人群中。几个穿着和国防军绿色军装完全不一样的灰色军装的外国男子格外显眼。但现在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人们通红着眼睛随着人流缓缓的前进。

    一路上,所有人都出奇的安静。他们看着这些裹着黑纱的骨灰被送到了烈士陵园,在陵园内那些守护陵园的将士早已经将他们的位置安排好。

    这些牺牲的将士们的骨灰被缓缓的放下,轻轻的安放在了已经挖好的洞穴内。

    “也许我道别,将不再回来……”

    站在陵园里的战士们忽然唱起了这首前几天刚刚由尚迪南教他们唱的歌,随着他们的歌声一捧土被缓缓的撒在了那安放好的骨灰盒上……

    “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

    无数人的泪眼开始模糊,而作为一向自认硬汉的尚迪南眼眶也红了起来!这里。有警卫团的兄弟!那位兄弟,跳入了洪水中拉起了一个困在树梢上的娃子。自己却再没能爬上来!

    有的战士,想到了他们累到时候为他们撑伞的大娘……想到了那些把最后的鸡蛋煮给他们吃的老百姓们……

    有人想到了当他们撤离的时候,跪在了他们车前哭着叫他们恩人的百姓们。一时间,这些国防军的战士们猛地感觉,自己穿这身军装是那么的好看!是那么的值得骄傲!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国防军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眼泪战士们已经无法控制它们冲出来了,但所有人知道它们不是因为委屈和苦累落下的,就让它们〖自〗由的流吧!

    这些在战场上重伤也未曾流泪的汉子们。不自觉的开始昂起了头。他们试图不让人看到他们在流泪,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流泪。

    “也许我的眼睛再不能睁开,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怀?也许我长眠将不能醒来,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脉?!”

    有的战士,低下头。任由那泪水缓缓的滴在了陵园的地面上……前来送行的人群中,传来了阵阵的抽泣声。他们有的人去过灾区。但更多的人从报纸上得知了灾区发生的那一切!

    他们知道,这些看似不硬汉的战士们付出了什么。他们理解他们的眼泪。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国防军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血染的风采!!”

    人群中,有几个人一直沉默的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这几个人便是那穿着和国防军完全不同军装的外国人。

    “这些军人,和他们的总司令都是值得敬佩的人!”领头的那位年约七十上下,穿着军装留着两撇德国式大胡子的年迈军人对着身边的几个军官沉声道。

    “我虽然还没有正式和这位将军会面,但就现在这支军队的表现而言是我极为钦佩的!我似乎有些理解兴登堡总统为什么让我们来这里了,与其说是让我们来训练军队倒不如说是让我们来学习这支军队的长处……”

    而跟着这位年长的军人身边的一个军官皱了皱眉,似乎想说些什么但随即被这年迈的老军人打断:“皇储,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件事情!不要小看这个民族,在两百多年以前这个民族是这颗星球上最为强盛的民族!”

    说着,这位老军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那不再吭气的皇储沉声道:“拿破仑曾经说过,〖中〗国是一只睡狮,一旦他醒来,整个世界都会为之颤抖。它在沉睡着,谢谢上帝,让它睡下去吧。”

    说着,老人抬起头看向了那些把身子打的笔挺而雄壮的国防军战士们沉声道:“很不幸,他们现在似乎醒过来了。或者应该这么说,我们很幸运!他们醒过来的时候我们首先发现了……”

    说着,老人看着身边的军人沉声道:“德国需要一位盟友,这位猛虎适合做我们的盟友。他已经让我看到了我想看的,兴登堡元帅也是。”

    “醒过来的睡狮,它强大的力量会让我们德意志再次重新回到世界的舞台!当然,我们需要给刚刚醒过来的他们磨一下爪牙,然后……我们将一起震撼世界!”

    说着,老人悄然的转身离去。那些跟着他而来的军官们也悄然的离开了陵园。

    此时,下葬的仪式已经完毕。这些在此次救灾中牺牲的战士们的墓碑被扶起,树立在了这处陵园中。聚集起来的民众们在坟前放下了自己捧来的鲜huā,抹着眼泪悄然散去。

    这处陵园,再次恢复的平静。

    此时,旅大地区的海域远远的驶来了一支舰队!舰队中两艘战列舰巨大的身影遮云避日,它们划破了浪huā向着港口奔腾而来!气势如虹!

    沈鸿烈看着那远远驶来的军舰,忽然间有些想哭!如果当年中东路,自己哪怕有一艘这样的军舰,那该有多好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