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 皿煮石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到远东的四年间,听到并采访了很多的〖中〗国人,但最近听到最多的,并且是我最想采访的〖中〗国人是:屠千军将军。

    这个名字是在最近几年才声名鹊起,并引起了很多〖中〗国,包括非〖中〗国人的谈论。哈雷特.阿班先生的报道让整个世界为之侧目,而这位将军也在一年内先后两次登上了《时代》周刊封面。

    关于这位先生,各种不同肤色,不同文化的人群对他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解。

    比如:〖日〗本人认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屠夫,因为在最近的满洲事变里他击杀了至少四万的〖日〗本关东军、收回了满蒙铁路和旅大地区,并驱逐了大量的〖日〗本满洲侨民。

    为此,〖日〗本的右翼势力和军方誓言要报复,但这位将军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英国人则认为他是远东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因为他虽然有和苏联这样的社会主义交战的记录但似乎对待其他国家的时候也没有手软,由于西藏的关系这让英国感到危险。

    但最近这种情形似乎有所改变,英国的商务代表团来到了满洲准备寻求双方的合作。

    而美国政府则宣称他是最“友善”及“非常有智慧”的统治者,这大概是因为他和美国企业合作建设了大量的铁路,并开发矿产。而且他和铁锤将军是好友,又进过西点军校。甚至他和罗斯福州长先生也是很要好的朋友。

    德国政府则宣称他是“德国最好的朋友”因为他在近段时间突然捐赠了大量的粮食和被服给如今陷入经济危机的德国,并采购了大量的军火及聘用了大量的德国失业人员。

    并且他与已然流亡的德国皇室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传闻中那位德国的公主和这位传奇的将军似乎有些暧昧。

    但曾经与他交战过的苏联却表现的很奇怪,他们似乎有些钦佩这位先生。虽然他们之间有过战争,但苏联却在最近派出了自己的使节人员到奉天去建立使馆。

    而在他的本国,所有人的讨论却又完全不一样。至少,我所了解的,大部分人对于这位先生的感情是复杂的。

    有人钦佩他的所为,有人觉得他在作秀。有人认为他会成为新〖革〗命的先驱,也有人认为他不过是另一种军阀。

    而且,关于这位先生的各种传闻更是漫天飞舞。

    有人说他是一个不择不扣的鸦片鬼,也有人说他并不吸鸦片或其他上瘾性药物,相反他非常厌恶这些。

    有人说,他是目前世界上最为年轻的独裁者,才不到二十岁。也有人说他其实年纪不小了。只不过长相很年轻。

    有人觉得他十分的睿智及有政治头脑,因为他即使和苏联作战,和〖日〗本作战并击杀了大量的〖日〗本士兵却至今没有受到报复。

    也有人认为他十分的鲁莽,不过是个有些武力的莽夫,因为他挑战了目前远东最为强大的两个国家,之所以他没有被报复不过是运气,这两个国家没来得及腾出手来教训他。

    等这两个国家腾出手来,那么等待他的必然是覆灭,和丧失生命。

    有人认为他是个狂热的演说家。并且是个极为出色的军事家。因为他的士兵都非常勇敢,在他和〖日〗本作战时,战地记者曾经看到他的士兵无所畏惧的呐喊着冲向敌军。

    也有人认为他不过是个具有野心的煽动者。那些被他蒙蔽的士兵们一旦发现自己受骗了那么等待他的必然是被抛弃。

    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传闻,但至今为止我们能得到的消息不过是他的黑旗军官方新闻发言人公布出来的消息。

    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记者彻彻底底的采访过他。虽然东北现在并不制止记者的进入,但要采访到这位先生确实非常困难。

    首先由于张作霖将军的“皇姑屯事件”他的部下会担心他受到〖日〗本人的刺杀,因此极为防备这方面的事情。事实上我们知道,这位将军至少两次遭到了刺杀。

    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德国,那些我们弄不清楚他们思想的〖日〗本人竟然动用了二十余位外交武官进行刺杀!这无疑是极为疯狂的做法,因此〖日〗本原本累计的一些名声开始被败坏。

    而且为了避免危险。他的部下几乎禁止他在公共场合出现,而且不允许陌生人接近他的工作及生活地点。

    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几乎没有看到过任何他在公众场合的照片,没有任何他的工作、生活资料。

    我们能够看到。并可以证实的是:他曾经参加过土匪,然后他出现在了奉军的将领序列里。

    他似乎在张作霖将军死后其子张学良继承中起了一些作用,并在1929年的“中东路事件”中率领着他的部下和苏联红军发生过一场战斗。

    也是这场战斗让他赢得了“满洲之虎”的美名,在9.18后,这个名字变成了“远东之虎”。但在击杀了数万〖日〗本关东军并驱逐〖日〗本侨民后。“远东之虎”变成了“满洲屠夫”。

    当然,这是〖日〗本人和一部分英国人对他的特定称谓。美国及德国还有苏联依然称他为“远东之虎”。

    在这一切之下,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他是究竟如何让和他战斗过的苏联人竟然钦佩他的呢?!

    为什么他会如此暴烈的对待〖日〗本人?!他是如何看待现在的〖中〗国的?!为什么他会拿出大量的粮食及被服援助德国?!

    他和他曾经的上司张学良将军又是怎样的关系?!这位目前中**事力量最为强大的将军是否要想过一统〖中〗国?!

    两次的大救灾他又有着怎么样的心理路程?!

    带着这一切一切的疑问,我拜托了很多的关系和朋友,最后在美国领事馆总领事、东北国防大学教授艾森豪威尔中校的担保下我终于获得了一个可以面见这位将军的许可。

    可以正面的见到这位先生,并可以当面询问他一些问题。于是,我带着这一切的问题和〖兴〗奋,向着奉天出发了。

    ——节选埃德加.斯诺《造访远东之虎》

    英国的代表团此时也来到了奉天,而正好碰上了埃德加.斯诺在对屠千军做专访。

    屠千军稍有兴致的看着面前这位不到三十岁的记者,这位记者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后来突破了封锁去到了延安并采访了当时赤色的主要领导人们。

    那本《西行漫记》影响了许多当时的国人和外国人士,让他们把延安当成了圣都!而这甚至把参加过“曼哈顿工程”的寒春给影响了过来,最终这位核物理学家竟然在〖中〗国养了一辈子的牛。

    埃德加.斯诺之所以可以过来采访屠千军。是因为艾森豪威尔告诉屠千军西方需要多一些的渠道来了解他。屠千军心神领会,于是便有了埃德加.斯诺的这次采访。

    与历史上不同的是,现在埃德加.斯诺已经成为了美国《芝加哥论坛报》、伦敦《每日先驱报》驻东南亚记者。这比历史上要提前了一些。

    “将军,我想知道的是您对于〖民〗主是怎么看待的?!现在东三省的构成是〖民〗主政府吗?!请问,您认为〖中〗国什么时候可以实现〖民〗主化?”埃德加.斯诺对着屠千军便问道,手上的笔记本轻轻的记录着什么。

    站在了屠千军身后的英国贸易委员会〖主〗席华特.朗西曼闻言脸上露出了几丝幸灾乐祸的神色,他可是在英国的时候被屠千军修理过。

    “那么,我想知道您的〖民〗主化概念如何界定的?!”屠千军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对着埃德加.斯诺反问道。埃德加.斯诺楞了一下,轻声道:“一人一票、普选、政党轮替。”

    顿了顿,埃德加.斯诺对着屠千军轻声道:“至少这是我们美国及欧洲的价值观。”

    “我理解和尊重西方的价值观,但你们是否想过我们也有自己的价值观?!”屠千军对着埃德加.斯诺笑着轻声道:“而我个人的价值观之一便是实事求是,用英文的表述便是:seektruthfromfacts。”

    “我从事实中寻找了很久,始终没有找到国家先行〖民〗主然后成为强国的。”说着,屠千军笑着对埃德加.斯诺轻声道:“如果有,那么您可以给我举个例子。”

    “美国!”埃德加.斯诺毫不犹豫的对着屠千军道,屠千军闻言一笑:“我承认美国是个强国。但美国立国之初可还是有着奴隶制度的。这算〖民〗主吗?!”

    埃德加.斯诺闻言一滞!而屠千军却继续轻声道:“而且到了现在,在公车上有着白人专座。黑人目前为止没有投票权、不能从军。更不要说从政了,这算是〖民〗主吗?!”

    “〖日〗本!”埃德加.斯诺想了想。继续道。而屠千军更是苦笑,对着埃德加.斯诺便道:“刨去个人感情因素,我十分钦佩〖日〗本近代的发展情况。可是,他也不算是〖民〗主而发展的国家。”

    “明治维新,一开始的时候可没有什么议会。明治维新是在1968年宣布改元明治开始。但〖日〗本的帝国议会却是在是1889年发布的《大〖日〗本帝国宪法》之下成立的。1890年11月才有了第1回议会。”

    “帝国议会由众议院和贵族院所构成,众议院议员由国民选出,贵族院议员则由不经选举的皇族、华族、敕任议员构成。贵族院不解散,所以多数议员是终身任期。你觉得这是〖民〗主吗?!”

    埃德加.斯诺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屠千军竟然会对〖日〗本了解的如此之深!屠千军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

    美国黑人的投票权到1965年才真正开始的。瑞士是到了1971年。投票权才对妇女开放,而内阿彭策尔州为妇女最晚获得选举权的州,直到1990年妇女才有投票权。

    此时的瑞士才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普选。

    如果要推动西方式的〖民〗主化,西方自己首先要向别人解释清楚为什么你们自己真正的〖民〗主化过程,毫无例外。都是渐进的,都是在现代化之后才实现的?这个问题研究透了,或许我们就有共同语言了。

    这时候埃德加.斯诺再次说话了!他看着屠千军便轻声道:“可是将军,〖民〗主本身就是神圣的。崇高的。这是普世价值,〖中〗国应该接受并实行。”

    “〖民〗主是普世价值,但西方这种〖民〗主形式是不是普世价值,还很有争议。你们为什么不能更自信一点呢?”屠千军对着埃德加.斯诺轻声。

    “如果你们的制度那么好,人家迟早都会来向你们学习。但如果以普世价值的名义,强行在世界推广你们的制度,甚至为此而不惜用意识形态、用舆论甚至使用武力来压迫。那就过分了。”

    后世的美国宾州大学教授爱德华.曼斯菲尔德和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克.施奈德出版了一本著作《选举到厮杀:为什么新兴〖民〗主国家走向战争》。

    书中的基本观点是:走向西方〖民〗主模式的这个过程最容易引起内部冲突或外部战争,因为政客们只要打“民粹”牌就容易得到选票。

    整个90年代里,许多国家举行〖自〗由选举后,便立即进入战争状态: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开打、厄瓜多尔和秘鲁开打、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开打、还有布隆迪—卢旺达的大屠杀,导致100多万人丧生、当然还有南斯拉夫令人痛心的分裂和战争。

    屠千军上辈子因为工作的缘故到了前南斯拉夫所有的国家,光是波斯尼亚战争中死亡的人数最保守的估计都超过10万人,成为欧洲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死亡人数最多的战争。

    普世价值啊……多少罪恶都是以你的名义犯下?!

    我走过一百多个国家,看过形形色色的政体。但发展〖中〗国家因〖民〗主而兴旺并完成现代化者,吾未尝闻也!屠千军在心里轻轻的叹气。

    “既然谈到〖民〗主。那么我们就说说关于〖民〗主的话题。”屠千军对着埃德加.斯诺笑着轻声道:“〖民〗主,在我看来有两种。一种我们可以称之为‘意识形态〖民〗主’。而另一种,则是可以称之为‘实践〖民〗主’。”

    “我们不是没有实施过意识形态〖民〗主。在清帝退位后我们实施的就是〖民〗主。”说着,屠千军对着埃德加.斯诺摊开了手无奈的轻声道:“可惜,这种〖民〗主带来的却是称帝、军阀混战和国家的四分五裂。”

    说着,屠千军忽然想到哈耶克在他在其名著《通向奴役之路》中对〖民〗主建设提出的一个值得注意的忠告。他说:“我们无意创造一种〖民〗主拜物教。我们这一代人可能过多地谈论和考虑〖民〗主,而没有足够地重视〖民〗主所要服务的价值。”

    看看后世,那些极力在全世界推销西方〖民〗主的人,几乎都是〖民〗主拜物教的信徒,总认为一人一票,就可以解决世界的所有问题。结果把多少国家搞得四分五裂,生灵涂炭,但自己对别人连一声道歉都不说。

    比如,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2007年12月22日发表了一篇关于肯尼亚大选的评论。题目是《虽有不足,但还是别国的榜样》,称在非洲这个动荡不安的大地上,总算有这么一个进行和平普选的〖民〗主绿洲,它可以成为别国的榜样云云。

    半个月之后的2008年1月5日。《经济学人》杂志又刊登了一篇题为《光天化日之下的谋杀和抢劫,种族清洗可能演变成内战》的文章,还配了部族厮杀、烈火冲天的图片。

    这么一份西方的权威杂志,对别国政治进行分析的时候,怎么可以如此漫不经心呢?两个星期之内,就把一个国家从“别国的榜样”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而又不向别人交代自己这个弯子怎么转的?

    屠千军不由得感叹,有时真是很佩服西方媒体的厚脸皮,他们对别人的事情预测老是出错,但鲜有认错的。依然得意洋洋的继续各种乱七八糟的报道,无限的造谣污蔑。

    不管别人遇到什么问题,西方从政客到媒体都是以不变应万变,开出的都是多党制和普选这一帖药方。治不了病,甚至把人治残了,治死了,都是病人自己的事,和开药方的人没有任何关系。

    比如苏联,被休克疗法给休克死了。可有人为此负责吗?!“休克疗法”的策划者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萨克斯教授依然享誉世界,大家都对他极为称赞。但苏联却承受着灾难性的后果。

    苏联迅速解体,经济全面崩溃。人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人民多年的储蓄随着发疯似的通货膨胀化为乌有,人均寿命降到了60岁以下。

    萨克斯教授曾到日内瓦大学做讲座。在场的一位俄罗斯知名学者、前苏联的美国加拿大研究所所长阿尔巴托夫,突然站起来提问。

    他用很清晰的英文质问萨克斯“我的祖国已经解体了,你高兴吗?”说完拂袖而去。萨克斯一脸错愕。

    对此,萨克斯教授的解释是:“不是我们的方案设计不好,而是刚才提问的那么一批赤色的老朽在阻碍我们的改革,使得我们的改革方案受挫。”

    但屠千军要问的是:改革方案的设计怎么能不考虑到各种反对因素呢?!有意?!或者是无意?!不过都无所谓了。西方人不会认错。该谁倒霉就谁倒霉。

    这种傲慢与愚昧导致了后世美国政治软实力的急剧下跌,连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也在感叹:美国在世界的信誉从没有像今天这么糟。

    “所以,这个实例已经说明了这种‘意识形态〖民〗主’的方式在〖中〗国是走不通的。但这并不是说〖民〗主不好。诚然,〖民〗主是好的。但是要有发展的前提。”屠千军顿了顿,对着埃德加.斯诺轻声道。

    “如果西方真心诚意要在发展〖中〗国家推动〖民〗主,就应该认真总结自己〖民〗主发展的历史,其中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民〗主化的顺序,西方原生态的〖民〗主社会演变的顺序大致可以这样概括:一是经济和教育的发展,二是市民文化和法治社会的建设,最后才是〖民〗主化。”

    说到这里,屠千军想起了后世的〖民〗主明珠——印度。屠千军去过印度两次。

    而且从北到南。从东到西都去过。他的感觉是印度比〖中〗国要落后至少20年,甚至30年。在孟买和加尔各答两个城市里看到的贫困现象比在〖中〗国20年看到的加在一起都要多。

    以印度最大的城市孟买为例,60%的城市人口至今仍住在贫民窟。

    别以为你现在的蜗居很惨,你知道那60%的人住的是怎么样的地方吗?!

    窝棚大都用废旧铁皮、油毛毡、塑料布搭成,到处是垃圾和尘土。平均上千人才有一个公共厕所,人挤人每天排长队上厕所、排长队等候供水车的到达。

    阴沟是开放的臭水沟,充满各种秽物,苍蝇蚊子满天飞,各种传染病频发。印度城市中还有大量露宿街头的无家可归者。

    从机场到市中心饭店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一路看到数以百计的无家可归者,睡在路边、桥洞和墙角下。

    印度每一个城市里都有大量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你若给了其中一人一点钱,一下子就围上来十几个,有的可以一直跟着你到旅馆,甚至明天还来旅馆门口等你。

    就屠千军个人的感受来说,在孟买、加尔各答两个城市所看到的贫困现象,比在〖中〗国过去20年所看到的贫困现象加在一起还要多。

    干了一碗恒河水,造就三亿赤贫。这便是〖民〗主的印度。

    印度裔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玛蒂亚.森为了证明西方模式是普世价值在他的《〖民〗主的价值观放之四海而皆准》一文中这么说。

    “博茨瓦纳是非洲经济增长纪录最好的国家,也是全世界经济增长纪录最好的国家之一,它几十年来一直是非洲大陆上的一块〖民〗主制度的‘沙漠绿洲’;如果要把新加坡或〖中〗国的高经济增长当作威权主义体制在促进经济增长方面做得更好的‘确凿证据”那我们就不能回避从博茨瓦纳之例中得出的相反结论。”

    事实是:博茨瓦纳虽然采用了西方〖民〗主制度,没有出现大乱子,矿产资源比新加坡多一万倍,但博茨瓦纳离现代化的目标还十分遥远,47%的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博茨瓦纳公共卫生政策失败,导致艾滋病泛滥,人均寿命一度低于40岁,哪怕是到了屠千军永垂不朽之前,也才40多岁还不到50岁。

    在联合国开发署的2007年的人类发展指数上,新加坡排名25位,〖中〗国排名81位,博茨瓦纳排名124位。

    这么一个国家,变成了〖民〗主明珠。只能说,这位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恒河水喝多了。

    “这个顺序搞错了,一个社会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屠千军忽然站起身来,对着埃德加.斯诺沉声道:“辛亥〖革〗命后〖中〗国迅速失控,四分五裂,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以致上次的洪水中,竟然有数千万人受灾而政府却无能为力!这是我们必须永远记取的深刻教训!”

    埃德加.斯诺“沙~沙~沙……”的将屠千军的这些话记录下来,而坐在了屠千军身边的英国贸易委员会〖主〗席华特.朗西曼听着屠千军的话若有所思,看向屠千军的眼神颇为复杂。

    “我们现在所实行的方案是,先进行基础的教育支持。而后逐步的实施由底层开始的基础选举。”屠千军顿了顿,对着埃德加.斯诺便轻声道:“我们先要教育民众、孩子们知识,让他们能够识字、看报并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然后才是让他们逐步的行驶手上的权利。”

    “你们常常将人权,可人权最为基础的便是生存权。”看着埃德加.斯诺,屠千军轻声道:“保障民众的基本生存权,之后才是让他们选择出最为基层的领导人。当然,这些领导人不能只是空谈之辈!”

    说着,屠千军耸了耸肩对着埃德加.斯诺便道:“但他们必须要做出政绩,因为我们会考核。不合格者,我们会向民众公布他们的名单。当然,我们的〖民〗主方式或许和西方会不一样。但我们终究会找到自己的方式。”

    令人不敢恭维的小布什连任两届总统,结果领导无方,美国国运便直线下降,世界迅速进入了“后美国时代”。

    “《晏子春秋.内篇杂下》曾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最后,屠千军笑着对埃德加.斯诺轻声道:“外国的月亮不一定是最圆,你们良好的方式不一定适用于我们。〖中〗国,终究有属于〖中〗国自己的方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