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闹!闹!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埃德加.斯诺将这些话记录下来以后,对着屠千军点了点头轻声道:“将军,你的话给我很大的启发性。事实上这次危机促使我们在考虑资本主义和民主是否有所缺陷。”

    屠千军闻言笑了笑,对着埃德加.斯诺便轻声道:“其实,任何制度本身都是有缺陷的。不过我们正在一步步的修正这其中的缺陷,没有任何完美的制度。但只要一个制度能够让人们吃饱穿暖,不断的有进步那么这个制度至少是不坏的。”

    埃德加.斯诺听完屠千军的话若有所思,而屠千军则是转过身去对着身边的英国贸易委员会主席华特.朗西曼轻声道。

    “主席先生,劳烦您在这里等我这么久。我想我们之间的商务会谈可以开始了,请您带着您的团队先去会议室吧!一会儿东三省的专职人员会前往那里和你们谈判的。”

    在想着些什么的华特.朗西曼被军子的一下子惊醒,笑着点了点头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埃德加.斯诺也识趣的离开了办公室,这时候屠千军才有时候处理起自己的事情来。这时候尚迪南走了进来,对着屠千军沉声道:“司令,那些人的家属组织起来过来闹事儿了!还有,几家报纸都报道了这件事情……”

    说着,尚迪南拿出几份报纸来却见上面写着《无辜抓人!国防军因何如何蛮横?!》、《大灾捐款的良心,为何遭到如此对待?!》……

    正在收拾桌面的屠千军没有抬头,依然轻轻的将桌面的文件收拾了起来。当整理好了之后,才对着尚迪南轻声道:“贴出去告示,明天将会进行公审!这些报社,要求他们必须要把写这些文章的人全部找来。还有,公审大会通过广播在全城直播。”

    说着,屠千军拉开了窗帘看见了楼下一堆的人打着横幅大声谩骂着什么。看着这些人屠千军不由得冷笑,对着尚迪南沉声道:“从东北大学里把那些学生代表们叫来。让他们记录名单。然后明天一起参加公审!”

    “是!!”尚迪南大声应道,而后便下去传递命令去了。现在整个国防军对着门外那些个举着横幅示威者恨的咬牙切齿,不过碍于国防军的军令于是没有动作罢了。

    尚迪南久随屠千军,自然知道总司令的这种命令就意味着这些人不可能再继续下去!

    而现在。也有人试图前往东大对学生们进行煽动!可惜的是,现在的学生们不再是之前那些仅仅呆在大学里的花朵了。

    听过屠千军的演讲,暑假的时候曾经到过灾民新村去帮忙。最近有赶赴灾区,这些学生们无比成熟。他们没有回应这些挑衅者的话,而尚迪南送来的消息却让他们激动起来!

    随后,这些学生们一个个的把自己的同学都组织了起来!拿着笔记本向着司令部进发。

    而此时那数百在司令部门前抗议的人群也引起了埃德加.斯诺的注意,他走到这些人跟前轻声问道:“请问。你们是在这里抗议什么?!是有什么话要跟屠总司令说吗?!”

    在这人群中的一个穿着西装三十余岁,留着两撇西式胡子的男子看见埃德加.斯诺不由得眼前一亮!快步走到了斯诺面前用着英文沉声道:“您是记者吗?!”

    斯诺点了点头,这男子更加的兴奋了!拉着斯诺便道:“太好了!请你把这里的事情报道出去,这位总司令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他为了侵吞我们的资产扣押了我们这些人的家属!要知道,我们可是曾经为大灾捐献过物资的人哪!可他看上了我们的资产,于是竟然扣押了我们的家人逼迫我们签订协议交出资产!”

    斯诺闻言目中闪过几丝精光,但随后轻声道:“那么,您能给我说说具体情况吗?!我希望可以对你们做个专访。我是美国《芝加哥论坛报》、伦敦《每日先驱报》驻东南亚记者。相信我,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些将会出现的报纸上的。”

    这男子显然更加的兴奋了,他带着斯诺便走出了人群。然后坐上了一辆汽车向着奉天城的一处院子赶去。

    而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切都落在了散落在四处的几个穿着中山装带着礼帽的男子眼里。人群中,更是有着数个看似在举旗实际上却是在四处观察的汉子。

    斯诺乘坐着汽车来到了一处小院子里,在这里他见到了几个人。其中一个他还认识!那是南京中央通讯社的记者周琦。

    而周琦见到了斯诺显然也是非常惊讶,对着斯诺便用那熟练的英文道:“哦~斯诺先生!您怎么来到了满洲了?!难道也是为了采访这次事件吗?!”

    斯诺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周琦则是继续道:“这该死的猛虎,他封锁了边境不允许我们中央社的人到来!他以为这样就能够阻止正义的传播吗?!哼,我就是要让全国人民知道他那所谓英雄面孔下的独裁心思!”

    斯诺听周琦这么说,不由得好笑!连背后都不敢骂人家,你这算是什么胆量?!说到底,不准你们中央社进来还不是因为你们造谣成性?!不过这些话他是不会说的。中央社在南京、上海一片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周琦见斯诺不说话不由得有些郁闷,对着那领着斯诺进来的西装男子便道:“子息兄!现在你总可以和我们说一遍了吧?!我们可都等了好久了,而且这位斯诺先生可是美国、英国著名报纸的记者呢!”

    这位被叫做子息兄的西装男子闻言笑了笑点着头对着周琦便道:“亭荷兄!这我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我才把斯诺先生带了回来。现在我就给大家说一遍发生的事情。”

    斯诺笑了笑,拿出了笔记本准备要进行一定的记录。这是他的习惯,而看到了斯诺如此那位子息兄不由得有些得意。

    在偏院里。一个穿着马褂的老头儿对着身边的一个带着眼镜师爷模样的汉子沙哑的道:“吴师爷呐……你说这事儿能成么?!咱就这么诬那位总司令贪图我们家产,别人能信么?!咱可毕竟还是要在东北地面儿上做事儿哪!把人逼急了,会不会出事儿啊……”

    那师爷闻言笑着轻声道:“老爷宽心便是,现在英吉利的鬼子和美利坚的鬼子们正在访问呢!给那位老虎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轻易的动我们,要不伤了名声他怎么跟人家合作?!咱要是不抓住这个机会把二少爷他们捞出来。将来就更难了……”

    说到了“二少爷”,老人脸上闪过一丝狠色!对着吴师爷便沙哑着嗓子道:“为了二娃,我说不得也得搏一把!大不了,丢了这把老骨头便是……”

    此时。在国防军的司令部内。阿班正在翻弄着一堆堆的资料,这些是尚迪南给他整理的斯诺刚才的采访内容。还有一些文件,则是那些被捕的奸商、官员们在大灾中贪腐、拉价格、受贿的资料!

    看着这些资料,附带的证词、证人和证言等阿班的脸色变得颇为难看!将这些资料都看过一遍以后阿班对着屠千军便沉声道:“总司令,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没有将这些东西都公布出去?!今天我还差点被门口那些该死的奸商们蒙蔽了!如果不是你让尚迪南把我带进来,或许我都自己采访去了!”

    屠千军闻言哈哈一笑,对着阿班便道:“阿班。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怎么可能不给你留下好东西?!这些资料,足够补偿你对我的专访了吧?!”

    说到了专访,阿班顿时发火了!对着屠千军便叫道:“你不说我还不生气呢!屠!你好几年前就答应我让我做专访的,甚至你上《时代》周刊都有我的功劳!可你却把这个机会给了别人!上帝!你知道我拿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么生气吗?!”

    屠千军闻言不由得苦笑,拍了拍阿班的肩膀便无奈的道:“阿班,我的朋友!不是我不想让你做专访,是因为艾克告诉我他们安排了别人给我做专访,为的是以不同的渠道和方式让美国、英国的民众了解我。我这也是无可奈何呐……”

    听屠千军这么说。阿班的脸色才好看些。他将这些文件全部抱起,对着屠千军便哼道:“那么,为了补偿我的专访失利这些资料可全都得给我!要不我能被我们的总编说死!”

    屠千军哈哈一笑。对着阿班便道:“拿去吧!”

    阿班这才抱着这些资料心满意足的走了,当阿班走了之后屠千军的笑脸渐渐的绽放开了。说实话,他才第一次接触斯诺!并不太过的相信于他,哪怕他是历史上的名人。

    记者的艹性,从后世过来的屠千军了解的不要太多。

    比如,后世的记者们关注着激情杀人药家鑫、我爸是李刚、小悦悦……等等这些惨绝人寰的事件,但他们极少提到那位家贫如洗却在撞人后勇于承担责任,尽管老人一再说自己没事却依然坚持把老人送到医院、并在得知老人颅内出血却依然守护的王冬。

    他们说的是南京彭宇案,当然也不会提因为这份仁义而原谅了王冬的老人家属李云昌。

    他们更不会多说,这两位在拿到了二十余万捐款之后并没有立即动用。而是想方设法的自己赚到、凑足老人的医药费。

    李云昌在讲孝道,他认为这是他父亲他要承担作为子女的责任。王冬在讲仁义和责任,他认为这是他惹出来的事故他要承担责任。却不知他们愧煞无数人。他们共同的认为,这笔捐款是爱心、是良心,若非迫不得已不会动用。

    记者们不断的报道三聚氰胺奶粉,带花黄瓜。爆炸西瓜,地沟油,染色馒头,假牛肉……他们却不会去提,在四川一个普通的汉子在看到了电视上说长期食用铝含量超标的油条,可能会造成智力和记忆力下降,便萌生了研制“低铝油条”的想法。

    然后这汉子试验五十次,送检两次直接把铝含量降低到了16mg/kg。而国家的标准是……加了荞面、鸡蛋,炸一根油条起码得多两、三毛钱,没有多少利润。”这汉子说,“但我也得坚持卖好油条,这是我做生意的原则。”

    依然愧煞无数人。

    “您的说法有些奇怪。”在那所小院子里,斯诺将这位叫做子息兄的西装男子的话记录完毕后疑惑的对着他道:“既然这位总司令觊觎你们的资产,那么他为什么不直接把你们都抓起来?!而仅仅是抓捕了你的弟弟?!还有,为什么他现在没有派人把你们驱散?!反而任由你们在他司令部门前游行?!”

    这子息被问的哑口无言,而在他身边的那位中央社记者周琦则是打了个哈哈接口道:“这还不都是因为你们来了?!他来不及动手嘛!而且要是在你们面前这么做了,被你们传回去那将损害他的声望,这样你们的借贷就不会顺利了。合作也不好展开嘛~”

    “对!对!对……”那子息兄赶紧点了点头,对着斯诺道:“你不知道!其实他想把我们都抓起来!不过昨天晚上我们正好不在家,而且那些地契和股份证明我们都藏了起来!所以他只能是逼迫我们交出这些东西,而没有将我们全部抓起来!”

    斯诺的眼光扫过了周琦和这位子息兄,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仅仅是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一下,而后对着那位子息兄笑着道:“那么,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吗?!”

    那位子息兄想了想,对着斯诺摇了摇头道:“基本上就是这样了!他试图要逼迫我们将我们的商号交易给他,所以抓捕了我们的亲人。在整个奉天城,有超过六成的商户因此遭殃……”

    听着这些子息兄的话,斯诺低下了头嘴角上扬起一丝冷笑!他不是傻子,这些话里面的水分他还不清楚吗?!是以他收起了笔记本,对着这位子息兄和周琦便轻声道:“哦~我了解了,现在能送我会饭店吗?!我要赶稿子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