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黄雀在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子息兄赶紧笑道:“应该!应该!我这就让人把几位先生送到酒店去,您稍等!”

    说着,便走出房间叫车去了。斯诺看着这人的背影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算是看出来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抢夺资产的问题。应该是他们触犯了东三省的某一项法律,而后被那位总司令给抓了。

    但他们又不甘心就这么被抓,或许也是担心自己也被抓。于是掀起了这场游行,目的就是趁着英国人过来之际逼迫那位总司令放人。

    但斯诺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虽然跟那位猛虎总司令接触不多,但就现有的资料和刚刚的聊天情况来看,那位总司令妥协的几率等同于零。

    阿班的报道和为人斯诺也是知道的,也就是说这些人除去利用英国人做一些压迫、借用舆论形成一些压力之外根本拿那位总司令没有办法。

    而斯诺刚刚注意了一下,游行的人群中似乎根本就没有学生。那些人之间似乎都是认识的,也就是说在吵闹的人群估计也就他们自己而已。

    没一会儿,这位子息兄便走进了房间内对着斯诺等人笑着道:“诸位记者,车子已经在门口准备好了!便请大家都上车吧……”

    而走到了门口的时候,这位子息兄笑着拿出几个袋子悄悄的塞给了包括斯诺在内的几个记者。而那位叫嚣着正义与爱的周琦若无其事的将这些袋子拿下来,其余的几个记者也都笑嘻嘻的将袋子踹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斯诺开始是一愣,但看到了其他人都收下了他没有说话也跟着拿了下来。

    “卡嚓~卡嚓……”他们不知道,这一幕已经被不远处某个房间里的男子用相机悄悄的拍了下来。这位子息兄见他们都将自己的袋子收了起来,不由得安心的笑了笑!

    随后便让车子将他们送到了酒店去。

    回到了酒店后,斯诺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将袋子打开,却愕然的见到里面竟然装着一堆的大洋!粗略看了看,斯诺估计这些绝对不少于五十块!

    要知道,现在几乎所有的货币都在贬值!而这些大洋毫无疑问的是最为保值的货币。五十块大洋不算少了!历史上张学良干掉了杨宇霆他们也不过是送去了一万大洋的奠仪而已!

    但这家人一下子就拿出五十块大洋作为报酬让他们来报道,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件事情的不同寻常。斯诺冷着脸将这些大洋装进了袋子里,换了一身衣服之后走出了饭店。

    来到门外叫了一辆车,便往着国防军的司令部赶去。

    在国防军的司令部内。屠千军翻着桌面上的照片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的微笑。这些是刚刚由廉政公署送来的,早在抓捕之后廉政公署便已经派人监视起这些人家来了。

    甚至,那些所谓的“记者”中有几个都是廉政公署的线人!便在这个时候,尚迪南匆匆的敲了敲门沉声道:“报告!埃德加.斯诺先生求见!”

    屠千军闻言一愣,随即将这些相片都收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抽屉里。对着尚迪南道:“请他进来!”

    “是!”门外的尚迪南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后将门打开和脸色阴沉的埃德加.斯诺一起走了进来。屠千军脸色平淡的看着斯诺轻声道:“斯诺先生这次前来有何指教?!”

    说着,屠千军用眼神示意尚迪南出去泡壶茶过来。尚迪南会意的离开。

    而后。便见的斯诺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布袋缓缓的放在了桌子上!看到这个布袋,屠千军虽然脸色未变但心里还是有着些许涟漪!

    “我刚刚跟将军做完采访出去,便被一个人拉走了。”斯诺对着屠千军轻声道:“他把我拉到了一个院子里,那里有南京〖中〗央社的人。这个拉走我的男子跟我说了很多是关于将军昨天抓走他们家人的事情。”

    斯诺缓缓的将这个布袋子打开,里面的银元闪闪发光!看着这些银元,斯诺对着屠千军沉声道:“我听出了他们话里的漏洞百出,我也知道他们只不过想要利用舆论来完成他们逼迫你的目的。他们塞给我这个袋子,但里面的东西却让我更加的厌恶!”

    说着。埃德加.斯诺两眼放光对着屠千军沉声道:“我的职业〖道〗德和我的良知告诉我,这件事情我应该亲自找你说说!并如实的报道出去!我想,人们有权利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人们有权利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桌子上的银元,听着斯诺的话屠千军一阵的感慨!他不是不知道那些南京〖中〗央社的记者们收下了钱,但他没有想到这位斯诺竟然把钱拿到了他的办公室里来。

    不过想想这也是应该,这位可不是一般的记者!他既然敢于在当年一片的恐怖之下掩护游击队、深入红区采访!那么必然是不会被这些东西收买!

    职业〖道〗德啊~总是叫人感慨万千,看看现在的民国记者想想后世的那些“良心”“公知”屠千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有传承的啊!难怪他们那么粉民国呢!

    想到此,屠千军笑了笑!这也算是咱们国家的特色吧,和那些民国记者们学的。造谣反正不用什么成本,也不会承担什么责任。最多最多,被人告了给个版面道歉就是了。于是他们敢于肆无忌惮的可劲儿造。

    当然。并非说都是这样子。不过不服从当局的,被清理掉则是必然。至于那些说民国没有**的么……

    “像通常一样,新闻检查制度令记者几乎难以发出报道,因为这些〖真〗实报道越来越集中在对南京国府的日益**的反映上。你不能写这些。你不能写通货膨胀。你不能写〖中〗国人的一个发明——不加控制地印制纸币,这导致商品购买越来越麻烦,因为物价像天文数字一样飞涨……”

    “好吧。斯诺先生!你的诚恳赢取了我的信任!”屠千军笑了笑,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将抽屉打开。取出里面的一些文件和照片——那些给了阿班的文件和照片不可能只有一份。

    他走到了桌子前,对着斯诺笑了笑轻声道:“这些是我为什么要抓那些人,顺带着这些造谣重伤我的人,我也会抓。不过不是现在。”

    斯诺看着屠千军拿出来的那些资料先是一愣。随即〖兴〗奋的拿了过来!对于一个新闻人来说,能够拿到爆料不就是最好的吗?!当然,坚守新闻底线的记者们会考虑职业〖道〗德因素。

    看着这些资料,埃德加.斯诺不由得疑惑的看着屠千军。为什么这些事情他之前并没有和自己说呢?!似乎看出了斯诺的疑惑。军子笑了笑轻声道:“其实,我已经贴出了告示。明天我们将会举行审判。他们都会被当众直接审核判决,这些资料也会被曝光。”

    说着军子对着斯诺轻笑着道:“这些人,会为他们的作为付出代价……”斯诺听着屠千军的话,心中一股寒意缓缓的升起!他想起了曾经在这位猛虎刀下饮恨那些苏联人和〖日〗本人!

    这位猛虎,从来没有对敌人有过留情的记录!这一点那些意图要刺杀他,却惨死在汉诺威庄园里的〖日〗本驻德武官们可以证明……

    便在屠千军和斯诺在聊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那座院子里所谓的子息兄也在和内院里那位带着师爷的老头子恭敬的回报着。

    “爹,沈家、王家、李家还有陈家都已经说好了,明儿咱就继续闹去!他们会知会在南京国府的人帮忙说话。”说着这子息兄犹豫了一会儿,对着老头儿轻声道。

    “狗子刚才从外面回报,说是国防军贴出了告示明天要进行公审!爹,这会不会有影响啊?!”

    那老头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冷哼一声沉声道:“他可没有对外的喉舌,咱不怵他!奉天城里的记者们都打理好了么?!还有。刚才的那些记者都喂饱了没有?!”

    听自家老爷子这么说,这子息兄赶紧低头轻声道:“每个人都塞了五十现大洋!他们也都收下了,就连那个洋鬼子也收下了……”

    “唔……”老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沉声道:“收钱了就好,只要肯拿钱那就是肯办事!怕的就是不肯拿钱的……〖中〗央社那个周琦,安排几个俏点儿丫头过去。在去红绫院找几个头牌过去晚上陪一下,要人办事总得给些好处么……”

    那子息兄听得老人的话嘿然一笑,便道:“爹,我知道了!这些事儿您就放心交给我吧……”

    老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对着这子息兄略有些欣慰的道:“儿啊~咱刘家从你太爷爷那辈儿闯关东起家,到了现在还不倒就是因为我们这家人都知道一件事儿!没人是不能买的,只不过是价钱合适不合适的事儿!”

    说着,老人缓缓的站了起来!在老人身边的吴师爷赶紧将老人扶助。这老头那有些皱巴巴的脸皮上满是老人斑。

    “甭管是徐世昌、锡良,还是赵尔巽、张大帅,咱们刘家始终是不倒。就是因为咱们知道这一点!”这老人对着儿子缓声道。

    “儿啊……如果不是这次你二弟被抓了,我也不会铤而走险对抗这只猛虎!这只猛虎啊……比张大帅可要凶的多!他会吃人的……”

    说着,老人颤颤巍巍的走到了窗口前看着那内院叹了口气缓声道:“让家里都收拾一下吧……你二弟出来以后咱就进关,把津门的产业收回来。”

    这刘子息闻言不由得一愣。对着老爷子呐呐的道:“爹,不至于吧……”

    “哼!蠢!”老人转过身来,对着刘子息便沉声道:“这次,我们是借着英吉利人和美利坚人的势压住了这头老虎,你以为他缓过劲儿来会不收拾我们?!打他个措手不及,咱也好有时间收束产业。”

    说着老人顿了顿,对着儿子沉声道:“让人明天去找一下袁金铠总长,求他跟那只猛虎说一声。咱大伙儿都有台阶下,别伤了和气。”

    “哎……”刘子息应了一声,这些都是老人之前就安排好的。让袁金铠给那位猛虎递话,就说刘家、沈家、王家、李家还有陈家这些个奉天城里的大族见总司令为难,打算帮着排忧解难。

    所谓的排忧解难。就是让那些原本在游行的人自己去〖警〗察局自首。就说是受到了赤色的鼓动,不明事理才胡乱游行。同时,各家也会动用他们在南京的关系帮忙给猛虎说情。

    也算是给这位猛虎一个台阶吧!这样皆大欢喜,当然!如果猛虎不放人的话。那么不仅仅是游行了!其余的手段也会接着上!

    自首的人么……各家会给安家费。这样大家都没有损失,也避免鱼死网破的结局。

    记者们也好交代不是?!他们报道出去了,自己就声称被赤色给鼓动了胡乱闹事儿。反正现在只要有事情推到赤色那里基本是万事大吉!

    可惜的是,这老人却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都落在了廉政公署的眼中。甚至那几家和他们窜连了什么、商量了什么全都被交到了廉政公署的案头上!

    现在,在纪律监察委员的会议室内那些抄录了游行名单的学子们肃然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东三省政府纪律检查委员会督办:黄房坤!

    而他们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着一份份的资料!将这些资料看完后的学生们那眼睛简直可以喷出火来!他们安静的等待着黄房坤的命令。

    “诸位学子,你们都是我从政法学院里面借调过来的精英!而这些蛀虫。侵吞了我们节省出来救济灾民的救灾物资不说,甚至还联合了一群的败类记者试图要污蔑总司令!!”

    说着,黄房坤“啪~”的一声将几份奉天的报纸砸了出来!却见上面写着《无辜抓人!国防军因何如何蛮横?!》、《大灾捐款的良心,为何遭到如此对待?!》……等等诸如此类的标题!

    黄房坤看着这些学生们,沉声道:“这些人的无耻和卑鄙,已经超过了你们的想象!明天,我们将会对这些人开始审判!你们的任务,是将这些蛀虫的案例送往各级机关!告诫他们。一旦成为蛀虫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顿了顿黄房坤对着这些学子们沉声道:“诸位,这便是你们的实习!只要通过了实习,你们将会成为我们东三省政府纪律检查委员会执行处、反贪处和社会关系处的一员!”

    “你们将会成为我们东三省政府的正式公务员!为我们东三省的防腐工作贡献自己的力量!”

    黄房坤的话。让这些学子们不由得目中闪过丝丝的激动!他们都是东**学院的学生,而现在则正是他们毕业的时候。

    他们还在准备着毕业论文,就被尚迪南给拉来了。记录下了那些游行的人群名单之后,他们来到了纪律委员会,听黄房坤的指示。

    “贪腐问题,历朝历代以来都是大问题!”黄房坤对着这些学子们沉声道。

    “尤其是清末之后,这种贪赃枉法更是成为了常态!去年的那次大水灾,诸位已经知道了南京国府和他们旗下的那些人的贪婪!他们竟然用救灾的钱来招兵买马!吞了救灾的钱来吃喝嫖赌!却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灾民们饿死!”

    “五千余万人受灾,得到救济的却有多少?!如果不是总司令让我们国防军的将士们过去救灾,那么这一千多万来到了咱们东北的百姓们又会饿死多少?!都是贪腐之祸!!”

    黄房坤让这些刚刚走出校园。满腔热血的学子们眼眶都红了!黄房坤看着这些学子们的愤怒,欣慰的点了点头沉声道。

    “所以,总司令成立了我们纪律检查委员会!我们存在的目的,就是防贪、治贪!把那些蛀虫们揪出来!让他们从公务员队伍里滚蛋!让他们从咱们东三省滚蛋!”

    说着,黄房坤顿了顿对着这些学子们沉声道:“这次两百人的公诉,将交由你们来执行!这也是我们纪律检查委员会对你们的考核!”

    “努力吧!我将来的同事。为了我们的国家!为了我们东三省!”黄房坤用这句话做了最后的总结!而那些个学子们“哗~”的一下都站了起来!

    对着这位老兵恭敬的行了一个军礼,沉声道:“定不负督办所托!我们将努力将那些蛀虫揪出来!!”

    第二天一早,整个奉天城的封锁依然在继续。而看到了告示的大部分人都赶到了奉天中学的大操场上。他们都知道今天在这里将会举行一场最大的法庭审判!

    而在操场上,高台早已经被搭建好。在中学附近则是有不少国防军的将士们忙忙碌碌的四处奔走。刘子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这处会场,他有些焦急!因为前往袁金铠那里的人至今没有传回来消息。

    而眼尖的他也看见了会场内前几位便是金发碧眼的洋鬼子!其中一个还是昨天曾经到过他们家的那个!〖中〗央社的周琦显然昨天并没有睡好,他的眼眶黑黑的拿着相机在人群中躲躲闪闪……

    九点整。一车车的人在国防军的押送下来到了现场!随后东三省最高法院院长张耀曾也亲自到场,原本张耀曾早已经辞职离开了政坛。

    可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将这位辛亥〖革〗命的老前辈给气回来了!南京国府的明争暗斗不说,四处贪污严重竟然还要靠着关外派兵进来赈济数省灾民!

    这让当年参与草钉临时约法,被选为临时参议院议员兼法制委员长的〖革〗命元老情何以堪?!于是原本在上海悠哉悠哉的老头儿一气儿奔到了东三省。不过当时屠千军没在。

    接待他的是颜正清这群老家伙们,从颜正清到杨宇霆等人都是认识这位书生内阁司法总长的。没办法,这位大爷太出名了!

    虽然他1925年告别司法总长职位,但张耀曾还是法权讨论委员会的当家人。一直到1927年6月张作霖率军入京后,他才挂印而去“无官一身轻”地寓居于京郊。

    张作霖自然是知道这位的本事的,于是曾想着邀请他出山。可惜这位爷书生气的认为张大帅一介军阀。不屑之。这可把张作霖给气个半死!

    但这位前司法总长的风骨却不得不让人钦佩!内阁司法总长啊!宦海沉浮二十年!如此高官竟然不过半年便为钱所困,后世人们翻阅了他的日记。发现其中写道。

    “春一日毅生弟持来册页十二开,皆明末清初作家,余细阅之,真伪参半,只索价三十元,实为不贵,惟余现处窘乡。并此区区不能筹,只得还之,而记其略于下:计沈宗敬山水二页。胡石公山林二页……”。

    可怜的内阁司法总长,竟然连三十块都要考虑了。不过这里倒显示出张耀曾的书生性格了,咱买不起还不能把名字都给记下来,等以后有钱再买也可以嘛!

    在日记中张耀曾亮了家底:“甘肃文仙舟来,谈及周文山身后萧条,请约同朋辅助,余勉应之。然检点家中存款,不及四十元,余尚不知何以自了也。可叹。”

    一个宦海沉浮二十年,总长退休的高官混了半年其手头所有也不到四十块钱。真难为这位退休高干了,日子之窘迫超乎想象。

    可就混成这穷样了,他还是不愿意给张作霖去做官。因此,这位爷在奉系里也算是出了名了。而来到了东三省后,这位爷并没有吵闹。先是在各处逛了一圈。重点的看了看灾民新村而后做了个惊人的决定:来东三省政府求官来了!

    杨宇霆正为自己对法律有所不熟而头疼呢,来了位熟悉的自然是二话不说的就把手头上的事物给砸过去了!于是。张耀曾便成为了东三省最高法院的院长。

    只不过这次开会屠千军并没有碰到他,回来的时候屠千军忙着救灾。而这位爷则是杀到了上海把自己的律师所合伙人、上海法科大学教务长沈钧儒给拉来了!

    得知了救灾之后,这位便在上海宣传筹款。随后日夜赶回这才在昨天回到了东三省。而得知了今天将审理的是贪污案件之后,这位则是毫不犹豫的要求亲自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