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大审判(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一片的喊杀声浪中,那些个贪腐官员们脸色苍白!他们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个彻骨冰寒的恐惧!这种恐惧袭上了他们全身,让他们不住的颤抖着……

    “我控诉!《盛京时报》、《民声晚报》……等五家报社罔顾新闻道德,炮制假新闻造谣、污蔑东三省政府及国防军总司令屠千军本人!并其记者:周睿范、钟安宜、彭天瑞、包敏才和项宏儒等人罔顾新闻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收受钱财,恶意诽谤!!”

    此言一出,那几个坐在了记者席上的记者们顿时脸色苍白!那拿着笔记本的手也在不断的颤抖着!他们深深的知道,无论这次判决是否生效以章士钊的名望对他们直接控诉那无疑是将他们的记者生涯直接斩断!

    而在人群中躲躲闪闪的中央社记者周琦则是狼狈不堪,生怕被章士钊这位大名士给盯上了!曾经在上海呆过的他自然知道,这位大名士当年给陈都秀一顿辩护直接让法庭改变态度!

    他可不认为那位这些贪腐官员们配备的律师能够驳倒这位大名士,而且既然这位大名士连什么报社、记者甚至商号全都说的一清二楚这便表示人家对这些事情早就心里有底了!

    周琦这时候才醒悟过来,自己和那些东三省的商人们或许是掉进了一个圈套里!这个圈套的目的就是让他们以为自己能够获取利益,然后不断贪腐。

    最终,被人收紧了绳套!活生生的、极为屈辱的勒死!

    不然,何以解释国防军掌握了这么多的证据却一声不吭?!任由他们抗议示威?!不然何以解释他们的行动竟然如此自如,要知道那些被抓的人可是精确无比!

    甚至那些被抓的官员们一个错漏都没有,完完全全的被清理掉!这份精确。其实都说明了一些问题。可惜的是。后来商人和周琦他们太顺利了!顺利到他们忽略了这件事情!

    一个小小的忽略,最终造成的是泼天大祸!周琦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淌这趟浑水,原本想着浑水好摸鱼!随着东三省的报纸们恶狠狠的阴这个不敬国府的老虎一把!

    这样自己升职也好升不是?!但看这情形。别说阴到人家了!自己不搭进去就好了。心生离念的周琦看了看四处警戒的国防军战士,那心渐渐的冰冷了下来!

    他总算是看出来了,今天或许就是那位猛虎收网的时候!而他们。便是这网中之鱼!

    “我可以接受商人,但必须是知道什么叫做‘度’的商人!”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屠千军看着递上了辞呈的袁金铠沉声道:“兆佣叔,我们共事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袁金铠沉默以对,他不是傻瓜!那些详尽的法规政策肯定不是一时间就能够拿得出来的,也就是说屠千军早就在准备这件事情了!为的是在一个合适的时候推出来!而这个时候,便是众人无可反驳的时候!

    “我给过他们宽松的政策,我也给过他们机会!但他们的手伸的太长了……”屠千军看着袁金铠沉声道:“兆佣叔,平心而论!你觉得他们不应该被处理吗?!如果不处理那么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袁金铠轻轻的摇了摇头。好一会儿了才对着屠千军沉声道:“军子,我不是认为他们不应该处理。而是你这份法规会打破很多东西,比如说默契……”

    “刑不上士大夫么!”屠千军嗤笑了一会儿。对着袁金铠沉声道:“兆佣叔。刑不上士大夫,这种观念已经让那些文人们变得肆无忌惮了!读书人读书。为的是什么?!”

    “北宋大儒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可说的漂亮,读书人本身又干了什么?!”说着屠千军的脸色渐渐的阴沉了下来,对着袁金铠便沉声道。

    “他们贪污、受贿!行贿!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拿着我赈济灾民的钱丰满他们的裤腰带!恬不知耻的诽谤、污蔑、造谣!!这种‘读书人’还是读书人吗?!读的圣贤书全进狗肚子里去了?!”

    说着,屠千军缓了缓自己的语气对着:“我不要求他们富了达济天下,他们富了能独善其身否?!已经不差钱了,却还死命的搂钱!他们甚至要把别人的求活的饭钱都搂去!这种人不杀留来作甚?!”

    说着,屠千军将那份辞呈递给了袁金铠沉声道:“这份辞呈兆佣叔先收好,我给你七天时间考虑。你可以和章士钊先生、沈钧儒先生他们聊聊。如果七天后你坚持要辞职!我欢送!”

    袁金铠沉默了一会儿,将自己的辞呈收回缓缓的退出了屠千军的办公室。看着袁金铠缓步退出去,屠千军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

    袁金铠才能是有的,但旧思想也不少!他不是章士钊、沈钧儒那类接触了革命后便投身其中的人。算起来他不过是被动的接受了革命。

    是以,他和有着旧式思想的张作霖合作愉快!甚至帮着张作霖出谋划策不少。但到了张学良时代却渐渐的被冷落了,因为他与张学良的各种新思维完全不能融合。

    但由于他的才干,于是还能够呆在位置上。而到了屠千军这里,后世过来的屠千军则是比张学良更为激进!于是旧式思想和屠千军这种超前的思维方式终究是产生了巨大的冲突!

    “我叫李狗剩是刘家的雇工,帮着他们家的‘鸿泰号’扛米包……”一个个子有些矮小,神情呐呐的男子对着高台上的张耀曾断断续续的轻声道。

    “那天大少爷过来,让我们扛着旗子到东三省政府去走一圈。我当时害怕,可大少爷说没事儿!这是欢迎那些洋鬼子到咱这里投资的横幅。不会有人抓我们,让我们放心便是。然后吴师爷给了我们每人两块大洋,我们商号的人就都去了……”

    法庭内,审判在继续。现在已经到了举证的阶段,这方面毫无疑问的纪律委员会在廉政公署的情报支持下完爆了那些被告!凭着政府的牌子、学生们在暑假时候学到的跟百姓沟通方式三两下就说服了一大批的人进来作证!

    比如现在这位,便是“鸿泰号”扛米的。那天刘子息就是雇佣了他们前来扛旗子去省政府闹事儿。而正在询问这位李狗剩的,则是公诉方的章士钊。

    “那么李先生,我想请问你们知道你们的标语上打的是什么吗?!知道你们为什么过去吗?!”听了章士钊的话,李狗剩嘿嘿一笑!对着章士钊便道:“您是大学问人,俺哪儿是什么先生呐……”

    “我识字儿就几个,还是国防军教我的。”说着李狗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着章士钊便道:“本来晚上大学里有识字课,但我没空儿上。所以就耽误了下来。不过以后我会去的……”

    章士钊闻言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对着李狗剩便道:“李先生,你知道吗?!你们举起的横幅不是什么欢迎横幅,是在诋毁国防军总司令和东三省政府的横幅……”

    李狗剩闻言深深的低下了头,好一会儿了才对着章士钊呐呐的道:“刚才我听广播说商号用坏米充好米,跟那些贪官们一起吞救灾的钱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章士钊闻言深深的叹了口气,拍了拍这位李狗剩的肩膀轻声道:“李先生,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来继续学习吧……不认字,就容易被人利用哪……”

    说着,章士钊抬起头来望向了张耀曾沉声道:“法官大人,我的问题问完了!”而后,章士钊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时候被告席上的辩方律师在不断的用手绢擦汗,这边的律师叫做鲁鸿卓。是那位周琦的好友,也是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院毕业的。算起来还是那位**官张耀曾的校友。

    原本周琦以为这次东三省政府和国防军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会措手不及,于是将好友鲁鸿卓从上海邀请过来准备阴东三省政府一把!鲁鸿卓也是想着要是一次打下了对抗一个省政府的官司那自己的名气该有多大啊?!

    有了名气钱还不是滚滚而来?!再说了,东三省有什么样的法学人才他基本上摸了一下。认为自己还是有把握可以打这场官司的。于是积极前来。

    可谁想到来了以后这情况根本不是这样啊!和自己打官司的,却是大名士章士钊啊!章士钊是什么人哪?!1905年人家就在日本东京法政大学拿到毕业证出来了!

    逻辑学还是人家传进来国内的,就自己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跟人家过招?!就算自己侥幸胜了个一招半式的,后果就是章士钊满天下的桃李来找场子!

    赴法勤工俭学他资助了两万块、国立北京农业大学校长他担任两年半、任私立上海法学院院长……更别说人家还开着一个律师事务所呢!

    一时间,鲁鸿卓的冷汗止不住的哗哗流了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