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百零四章 大审判(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得不说,张耀曾是一位极为有责任心的书生气式的人物。在得知了屠千军制定下了新的《公务员纪律条例》和《防止贪污法》后,这位匆匆从上海赶回来的最高院院长毫不犹豫的通宵苦读两部法律条文。

    读完了之后,这位民国政法先驱拍案叫绝!随后把昏昏欲睡的沈钧儒也拉了起来,两人一起研究起了这份法律。原本一路赶过来就疲惫异常的沈钧儒对自己这位小友的热情有些无可奈何——他比张耀曾大十岁。

    可看了一下这两份法律条文之后,沈钧儒的脸色渐渐肃然了!里面对于公务员的各种行为规范可谓到了极致,甚至各种监督方式、奖惩机制等都基本堵住了大部分漏洞。

    虽然一部分在这两位律师、法学家看来似乎有些严酷了,但想想现在那些极度贪腐的情况两人又觉得,这也算是乱世用重典了!没办法,现在整个民国的贪腐情况简直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一部分地方的苛捐杂税甚至是正税的十几倍,而那些各级官员借着百姓完全不识字、不懂政情的缘故大肆敲诈勒索!这些人,真的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时间回到昨夜,张耀曾的办公室。

    “这两份条例、法规是谁制定的?!”看着这几近完备的各种规条,沈钧儒有些钦佩的对着张耀曾赞叹道:“这两份条例法令真的是不错!不过就不知道执行的怎么样!”

    “这呀~是我们满洲的国防军总司令自己定下来的!为这事儿,兆佣还给总司令堵了一顿!”张耀曾闻言笑着道:“兆佣觉得这两份条例,特别是针对官员的子女、直系亲属不得从军及报考公务员的惩罚太重了……”

    “哼!迂腐!”沈钧儒对着张耀曾便冷哼:“现在是已经贪腐深入骨髓了!如果不下重药如何能治?!不煞住这股歪风邪气,后果更严重!这兆佣就是书生气太重了,照我说两份条例定的好!定的应该!就是要让那些乱伸手的、以为可以全身而退的败类知道!一人犯罪则举家受罪!正如这上面的解释一样,加大他们的犯罪成本!”

    沈钧儒有些激动的大声道。而张耀曾则是默然无语。两人都是在官场上打滚了数十年之久的老江湖了。沈钧儒甚至是光绪三十年的进士!

    于是对于整个官场的形态他们如何能不清楚?!甚至于后世人曾在张耀曾的日记里看到了他这样的感慨:

    民六。余罢免司法总长后语人曰:“此次做官别无所得,但可确实了解一事,即凡做官发财。必其不守法也。”盖做官而至总长,可谓高受俸而至千金,可谓丰。然余为总长者一年。依然故我,则他人之因仕致富,其来源安在,不可知乎?是言也,余至今益信。

    从清末至民初,整个民国官场可谓是烂到了低!以致《建国大业》中发出了“反腐则亡党,不反则亡国”的话语,虽然这句话不可考究却实实在在的说出了那时候的形态。

    国立台湾大学历史系教授、新加坡南洋大学历史系主任、中国文化学院史学研究所教授,是少数李永炽、李敖在台大敬重的师长吴相湘。曾经在《中华民国国父──孙逸仙传》一书中评论说。

    “南京时代官僚腐化比较北洋时代过之无不及”、“国府高级军官90%以上拥有自己的商业背景”……等等诸如此类的记载。

    不过,这位教授太不会说话了。因此在1962年11月,被台湾国府开除党籍。心灰意冷之下。老人于1975年赴美定居。再也不问世事。

    而后这两人商量的不够过瘾,于是还跑到了司令部把屠千军直接抓来给他们解释这份条例和法律里的条条框框。还好屠千军一直是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也不算怎么麻烦。

    不过可怜的就是,这位总司令根本就是半桶水。基本上这些内容他是用脑子记下来而已,但专精杀人放火的他要解释出这些法律的各种条条框框实在是太过为难他了。

    尽管这一世摊上了一个好老师,被逼着学了一大通的各种上辈子不懂的学识。但毕竟时日尚短,再怎么去学那始终是半桶水。

    于是,颜正清再次被屠千军拉出来挡枪!解释不清的屠千军直接说这是自己和老师颜正清一起讨论的,唔……你们可以找我老师询问!

    然后,今天在公审的现场便出现了三个一脸肃然但是却带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的老人。这三个老人有一个在高台上的法官的位置坐在,另外两个则是在这位法官正对面的观众席听审。

    九点半,陆陆续续的有拿到了旁听证的人进入了审判现场。这些人中包括了一部分的记者、东大的教授和学生代表、各国使节,还有就是在大灾中不曾有过越轨行为的企业。

    这些企业中,就包括了范旭东为首的久大集团!跟着范旭东一起过来的,便有着一大群的工程师们。唯一相同的是,范旭东和这些工程师们脸色都颇为难看!

    当抗议发生的时候,范旭东就曾到过司令部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范旭东得知这些官员和商人们竟然勾结起来,侵吞了超过四百万的救灾款之后这位老实巴交的经理差点儿就抄起枪跑监狱里把这些人全给毙掉了!

    历史上,这位范旭东先生脾气就硬极了!现在进了国防军,给屠三炮、颜正清这些人接触多了那硬气的本性再次恢复,知道了这种事情他自然是无比愤怒!

    发国难财啊!这群混蛋!范旭东知道了,那么他研究所的那些个工程师们自然是也知道了!于是众人选择了停止手上的工作,并让范旭东找屠千军拿了通行证前来观看这场审判!

    而随后,一些早到的市民也在被严格检查之后也放了进来——这其中就包括了刘子息他们这些人!他们却不知道,人群中早已经有这无数的眼睛盯住了他们!

    而其余的几家的人也来到了现场,他们互相之间用自以为隐蔽的方式打了一个招呼。却不知道他们早已经被别人监视住了!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

    九点五十,现场被封闭。所有没有赶上的人只能是遗憾的在外围听着广播来跟进过程。

    十点,一辆辆的汽车驶入了现场。第一批到来的便是那些官员,他们蓬头垢面、低着头在奉天市警署的警察们的押送下缓缓的走进了这处审判现场。

    他们在奉天市的警察们的押送下缓缓的走到了被告席上,而被告席上早已经给他们安排的话筒。同时在他们对面的是属于公诉席位,他们的右手边则是书记员席。

    而书记员席位后面才是高立的法官席位,而法官席位对面的则是证人席。

    看了看时间,张耀曾对着身前的书记员点了点头。这书记员是从前在东三省的老人了,也做过不少案件的书记员。于是他会意的下去查明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是否到庭,并宣布法庭纪律。

    确认无误之后,书记员回到了自己的席位对着众人肃然道:“现在开庭!请起立!”

    所有人缓缓的站了起来,而后张耀曾对着那些站起来的人们沉声道:“请坐!庭审开始,请公诉人陈述。”

    坐在了公诉人一边的老年带着眼镜留着两撇肃然胡子的儒雅男子缓缓的站了起来,刘家等几家的众人看的这男子不由得心头一凉!好家伙!这可是大名士章士钊啊!

    便听得章士钊对着审判席上的张耀曾沉声道:“我控诉!被告东三省各部级共八十七名官员贪污、克扣,收受贿赂!勾结奸商以次充好,致使东三省赈灾款损失四百七十五万!我控诉,东三省商会、奉天联合商会行贿、以次充好,骗取赈灾款项四百七十五万!!”

    “我控诉!东三省商会、奉天联合商会恶意诬陷、诽谤东三省政府及国防军总司令屠千军本人!我控诉!东三省商会、奉天联合商会非法集会、游行破坏秩序!我控诉!东三省商会及奉天联合商会恶意造谣中伤东三省政府及国防军总司令屠千军本人!!”

    “哗~”随着章士钊的一番话,整个现场本来一些不知道为何国防军要抓捕的市民们顿时一片哗然!而那些在审判现场之外,听着广播里审判直播的奉天市民们更是被这消息震惊的无以复加!

    一开始的时候,那些商人们组织了家人游行市民们就觉得有些不对了。于是虽然这些商人在闹腾,但多数市民都没有加入其中。

    可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国防军之所以要抓捕这些人是因为这群商人们勾结的官员大肆的侵吞、贪污救灾物资!现在奉天城的市民们,有些不少的亲戚在哈尔滨。

    甚至一部分是从去年的大灾被国防军救回来的!这些人本就深恶痛绝这种贪污行径,现在章士钊的话顿时点燃了他们的怒火!

    “杀了他们!!这群畜生!!!”人群中顿时爆发一阵阵的怒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